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柠檬芦荟

柠檬芦荟(1 / 1)

推荐阅读:

寒假前几天,江星还跟往常一样,早上会帮着陈艳和江宇打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吃过午饭,江星总会趴在自己书桌上,在困意袭来之前,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窗外,嘴里呜呜啦啦地念叨着几句重点公式。

到了晚上,沈暮和白洋就会来找江星打球。名义上是打球,但大多时候沈暮总会忽悠着江星和白洋两人跟自己去网吧打游戏。

江星还是会跟以往一样拒绝。

但这么安逸的生活方式其实并没能维持个几天。

不到一周,江星就把自己大把的时间用在了从自己家到南淮花店的路程上。

就连沈暮和白洋两个人也没能逃的过去。

今天的天气难得一见,街巷里到处弥漫着薄雾,等过了中午12点,薄雾一散,刺眼的阳光立刻将整个湘城笼罩了起来。

又因为临近新年的原因,星河路两侧的商铺已经关了很多家,唯独南淮花店的玻璃门外依旧摆放着几箱白色玫瑰。

花瓣外侧像珍珠般的朝露还没来得及消散,晃晃荡荡地挂在叶杆上,最后再沿着尖刺滴落到了箱子里。

“我说星仔,你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自己。”沈暮伸了个懒腰,大概是同乔司混的熟了,沈暮也就不再见外。

他低了低头,将一支白玫瑰从箱子里拿了出来。

“咱们放寒假还不到半个月,你这都能往人家南淮花店跑个十几次了。”沈暮将手里的花递了过去,“今天还买白玫瑰?真就不考虑换换别的品种?”

“不考虑。”江星耸了耸肩膀,伸手推开了花店的玻璃大门。

风铃声一响,乔司果然很快从里屋跑了出来。因为着急的缘故,他的右手里还捏了根黑色中性笔。

看到江星的那瞬间,乔司才缓下步子,走进了前台。

花店前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透明的花瓶,里面插着几株白玫瑰。

“江星。”乔司轻声喊了一句,随后接过江星手里的花。

前台的桌上有个小剪刀,乔司替这支白玫瑰修剪了一番。几分钟后,乔司抬了抬眼,嘴角微微上扬:“哥,今天还买白玫瑰?”

“嗯。”江星忍不住笑了两声,“白玫瑰好看。”

明明江星嘴里夸的是他手里的这支玫瑰,但乔司还是忍不住低头红了眼尾。

*

沈暮和白洋两人却站在门口翻了好几个白眼。

沈暮吸了吸鼻子,抬起胳膊又晃了晃挂在玻璃门上的风铃,扭头看向了白洋:“诶对了,绵羊,你有没有发现,星仔真的是越来越温柔了。搞得我现在都有点不适应了……”

“人家又没对你温柔。”白洋轻笑着撞了下沈暮的胳膊,“还是说你已经忘了你小时候挨他那么多拳头了?”

“噫……”沈暮缩了缩胳膊,撇着嘴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忘,说不定就是被他给揍的长不高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白洋歪了歪头,胳膊肘架在了沈暮的肩膀上。

“哟,沈学渣还学会文言文了?”

*

“今天的花,还是10块。”乔司转了两下笔杆,将白色玫瑰插到了右手边的花瓶里,随后偏头看了一眼江星身后站着的沈暮,“沈暮哥,别忘了扫门上的二维码。”

“知道了知道了……”沈暮慵懒地摸出手机,付完了钱才冲白洋低声轻叹道,“真是造孽啊,以前我还以为星仔那些玫瑰花都是免费给我的,没想到居然搁这等着我呢……”

江星耸了耸肩膀。

“现在知道什么叫作拿人手短了吧?”

“呵呵,拜你所赐,想不知道都难。”沈暮冲江星摆了一副鬼脸。

星河路两边的人行道上依旧人来人往,但路上的车流量就没那么多了。加上今天天气还算不错,江星提议去小区里的篮球场打打球。

沈暮和白洋倒没反对,只有乔司一脸尴尬地背过了手。

“小孩?”江星低头,在等着他的回应。

“我……我不会打球……”乔司长舒了一口气,“要不你们去吧,我还是留在花店写作业吧……”

“不会打球啊……”江星摸着下巴,斜了斜嘴角,最后忍不住身子前倾凑近了些。

江星的声音被压了下去。

“不会打球没关系啊,我会。”

“我也会啊!”沈暮伸了伸手,原地做了两个跳投动作,“阿淮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唔。”

白洋突然伸手捂住了沈暮的嘴,最后连人带球,一起拖到了花店门外。

随后,白洋透过玻璃门,冲江星点了点头。

用口型说道:“搞定。”

“所以……”江星两只胳膊撑在了前台的桌子上,低头轻轻嗅着旁边的玫瑰,“要不要哥哥教你?”

这次,不止眼眶周围,乔司的整张脸都跟着红了。

*

说是打球,其实更像是三个篮球高手教一个小白如何运球。沈暮和白洋两人分别站在一左一右,时不时瞥几眼正在手把手教乔司运球投篮的江星。

他们的任务有些简单,就是把乔司丢到场外的球重新捡回来。

再丢,再捡,完全就像两个工具人。

冬日里的阳光虽说没什么温度,但依旧晃眼的厉害。同样的事情重复了十几遍之后,沈暮终于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绵羊,你确定我们几个是在打球?”沈暮眯了眯眼睛,“而且哪有人一开始就教人家运球的?”

