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43章

确如系统所言,只开始那一阵有些疼,可疼意过后能够感知到的身体的一些东西在流逝,虽然速度很缓慢,但沈晏却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特别敏感,感知特别清晰。

可到底是什么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系统:“是你身体的能量,因为我无法兼顾,所以修复萧彻的同时经过你的身体也带走了你身体的能量。”

沈晏呼吸慢慢开始急促,脸色肉眼可见的变白,抓着萧彻的手不复刚才的有力,反而渐渐开始松散。

萧彻看了一眼两人我握在一起的手,再次开始甩他,沈晏骤然抓紧,抬头看着萧彻,急急道:“你不许动。”

沈晏这一抬头,萧彻才发现他脸色惨白,额头沁着细密的汗珠,明显不太对劲的样子。

“你……不舒服?”萧彻问。

“没。”沈晏咽了咽干.涩的喉咙放软了语气,“我很好,你别松手。”

温玉:“请沈公子自重!!!!”言语警告第三次。

系统:“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慢慢适应,我觉得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别啊。”沈晏忙道,“好不容易握住手了呢,我能承受,这才哪到哪儿呢,习惯了就好,我能忍。”

系统:“好的,尊重宿主意愿。”

沈晏的手时不时动一下,温玉眼看着他家王爷的手背上出现了错乱的指甲印,看着屋顶,道:“请沈公子自重!!!!”言语警告第四次。

“来了,这就来了,你扯我干嘛?”外面传来神医骂骂咧咧的声音,“小心我下毒毒死你。”

“是是是,神医说的都对。”刘公公陪着笑,“来来来,神医这边请,小心地滑。”

听到两人的声音,萧彻迅速扔开了沈晏的手。

温玉惊了,这你咋不孱弱了?

沈晏被这么一甩,身体跟着一晃,眼前一花,就软趴趴的趴在了萧彻的腿上。

温玉急了:“请沈公子自重!!!!”言语警告第五次!第五次了!!!

这咋一点儿自觉也没有,还往人身上扑呢?

华融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呦呦呦,臭小子,你这还学会爬床了,你是真不要脸呀。”

沈晏觉得眼前冒金星,浑身也没有力气,但脑子却很清醒,嘴巴也能动,于是回嘴道:“比不上你。”

萧彻眉头紧紧蹙了起来,低声呵斥:“你给我起来。”说着抓住沈晏的手腕想将他扔出去,却发觉两人的手不过刚刚才分开一瞬,他的手已经变得冰凉且软绵绵的。

柔弱无骨!

萧彻眯眼:“你怎么了?”

沈晏抿抿唇,趴在那里眨着自己无辜的眼睛看着他:“云翊,我有些累,你让我缓一会儿呗。”

温玉:“???”

你咋就累着了?非礼人自己还累了?

“神医。”萧彻对华融道,“烦请您帮他瞧瞧。”

“他?”华融翻白眼,“姓萧的小子??[]『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来来来,我给你看看脑子,你跟我说说,你咋就那么能被他骗呢?嗯?你脑子里都是什么?水吗?”

“不,都是我。”沈晏虚弱的出声。

一室寂静。

华融的话卡在喉头,半晌吐不出一个字来,差点儿噎死。

沈晏保持着他趴在萧彻腿上的姿势,伸出他柔弱无骨的手捏住萧彻的手腕往外递了递,用柔弱的气声道:“别说话了,快来看病吧。”废话忒多。

华融无语:“你就打算这个姿势让我给他瞧病?”

沈晏艰难的偏头对上他的视线:“你给他瞧病,又不是给我,你管我什么姿势呢。”

刘公公见自家王爷一直没说话,看样子是打算放任,于是便扯着华融往前走:“神医,您别管他,瞧病吧。”沈公子发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就好。

沈晏接话:“就是,多管闲事寿命短。”

不等华融炸毛,刘公公忙道:“别气,别气,沈公子你好好趴在那,别说话。”

沈晏就闭了嘴,属实也是没什么力气说话了。

华融走到床边,看着横在这那么大一人,张嘴要喷,便见萧彻将手举高直接递到了他面前。

华融斜他一眼:“咋的,这能把脉呀?”

