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妻主在上,夫君难逃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怀中的孩子是谁?

第一百六十七章 怀中的孩子是谁?(1 / 1)

推荐阅读:

“你说的也是,我可能是操之过急了吧,不过看他们对你也着实是上心了,所以我觉得他们也挺好的。”

小纪说的言正气顺,本想着用试探的语气说出,自己也想不到一出口变成了这样子。

带着一点不明所以的南宫敏有点对着这小纪笑笑,虽说在这里女子可以娶多位夫君但是能够真正做到的女子很少,除非是帝皇之家中的皇族。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再娶?”

南宫敏挑着她那一条娥眉,原本带有点英气的眉羽之间,却是现在被修得有些许文静和淡雅,与在小纪记忆中的南宫敏不太一样。

毕竟是能够一怒之下灭了整个南宫家的人,可是现在的她却又是被赏赐给了南宫府,这多少有点令人感到可笑于悲哀。

“你...害怕吗?”

不知道为什么小纪突然这么回答南宫敏,这另原本躺在床上坐起的南宫敏倒是站了起来了,于是顿了一会,然后向屋子里的圆桌子走去说到。

“害怕?为什么害怕?我问你的这个不是问题吧?”

“你怎么不穿鞋子起来。”

小纪看见南宫敏起了床身上只有一件褒衣,天气刚刚如春还是有点寒冬的凉气未散,还看见眼前的人儿到是像是个没事人一般自顾自的走了下床,并没有将在旁边的鞋子穿好。

“没事,这方便,等下我还想继续睡来着,再说这天气也不算很寒,刚刚你说什么?害怕?为什么会害怕。”

小纪一边听着她说的话一边从旁边的衣架子上拿了一件紫红色光滑的披风,在向着南宫敏的相反方向抖了几抖,再给南宫敏披上。

“想来你也是挺体贴人的。”

感觉到小纪从自己身旁景国际就是为了拿旁边的衣架子上的披风,接着一系列动静盖在自己身上的披风之后便是感觉到一阵暖和。

“这妻主说的,本来服侍妻主也是夫君的职责,想来这样你一个人也不会害怕。”

“为什么总是想着我会害怕?”

南宫敏一向都是不太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位人一进来就开口说自己是不是害怕,究竟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这人觉得自己内心其实十分胆怯?

“没事的,我会对待他像对待自己孩子一般让他健康成长,不会让他成长中受委屈的,你放心。”

不知怎的,他在和南宫敏说话的时候南宫敏不太清楚这小纪怎么突然提起那一个“他”,恍惚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肚子里面的宝宝。

“他?……哦……”

言语之中让小纪摸不着头脑,这回答算是什么回答了?

南宫敏本来还在想着这小纪口中的“他”究竟是谁?但是后来看见小纪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肚子的时候,便是明了,但是并没有继续回答了,而是继续默默的坐在圆桌旁边。

“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我会这么说?”

小纪看见南宫敏对于自己的反应像是习以为常的问候一般,于是就心中有些许对于这个披着自己肉体的南宫敏感到好奇,难道就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吗?

“你这不就会自动说了吗?”

像是对于所有东西都是有恃无恐的样子,若是不熟悉的人看到就会心生到厌恶的。

“你...”

小纪从来没有想到南宫敏居然会这样回答自己,若是换成之前的米贝的话保准就是十分好奇的凑上来不段的追问自己,而现在她的反应还真的是淡漠,果然不是真的米贝。

“你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一进来我的房间里面就是支支吾吾的,若是大问题的话早就会和你家的爷爷商量了,那想请问一下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需要你自己特地的告诉我呢?”

南宫敏并没有之前对于小纪那么亲热反倒是因为两个人独处了,相对来说是更加的陌生人了。

“那你难道自己不知道你现在所怀的孩子并不是我的吗?”

看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小纪就算是面对着是之前一直粘着的米贝面容,但是听到这语气就是十分生气,原本是好声好气的和她说的,但是人家并不是领情的人,想来也是有着特殊的技能,看不起现在身边的人所有人了。

小纪还想原本是隐晦的想将自己的态度表明白给南宫敏,毕竟现在是米贝的肉体上怀孕了,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情,自己爷爷都没有告诉自己,但是能够清楚的明白,这怀中的孩子一定不是自己的。

“你知道了就好了,为什么还特地告诉我是谁吗?”