“嘭——”

篮球从乔司的手里再次脱离,最终砸在了球场的边线上。

“又差了一点……”白洋叹了口气,看上去有些惋惜。他往左边跑了半步,捡回篮球直接丢到了江星手里,“星仔,要不你让阿淮先往前站一点,找找手感,等到定投练会了,再练运球?”

江星没说什么,只是捏了捏乔司的手腕,最后将球递了过去。

乔司前额的汗珠已经有些密集,他抓着衣袖胡乱地蹭了两下:“是不是因为我太矮了?所以不太适合这项体育运动?”

比起这个,乔司还是觉得在家写卷子更适合自己。

话音刚落,坐在一边的沈暮就忍不住轻轻咳了好几声。

“是错觉吗?我总觉得那小孩在暗示什么……”

白洋耸了耸肩:“我觉得可能是你想多了。”

*

江星的表情僵了下,很快弯了弯腰,伸手将乔司整个人抱了起来。瞬间失去重心的乔司,下意识将手按在了江星的肩膀上。

“???你……”乔司另一只手死死地抱着篮球,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江星你干什么,放我下去……”

“嘘。”江星又把乔司整个身子往上托了托,“小孩,抬头。”

乔司有些不解,但还是抬了抬眼睛。

此刻的他距离篮筐的位置很近,只要他伸手,就能够到篮网。

乔司没动,只是垂眸瞥了一眼侧着身子的江星。

“阿淮!”江星胳膊上的青筋微凸,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快扔……我要坚持不住了——”

江星说完,又深吸了一口气,两只胳膊紧紧地环在乔司的大腿处。

乔司眨了眨眼,抬手将怀里的篮球丢进了篮环里,最后又将两只胳膊环在了江星的脖子上。

篮球落地的瞬间,江星立刻换掉了左手,刚刚才死扣在乔司腿上的左胳膊,直接绕到了乔司的身后。

江星又将乔司整个人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半分。

*

“我去,这特么也可以????”沈暮整个人都看呆了。他有些迷惑,又开始替自己打抱不平,“怎么当时我投不进去球的时候就没阿淮这个待遇??我到现在都记得星仔他当时经常跟我重复那几个自己编出来的医学名?”

“医学名?”白洋斜了斜眼睛。

沈暮压了压嗓子,特意模仿着江星说话的语调。

“比如‘早年帕金森’……而且除了这个还有很多,只不过,其他的我都忘的差不多了。”沈暮轻轻拍了两下卫衣的下摆,咳了两声,“反正不是什么好词语。”

“……”

白洋尴尬地笑了两声。心想,好在自己当年初学篮球的时候,没让江星多瞥见几回。这要是被看到,指不定又给他的头上再挂个其他更奇怪的学名。

“诶,你们两——别在那站着了。”

江星站在三分线外冲沈暮和白洋这边喊了一声,“过来打球了。”

沈暮抬了抬头,无意间瞥到了乔司的背影。乔司似乎走得很急,拐过墙角的时候还不小心蹭到了衣服。

“诶星仔,阿淮他干什么去了?”沈暮接过球,眯了下眼睛站在原地起跳,最后将手里的球抛了出去。

“去接肉松小贝了。”江星活动了两下手腕,往前跳了两步。

“他饿了?”

“……”江星捏了捏眉心,冲沈暮拍了拍手,“肉松小贝不是吃的,是他的猫……你别站在那里愣着了,我1防2,传球给我先。”

“哦哦哦……”沈暮来不及多问,就将手里的球再次丢了出去。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球场里的人都已经换了两三波。冬日里的夕阳落得早,将整片天都染上了浅淡的暗色。

江星的外套早就被他丢到了球场外的凳子上,三个少年奔跑着,呐喊着,互相追逐着。

脚底延伸出来的黑影,最后,落了个满头大汗。

乔司安静地坐在长凳上直视着前方,任由怀里的肉松小贝叫了好几声。

*

等到夜幕降临,球场旁边的小路上亮起了路灯,江星才侧着身子按了按已经有些发酸的肩膀。

沈暮和白洋也出了汗,个个紧紧裹着自己的外套。

“星仔。”沈暮打了个哈欠,眼泪模糊往前抓了一把。

这一抓,倒没抓到江星,而是惊动了乔司怀里的猫。

肉松小贝一向认人,除了江星和乔司,其他人碰一下都不行。

乔司帮它顺着毛,最后低头亲了亲肉松小贝的眼睛。

“别说,这小猫长得还挺好看的……”白洋突然从江星右侧探出了头,感叹结束之后,白洋又撞了两下江星的胳膊,“星仔,你不是从小就怕猫吗?怎么现在——”

“现在也怕。”江星说。

“???”沈暮张大了嘴,隔空量了量江星和肉松小贝之间的距离,“怕?那你还离它这么近?”

“……”江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下意识往乔司的左边靠近了些,“谁要离它近啊,我只是……”

江星突然没了声音。

“只是什么?”

“没什么,好好走你的路吧。”

“……”

月色撩人,冷白色的光混着路灯投下来的光一同穿插进去他们几人的影子里。

沈暮和白洋依旧打闹了一路,只有江星一言不发,时不时偏头看一眼乔司。

我只是。

只是想离阿淮近一点。

江星突然笑了起来,温热的手心贴在了乔司的头发上。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