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失重尘埃 > 第79章 贱妾知罪了

第79章 贱妾知罪了(1 / 1)

推荐阅读:

“又是把银票藏在胸前……确实相对比较安全,沃日,你还侧过身去,装什么贞洁烈女,有能耐别买这玩意啊!”

林行见状,心里嘀咕了几句。

不过,看这个样子,女人是真的有银子……不然的话,就该如韩秀娥那样,让自己帮忙找了。

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真是不懂事!M..coM

还有,女人肯定是以为他默认之前的价钱了。

说卖给你了吗?

很快,女人就掏出了一张银票,回身递了过来。

“有劳公公了,妾身要两根!”

林行瞥了一眼,一百两面额的,果然是默认了以前的价格。

“你倒是真不客气!”

“但是,这位夫人,很对不起,这点钱……只能让你瞧两眼。”

“为,为何?”

女人秀眉一皱,一脸的不解。

“刚才……不都说好了吗?”

“什么就说好了,你只是说你想要,我是说给你了,还是说就是这个价钱能成交了?”

林行撇了撇嘴。

一个贪官污吏家的女人,还在自己面前装傲慢清高……

如果这永巷要是他当家的话,你就是仙女,也得让你那自以为是的高贵,给你践踏的体无完肤。

还不如二号房间的韩秀娥呢,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但是人家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但是,现在还是要尽量低调些,不能太多事,既然想要就给你,虽然自己现在不差钱,但是这玩意,谁还嫌多烫手?

“你……”

女人脸色不太好看,想要冲动可还是下意识忍了下来,这里的日根本无法忍受也适应不了,也一直抱着不怕死的心态,所以才仍带有几分不惧怕的心理。

但是,能够舒服活一天,那都是赚的,也没有在这个事情倔强的必要。

“那,还请公公说下,一根要多少钱?”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消费不起,多说无益,还是等下次吧。”

林行估计她也不会有多余的银子了,之所以张口要两根,并不是她贪吃,应该是就剩这一百两银票了,这里又不是正常的交易环境,还能给她找零?

说白了,就是想要故意刁难她,让你给老子装?

就算让吴公公知道,也一点问题没有,老东西可是最喜欢打钱的。

“我,就只剩下这一百两了,但是我现在很想要……”

“公公,您看能不能行个方便,等过段时间妾身宫外送进来银子,加倍给公公可好?”

女人目光中有些哀求的意思了。

好家伙!

这是感觉有些犯瘾的节奏了。

林行也是有些好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难道她不懂?

应该不会吧!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有更好更舒适的选择,不想将就了。

同时,林行还有些想笑了,打白条?还真亏她想得出来。

“你当永巷是什么地方,还允许你赊账的?想都不要想了,不过嘛……”

林行略一停顿。

女人也只是尝试,心里都无比的失望了,自从上次有了体验之后,她看见这个这个东西,就有些难以自控了,发自内心的特别想要得到。

林行来了个转折,她瞬间神情一亮,“公公,您想要怎样……还请明示!”

鉴定完毕,也是贱骨头一个。

“你别多想了……咱家对你人没有兴趣。”

林行如实说道,有汗血宝马,要什么自行车?

“这样吧,看你态度还算不错的份上,一百两可以卖给你一根,也不难为你了,就说说你是怎么进来了,给本公公解解闷就是了。”

“嗯,好,多谢公公!”

女人一脸的欣喜,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何况全家就剩下她一人了。

林行一屁股就坐在了床边,做好吃瓜的准备。

女人也没有迟疑,“妾身叫陆春梅,今年三十四岁……”

“说重点!”

林行没好气地说道,奶奶的,搁这自报家门呢?

陆春梅神情略显尴尬地点了点头,“妾身是刑部尚书家的小妾,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就被摄政王以贪污受贿,草菅人命等多条罪证,给弄了个抄家外加满门抄斩……

刑部尚书?

林行眉头微微一皱,下意识地觉得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照你这么说,你家那位爷,是得罪了摄政王他老人家?”

陆春梅秀眉微微一皱,下意识地望了望林行,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这个,妾身就不太清楚了。”

不是不清楚,而是不敢说,她十有八九是以为林行是摄政王的人,而且还基本能确定,这位刑部尚书应该也是摄政王的人。

不过,也有可能,这位大人是被冤枉的,小妾不咋的……男人好色不是毛病。

林行很清楚这个女人应该知道的不止这些,说的这些根本等于没说,连看一眼黄瓜的钱都不值。

“你要是不愿意说,也就算了,反正跟本公公也没有关系。”

说着,林行就没好气的直接起身了。

“公公,等等!”

陆春梅赶紧出声制止了。

“要说就痛快点,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打马虎眼。”

说着,林行就又坐了下来。

随后,陆春梅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说道:“梁大将军的案子是由我家大人一手操办的,有天晚上他在妾身房内说这件事情很棘手,说什么陷害忠良之类的话……后来梁家被满门抄斩没有多久,也跟着出了事情。”

瞬间,林行就明白了,这位尚书大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很简单,摄政王之所以如此做,那指定是杀人灭口了,因为慕容清月的夫君梁大将军声望实在是太高了。

这个事情,倒还有些意思!

接下来,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一个还算年轻有些姿色,幸存下来的小妾而已。

就算还有什么,恐怕也不会轻易就这么告诉他的……

“妾身一个妇道人家,别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陆春梅见林行起身,生怕他又觉得无趣离开一样,赶紧又表明自己把该说的都说了。

“你还想知道什么?”

林行脸色瞬间阴冷了起来。

“好你个大胆的贱妇,竟胆敢编排摄政王他老人家的不是,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啊?公公,这,这……”

陆春梅瞬间惊慌了起来,哪里会不明白林行的意思。

“这什么这,还想吃黄瓜……等死吧你!”

说话间,林行很轻易就从有些失神的陆春梅手中一把拿过了银票,随后很潇洒地就准备提桶走人。

“公公!”

陆春梅哪里敢让林行就这么走了,这要是汇报上去,那自己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紧接着,她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下意识地紧紧抱住了林行的大腿。

“找死啊你,放开!”

“公公饶命,贱妾知罪了,请公公高抬贵手放过贱妾吧……”

陆春梅听见林行的盛怒,心想这是动真格的了,两手抱得就更紧了,眼泪都下来了,打死也不能松手的样子。

“只要公公饶了妾身,让妾身干什么……都行!”

林行会心一笑,这下让你敢在老子面前嘚瑟,有这个把柄在手上,别看没有什么罪证什么,照样能牢牢把她捏在手中,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立刻马上放手,不然老子现在就狠狠地先揍你一顿再说。”

奶奶的,被这娘们这么一抱,竟然还起了本能反应……

不赶紧让她松手,万一被发现了,那就成了自己的把柄了,那就只能把她给弄死了,但是目前这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太引人怀疑了。

陆春梅沉吟了一小会儿,似乎也听出了这里面应该有余地,也就弱弱地放开了手。

“请公公放贱妾一马,贱妾日后愿意为公公做牛做马,无有不从!”

显然,她是觉得这样的话是让林行松动的原因,似乎自己也就只剩下这些本钱了,所以就更情真意切地补充了一句。

“你且说说,本公公饶了你,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还天天这样给你送着饭伺候你?”

林行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最新小说: 凤盗天下:男神打包带走 天帝的摆烂人生 快穿:男主都对她一见钟情 宇智波家的轮回者 七零军婚甜如蜜,科研军嫂上大分 报告医妃,王爷他有读心术! 大唐最狂暴君 天地烈风 娇妻太会撩:禁欲老公又又又沦陷了 甲午之华夏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