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求剑 > 分卷阅读3

分卷阅读3(1 / 1)

推荐阅读:

他忽地将灵力全部撤出,覃映致心中一凛,全神贯注地引导自身灵力的流向。飞剑虽一瞬往下落了几寸,渐渐也平稳如初。

“不错。现在换你自己的剑。”

覃映致没来由的有些不舍,还是乖顺地操纵起清光剑,踏了上去。他偷眼看乘风并肩的师尊,江凝长发微动,在迅疾的风中一点儿也不凌乱,一派从容的样子。

他突然想起青钱会前夕,曾望见一仙人月下御剑而过。如今想来,原来就是师尊。

正出神间,视野中窜出一只飞鸟,覃映致避闪不及,失足从剑上坠落。他不禁唤道:“清光……!”急急将剑召来。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师尊就在身侧,忙吞了下去。

地面愈来愈近,不等清光剑回到手中,他已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中。那双熟悉的三白眼入目,覃映致怔怔然忘了身处何处。

“吓傻了?”江凝收住飞回的清光剑交给他。覃映致说声“多谢师尊”,飞快踩回了自己的剑上。

“你给此剑起名‘清光’?”江凝问。

覃映致低着头掩饰自己的面红耳赤:“弟子不知此剑本名,随口起的。”他能感到江凝的视线落在自己发顶,如坐针毡地等师尊发落。

江凝似是轻笑一声:“倒也不错。此剑既赠与了你,便随你处置。——你看。”

覃映致硬着头皮抬起头来,却见方才冲撞仙剑的飞鸟停在江凝指尖,化作一块碧绿玉简,不由惊叹:“原来是玉青鸟。”

“有人传讯给我,倒吓着了你。”江凝道。“御剑术并不难学,再练习几日,你随我一同去昆仑山。”

“是!”覃映致抱拳应下,紧抿着双唇,总算没泄出喜不自胜的笑意。

御剑确如江凝所说,找到诀窍便轻而易举了。覃映致掌握得很快,三日后,师徒二人便启程去往昆仑。

丘明微并不像覃映致猜想的那般需要三顾茅庐,才进入他的地界,便有垂髫童子接待他们。

“师父在里头等着你们。”童子将他们送至门口,乖顺地退下了。

丘明微的住处只是一间草屋,与寻常凡人无异。唯一特别的是门外种满了繁盛的花朵,有花无叶,形似牡丹,姹紫嫣红,鲜妍明丽。覃映致并不精于此道,认不出种类。他跟着江凝走进去,余光打量着屋里的陈设,感觉不到一点灵力波动。

一个年轻男子提着木桶从后院进了屋,他身量不算高,面庞清瘦,任谁见了怕都会以为是个普通书生,江凝却作揖道:“丘居士。”

覃映致惊讶地偷偷看了师尊一眼,也跟着行礼。

“剑宗折煞我了。”丘明微放下木桶,甩甩腕子,“我已说过不会将镜花剑交给你,你又何必亲自跑一趟呢?”他将目光投向覃映致,“还带个小孩儿来。”

小孩儿?覃映致入横练峰修行已有三年光阴,快到了及冠的年纪,怎么也不能被称作小孩儿了。

“他是我的徒弟。”江凝道。

“你这徒弟,木呆呆的。”丘明微笑了,显出一种和他的书生气格格不入的狡黠。

覃映致和他差不多高,本可以平视,却觉得好像在仰观一座山峰。

丘明微信手取下挂在墙上的长剑。覃映致这才注意到这柄带着漆器剑鞘的剑,断定这是把难得的宝剑。奇怪的是,方才审视屋子时,好像未将它放在心上。

丘明微拔出剑来,将剑鞘随意掷在地上。此剑一出鞘,室内瞬间灵力暴增,仿佛从凡间来到了灵山宝地。他面不改色,把剑抛给了江凝。

江凝握住剑柄,剑身上立时浮现出一幅图画。丘明微看了一眼,摇着头长吁短叹:“还是一样,无趣,无趣。”

覃映致也想知道师尊最深的欲望是什么,却只能看见一层雾气弥漫在镜花剑上。

丘明微转了转眼珠,突然夺下剑塞到了覃映致的手中。

覃映致没能反应过来,乖乖地握住。剑身似湖水投石,泛起一阵涟漪,待那水面终于平复,浮现的竟是江凝的脸。

第3章

他们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尽管丘明微见了剑身的画面,意味深长地笑道“妙哉”,对着覃映致上下打量了一番,但这兴趣很快被江凝求剑之事冲淡得索然起来。江凝拿出备好的空安花种,仍被他扫地出门。

“留着给你自己用吧!”丘明微撂下这句话。

离开前覃映致回头看了一眼,丘明微站在簇簇空安花中,抱臂冷眼望着他们。对视中,他只觉灵魂都被看透了,忙撇过目光。

丘明微屋前所植,居然是空安花。空安花虽名为花,其实只是形似花朵的灵物,栽种后它会反哺地下土壤,是修真界用以滋养灵魂的无价之宝。它自身不能孕育花种,只有在大能的遗藏中才可得见,是以珍贵无比。

丘明微是在守着谁的灵魂呢?

但眼下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问题。

师尊怎会出现在镜花剑上,难道这就是他最深的欲念么?

他对师尊,分明只是孺慕之情……覃映致瞥了江凝一眼,又看见他淡然自若、无拘无束的神情。

三年,对江凝来说只是一个弹指,于他而言,却是天翻地覆的改变,从不入流门派的弟子到剑宗的亲传,过去的日子已仿佛前生的事。但他依然能想起那天江凝立于云端,问他名字的样子,还有他解下相赠的佩剑,初次握于手中的触感。

想到这里,覃映致的心竟然一痛。

原来他对师尊怀揣的是这样的感情。

江凝见他神思不属,突然开口道:“无论看见了什么,只要不妨碍道心,都可以去争取一二。”

覃映致心知他在宽慰自己,却不敢抬头看他,只怕眼神泄露了那不可见人的心思。他轻声道:“师尊亦会有求而不得之物么?”

本欲疾风吹散这僭越的问话,但江凝何等耳力,自然听得清清楚楚。他淡淡地答:“若无执念,我早已飞升大道。”

“飞升大道。”覃映致喃喃。仿佛一锤定音,在两人之间砸出一道天堑。他们的差距,又何止云泥之别。他想,难怪镜花剑唤作镜花剑,镜花水月,便是可见不可得的。即便得知自己最深的欲念为何,也不可追寻,只能遥望。

回到横练峰后,日子又周而复始起来。覃映致依旧一板一眼地修习剑术,与世隔绝。直到有天,师兄突然找到他,道:“快跟我到师尊那去。”

他愣愣问:“怎么了?”

段霆眉飞色舞:“师尊捡了个小师弟回来!”

在师尊的洞府中,他见到了戚云树。这横练峰的新客衣着朴素,神情却清贵不可亵渎。覃映致想,若将师尊比作明月,他便是蓝田美玉,没有一点瑕疵似的。

江凝道:“这位是宜山戚家的小公子,戚云树,日后便是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