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女生耽美 > 妻主在上,夫君难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捻红尘似水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捻红尘似水(1 / 1)

推荐阅读:

“你怎么了?告诉我,不要不说话?有没有伤到哪里了?”

米贝看见汤唐仍然不说话,于是本来想不停他的劝告,打算硬闯进去。

“不要进来。”

“你不让我进去,又不回答我,你想我怎么样,你怎么都要回我一下。”

米贝再次听见了他的回话。

“你爱我吗?”

米贝听到汤唐没有预兆的问出了这个问题,怔住了。

爱?

怎么才算爱,这世间有爱吗?对于才刚刚为自己经历过几次生死来说,都不知道这个字如何解说了。

对于阮蓝来说,那个爱自己如生命的男子,自己也是才不久冷静下来,审视自己。

米贝再是看了看元言,元言仍是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自己,不说话,米贝不知道为什么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要看一下元言,还是只是单纯的看他的所谓反应。

宫中似乎一时间都安静下来了,米贝不敢回答这个问题,选择不回答。

但是米贝她不知道,在选择不回答的时候也是一种回答。

“果然,你走吧。”

“怎么了?我就想看看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米贝不明白,为什么汤唐总是可以那么轻易的将自己撵走,不说任何理由。

“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进去看。”

米贝惹不住了,汤唐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怎么会这样的对自己。

“啊——”

“主子。”

“不要。”

就在米贝牵开那层薄纱的时候,看见那张侧脸,眼睛模糊,一层白绫包着,微微还渗着血迹,还没有待米贝看清,就被汤唐的掌风一阵轰了出去了。

元言看见米贝弹出来那瞬间,马上反应过来,脚一垫,借住米贝,本想着一顺手将掌风还回去,米贝看见元言准备伸手还击,马上抓住他的手,摇着头说道。

米贝眼中净是受伤的表情,晶莹的一抹在眼中打着转,那样子看的元言心中一紧。

两人双双落下,稳住了身体平衡之后,默默的看着那飞扬的轻纱,阴影中看见那张脸庞上有眉头一皱。

“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此时的米贝满心的委屈,压抑不住自己内心莫名的心痛。

“回去吧,若你当不了我水宫的王后,给你自由,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你为何要如此断绝,不就是伤了一双眼睛吗?大不了我养你。”

米贝虽然不能够给汤唐什么承诺,但是所谓的养,还是能够养起的。

“你觉得我们水宫,缺你这一份养?”

汤唐声音中仍然没有一丝感情,依然是绝情的说道。

米贝反应过来,是的,他是水宫宫主,从一开始,自己就应该知道,帝王无情,若不是他要的,得不到那么就毫无情面可讲。

当初是谁说的娘子?当初是谁的拥抱?当初又是谁的纠缠不舍?

“你这个怂包,不就一双眼睛吗?之前你都失忆了,最后还不是一样找到了我,这算什么回事,就这样打算打发我走,你又不是我给不了任何人承诺,你问我爱不爱,我也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回你。”

米贝听见汤唐的语气,就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一霎间就处于了暴走阶段了。

“你爱怎么怎么样,你让我走就走吧,反正你也不稀罕我来见你,咳咳。”

米贝越想越气,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迟迟仍是没有行动。

“主子。”

“没事,那个没心没肺也不稀罕,也不会担心。”

“我担心。”

米贝这时候,又是一时间有点凌乱,元言啊,你就别再添乱了,好不好,已经就够乱的了。

“咳咳...”

米贝听见元言的回答,就更是停不住了。

汤唐看见米贝咳嗽不停,脸上也是丝毫未有动容,只是,心中早已成霜。

“走吧。”

米贝过了许久依然没有听到汤唐半点话语,知道,汤唐这次是硬是要自己离开,不让自己来看他了。

一个人落寞的走出了宫门,心中思绪不知何处起。

元言跟在米贝后面几米之外,知道这时候的她最不想的就是打扰了,自己这主子,虽说看起来是待人如一,但是在感情上还是什么都不懂。

“好好待她。”

就在元言准备踏出宫外时,汤唐轻声的唇语动了一下,没有声音,但是习武的人都很敏感,武力越是高强,耳朵的灵敏性就越好,汤唐简单几个字很明显是告诉元言说的。

元言耳朵动了一动,听见了汤唐的唇语,看了看那轻纱中的人一眼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这是...”

