第 42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42章

看着贤王的小船走远,沈晏越琢磨越生气,这是把他当猴儿耍呢。

他沈晏能吃这亏?

“统,之前那一飞冲天呢,就用在贤王身上,咱也试试这系统奖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系统:“宿主确定?”

沈晏:“确定。”

系统:“好的。”

叮——

【奖励一飞冲天体验卡,请贤王好好享受这飞一般的滋味吧,奖励时效半炷香,啾咪!】

随着着“叮”的一声,沈晏便见那小船之上一个黑影腾空而起一跃三丈高,接着便是那谋士凄厉的惨叫声:“王爷……”

嗖的一下,那黑影落在水面上,水波只微微晃动,便又是嗖的一下五丈高……

一上一下,一上一下,嗖嗖嗖……直接给沈晏看傻了眼。

“王爷,王爷,我的王爷诶……”

“这是见鬼了呀……”

“啊啊啊啊……王爷……”

“这是奖励?”沈晏后退一步,简直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得亏他没好奇用在自己身上。

系统:“免费过山车,不是奖励是什么?若是遇到紧急情况,还能逃跑呢。”

沈晏:“……”

系统奖励,永远都不要信!

……

“啊……”元寿也凄惨的喊了一声,沈晏正看得暗爽,被元寿吓了一跳,转头看过去,就见春山大人已经整个人都攀附在了元寿身上,身体抖得像个筛子一样,随风摇曳的灯盏下,脸惨白惨白的:“鬼,鬼,鬼呀,啊啊啊……”

这世上上好的轻功也不会是贤王这般模样,漆黑的午夜,突然如鬼魅一般嗖嗖嗖的,确实像是遇着了鬼。

元寿也开始双腿打颤,视线不由自主看向他家少爷,他怀疑他家少爷被侵占了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啊啊啊啊……”元寿与春山抱在一块一起颤抖。

杨固无语:“不就是遇着鬼了嘛,看把你们吓得,战场上就是死人多,这种事儿我见多了,只要你心怀坦荡,浑身正气,鬼是不敢近身的。”

春山抖着声:“那我也不是心怀坦荡,浑身正气呀,我是个杀手,怎么浑身正气?”

元寿哭唧唧:“我也只是个小厮呀……”

杨固:“……”

沈晏看得无语,转身进了船舱。

那谋士的话沈晏信了几成?

沈晏真信了八成。

倘若今日没有在瑞王府偷听乔廷之和萧彻的对话,沈晏便见了贤王,那今日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可偏偏他见贤王之前便知晓了铊夷族的事情,而这个谋士的话也提到了铊夷族。

这个故事除了所谓的庆王府的那个所谓的铊夷族后人的侍妾,其他倒是毫无破绽。

沈晏靠在那里回忆自己推云翊下楼那几日所发生的事情。

这些年他也回想过无数次,从未找到过疑点,可若是蛊,那便可能是自己早就中了招。

能给自己下蛊的人……

很大可能是身边人。

云翊身边的人还是他身边的人?

“杨大哥,去查查庆王身边的那个侍妾。”沈晏道。

“公子信了?”杨固蹙眉,“若真去查可就是被贤王牵着鼻子走了。”

沈晏:“他若想牵我的鼻子,那必得把谎圆结实了,若是我,必然不敢在那个侍妾身上撒谎的,实在不行,便将人掳出来送到云翊那里,以云翊的手段,那侍妾必会吐口。”

杨固想了想:“那谋士一句话十八个弯,不能入他的套路,那就直接掳人吧。”

杨固走到船舱口,又转身看着沈晏,一脸纠结:“庆王的侍妾有好几个,祖上是铊夷族,那便说明她现如今跟咱普通人无异,查起来肯定颇费功夫,那谋士只提了这么几句,更是加大了查证的难度……”

“直接去问。”沈晏摆摆手,“问到那谋士脸上,我猜他也不敢不说。”

“是。”这样好,不浪费时间。

杨固想到就去做,丝毫不拖泥带水,谋士背着被鬼吓得昏死过去的贤王刚回了贤王府,后脚杨固就上门了。

那谋士亲眼目睹自家王爷被鬼附身,也吓的三魂去了两魄,有些呆滞地看着杨固:“壮士此来何意?”

“你说的那个铊夷族小妾姓什么叫什么?”

“姓丁,名唤玲儿。”

丁玲儿?

好,知道了。

杨固转身就走。

走到一半,杨固又回头对他谋士道:“就遇着个鬼,真不是什么大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谋士:“???”

你疯了吧?

遇到鬼不是大事儿,什么是大事儿?

等到杨固走了,谋士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懊恼的拍脑袋,本想牵着沈晏走,现在倒是被沈晏牵着走了。

杨固去了烟雨楼,绿云听后,若有所思:“那侍妾必然是住在庆王府的,从庆王府掳人可不比郊外的庄子,难得很,被擒是小事儿,就怕坏了沈公子的事情。”

“侍妾平日也不能出府,人都见不到,更不要说掳人了。”

杨固:“你找人先进庆王府摸清府里的状况,就咱们俩,趁夜把人敲晕了带出来。”其他人武功一般,带了怕是累赘。

“只凭咱们俩闯庆王府不太行。”绿云看了他一眼,“杨校尉,不是绿云我瞧不起你,战场上你以一敌百自是不在话下,可这种需要来无影去无踪的事情……”

“……”杨固懂了,累赘原是他自己。

杨固倒也不介意绿云的话,想了想后看着绿云:“瑞王府那俩,绿云姑娘觉得如何?”

