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24章

庞丹给人的压迫力多大啊。

庞丹一站起来,姬青虞马上就吓得后退了两三步。

她瞪大眼睛看着被自己用了一千神力治过的庞丹,心说反应这么大,该不会给她治坏了吧?

庞丹的呼吸都是颤抖的,她看着被自己吓得后退的姬青虞,深吸了一口气,才用发颤的声线尽量柔声道:“虞啊,你还能再用一次技能吗?”

姬青虞打了个抖,试过庞丹的温柔可亲审问模式,现在庞丹一对她温柔她就后背发凉。

她脖子后仰道:“庞老师,您能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吗?我害怕。”

“少废话,还能用技能不能?神力不够了赶紧给我补!”庞丹翻了个白眼,随手扔给姬青虞一块绿晶。

并解释:“补神力,赶紧的。”

这下姬青虞觉得正常多了,拿过绿晶开始补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的神力,同时一脸好奇地问:“老师我问一下哈,是不是一千神力下的技能起什么特殊效果了?”

庞丹瞥了她一眼,重新坐下,两腿惬意地交叠,“嗯”了一声。

见姬青虞探头探脑的怂样,庞丹又解释道:“我体内是当年……执行任务时留下的恶疾,这份恶疾在我体内形成了一份病丸,这份病丸破坏力十分恐怖,连尊贵的代行者都拿它没办法,当初我被它重伤至濒死,代行者为救我性命,只能与命运系那位代行者合作,以无上神力为我与这份病丸结下共生的契约,从此之后它生我生,我死它死,这才救下了我的命。但是从此我也再也无法脱离它给我带来的痛苦。”

“光明神代行者曾经试过想把它从未体内剥离,但是它与我身体结合得竟然无比牢固,连光明神代行者都无法动摇它分毫,甚至一动手,它就会加剧我的痛苦,让我无法忍受,代行者无法,只得放弃。”

“我也只能与这东西一体共生,除了偶尔请一请代言人为我暂时驱除一下它给我带来的痛苦,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之前你的技能能达到近乎和光明神代言人治疗的效果,我就已经十分满意了。”

“但是你刚刚的技能入体之后,我在轻松之余,竟然感受到它有了一丝松动。”

“我不敢确定这到底只是巧合还是你的技能真的起效了。”

“你可能不知道,联邦之中落下和我一样恶疾的老伙计绝不止我一个,他们大多是为联邦立下巨大功劳的功臣。你是自创神明者,应该有自知之明。

在我看来,以你的天赋,如果能充分成长起来,将来至少也该是一位副神代行者,也就相当于我们主神的中级代言人,至于是八级还是九级,就要看你的潜力上限了。

可你也该知道,神明的成长资源完全被联邦把持,你未来的成就除了有你个人天赋的影响,更大的决定因素在你能获得多少支持和助力上。你在别的方面的潜力好倒也算了,顶多是个好用的工具,能用你的人只有那么几个。赏识你的人应该很多,但我应该

已经算里面实权最高的那一批了。我能给你的助力当然有一些,但是能不能让你走上副神之位都不能确定。”

“但是如果你这治愈效果真能撼动我体内恶疾形成的病丸,那你能获得的助力,就不可限量了。”

“且不说我们这些老家伙原本在联邦的人脉功勋,若是你能治愈我体内的病丸,你可知,我当初也是我们那一代最负盛名的天才之一,在我们当时的声威并不弱于现在的你。除了我,那些老家伙里也不乏有令人惋惜的绝世天才。我们沉寂在六级聆听者大圆满这么多年,唯一困住我们的,就是我们体内的沉疴,如若我们能痊愈,升入代言人对我们而言,只是朝夕之间的事。”

“到时候,你就将要有一群代言人老家伙支持了。为你的神明谋一个副神之位的曝光量,还不是小事一桩。”

庞丹的话听得姬青虞握紧了手里的绿晶,呼吸加速。

庞丹的话对她的诱.惑是庞丹自己也不明了的。

一个副神之位对姬青虞而言,不仅意味着她将会成为一代强者,拥有无穷的权势,更意味着,夏族将要有着落了。

联邦之中就不乏这样的例子,很多古老的族群都是靠全族虔诚信仰他们的古老神明,将其本族神明推上副神之位,继而在联邦站稳了脚跟,一直生存到现在。

他们虽然不像西族这样在联邦占绝对优势,但是凭借一个只对本族人民偏爱的副神之位,就保证了他们至少会有八级代言人级别的强者,他们的人民也就有了在联邦挺直腰板说话的底气。

