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 > 第1138章 1138难以名状的不安

第1138章 1138难以名状的不安(1 / 1)

第1145章 难以名状的不安

“不可能的……”

绮礼从喉咙中发出类似呻吟的嘀咕。

那是决不可能出现的矛盾。

彻底颠覆对卫宫切嗣的期待、预感的意外。

卫宫应该是虚无的男人。应该是在迫近虚无的尽头仍然未找到战斗理由的人。所以绮礼才会期待。认为在卫宫切嗣的内心、在那生存方式之中,应该会有自己寻找的答案。

想要做到那样,切嗣必须孤高。他必须不被任何人理解、肯定,成为拥有与世界隔绝的灵魂主人才行——就像言峰绮礼那样。

绮礼抛开心中膨胀的疑念,像是想要逃离那种想法似的,独自一人咬着牙在森林中奔跑。

············

爱丽丝菲尔听到好像从遥远的地方呼唤自己的声音,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熟悉的面孔和那金色的头发因为逆光更加美丽地闪耀着。

“……爱丽丝菲尔,振作一点!爱丽丝菲尔!”

“Saber……?”

爱丽丝菲尔发觉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骑士王的少女之后,由于安心而全身放松,几乎再次陷入昏睡之中。

“不行!好好保持住意识!我现在马上去叫切嗣。在那之前坚持住!”

“……绮礼……这里的敌人在哪里?”

爱丽丝菲尔用微弱的声音问道。Saber很遗憾地皱起眉头回答道。

“逃走了。要是我再早一点赶来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舞弥小姐呢……”

“她虽然也负了重伤,不过没有性命之忧。比起那个,你的伤势!这个出血量——”

Saber未说完,就因为惊讶而说不出话来。

直到刚才还从爱丽丝菲尔腹部的伤口不断溢出的鲜血一下子停住了。Saber小心翼翼地卷起破裂的衣服一看,尽管沾满了粘粘的血糊但是光滑的肌肤上却找不到被刺伤的痕迹。

“——对不起,吓到你了。”

从Saber抱住自己的手臂中,爱丽丝菲尔毫无痛苦地自己起了身,本应是没有血色的脸颊也已经恢复了樱色。刚刚看到的重伤惨状就好像幻觉似的。

“爱丽丝菲尔,这到底——”

“已经没关系了。不用担心。和对他人使用治愈魔术比起来。治疗自己的伤很简单的……本来,我就和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同。”

“啊……”

爱丽丝菲尔一边冲着惊讶地瞪大眼睛的Saber微笑,一边在心中默默向对自己无比信任的骑士说谎而道歉。

“其实多亏了你哟。Saber……”

虽然爱丽丝菲尔的身体从魔术上看是人造物,但是并没有加入在丧失意识的状态下自动进行治愈的法术。治愈她伤势的,是和艾因兹贝伦的魔术完全不同的奇迹。

宝具“远离一切的理想乡”——治愈拥有者的伤势,甚至还会停滞老化。宝剑Ecaliber的剑鞘。过去在艾因兹贝伦城中,召唤英灵阿尔托莉亚时所用的宝具。现在作为概念武装封人了爱丽丝菲尔的体内。

正常考虑的话,这应该是Master切嗣应该装备的王牌。不过他将其作为爱丽丝菲尔扮演伪Master前往前线的保险,把这绝对防御的宝具交付到了妻子手中。反正,如果真正的所有者Saber不在身旁供给魔力的话,剑鞘是无法发挥效力的。对从一开始就预定和Saber分开行动的切嗣来说,只是无用的东西。

对自己的Servant不信任的切嗣为了保险,慎重地嘱咐爱丽丝菲尔不要告诉Saber剑鞘的存在。可是,爱丽丝菲尔对于这种强行借用本是骑士王所有物的宝具一事,心里感到十分过意不去。

尽管这样,在实际确认效果时,那威力确实让人吃惊。到Saber赶来为止,爱丽丝菲尔毫无疑问处于危笃状态。骑士王的手只是触摸了一下.\n伤口就瞬间愈合,丧失的体力也迅速恢复。真不愧是被称为奇迹的宝具。