在一旁坐着的南宫敏原本拿起了茶壶倒水,听到了这一番话,于是像是整个身体微微的抖了一下,若是稍不留神,没有注意到茶水倒出来流水般的曲线稍微变了轨迹的样子,想来也是不能够看的出眼前的这个人在小纪面前有一点的变化。

“我作为你的夫君,都能够如此的对你,难道你就不用向我解释什么吗?”

看着这眼前的人儿,小纪有点心灰意冷,原本以为这就算是灵魂不相似,但是能够对自己这个夫君稍有的记忆也是可以的,更何况现在她就是为了接回自己回府里,为什么现在的确是如此的无所谓。

“解释?可以啊,你想要什么解释我给你,只要你肯跟我会南宫府。”

这时候南宫敏手上便是停了下来,一眼稍有点邪魅的眼神看着小纪,现在看着这郎儿并没有传言中的只有七八岁的智商,倒是有着心中愤愤不平需要向自己讨回一个说法的样子。

“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些不都是应该你自己应该解释的吗?作为我的妻主,身上怀孩子并不是自己的夫君的,那说出去那是一个多大的笑话?还有你为什么一直要我回南宫府,我爷爷不是和你说了吗?我需要调休,一时半会是不能够离开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小纪从南宫敏原来给她披上披风的位置,走到圆桌的对面直接坐下来,像是带有些许敌意,至于是什么感觉小纪都不知道,只是觉得现在的她早就不是自己印象中的她了。

“我这不是问你吗?你需要什么解释?你说,我便是给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能够回答上吗?”

两人之间面对面继续说着,一边是从容百态,一副什么事情都不是自己的样子,一边则是冒火四仗双眼中的愤怒与不解这人为什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了。

“你怀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是不是你那些野男人的?”

顺了一口气,小纪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的。”

这时候南宫敏将自己那眼前的那一盏茶饮干净说道。

“你...我自己难道都不知道吗?自己不知道这怀中的孩子是不是我的,要是我确定的话,我就不会来这里向你问这样的问题了。”

“要不然你认为是谁的呢?”

南宫敏的话让小纪更加是上火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要是知道的话自己也不会说来到这里求证了,居然还用反问句问回自己,那是不是太过了?

“就是我认为不是我的,所以才会在这里,我不介意不是我的,再说了你不也是米贝吗?你霸占着别人的身体,难道你就不会良心过不去的吗?”

“哦?良心?在我这里完全就没有良心这两个词语,本来就是适者生存,有本事她自己会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若是不是她的就怎么样都拿不回来,你说是不是?”

小纪有点生气的指着南宫敏说道。

“你...怎么如此厚脸皮?”

“哦?是吗?本来就是她给我养着的肉体,最多我就感谢一下,不然还能够怎么样?难道像你这样脸皮薄,就这么大的人也好意思装七八岁的孩子?”

想来之前也是有相关的记忆存在的,不然也不会知道之前的小纪是怎么样子?

“我这是为了自己和整个郭府好罢了,看你觉得自己如此冰雪聪明为什么还不知道这其中的意思呢?”

“那也是,想来也是能够包容到不是自己孩子的男人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呢?”

南宫敏说话越说越是有点过火,要是给脾气不好的人听见了,才不会管眼前的是否孕妇,先是动起手来了。

“你...厚颜无耻。”

“没办法我就是那么厚颜无耻了,跟我回南宫府,我可是保不准我这身体是否在我的摧残下能够活的多久呢?看来要找好下一个躯体了。”

一边看着发着彪的小纪,一边有有点有点带有威胁的语气和小纪说,想来小纪也是对于自己身体的主人十分在意。

“你为什么老是要让我跟你回去,你究竟想打什么主意?”

“好了,不说了,我困了,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就请回了吧。”

就在小纪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南宫敏倒是打了一个哈欠,有点不太想搭理他的样子,说出了这话,至于自己怀里的孩子,说实话,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

眼见着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的人下了逐客令了,欲言又止,本想问多点,但是想着她刚刚的那个态度想来也是问出什么的。

最新小说: 迷失异界 人鱼魔尊饲养指南 当狗血文编辑穿成雄虫后 时间尽头生存指南 深巷有光 神雕群芳谱 鹿鼎记之小桂子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 天龙八部之慕容阿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