在这个更加赤.裸裸地弱肉强食的时代,代言人就是一个民族的蘑菇蛋。

没有蘑菇蛋,就注定了永远要低人一等。

更何况以前的夏族不仅没有代言人,连聆听者都没有。

现在夏族已经有了他们的第一个聆听者,这个人是姬青虞,也有了偏爱夏族的神明,祂们是华夏的祖先。

以后夏族还会有更多的王兰,更多的聆听者,也终将有一天,重新挺直腰板,在星际时代的宇宙,重新发出东方神龙的那一声怒吼,骄傲地对世人说起他们的来历,说他们是夏族人!

姬青虞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热切。

庞丹见她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是姬青虞不懂这些老家伙的支持有多爽,于是又往姬青虞头上扔了把火:“你昨晚在神明直播间闯下的事不小啊,厉害的攻城者。”

姬青虞震惊地抬头,见到庞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我就是试着打打。”

“得亏你好意思。你在三.级信徒的时候就能越级击杀四级的绝境Boss,现在到了四级,神力暴涨,恐怕寻常的五级聆听者攻击都没你强,你也好意思去打人家四级聆听者的城。”庞丹翻了个白眼。

“是不是觉得自己刚升级,没人知道,就没事了?你瞅瞅你起的那几个城池名字。我驻扎的城池都有人听说你那四座城了。你别以为你在中高级信徒里知名度低,就可以满地横着走都没人发现你是谁

了!尤其是雷神信徒,你可别忘了你那号称雷神信徒神迹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雷神信徒中间有多受人追捧。”

“还有我们自然神信徒。你不会以为只有海因馋你的草木无限复生吧?”

“你昨晚下线没多久,就有人联想到你了。要不是你升入四级的消息还没传开,你在畸变组的录入也是今天早上才能进系统,昨晚就会有人发现是你。”

“你知道我今天早上为什么出去一趟吗?”庞丹说到这里,像是也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呵呵”两声,停下来转身去拿水喝。

姬青虞适时追问:“为什么?”

虽然她已经猜到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自己这事了。

果不其然,庞丹喝完水,就瞪了姬青虞一眼:“还不是出去给你擦屁.股。”

“你真以为神明直播间里的事和现实里是完全分离的?你在排位赛里的城池是没了就没了,可你人还在我畸变组呢。”

“今早你进系统后,就有人查到你了。一群没用的家伙自己找不到好苗子培养,排位赛里打不过你,就来找我兴师问罪了呗,让我好好管管你。”

虽然知道庞丹护短,但姬青虞还是谨小慎微,小心发问:“那您打算怎么办?”

庞丹瞅她一眼,扯了扯嘴角:“现在知道害怕了?”

姬青虞其实想说并不,但是想到庞丹的脾气,她上前两步扯住庞丹的衣角,可怜巴巴:“老师救我!”

庞丹笑得得意:“现在知道怕了?早不知道哪儿去了。”

她拍拍姬青虞狗头:“放心吧,一堆废物,自己的人没用,还上我这里无能狂怒走后门来了。别说老娘早就不在神殿混了,就是还在神殿混,那也该是我的人搞特权。什么时候轮得到我的人让着他们了。你只要在规则内做事,那堆废物也拿你没办法。他们也是欺软怕硬,你看平时五大势力相互攻伐,动不动就灭一堆大城小城,有人敢叽歪吗?还不是知道五大势力实力强大,反对了也没用。你把他们打得疼了,他们到时候自然就觉得挨你的打很正常了。”

姬青虞:……

她没敢说,自己今晚就打算给这群人来个大的。

不过庞丹说这一堆话的意思肯定不是为了鼓励姬青虞到处惹事的,她说完,就老神在在地靠着藤椅道:“感受到了吧,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仅仅我一个身患顽疾的老家伙,就能让你无惧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手段,要是你能治我们的伤,都不用你彻底治好,但凡能从根本上减轻一点我们这群老家伙的痛苦,你后面的福气还大着呢。”

“到时候你出门不也能像那个李东杰一样,背后一堆代言人靠山,谁见了都得让两步。”

姬青虞都不用像李东杰那样,她只要夏族人能走在大街上不被人特地过来踩两脚都能高兴得很了。

再抬头,她呼出一口气,镇定地对庞丹说:“老师,我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吧。”

庞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么快就休息好了?不用再

恢复一下?”