萧彻语气淡淡的:“怎么,神医莫不是不行?”

“呵。”华融抓过他的手,捏在了脉上。

萧彻的手被华融抓着,视线却一直落在沈晏脸上。

沈晏察觉到他的视线,抬头看他,然后弯着眼睛笑了。

萧彻下意识别开眼睛,却又忍不住看了回来,再次对上了沈晏那双哪怕隔了五年却依旧清澈毫无杂质的眼睛。

少年沈晏笑起来是也是这副模样,看似乖巧,实则鬼精鬼精的,可对上这双眼睛,却怎么也拒绝不了他的那些小心思。

萧彻闭上了眼睛。

沈晏撇嘴,嘀咕:“干嘛闭眼呀?”

萧彻:“不想看你。”

沈晏:“……”

系统:“你为什么非要问出来给自己找没脸呢?”

沈晏:“我愿意,你管得着嘛你。”

沈晏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力气,又道:“这次实验如何?”

系统:“能量能够传送,方才传送十分钟,你身体异样的时间是二十分钟。”

沈晏:“还好,我能承受,下次你有点儿眼力见,看到我俩亲密接触了,你就立刻开启能量传输,不要浪费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

“……”系统冷冰冰,“好的,宿主。”

华融把完脉,扔了萧彻的手,看着萧彻:“之前我说过你这病我治不了,但既然要治,那便要一切都听我的,现在,你便是我的试验品,我说什么便是什么,死活不论,小子,你敢不敢让我治?”

华融话音一落,不等众人细思,萧彻便已应了声:“敢。”

“行,小子,够胆气,

我肯定把你治死,了了你的心愿。”

“你有病吧。”沈晏跳了起来,指着华融的鼻子,“你咒谁呢?”

华融呵了一声,拎起药箱往外间走,边走边道:“姓萧的小子,你瞧见了吧,又是装的,你这辈子早晚死在他手里。”

沈晏眨了眨眼,转头看向萧彻,一本正经:“云翊,昨夜我见了贤王,你要听一听他说了什么吗?”

 萧彻看着沈晏已经恢复了红润的脸,朝他伸手。

“什么?”

“手。”

沈晏愣了一下,接着欢喜的一把攥住萧彻手,脑子里开始砰砰砰的放烟花,云翊竟然主动要握他的手呢。

萧彻感受着那只手的温热以及力度,然后甩了开。

沈晏不对劲,他的身体肯定出了问题,可什么问题会是赵太医和神医都瞧不出来的呢?

萧彻看着沈晏的脸,眼神意味不明。

难道真的是癫病?

可也没听说过癫病还能随意控制身体变化的。

华融拿着张药方进来,扔给刘公公:“之前的方子停三天,然后按照这个方子开始煎药,早晚各一次,三碗水煎成一碗,先喝五天看看死不死。”

华融说完便转身走了,还不忘吆喝:“中午我要吃叫花鸡。”

“好嘞神医,老奴这就吩咐下去。”刘公公颠颠的跟了上去,这位现在就是整个王府除了王爷和沈公子外第三尊贵的。

沈晏气的朝他“呸”了一口:“吃吃吃,就知道吃。”

沈晏转身又是一张笑脸:“云翊啊,我跟你说说昨夜见贤王的事情呀。”

“不必,我不想听。”

“可我想说呀。”沈晏生怕自己被扔出去,忙道,“云翊呀,你知道铊夷族的事情吗?”

萧彻眼睛眯了起来,温玉则倏然看过来,铊夷族,他知道!!!

萧彻往外看了一眼,没瞧见春山,便垂着眼不说话,沈晏无语,这云翊咋就跟个闷葫芦似的,他难道不好奇吗?

