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2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22章

听姬青虞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离偃月忍不住默默后退了几步,飞快念完咒语想动手,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如果这个人是假的,那自己杀她是应该的,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杀她,不就是随了怪物的心意了吗?

而如果这个人是真的,那自己就应该听她的话,但是那不就是将真的姬青虞杀了吗——虽然这只是个虚拟秘境,但是这样是否过于草率?虚拟秘境也是为将来的真实战斗而准备的呀!

“怎么就……现在已经进化到了这个地步了吗?”她忍不住道。

姬青虞见她迟迟不动手,心中有苦难言。

“看来你是杀不死我的。”她只能跟着向前一步,露出一丝邪笑,并开始大声念咒:“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

话音还未落下,离偃月已经疯狂催动了已经准备好的【荆棘陷阱】,姬青虞脚下瞬间形成泥泞,身体下陷,巨大的荆棘拔地而起缠绕在姬青虞身上,将木刺深深刺入了姬青虞体内。

当荆棘完全将姬青虞吞没那一刻,姬青虞也终于念完了咒语,顿时,这一片城区街道四下都响起高高低低的呜咽声。

除了离偃月催生出的那一地的草和离偃月在这一瞬间陷入了巨大的悲切,不管是地上的垃圾袋,还是两边的墙砖,不论是路边的枯枝又或是店铺的大门,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无生命物体都在此时此刻发出悲伤的哭嚎,失去了行动力。

离偃月一边哭,一边听到荆棘内部姬青虞那里传出一阵像管乐器演奏般高而凄厉的“呜呜”声,在这周遭一堆大大小小的哭声中都显得格外独特,忍不住在悲伤中分神想道:不愧是姬青虞,哭起来也这么特别。

但是马上,她就反应过来:释放者对自己的技能效果都是免疫的,这个让人哭的技能是姬青虞自己放出来的,她为什么也会哭?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她还特地加强了自己和荆棘的联系,但那股管乐演奏般的哭声仍然是从姬青虞身上传来。

在疑惑中,离偃月的荆棘渐渐收紧,姬青虞身上的哭声也渐渐变弱,最后归于沉寂。

困住姬青虞的地方陷阱和荆棘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团浓黑粘稠的液体。

在姬青虞当时和离偃月分离的空店面门口的垃圾桶旁,姬青虞从一截被人废弃的旧水管上方冒出来,一屁.股坐到了几个还在哭泣的旧塑料袋身上。

姬青虞拍拍身上的灰,一脸晦气地将那截旧水管和脚下的塑料袋都踢到一边。

她记得她当时也就是在天变黑的时候从这截水管上踩了一脚,也不知道是怎么就中了招,被交换了身体——或者说,应该叫被夺走了魂。

她在变成水管人之后的身体已经不再是她真正的身体了,那大概是由她的意念形成的产物,而真正的畸变者,也就是那截水管趁机寄居在了她的身体里,于是她就成了一个有姬青虞意识的半个畸变水管人。

正常情况下,这种被寄生状态的人应该是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体”变化的,不然躯干变成一块扁平石头这种大事,离偃月怎么也应该感到不对才是。

但实际上,无论是姬青虞自己还是离偃月,都是在被提醒后亲自去摸过,才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这应该就是惶惑之神信徒的精神暗示在作怪。

而根据她一开始遇到的白裙子智慧系小女孩的下场来看,估计再进一步,她的意识也会跟着消失,最后整个“身体”都变成畸变水管人的。

可惜,魔法会被魔法打败,畸变者的精神力暗示不幸遇到了姬青虞的心视。

暗示再厉害,也只是暗示,而不是修改意识,在心视之下,姬青虞不管是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别人的身体变化都了若指掌,一旦有人身体内部构造出现了变化,她立刻就能察觉。

在注意到了不对之后,这种暗示的效果也就没有意义了。

现在看来,那个小女孩只是畸变者的第二形态,这个城市里的真正畸变者绝不止她当时心视扫描到的那么少,除了已经占据正常人类意识体产物的畸变者,还有以各种无生命体形态存在的畸变者,它们隐藏在这种废城的各个角落,等待活人经过,一旦遇上特殊的时机,就能趁机寄生,再一点点吞噬人的意识,彻底占据人的意识体产物。

而这个时间,应该就是天色变暗的时候。

估计离偃月也是在那时候碰到了暗巷口那块石头,才中了招。

而姬青虞之所以能确定,怪物占据的不是自己真正的身体,其实还是【安得广厦千万间】防御的功劳。

正如姬青虞对离偃月所说的那样,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攻击,能不能破自己的防御。

如果那还是她的身体,那无论离偃月怎么杀她,又或者是姬青虞用当时的【十步杀一人】杀离偃月,结果都是不会改变的。

因为姬青虞给自己和离偃月上的是30神力的防御。

而她击杀那个“离偃月”的身体时,只用了10神力。!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