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月芒星星

月芒星星(1 / 1)

推荐阅读:

过了除夕夜,之后几天时间里,江星又一如既往陪着陈艳和江宇走了好几趟亲戚。而且按照往年的春节计划安排来看,陈艳一定会在元宵节当天会带江星出省回趟老家。

但很显然,今年似乎计划有变。

因为江星正举着作文本,一脸无奈地冲陈艳耸了耸肩膀。

“妈,今年可能不能跟你去了。再过几天开学,我这假期作文还没写完呢。”江星转了下笔,冲陈艳笑了两声从兜里摸出自己的手机,“要不……我现在就给姥姥打个电话问候问候,明年春节或者抽空找个假期补回来。好不好?”

陈艳突然被逗笑了,嘴里埋怨了几句之后,她又把江星的几件厚外套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了出来。

“你们才高一,怎么寒假就这么多作业了?”陈艳重新拉好了箱子,将外套递到了江星手里,“隔壁你王阿姨都带着孩子出去玩了好几天了。”

江星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我们班期末考试排名好像掉了,班主任不太高兴。”

陈艳长“哦”了一声,最终还是拍了拍江星的肩膀,“那说好了,明年我们早点去姥姥家,在那边多待个几天。”

“嗯嗯嗯。”江星吸了吸鼻子,举了三根手指,“我保证。”

于是最后,江星一个人被留在了湘城。

江宇放心不下陈艳,硬是将自己的工作往后推了两天。临走之前,他又特意多给江星转了500块钱。

“星仔,这些钱留给你,但绝对不能乱花。最好是拿去买些跟学习有关的资料。”江宇说的义正言辞,时不时冲江星挤两下眼睛,又时不时斜着眼睛瞥一眼陈艳脸上的表情。

等到陈艳拉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江宇才长舒了口气按着江星的肩膀,将他这宝贝儿子拉到了自己身侧轻声道:“不想买资料也没关系,但一定要按时吃饭,知道了吗?我可不想出去几天回来我儿子饿瘦了,那你妈不得心疼死?”

“……”江星忍不住笑了,轻轻撞了下江宇的胳膊,“我知道了,你跟我妈开车慢点,注意安全。”

“嗯。”江宇又拍了拍江星的脖子,看上去还有些恋恋不舍。

嘴上说着想要江星多买些跟学习相关的资料,但其实更像是担心江星一个人在家解决不了自己的温饱。

他的嘱托虽不及陈艳所说的那么全面,但江星知道,这就是江宇一贯的作风。

等到车子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了星河路尽头,江星才摸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沈暮和白洋的电话。

几分钟后,江星又点开了乔司的微信对话框。

星:花店今天客人多吗?

消息发送成功之后,江星才摁灭了手机屏幕扭头返回了小区。

叮——

江星的屏幕亮了一下,他斜了斜嘴角点下了指纹解锁。

阿淮:还好,人不少。

江星没再回复,直接拨通了乔司的电话。盲音刚响过一声,乔司轻柔的声音就挤进了江星的耳朵里。

“江星?”乔司有些疑惑,似乎很意外这个时候江星会打电话过来。

“小孩,干嘛呢?”江星一边走,一边伸了伸右胳膊,“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

电话那头听上去有些吵,江星从背景音里听到了几种鲜花的学名。

乔司挪了挪凳子,推开玻璃门站在了花店门外。新进的白色玫瑰就放在门口的架子上,只不过花瓣都是被塑料网格禁锢起来的。

乔司忍不住伸出指尖,轻轻触碰着其中一支。

“你昨天没来花店买花。”乔司声音很轻,像棉絮一样,“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

“对啊。”江星懒懒地靠在了小区里的秋千上,顺着树叶的缝隙看到了几点斑驳的光影,“本来今天是要跟我妈去姥姥家的,只不过,杨梅布置了好几篇作文……”

站在花店外的乔司突然笑了笑,将那支被他触碰过的白色玫瑰从箱子里拿了出来,最后又把套在花瓣上的塑料网拿了下来。

白色玫瑰的花瓣瞬间绽开。

乔司又说:“你打电话过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写作文吧。我先提前说好,你们高中生的作文,我可写不来。”

“没有。”江星失了笑,愣了几秒之后才缓缓道:“我打电话其实是想告诉你,今天我没时间来花店买花,所以……”

“所以什么?”乔司听的心里一紧。

“所以能不能劳烦南淮花店的小老板,亲自帮我送一趟?”江星抬手遮去了挡在眼前的强光,下意识舔了舔唇,“跑路费哥哥出。”

“……”

乔司捏了捏眉心,指尖转了转白色玫瑰。

“我的跑路费可不便宜,江星哥哥还要让我送吗?”乔司忍不住打趣道。

江星的手顿了下,随后笑的比刚刚更开心了。就连路过的几个眼熟的阿姨也忍不住冲他笑了几声。

“放心,绝对不会少了你的。”江星说,“那,我们一会见。”

*

沈暮和白洋赶到的时候,江星正捏着作文本坐在阳台的圆凳上,右脚架在飘窗上,嘴角还叼着笔帽。

对于沈暮来说,江星的家就是他的家。进了门换上了拖鞋,将带来的零食塞进冰箱之后,又慵懒地扑进了沙发里。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在外人眼里,这里反倒更像是沈暮自己的家。

“星仔,怎么就你一个人了?”沈暮往嘴里丢了块水果,嚼了几下直接咽了下去,“阿姨跟叔叔他们两干嘛去了?出门玩居然不带你??原来你也有这么一天啊!”