“师傅...”

米贝不知道走了多久,像是仍在水宫里面打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深夜,没有什么出入,米贝一直走,元言在后面一直跟着,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了?眼睛怎么湿湿的?”

司佟本在水宫中是照顾兄长的伤,信中汤唐加急的找自己,

“师傅...”

"好了,你这样子还真是的,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二哥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来走进亭子里面吧,外面风吹的有点大。"

司佟看见米贝眼睛湿漉漉的样子,就怕下一秒控制不住自己入瀑布一样落下了。

"主子,属下去给你拿张披风,司佟公子麻烦了。"

元言在旁边本来是想去那张披风给米贝的,但是看见米贝这样自己一个人在宫中走着,知道她是总是认不清路,于是待在她身边,之前那件在宫里出事的也是让元言留了一个心眼。

元言说这话的时候看向司佟,点头示意一下,表示米贝先交给司佟先照看了,司佟体会到他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大概是明白元言的意思。

"好吧,你快去快回吧。"

米贝也是在外面冷了很久,听到有人可以拿张披风也是高兴到爆了。

"走吧,别在吹风了,看你,冷到眼泪都差不多要掉出来了。"

司佟一不留神就给米贝找个一个非常好的理由去掩盖自己快要掉下的眼泪。

"师傅..."

"好了,走吧。"

司佟先是把自己的披风腾出一点,用一手拦住米贝肩膀上。

米贝嗅了嗅披在自己身上一半的披风,自己的师傅总是那么暖,让人觉得就算是凉夜也觉得那么丝丝温暖,果然是自己师傅,总是对自己那么好,就像,就像...自己的哥哥一样。

说起自己的哥哥,米贝心中又是一阵惆怅。

"米贝,你怎么来到这里了?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看你心情不太好。"

"没什么,都过去了。"

他们来到了稍微遮一点风的亭子,司佟就问起米贝,但是看米贝不想回答的样子,于是就没有深入问下去了。

亭子里一阵沉默,米贝还在回忆自己刚刚见到汤唐的时候,想到旁边自己师傅在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也不知道和师傅该说点什么,这段时间很久没有见他了。

"师傅,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好像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吧?"米贝一张口就说出了这样的话,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说的不太好,毕竟自己也不是正大光明进来的。

"这事情就说来话长了。我知道你就不说先吧看看你现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看你刚刚心情实在是不太好。"

"师傅,我也没有什么事儿,只不过就汤唐实在是太伤我心了。"

"你是不是因为汤唐受伤的事情,所以才会弄得这么僵?"

"师傅,你知道什么事情吗?这事都传到你那去了。"

司佟看了看,米贝就猜到应该是因为这件事情。

米贝听到司佟这么一说,先征了征,然后还是说出来了,关于这个事情的缘由。

"你们那一场仗打的可漂亮了。你说木国和土国交战的事情有哪个国家不知道呢?"

"师傅能有你说的那么好,你是过于赞缪了。这些还都是靠他们的功劳,况且我也不会武功,所以在旁边也是再看看不知道帮到多少。"

米贝还想不到原来那一场战争受了那么多人的注目,不过说的也是,毕竟是一场大战。

"师傅。徒儿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在水宫里呢,是要来做什么事情吗?"

米贝在想这个问题总可以问吧,总不能一问三不知吧。

"本来我也是不想踏入水宫的。不过汤唐也算是我一个好友之一吧。他现在受

最新小说: 迷失异界 人鱼魔尊饲养指南 当狗血文编辑穿成雄虫后 时间尽头生存指南 深巷有光 神雕群芳谱 鹿鼎记之小桂子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 天龙八部之慕容阿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