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0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90章

能容纳上千人的巨大地下格斗场内,曾经被姬青虞偷偷剪断拉绳的活塞已经被打开了,不止由多少无辜“祭品”血祭形成的血池从一楼倾泻而下,将格斗场的观众席前几十排淹没,形成一片新的血池。

中央的格斗台一如一楼大厅中的摆设,成了新的祭台。

而此刻,这里摆着的不再是已经被姬青虞收走本尊的黑盒,而是一座以人头组成的小山。

姬青虞上历史课的时候曾经听历史老师提到过一个概念:京观,说是打仗时胜利一方用战败者的尸体堆成的小山丘,用以震慑敌人、炫耀武功。

姬青虞曾经想,一堆尸体有什么好震慑人的,此刻,她才知道,什么叫震慑。

格斗场的主场虽然也算地下第二层,实则它的高度包括了整整四层用以建造观众席。

格斗台是整个格斗场最低的一部分,距离格斗场的天花板足有十多米高,然而当姬青虞的心视平视着扫进来的时候,一双被挖去眼睛的人头直接闯入了姬青虞的脑海里。

比人头更多的是鱼头,人头京观最上面的是挖去双眼的人头,中下层是密密麻麻的翻着死鱼眼的鱼头,而姬青虞的心视不受控制地扫过的京观内部,则是许许多多的手脚和没了四肢与头颅的躯干。

姬青虞不懂挖去双眼的人头和有眼睛的鱼头以及分尸的躯干在锡炉人的宗教语言里意味着什么,但是仅仅这一照面,姬青虞已经感到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疯狂与生理性的恶心。

更令她感到荒诞的是,当她的心视扫过的时候,血池之外,还有至少上万长着鱼头的锡炉人围在血池四周,按照鱼头多少区分优先级,一脸幸福地排队往血池里跳。

如果不是这些人献祭的结果是会让祝福之地在眼睛的驱动下彻底脱离金鹿市,姬青虞真想远离这群疯子,就让他们自己把自己毁掉好了。

这群可怕的家伙已经完全超出正常人的理解范围了。

祝福之地内的锡炉人不受攻击,还是得赶紧到外面把人转移出去才行。

姬青虞不再多想,捏了捏兜里的草履虫,重新回到祝福之地外的空间夹层,然后解除了在祝福之地里才开启的隐身效果。

音赞看到她平安出来,松了一大口气,对姬青虞一点头:“出来就好,快点开始吧。”

姬青虞点头,迅速拿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和【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卷轴,瞬间激活。

卷轴激活的瞬间,姬青虞的脑子一震,无数嗡嗡声在她脑海内响起。

于此同时,一堆接一堆的长着鱼头的锡炉人出现在百米之外,被音赞用圣光尽数消灭。

几秒后,不再有新的锡炉人出现,祝福之地的脱离也停滞住了,音赞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姬青虞,却发现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神情怔忪。

“姬青虞?你怎么样了?”音赞想起之前姬青虞在强制转移那三名六级锡炉

人时出现的情形,担忧不已地靠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姬青虞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

因为她脑海里反复响着的,是被转移出来的知己们——那群锡炉人的执念:我要把自己献给锡炉神!

和之前因为被关在昏暗拥挤的房间内又被《春江花月夜》影响的受困者们单纯一致的“好想出去看看”的想法不同,这群畸变的锡炉人的脑海里的执念就像污染一样在姬青虞脑内循环。

姬青虞作为《春江花月夜》图景制造者,是不受图景技能影响的,当那些受困者在脑海里呼唤着“好想出去看看”的时候,反应到姬青虞身上就被姬青虞作为技能释放者的免疫效果无限弱化了。

所以哪怕一次性和十二万人成了“知己”,姬青虞的精神也没受太大影响,顶多是知道那十二万人受《春江花月夜》图景影响时的感受。

更重要的是,那十二万人是正常人,他们的情绪和精神世界是有序内敛的,就像一团线被收在包裹里,哪怕和人成为“知己”,也不会胡乱释放想法。

而姬青虞这次转移的上万锡炉人,全部都是已经被污染的畸变者。

畸变者的精神世界已经崩溃,这是姬青虞在自己的畸变者理论知识必修课上学到的最重要的概念之一,而在阅读了更多精神力相关的文献之后,姬青虞还知道,这种崩溃意味着对方的精神世界外壳破碎,不仅思绪变得紊乱奇形怪状,还会肆意朝周边的人释放自己精神世界的混乱,低等级信徒的精神力防御不够强,会被混乱侵入,就会形成“传染”,导致新的畸变。

姬青虞的精神力按照她和徐今生的共同评估,是超乎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