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5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45章

墙内是一间全金属的房间,房间原本应该是很空旷的,因为姬青虞的心视扫过这个房间,“看到”的唯一设备是房间中央放着一个大铁罐子,里面还在唰唰冒着冷冻的白汽。

但是现在,这个房间已经被白色的粗壮的神经肉须挤满了,那些粗壮的神经像千年老树的树根一样扭曲、茁壮地从大铁罐子里长了出来,挤破了大铁罐子的壁。

铁罐子里的冷冻液仍然在发挥作用,让铁罐子内部以及附近的粗壮神经呈现一种僵硬、干巴的冷白色,越是靠近冷罐的神经也越是长得纤细,似乎被低温抑制了生长活性。

而一旦离开极冷的冷冻液的范围,那些神经就瞬间粗壮起来,神经表面也变得润泽而柔软,说是神经,其实更像白色的肉须。

白色肉须毕竟只是神经脱离冷罐后膨胀生长的状态,姬青虞更想知道,它们的源头——被冷冻液冻在冷罐里的东西是什么。

冷罐的铁皮她是穿不透的,于是姬青虞换了个角度,从上往下,打算顺着被冻硬的神经朝冷罐里看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墙外的姬青虞如遭雷击般倒在了地上。

呆在姬青虞身边的郑钟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拉起来问她怎么了。

姬青虞惨白着张脸,眼球充血,耳膜嗡嗡响,鼻子下面缓缓流出两条红色的血迹。

她随意擦了把鼻子,看到一手的血也被吓了一跳,但是还是强装镇定地站直了身体,对郑钟摇摇头:“没什么,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郑钟看她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也没敢问,只是用手提着她的肩膀以防她再一头栽到地上去。

被队友提着的姬青虞则在心里骂脏话。

鬼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她什么都没看到!

她心视扫下去的时候,视野一片漆黑,只觉得被什么恐怖万分的事物抓住了心脏和所有感官,什么都不能听见不能看见不能思考,然后就真正地眼前一黑,头朝下栽倒了。

她现在心脏还在砰砰乱跳,四肢发软,脑子里嗡嗡乱响,可问题是,她!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眼看得太亏了。

姬青虞心里骂了两句冷罐里的未知物体小气鬼,重整旗鼓,继续向房间内探去。

这一次她不敢再去看什么冷罐了,她估计这玩意儿十有八.九就是春醒和庞丹他们都在提的那东西,刚刚敢去看一眼真是脑子被猪油蒙了。

她已经扫完了除冷罐内部的整个房间,确定房间里除了冷罐和冷罐里长出的白色神经就再没有别的东西,既看不到春醒的身影,也看不到外面那些红色的肉须。

姬青虞在探冷罐内部之前还想过有没有可能春醒被装进了冷罐里,但是在试过冷罐里面东西的威力后,这个可能就直接被姬青虞排除了。

被“那个东西”影响而畸变的生物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双子花园的巨藤出现的时间比春醒还要早得多,即使春醒被影响得更深,但是区

区畸变生物,姬青虞还想不到它们能有什么理由让她看一眼就如遭雷击——重要的是,她甚至什么都没有看见!

姬青虞敢肯定,冷罐里装的绝不是畸变生物!

说到这里,姬青虞倒是忽然想到了另一件让她看了就如遭雷击的东西——之前给庞丹的老朋友,那位送她紫级源晶的富婆黄炎的手臂!

她手臂上那种黑糊糊的像粘液一样的东西!她当时盯着看了一下,也是不能克制地浑身发冷、感到恐惧。

只不过当时她还是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并看清了的,而且她当时的反应也没有这次的症状这么严重,一定要类比,姬青虞会觉得那一次她就像是一个怕蛇的人看见了蛇的图片,而这一次,她是真的遇见了蛇。

等等——

世界上会有那么多不能看,看了就害怕的东西吗?

她一边用心视继续向前扫描着,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和徐今生版字典交流:“徐老师,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庞老师他们身上的伤就是来自不能提的那个东西?我觉得他们的特质都很像诶!都不能看,看了就害怕,哦,对!庞老师他们也一直没有提他们的伤是怎么来的!是和那个东西只能用代称提起一样,不能直接提吗?”

姬青虞猛地激动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这么胡乱一推理,竟然越推越像那么回事了。

“不会真的是同一个吧!”姬青虞还被郑钟提着呢,想到黄炎和庞丹被痛苦折磨的样子,姬青虞头皮一阵发麻,推着郑钟往后退:“我们离这里远点!再远点!”

