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求剑 > 分卷阅读6

分卷阅读6(1 / 1)

推荐阅读:

,与平日并不二致地独自修补屏障时,他却见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第5章

丘明微出现在山中,简直和误入的务农百姓没什么两样。两袖系着襻膊,有些灰头土脸的。只有背上漆器做鞘的长剑,昭示着他修真者的身份。

“丘前辈!”覃映致惊讶地说。

“你是……”丘明微眯了眯眼,好像想了一会,“江凝的徒弟?”

覃映致想,要不是那显示在镜花剑上惊世骇俗的愿望,他怕是不会记得自己。

“前辈也是来修补魔界屏障的么?”

丘明微短促地笑了一声,颇有些嘲弄的意味:“我是来找空安花种的。”

覃映致道:“晚辈在此已有两年,并不曾听闻这里有空安花种。”

丘明微觑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也正常。”

覃映致被他呛了一下,一时无语。这看起来与自己一般年纪的前辈突然又想到什么,对他说:“你想不想知道你师尊在镜花剑上看到的是什么?想就来帮我。”

二人几乎搜遍了整座山,才找到可怜的两粒花种。

丘明微有些泄气地一屁股坐在杂草丛中,挠乱了一头长发。覃映致站在一旁,也不知如何是好,生怕收获太少让这位喜怒无常的前辈毁约。

“前辈何不接受师尊的要求呢?”覃映致记得,那次同江凝去拜访他,是带了足足一盒的空安花种的。

许久,才听到丘明微低不可闻的呢喃:“……若没了镜花剑,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覃映致也缓缓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试探着问:“您要用空安花温养的,是您道侣的灵魂吗?”

丘明微转头看他,很是端详了一番,答非所问道:“你小子,居然敢喜欢你师尊。你不觉得,他这辈子只会爱剑吗?”

丘明微同他讲了五十年前的事。

那时还是少年英才的他、江凝及现在的鹿门山主苏鸿尘,被联合起来迎战魔族的九大仙门分配到了一起,驻守宜山的东南峰。

那一战,也自宜山的东南峰而始。

历时三年的仙魔大战里,他们死守东南峰,未曾让魔族前进一步。但因东峰弟子的疏漏,千里之堤,顷刻之间便溃于小小的蚁穴。

最终诸仙宗决定壮士断腕,舍弃了部分弟子,强行修筑了退后十里的新屏障。而他的道侣与江凝的碎雪剑,都在混战下消失在撕裂的空间罅隙中,再不可寻。千钧一发之际,他只捕捉到一缕道侣的残魂,而那已是仅剩的所有。

“江凝或许可以,但我不能原谅。”丘明微说,“所以我离开了宗门,炼制了镜花剑。也许终有一日,能补全她的灵魂,使她重活于世。”

“你想知道江凝最大的执念吗?就是他那把碎雪剑。你说这样的人,怎么会爱人呢?”

覃映致听完,奇异地感到自己的心像湖水一样平静,并不因此而伤心。

他说:“请问前辈,如何能为师尊再锻一柄碎雪剑?”

丘明微盯着他半晌,覃映致分明在他眼里看见了四个字——无可救药。

“碎雪剑是由寒星铁锻造的,可遇不可求。”丘明微说。

“——不过你要真心去找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覃映致回到驿站时,只见正厅桌子上摊着一堆丝线,弟子们围作一团,似是在挑选。

肖昆眼尖看见了他,唤道:“覃师兄!”

没等他开口,肖昆便解释起来:“快到上巳了,今年长老特意请素月坊做了一批灵线,师兄回来的太晚,好的都被抢光了。”他掩声说,“我给你留了一些。”

“多谢。”覃映致点点头,脸上有些茫然。

“哎,师兄不是本地人,我倒忘了!上巳编织丝带是宜山的风俗,大家都编来送给自己的心上人呢。”肖昆说。

谈话间,两人已走回到房间,肖昆便把丝线摆在桌上。

挑来拣去,覃映致手里渐渐放满了莹白的丝线。肖昆终于忍不住道:“师兄,你挑的都这么素,不用带点颜色的么?女孩子都喜欢花的!”

覃映致一愣,看向那些缤纷的色彩,摇摇头。

都不衬他。

肖昆知道他不会编,自告奋勇来教学。两个大男人像未出阁的闺秀般坐着编起丝带来。

“你的心上人是谁?”覃映致突然问。

肖昆红了脸,手上动作慢了下来,支支吾吾道:“是怡、怡夏师妹。”

覃映致想到那个笑容明朗的女修,若有所思道:“你是与她关系比较亲近。”

“我准备在上巳同她表明心迹,”肖昆说,“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同我合籍……”

覃映致也无法保证,只能说:“祝你成功。”

说完了自己,肖昆自然而然地八卦到了已经熟络许多的覃映致身上:“师兄的心上人又是谁?想来是本宗的弟子?”

“不是。”

“那就是我们宜山的?是谁?”

“不是。”

“难道是其他仙门的?”

“不是。”

肖昆猜了半天,统统被驳回,撇嘴道:“师兄不愿告诉我,不妨直说。”

覃映致无奈道:“并不是,只是你都猜错了。”他想,只怕谁也想不到,像他这样循规蹈矩的人,也有如此离经叛道的时候,竟会对自己的师尊怀有恋慕之情。

肖昆见他面上笼上一层淡淡的哀色,心知他的情路不太顺畅,体贴地闭上嘴。

宜山的编带手法很简单,两人编了一个时辰就编好了。

肖昆将他花花绿绿的编带缠在手上,对着灯兀自欣一番,自卖自夸道:“怡夏肯定喜欢!”

覃映致也看着自己的编带,白白的,像一截雪柳般垂在掌心。

师尊会喜欢吗?——送不送的出去,还成问题。收进储物袋时,他这样想。

早春乍暖还寒的夜里,覃映致又一次失眠了。

他失眠时,一向喜欢倚在窗边,呆呆地望着月亮。

丘明微临走时告诉他的方法,是要他前去一次新旧屏障的夹缝,那里或许会有寒星铁。

“这些年,还没有人活着出来过……”丘明微故意吓他,见他不为所动,没趣地说,“好了,还是有的。那个误入的剑修告诉我,因为旧屏障的残留,夹缝中魔气比想象中要淡很多。可能是交界的缘故,那里的灵气很特殊,他看到了疑似寒星铁的矿石,但是比起宝剑还是命更重要,所以未及细看,便忙着逃命去了。”

“夹缝虽不至于有进无出,但九死一生可算的上了。你敢去么?”

他孤零零地一个人在这人间,有什么不敢的。

召出只玉青鸟,他又报喜不报忧地写了些琐事,往江凝那寄去。

覃映致先前想象的屏障夹缝,是充斥着魔气的不毛之地。但踏入其中,里面的风景却和外面没什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