姬青虞摇头,认真道:“给老师治伤要紧。”

说着,她再次屏气凝神,以前所未有的专注,对庞丹用出了【锄禾日当午】。

姬青虞一用技能,庞丹的脸色也严肃了。

她也说不上是期待还是不期待。

也许是失望的次数太多,也许是痛苦的时日太长,她已经不敢再抱着能够恢复的期许。

她唯一的期望,就只是能稍微撼动一点那东西对她的影响,让她不要那么痛苦就好。

闪烁着神光的稻谷再次涌向庞丹,这一次,治疗还未开始,庞丹就先一步闭上了眼睛。

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面目去面对这一次充满希望的治疗。

稻谷彻底消融在庞丹体内,庞丹剧烈地呼吸了一声,再次睁开了眼。

这一次,连姬青虞都发现她那不能自抑的激动了。

庞丹简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姬青虞,就像饿了十个月的狗在盯一块肉骨头。

姬青虞都感到毛骨悚然了。

庞丹才收起这种快把她吞下去的目光,平静道:“用得好,再用一次吧。”

姬青虞心里嘀咕一句:用得好就好,别用这么变态的眼神看我啊。

嘀咕归嘀咕,姬青虞还是紧接着又对庞丹用了第三次一千神力的治疗技能。

第三次技能用完,庞丹深深呼出一口气,目光柔和地看了姬青虞一眼:“好了你回去吧。”

姬青虞:???又不按套路出牌?

庞丹接着说:“我知道你昨晚在排位赛里呆到凌晨三点,现在肯定还累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排位赛里的事你做得很好,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是遇到麻烦就去第四自然城找我。组里的小家伙们你待会儿认识一下,等下我拉你进组里的大群,进了群就都是一家人了,那些都是你的哥哥姐姐,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们,在排位赛被欺负了也可以找他们,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

近期组里不会派你出什么危险的任务了,你就好好在学校学习,上排位赛里打打你的排位赛积分,说不定四年后能去哪个副神哪里挣点人情,以后让他们还——哦,学校的任务积分你放心,我那个每日治疗一次的任务我会把积分提高到一万一次的。对了我最近可能会联系几个老家伙过来,你最近不要离开学校太远,到时候你过来见一见。”

一口气说完这一大堆话,庞丹觉得自己最近的“好言好语”额度已经要被透支了,她闭着眼睛往后一靠,对姬青虞挥挥手:“就这样。滚蛋吧,我要睡懒觉了。”

姬青虞:……

“好的老师,我走了老师。”

她飞快地关上了庞丹办公室的门。

奉命放假补觉的快乐谁懂啊!

她发现她真的已经爱上来庞丹办公室的感觉了,每一次从这里走出来,总是满载而归。

上一次是庞丹的金大.腿以及一颗F级生命果实。

这一次更加了不

得,庞丹送她大.腿给抱还带买一送十的!看她嘴里一句一个“那些老家伙”就知道,这群人的数量肯定不会少。

且不说如果能治好他们,这些人说不定就能出一堆代言人,单单现在他们也不弱啊!那可是一群六级高阶聆听者耶!

代言人之下的最强战力,排位赛的顶级战力!

有了一群六级聆听者靠山,那姬青虞以后在排位赛还不得是横着走啊!

更何况庞丹还好贴心地让她有大麻烦就上第四自然城找她!不行还能找畸变组里的其他组员帮忙!

别看庞丹一句一个“小家伙”,那可都是至少四级聆听者级别的人,更可能五级聆听者居多,姬青虞进来之前还看到海因老师呢!

嘿嘿,这样的话,以后她白天要上课或者出任务的时候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城没人守了。

可以找哥哥姐姐们帮忙嘛……哥哥姐姐,不就是用来祸害的。

姬青虞手里可有庞丹老师的圣旨的。

对了,早知道她就应该把庞丹刚才那段话录下来的!

想到这里,姬青虞在脑海里问徐今生版字典:“徐老师,你有没有录下庞老师刚才那段话?以后组里谁要是欺负我,我就放这段圣旨。”

徐今生版字典:……

“我录了。字典就是我的眼睛我的耳朵。我听到的,都会化作数据储存在字典里,你想要,我随时可以替你输出成为音频或者视频。”徐今生版字典说。

“那我岂不是带了个随身摄像机?”姬青虞惊讶道,说着,她高兴起来,“这下看谁以后还敢诬陷我,我直接放视频证据!要是古早狗血剧男女主有我这功能,我就不用替他们气死了。”

“什么是古早狗血剧?”

