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白色玫瑰

白色玫瑰(1 / 1)

推荐阅读:

湘城中考的最后一天,星河路依旧拉着黄色的警戒线,印着“禁止鸣笛”的黄色告示牌立在十字路口立了整整两天。

恰逢阴天,从另一个路口卷来的风里也带着丝丝凉意。

沈暮被打断了午休,此刻睡眼惺忪。一只胳膊架在江星的肩膀上,另一只胳膊不自觉抓着白洋的袖子,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栽在地上。

等到人行道上的绿灯亮起,沈暮才缓缓睁开了眼,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我说星仔,咱们好不容易放个小长假……”沈暮又眨了两下眼睛,“你连我们睡觉时间都不放过啊……诶?”

沈暮站直了身子揉了两下眼睛,往江星那边靠近了许多。

“今天很热吗?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江星没说话,捏了捏眉心走到了白洋那侧。

白洋按着沈暮的脑袋往后轻轻一堆,“热?他那叫热的?我看多半是瞎操心操的。”

“你紧张啊?”沈暮张大了嘴,“不是我说,这中考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个毛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中考,某人忘了带准考证进不了校门,那时候也没见他多紧张啊。”

江星突然停下脚步,回眸深吸了一口气。

“……”

“别别……哥哥哥,我就是看你太紧张了,所以跟你闹着玩的。”沈暮小时候没少被江星追着揍,在察言观色这方面,没人比他更熟悉。

见江星的眉头微皱,沈暮果然立马认了怂。

睡意仿佛在这瞬间散的干净,沈暮抬着胳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快5点了,最后一场考试也要结束了。”

“嗯……”江星的声音弱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踩在中间的盲道上。

许是一直低头的原因,江星没注意前面,直接撞上了几辆堆得零散的共享单车上。

“啧。”江星抬了抬眼,左右看了两眼,“谁把这些共享单车放在盲道上的,挡着别人怎么办?”

话还没说完,江星就将前面那几辆共享单车往一侧挪了挪,直到最后彻底搬离了整条盲道。

江星长舒了一口气,搓了把脸,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不太好。

沈暮站在一边没动,有点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话。白洋却没当回事,将江星往前推了一把。

“星仔。”

“嗯……”江星吸了吸鼻子,鼻音重的厉害。

“别太担心那小孩了,你要知道,他上次的模拟考试可是整个初级中学的第一名。”白洋一眼就看穿了江星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眯了眯眼睛,又轻轻拍了下江星的肩膀,“所以,要相信阿淮。”

江星突然沉默了下来。

几秒之后,白洋突然将右手的黑色礼品盒塞到了江星手里。

“呐,给你的。”

“……”江星闻言接了过去,“这……是给我的?”

这礼盒不轻,江星得靠两只手才能拿得住。

“我还以为你背着我们谈了女朋友,这是你送给人家的礼物……”江星侧了侧身子,“到底什么东西,还挺重。”

“哪有什么女朋友,顶多就两个兄弟,和一个半路突然冒出来的小孩。”白洋突然轻笑着,朝江星手里的礼盒努了努嘴,“本来打算等阿淮考完试出来再交到你手上的,不过看你现在这么紧张,呐,要不打开看看?”

江星迟疑了两秒,探出指尖打开了那个黑色礼品盒。

“!!!”

一束白色玫瑰突然呈现在了江星眼里。

江星睁大了双眼,视线落在了白色玫瑰花旁的贺卡上。那张贺卡很干净,封面是一只白色的鹿,长鹿角一直延伸到了贺卡的两端。

而中间特意空出来的几行,像是在等待着它真正的主人。

江星偏了偏头,一脸疑惑:“你……”

“你喜欢的白色玫瑰,一共52枝。放心,我帮你数过,保证一枝不差。”白洋伸手拂去了粘在花瓣上的小水珠,最后将那张空白的贺卡拿了出来,“这贺卡看起来还挺精致的,诶,要不要给你家小孩,写点什么?”

江星忍不住笑了,他点了点头。

“笔。”

沈暮摸了两下裤兜,捏了根水笔出来。

“给,昨天晚上写完卷子顺手就塞进兜里了。想不到今天还能在这派上用场。”沈暮耸了耸肩,“别谢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江星懒得再回,二话没说扒开笔帽,转头就将那张贺卡按在了右手边奶茶店的玻璃门上。

【以后的每次见面,一定有花。阿淮,毕业快乐——】

江星的字没有其他几个人写得好,尽管如此,他还是在最后画了个鬼脸上去。

沈暮耸了耸肩突然转头看向了白洋。

“绵羊,你说……我们星仔的这点心思,那小孩能明白吗?会明白吗?”

白洋学着沈暮同样耸了下肩膀,随后目光定在了江星的背影上。

“不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

“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白洋的右手掩在嘴边,声音低了很多,“等到几年后,他会明白有那么一个高中少年,暗地里偷偷喜欢了他很多年。”

*

乔司的考点正好是在湘城一中,江星一行人步行速度时快时慢,正好赶上了最后的交卷时间。

一中的校门口堵满了人,江星他们根本挤不进去,只能站在另外一侧冲校门里张望着。

等到铃声一落,门口的人群又往前涌了好几米。这次,警卫大爷倒也没拦着,任由他们踏过了警戒线。

“诶,这里这么多的人,你说那小孩能看到我们在哪里吗?”