一提起瑞王府,绿云便有些变脸:“怎么,杨校尉还想着与他们合作?”

 杨固轻咳一声:“那不是也没办法吧,咱们这位少爷恨不得住到人府上

去,咱用用他们的人也不为过吧?”

绿云轻哼一声,不再言语。

?本作者爱哈哈的小刀提醒您《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杨固立刻道:“那劳烦绿云姑娘摸清状况,我去找木夏。”

*

沈晏从画舫上离开后便上了马车,今夜倒是月色正好。

沈晏看着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已经去了半条命的春山,实在无语。

这是来杀他的杀手呀,现在被吓成这个熊样子,实在是丢人。

他若是将一飞冲天用在春山身上,是不是能直接给他吓死?

回到侯府,沈晏让同样发抖但比春山强一些的元寿给春山安排个住处,春山摆手说不用,直接去跟元寿睡一个屋了。

元寿也没撵他,主要是他也害怕呀!!!

翌日,沈晏让元寿赶着马车再次前往瑞王府。

元寿睨着春山:“你昨夜睡我的屋子,现在赶个马车不为过吧?”

“……”

春山憋屈的接过马鞭,堂堂瑞王府侍卫,现在竟沦落到这种地步,简直丢人!

到了瑞王府,沈晏一下马车就与正要出门的木夏碰了个正着。

沈晏无奈叹气,他最不想碰见的就是木夏,遇见木夏便意味着自己入府要费一番功夫,说不定又得去爬墙。

但意外的是木夏看到他却仿佛没看到他,只对他身后的春山招了招手,两人凑到一起说了几句,春山蹙了眉一脸的不认同,最后却还是被木夏勾着肩膀给带出了府。

沈晏:“???”

沈晏试探着往里走了几步,嘿,你猜怎么着,没人拦他。

沈晏这个愉悦呀,一路畅通无阻就来到了主院,看到刘公公,沈晏还道:“我看到木夏私自出府了,今儿他不当值吗?王爷就是对他们太宽松了,该罚。”

刘公公都没反应过来,这位说着说着就撩袍进了屋,进的那叫一个熟练,仿佛那是他的卧房一般。

进门的同时还喊了一声:“去把神医喊来,好吃好喝伺候着,也该干活了吧。”

刘公公一想,也是,于是转头出了院子。

萧彻靠在床上,眼见着沈晏就这么大大方方进来了,淡淡道:“你若是来刺杀我的,我现在怕是已经死了吧。”

沈晏干笑一声:“那不能,温玉不是还在呢嘛,不过木夏疏于职守,倒是真的。”

温玉:“嗯???”

沈晏走过去,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一派相熟的模样:“云翊,你脸好白,是不舒服吗?”说着便上手握住了萧彻的手。

温玉瞪大了眼睛:???

仙人板板的,他看到了什么?

光天化日之下,沈公子竟然,竟然非.礼他们家王爷!!!

他该不该拦着?

木夏大人也不在,他不懂主子的心思,也不知道该问谁……

对了,话说回来,木夏大人是偷跑出去的……

木夏大人现在胆子是真大呀。

萧彻视线落

在两人交叠的手上,眯了眯眼,危险道:“沈晏,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呀。”沈晏笑眯眯,“我在关心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白。”

萧彻盯着他的脸看。

他以为那夜是默契,没有亮光的夜,他们共同放肆一晚,天亮了便退回他们本该的位置,可沈晏却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真是一天一个新癫法,真当他不敢杀他吗?

萧彻面无表情甩他的手,却被沈晏握的更紧了,另一只也越过他的身体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十指相扣。

萧彻的两只手就这么全被沈晏握住了。

“松开。”萧彻呵斥,“沈晏,你一大早发什么疯?”

松开?

温玉挠头,王爷说松开呢,可能是因为身体太过孱弱所以挣脱不开,那他需要帮忙吗?

是啊,都被非礼了,这让他家王爷的脸面何存?

何存???

可他若上手帮忙了,是不是也是对王爷的看不起呢?

王爷会不会生气?

给王爷当差随时都有性命不保的风险,费脑子,还不如在外面快活。

温玉抿抿唇,轻咳一声:“请公子自重。”言语警告第一次。

沈晏脸上笑眯眯,脑子里却急切道:“统啊,你快点儿,不然待会儿就被直接扔出去了。”

系统一头雾水:“快点儿做什么?”

沈晏:“试一下能不能传递能量给云翊修复身体呀。”他可太着急这个结果了。

系统:“……你这都不打招呼就直接来?”

沈晏:“靠近云翊的机会得靠不要脸,见缝插针,我哪知道什么时候就能跟他肌肤相亲,你快点儿吧。”

系统无奈,摊上这么个宿主是它的福气。

随着叮的一声,沈晏只觉浑身一阵刺疼,像是当日被利箭射入身体时的那一瞬间。

因为猝不及防,沈晏抓着萧彻的手猛地用力掐进了他的手背。

萧彻手背一疼,视线落在沈晏脸上,眼中带着探究,这个力道,倒像是在忍受疼痛。

系统:“刚开始有点儿疼,忍过去就好了。”

沈晏咬了咬牙:“知道。”

???

温玉皱眉,这怎么还越抓越紧了,都给他家王爷的手掐住指甲印了呢。

“咳咳咳……”温玉猛力咳嗽,加重语气,“请沈公子自重,自重!!!”言语警告第一次。!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