“咳咳,一种夏族传统民俗,你不太懂。对了我的生命果实到了吧?你说我吃下去之后还能继续涨点神力不?”

“应该不能。你不是知道自己只有神明的神力池增长才能继续增加神力吗?怎么问这个?”

姬青虞尴尬地挠头,又换了别的话题,才把耿直的人形智能徐老师糊弄过去。

等到了家里,一直藏在姬青虞衣服里据说某个空间夹缝的草履虫第一个窜出来,奔向别墅的厨房。

姬青虞的管家阿姨特别宠她,自从听说姬青虞爱喝牛奶喝果汁,家里厨房保鲜柜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准备好的特级新鲜牛奶和一级天然食材做的鲜榨果汁,姬青虞知道这些应该不是学校给她发的免费供应里的食物,猜到这可能是阿姨特意用自己人脉给姬青虞的投喂。

猜到事实的姬青虞对这件看似很小的事很在意,在夏族人处处受歧视的星际,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无条件不受利益驱动的好了。

上一次遇到这种无条件的善意,还是在灰星。

姬青虞很喜欢这个有人情味的管家阿姨,一进家门就对着管家阿姨甜甜地笑,乖巧地问好。

等回答完自己提早回来的原因,姬青虞就跑到厨房和正趴在牛奶

杯上幸福喝牛奶的草履虫呆在一起,吨吨吨干掉了一大杯果汁。

姬青虞痛快地补了一觉,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今天从庞丹那里得的白晶和绿晶数了一下,然后想到一件事:“啊,我忘了问庞老师卷轴制作课程的事了。”

“没关系,等下她拉群你问问群里的人。”

“也是。”姬青虞很快把这件小事扔到一边,跑到客厅看已经被管家阿姨妥帖放在茶几上的黑色手提箱。

毫无疑问,里面装着的就是庞丹批给姬青虞的生命果实。

想到庞丹承诺的要把她的治疗任务改成一万积分一次,姬青虞不由在心里感叹:真是壕无人性啊,庞老师。

她喜欢!

姬青虞拎着手提箱上了楼,原本趴在牛奶杯上的草履虫见状,也一溜烟跟了上来,站在姬青虞肩膀上略显焦躁地踩了踩。

姬青虞用空着的一只手把它拎起来:“你干嘛?”

草履虫用细细的触须搓手,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姬青虞无法,放出全息屏的共享屏幕给它,让它自己打字。

“我闻到很好吃的味道。比牛奶还好吃……不对不对,不是一个种类的好吃。是那种对我很好的好吃!我觉得吃完我就要升级了。”

草履虫一边打字,另外几只小触须还在不断搓搓手,看起来很是兴奋很是迫不及待。

姬青虞大概猜到它是因为什么而兴奋了,她一把抓住草履虫的身体。

“不准闻,那是我的。”

“要多少钱?”草履虫在姬青虞的全息屏上打字,“我给你打工赔给你。”

姬青虞冷笑一声:“这就是我给别人打工挣的。你看见了我今天小心翼翼讨好的那个女人了吧?我就是在给她打工——不要想抛下我去找她,你看到她对我有多凶了,我们都是人类,还都是女孩子——就是人类里面细分的同类,她都对我这么凶,你要是去找她,呵呵,她是六级聆听者,拍死我轻轻松松,想必拍死你会更轻松。”

草履虫在姬青虞手里哆嗦了一下。

姬青虞似笑非笑地盯着它,凉凉道:“对了,上次你不在,可能不知道,我这位老板还有一项绝活,就是分辨别人说话真假。没有人说假话能骗过它。我知道你肯定没有骗我啦,但是你真的想到她面前试一试吗?”

草履虫搓手的动作停下了,它对姬青虞猛摇头。

它打字道:“你想多了,我已经和你签了工作合同,我怎么会找别人呢。”

“哦,我想也是。”

姬青虞慢条斯理地说着,走进房间关紧房门,然后在心里对徐今生说:“徐老师,上次你说的那个什么命运系主宠契约,好买吗?我要买一个。”

“对别人来说不好买,对你来说好买。你还没有逛过你升级后的校园商店吧?上面就有。十万积分一份。你给庞丹治十次伤就能买到了。对了,你的宠物蛋今天傍晚就能到了,记得去拿。”

“好勒!”姬青虞在心里愉悦地应着,一手还死死掐住草履虫,一手把黑色箱子甩到了桌子上,单手开箱,露出了里面用精致的透明水晶盒和金沙包裹的F级生命果实。!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