“人这么多,估计连星仔都看不到……而且那小孩,好像挺矮的。”

“那倒也是……”

江星安静地站在一边,听完之后整张脸都白了。他右手突然按在了沈暮脖子上,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诶,沈暮,阿淮人家好歹还多长了几厘米,你什么时候能跟他一样,再长一点?”

“……”沈暮忍不住丢了个白眼过去,“切,懒得跟你计较……你长得这么高,那小孩不也看不到你?”

“诶?”沈暮偏了偏头,往江星身后看了一眼。

警卫室旁边停着一辆三轮车,从颜色来看,还挺新的。

“星仔!我有办法了!”沈暮拉着江星的胳膊一直将他拽到了三轮车旁边,最后扬了扬下巴,“快点站上去。”

“????”

“????”白洋一脸尴尬,伸手蹭了蹭三轮车的手把,随后转身冲沈暮比了个大拇指,“你真牛逼,这办法都能想到,不过说真的,星仔,这个主意我也同意。快快快,赶紧站上去,不然一会那小孩万一没看到我们先走了呢?”

白洋和沈暮推搡了好半天,终于把江星成功推上了那辆三轮车。

“……”江星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都快丢尽了。

就连警卫室的大爷看过来,都笑个不停。

*

四周的人群嘈杂,从教学区里赶出来的考生也是不计其数。江星皱着眉,从左边瞅到了右边。

排除了那三三两两勾肩搭背的考生,江星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辗转在整个升旗广场里。

“星仔?怎么样,找到了吗?”

“对啊星仔,还没看到吗。”

“再等等……”

江星随意地回了一句,又重新找了一遍。

“看到了!”

乔司手里捏着透明笔袋,走在梧桐树的过道里。因为距离太远,江星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小孩靠近到了校门口,门外的人太多,乔司的眼神有些慌乱,又在匆忙之中瞥了一眼四周。

就在这时——

*

“乔——阿——淮——”

江星突然举起双手大喊道。

“看——我——这里!”

江星晃了晃手里的白色玫瑰花束,一脸温柔地盯着乔司的脸。他的胸口微微起伏,因为大喊过后,江星的整个身子还打着颤。

有那么一瞬间,江星真想把那些藏在心里的秘密,以这样的方式都给喊出来。

夏日里的天气实在多变,明明刚才还吹着细风,现在却突然掉起了雨点。

而且看这趋势,像是一场暴雨。

人群一拥而散,躲得躲,藏的藏。

乔司将外套衬衫脱下来,举过头顶,他一边往江星这边跑,一边用口型说了句什么。

但江星没看清。

这个夏天好像才刚刚开始,江星站在大雨里,小声念道:“阿淮,我好喜欢你。”

*

一中校门外的人流量减了不少,暴雨也跟着来了。沈暮和白洋借着去警卫室借伞的理由逃离了现场,只留下被雨淋的半湿的江星和乔司。

白玫瑰的花瓣从江星的手里掉了出来,最后落在了旁边的浅滩里。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乔司的眼角瞬间就红了。

几秒之后,乔司才从江星手里接过那束白色玫瑰花,一脸疑惑:“这是送给我的?”

“嗯。”江星点了点头。

“贺卡上的字,也是你写的吗?”乔司认真地盯着贺卡上那歪歪斜斜的几行字,“噫,有点丑,但还不错,挺有你的风格的。”

江星一时无法判断乔司的这话到底是褒是贬,但这些对他来说,好像又不太重要。

“小孩?”

“嗯?”乔司深吸了一口气,仰起了脸。

“你是不是故意的?”江星忍不住抬手,刮了下乔司的鼻尖,“哥哥这是趴在人家奶茶店的门上写的,将就看吧。”

“江星哥哥。”乔司突然抬了抬头,挤了下眼睛,“那你知不知道白玫瑰的花语?”

“……”江星愣了下,“不知道。”

可是江星不知道才是假,早在很久之前,江星就知道了。先是从乔曦嘴里听了那么几句,后来自己偷偷摸摸在网上查了好半天。

江星知道白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他也知道,哪怕是枯败的白玫瑰,也代表着至死不渝的爱和欢喜。

江星也知道,这52枝白色玫瑰里,藏满了他对阿淮的所有喜欢。

“不知道花语就敢送我白色玫瑰?”乔司张了张嘴,似乎有些惊讶。“不过……你现在要是收回去,也来不及了……”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反正送也送了,我不后悔,真的。”

说完,江星下意识伸了个懒腰,冲等在一旁的沈暮点了点头,“他们两个借到伞了。”

“……”乔司转过头看了一眼。

“走。”江星突然拉起乔司的手,“恭喜我们家阿淮毕业,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

斜雨连绵,雷声断断续续。乔司怀里的白色玫瑰沾满了雨珠,玫瑰花瓣被吹落一地,再被夏风卷到了人行道两旁的浅水坑里。

路过的每个行人都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但无人知晓,那些白色玫瑰正在向全世界诉说着一个少年的心动。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