萧彻好不好奇不知道,温玉要好奇死了,他查铊夷族也查了好几年了,王爷手里的册子都是他溜进各部的藏书楼一点点儿抄出来的,宫里的藏书楼他也在王爷的掩护下进去查过,现下又有了新进展,他能不好奇嘛。

萧彻对温玉摆摆手,温玉把轮椅推过来,萧彻抬头看沈晏。

沈晏也看他,他跟云翊又对视了呢。

系统:“……”宿主是真有点儿病在身上的。

萧彻沉声:“背过身去。”

沈晏看了一眼,便乖乖将身体转了过去。

萧彻撑着床,虽有些艰难但也熟练的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坐在了轮椅上。

沈晏背对着他不想去想这个画面,便开始絮絮叨叨说与贤王见面的事情。

“以香做引?”温玉猛地转头看向萧彻,“王爷,您还记得那书籍上记载的嘛,以香做引不是不可能。”

沈晏抿唇,装作不解道

:“温玉,什么书籍上的记载,你早就知道铊夷族巫蛊之事吗?你为什么知道?难道你也在查吗?你为什么会查这个?”

温玉:“……”

公子你真能想,真敢想啊,不过,想的也确实对。

这么一说,他家王爷就跟那神医说的似的,脑子有点儿不太正常,人家都把他从楼上推下去了,死里逃生后,他竟然想着证明那人不是故意的,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温玉。”萧彻开口了。

温玉精神一震,王爷要怎么查?

庆王的侍妾是关键人物,若是真跟庆王有关……温玉抿唇,他一定亲手拧断庆王的脑袋。

不,轮不到他,他把庆王按住,让王爷拧断他的脑袋,好好出出这口恶气。

“备水,本王要沐浴。”

“……啊?”温玉愣了一下,“哦,属下这就去。”

虽大清早,但王爷偶尔也有早上要沐浴的习惯。

为了王爷方便,工匠特意在内室里给王爷砌了个汤池。

温玉便喊了人过来备水。

王爷心还挺大,听到这么大的事情竟还有心情沐浴。

仆从备水的空挡,萧彻就端坐在那里,视线紧紧盯着沈晏。

沈晏被他看的有些心虚,没话找话:“云翊啊,贤王的事情你怎么看?”

云翊今儿不对劲啊,他咋不赶他走呢?

抱臂站在一旁的温玉也看向了自家王爷,是啊,你咋看呀,倒是给句话呀,怪着急的。

“王爷,水备好了。”仆从小声道。

萧彻便转着轮椅往内室去,到了内室门口,喊了一声:“沈晏,过来。”

“!!!”

沈晏惊了,云翊邀请他一起沐浴?

系统:“你真敢想呀。”

沈晏有些飘飘然的走过去,说话也开始飘:“云翊……”

“进来。”萧彻转着轮椅率先进了内室。

系统:“……他脑子坏掉了?”

沈晏:“你脑子才坏了呢。”

沈晏乐颠颠的跟了进去,温玉便也跟了进去,木夏大人说过,绝不可让沈公子与王爷单独相处在一个空间,毕竟沈公子现在还算是个危险人物,万一他要刺杀王爷呢。

“出去。”萧彻道。

温玉皱眉:“王爷,属下不能出去。”

“出去。”萧彻呵斥。

温玉站着不动。

沈晏抿抿唇,虽很伤心,但还是替温玉解围:“云翊,他确实不好出去,毕竟我现在……”

沈晏还没毕竟完,胳膊突然被萧彻攥住,不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被扔出去,“扑通”一声落入了热气滚滚的汤池里。

“脱衣服。”萧彻冷声说了这么一句后,又转头看向温玉,眼睛危险的眯着,“你要在这里一起看吗?”

!!!

温玉愣了一下,下意识捂住了眼睛转身就跑了出去,还不忘将内室的门关了上。

这这这……这???

温玉欲哭无泪,完了,他觉得他完了。

汤池内,沈晏湿漉漉的从汤池里爬起来,心中觉得不太妙,抿着唇道:“云翊,你想干嘛呀?”

萧彻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捻着,面无表情道:“脱吧。”!

爱哈哈的小刀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