沈暮的眼睛瞪得大,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江星咬着笔帽皱了皱眉,终于在作文本上画下了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他合了本子,扭头按了按桌上的电视遥控器。

“我妈去看我姥姥了,我爸又放心不下我妈,特意推了工作陪着一起去了。”

果盘里有牙签,江星随手摸了一根,最后狠狠扎在了苹果上。

“都要走了还要秀我一脸,真不愧是他两。”

“害,我爸妈他们什么时候能把注意力多分散一些在他们自己身上就好了。”沈暮嘟了嘟嘴,接过遥控器按了几下。

电视频道调到了NBA的球赛直播,沈暮这才放下了遥控器。

白洋偏头看了一眼江星手里的作文本,眯着眼睛问道:“怎么我们没有让写作文?难不成高一的寒假作业还不一样?明明我跟沈暮他们班布置的作业就一模一样啊,他还抄了我好几张卷子。”

“这几篇作文,是杨梅特意给我们高一5班所有人加的。”江星不自觉往后靠了靠。

“可是我记得你这次期末考试不是又进步了几名吗?”

笃笃笃——

敲门声落在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沈暮警惕性地偏头看向了江星。

“星仔,你叫外卖了?”

“额……”

其实仔细想来,按照某种方式来说,确实是他叫来的外卖没错。

江星懒得回应,抬腿轻轻踢了踢沈暮的小腿,“没错没错,是我叫的外卖。赶紧去开门,一会我的花该蔫了……”

“花?什么花?”

“蔫了?”

沈暮和白洋不约而同眨了几下眼睛,随后一并走向了门口。

咔哒——

门锁解除,白洋推开了门。

来的人哪里是什么外卖小哥,而是捏着几支白色玫瑰的乔司。

乔司似乎也没想到开门的人居然不是江星,他的脸瞬间就红了。

“……那个。”乔司清了清嗓子,将手里的花递了过去,“我是来送花的。既然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

“诶诶诶……别啊。”沈暮优先拽了下乔司的胳膊,笑眯眯地凑了过去,“星仔他们家最近今天就他自己一个人在,我前两天刚买的游戏机,晚上一起玩啊?”

“对啊对啊。”白洋眨了眨眼,回头瞥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的江星,“反正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留下来跟我们一起打游戏吧?”

“就是就是……来来来。”

于是,乔司被两人半推半就进了门。他抬了抬眼,看向了正趴在沙发上翻着作文本的江星。

“……”

不知为何,乔司总觉得自己又上当了。

别说是什么跑路费了,江星他们压根就没打算让他走。电视机里的篮球直播声音有些吵闹,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窗,直直地打在了江星的后背上。

还有另外一部分轻轻地落在了江星的侧脸上。

“小孩?”江星突然抬起了头,转了转笔杆,指了指乔司手里的白色玫瑰,“再发会愣,手里的花可要蔫了。”

乔司这才反应过来,轻轻咳了两声转头走向了厨房。

这瞬间,乔司觉得自己不是上当了,而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了狼窝。

乔司回头瞅了一眼客厅,忍不住叹了口气。

而且还是三只狼。

*

一整个午后,白洋和沈暮看比赛看得认真,乔司不太懂篮球的比赛规则,江星时不时咬着笔杆低着头写几句作文,时不时侧着脸为乔司讲解几句。

接近傍晚5时,江星终于写完了今天最后一篇议论文。他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踢着拖鞋进了阳台,抬着胳膊伸了伸懒腰。

篮球直播已经结束,沈暮有气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撩开卫衣拍了两下肚皮。

“星仔,我饿了。”

“……”江星回过头指了指冰箱,“里面不是有你带过来的零食吗?”

“我那是带给你的!”沈暮睁开了眼睛,略带不满地盯着江星眼睛下方的小黑痣,“再说了,谁晚饭就只吃零食啊。不管,我们三个人的晚饭,你包了。”

“我?”江星吸了吸鼻子,抬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像是会做饭的人?”

白洋忍不住笑了,起身推了推乔司的胳膊,“阿淮,看到没有?以后不能什么都跟着星仔学,容易被带坏,还吃不饱饭。”

“……”江星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将乔司从白洋身边拽了过来,“绵羊你放心,阿淮是我这边的。”

*

打闹了几分钟后,江星的肚子也叫了起来。听上去有些好笑,沈暮低了低头硬是将整张脸埋进了抱枕里。

乔司努力憋着笑,偏头看向了窗外。

“要不……我们出去吃?”

“好办法啊!”

“我双手双脚赞成。”沈暮在原地扑腾了几下,最后冲乔司努了努嘴,“小孩,还是你比较懂我。”

江星有些无奈,但也只能点了点头。他揉了揉乔司的头发。

“那就出去吃。”江星又问,“小孩,想吃什么?哥哥都买给你。”

“肉包?”

“行。”

“还是盖饭?”

“都依你。”

“那我们去吃小龙虾吧……比较贵。”乔司闭着一只眼睛,伸手捏了捏江星的袖子,“还记得我送花之前说过的话吗,我的跑路费可不便宜。”

江星愣了下,几秒之后他低了低头,嘴巴不自觉靠近了乔司的右耳。

“不是跑腿的路费,而是给你的奖励。”

“奖励?”乔司有些懵,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只是跟着沈暮白洋和江星看了一下午的球赛而已。

至于江星嘴里提到的奖励,乔司有些不解。

“什么奖励?”

“……嗯,陪我……写作文的奖励。”江星又揉了下乔司的刘海。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