被绮礼用蛮力破坏而应该变得异常的魔力回路,现在也没有任何问题。这样应该可以和平常一样顺畅地使用魔术。

这样一来,接下来就应该优先治疗舞弥了。昏迷状态的她确算不上濒死,不过确实属于重伤。

爱丽丝菲尔看着被毫不留情破坏的肉体上的伤痕,再次体会到了言峰绮礼那个男人的恐怖。

那个代行者无疑是怪物。不论是面对枪械还是魔术,他只凭借肉体的技能就粉碎了爱丽丝菲尔和舞弥的协作战斗。

绝不可以让其接近切嗣的敌人——爱丽丝菲尔因为那存在的重压咬紧了嘴唇。

这次可以说是神奇的因为坚持而获胜。不过那明显只是侥幸,要是Saber之后再稍微拘泥于与Caster或Lancer的战斗的话,绮礼绝对会到达森林深处的城堡。

这不是结束。下一次,绮礼一定会再次向卫宫切嗣挑战的。

“但是,守护切嗣的不仅仅是我……对吧,舞弥小姐。”

舞弥由于治愈的前期处理被麻醉丧失了痛觉,所以因为痛苦扭曲的表情变得平稳。她还没有恢复意识,睡着的面孔上没有了平时顽固地拒绝他人的险恶表情,就好像天真的少女一样。

本来应该讨厌她的。爱丽丝菲尔已经不再是人偶。因为她有了作为女人、作为妻子爱着一个男人的灵魂。

但是现在,爱丽丝菲尔却要感谢久宇舞弥。因为,可以说是舞弥告诉了爱丽丝菲尔她在这场战争中应该干些什么。

“下一次一定要赢。两个人一起保护他吧……”

立下新的誓言之后,爱丽丝菲尔开始专心治愈舞弥满身创痍的身体。

···········

桌上摆满了各种珍馐美食,以及一排排发出璀璨光芒的烛台。

米考尔特的宴会上,爱琳的贵族们齐聚一堂。此刻正是宴会的高潮部分。

这些平素崇尚武力的人们,今天都尽最大努力做出了温文尔雅的姿态。

只有今晚,他们沉醉在了优雅的花香中。

是的,这是一场为娇嫩的鲜花所设的宴会。

爱尔兰国王科马克·马克·阿特的女儿格拉尼亚,将在今晚订婚。对方是库阿尔之子儿子菲恩·马克尔。他是一位拥有无上智慧、掌管治愈之水的大英雄。只有他才配领导天下无双的费奥纳骑士团。他的英名甚至能与国王相媲美。实在是一段美妙姻缘。

老英雄菲恩身边,有他的儿子诗人奥西恩和孙子英雄奥斯卡。以及勇猛的费奥纳骑士团的勇士们。

“骏马”吉尔达·马克·罗南、“战场之颤栗”格尔·马克·摩纳、 of the Gray Lashes,以及被给于最高荣誉的“光辉之颜”迪卢木多·奥迪纳。

他们每一位都是英勇的骑士,他们敬爱菲恩,发誓对他效以无上忠诚。伟大的英雄仰视国王,以剑、枪、生命效忠于他。这才是骑士们的荣誉,骑士们光辉的天职被吟游诗人讴歌。

憧憬着这条道路。

贯彻着这份信念。

即使有一天死在那神圣的战场上,他也绝不会动摇。

——这样的想法,直到他在那个命运之宴的夜晚遇到她为止。

“用我的爱与你神圣的誓言作交换吧,亲爱的人啊,请阻止这段荒唐的婚姻。带我走吧……去天的尽头,世界的另一边!”

泪眼婆娑对他诉说着的少女,用眼神点燃了他爱的火焰。

那是会燃尽他身躯的炼狱之火……英雄在那时已经领悟了。

但他没能抗拒。

试炼般沉重的誓言,与奉行至今的忠臣之路……究竟哪条才是正确的道路。无论问自己多少遍,都找不到答案。

所以,使他当机立断的,一定不是所谓的荣誉。

英雄牵着公主的手,一同舍弃了光明的前途。

就这样,传承了凯尔特神话的一幕悲恋故事上演了。

············

——穿过奇妙的梦境,凯奈斯从熟睡中醒来。

所见以及所体验的都是遥远昔日的情景,但他并不觉得奇怪。与Servant签下契约的Master,有时能以梦境这种形式来窥视到英灵的记忆。

对于凯奈斯来说,他自然了解自己所召唤的英灵的事迹,但没想到居然能够如此真实地感受到那情景……刚才的梦确实是《迪卢木多与格拉尼亚的故事》中的场景。“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意识朦胧的凯奈斯环顾周围。

他身在一个静到极致的空旷场所。冬夜寒冷的空气中弥漫着尘埃。

四周只有冰冷的机械装

最新小说: 穿越七零,娇知青嫁高冷军官 王渊李诗涵 软软娇妻驯恶夫 道魂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 太太走后,发现孕检单的叶总哭疯了 她携财产离婚,前夫全球追妻 真千金华丽回归,傅爷追妻成瘾 穿越刘备,开局硬刚曹操 失重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