姬青虞的心视还在漫无目的地想前寻找王道续的踪迹,她顺着白色的神经一路往里,终于在这一层最里面的一个原来可能是楼梯拐角房间的地方找到了王道续——也顺便一起找到了春醒和红色肉须。

红色肉须竟然是从春醒身上长出来的!

而他整个人已经像一颗发芽的种子一样,被种在了手术台上,红色肉须就像新长出的植物的茎,从他的身体和四肢的各个部位破肉而出,顺着地板向下生长。

而就在春醒的头颅顶部,还是他之前和“雷”做神经接驳时开颅的地方,一根粗壮的白色神经直接贯穿了他整个脑袋。

春醒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株由白色神经和红色肉须组成的植物,白色神经是畸变来源的根,他的身体是种子,而红色肉须是破壳而出的植物茎叶,这些“茎叶”朝四面长开,为春醒这棵“植物”寻找养分。

凌乱的血迹布满了整个房间,姬青虞在地上发现了白色的工作服和白蓝相间的皱巴巴的衣服——估计是之前实验体穿的,但是现在,这些衣服都已经被血浸透,但是,也只有血了。

整个房间除了作为种子的春醒,其他原本在这个房间的人,应该已经全军覆没,除了血,连骨头都没留下。

作为被新抓来的猎物,王道续被那根扎入春醒脑子里的白色神经的一端缠着。

春醒身上那些红色的肉须围在他身体周围,像一群欲要进食却不得其法的野兽般焦躁地戳来戳

去——

多亏了姬青虞在出飞车前给大家每人都加上的【安得广厦千万间】防护,王道续虽然看上去已经要被吓傻了,但是除了脸色白了一点,手脚抖得厉害了点,内心绝望了一点,并没有受到什么别的伤害。

不过再等下去就不一定了。

因为从始至终,白色神经都只是圈住了王道续,都没有对王道续出过手。

在几乎已经把冷罐里的东西和“那个东西”划上等号之后,姬青虞已经不敢再抱有【安得广厦千万间】一定可靠的心了。

那玩意儿太邪了,她不敢赌!

还好这白色神经貌似对红色肉须有点大人培养小孩子(?)的意思,又是给抓猎物,又是带着出去圈她的飞船,所以王道续现在也只是一边害怕一边什么眼睁睁看着红色肉须在那里徒劳无功地围着自己转。

可要是白色神经看不下去,开始帮红色肉须开罐头了,那王道续可就不一定还能继续这么完好无损地害怕了。

姬青虞看定了王道续的位置,又给郑钟和自己加了一次【安得广厦千万间】的防护。

之前她用的是两百神力的【安得广厦千万间】,以【安得广厦千万间】三十五神力就能挡住四级的闪电boss攻击的防御力,姬青虞现在给的这个神力程度的防御,已经够挡住大部分五级信徒的伤害了。

姬青虞之前也不是不想用更高的防御,而是【安得广厦千万间】的体力消耗也很可怕,甚至比【一剑霜寒十四州】的体力消耗更可怕。

而且这些高体力消耗的技能都有一个共性——越是提高神力输出,体力的消耗就越是成倍增长。

【一剑霜寒十四州】姬青虞目前的体力最多能支撑她输出一千神力上下,但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她目前满状态也只能支撑到六百神力的输出。

两百神力是姬青虞平时觉得性价比最高的输出量,剩余的体力还够她用很多次【一剑霜寒】,中间甚至用着用着就能补满了。

但是在“那个东西”这样恐怖的物体面前,姬青虞觉得,性价比已经不必考虑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体力的回复速度是比神力快很多倍的,并且可以通过极限训练不断增强。

姬青虞一开始有海因压榨,之后又战斗不断,在最近这段没有外出任务也不必再被海因骗去压榨的时间则忙着疯狂赶工制作卷轴,主打一个极限边缘来回试探,体力的回复速度得到了长足进步。

即使从她离开飞车到现在也才过去不超过五分钟,但是以姬青虞的体力恢复速度,也完全足以回复大部分体力。

姬青虞原本留着这部分体力是打算和里面的怪物打一场的,但是在知道了里面东西的厉害之后,她已经不打算和对方硬碰硬了。

姬青虞心里飞快地算完了自己的体力分配,然后深吸一口气,给自己人又套上了一层四百神力的【安得广厦千万间】。

这一个技能下来,姬青虞剩余的体力已经十去其七,但是有了这层盾,姬青虞也终于敢放开手脚办事了。

尖锐的哨声响起。

姬青虞开始吟唱【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当源源不断的水流被姬青虞如臂使指地控制着漫过房间的每一个缝隙,来自王道续和郑钟的电流瞬间落入水中。

下一秒,漆黑狭小的废墟缝隙间亮起了剑光——!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