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岁岁年年

岁岁年年(1 / 1)

推荐阅读:

高一上半学期的所有课程也在这个冬天的末尾画下了句点。

寒假的前几天,江星放进桌兜里的课本也换上了新的一批。高一5班的各科平均分比期中平均分还下降了几点,杨梅有些无奈,但面对着讲台之下这帮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高中生们,杨梅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

唯一不同的,就是增加了30%的寒假作业。比如,在这个假期里,高一5班的所有人都要多写十几篇作文。

再比如,各科成绩没有达到班级平均分的,要多写几张卷子。

虽说江星的总分成绩排名还比期中考试时稍稍进步了一两个名次,但他依旧没能跨过平均分这个分界线。

再加上他向来不喜欢写800字的论论文,杨梅的这一决定对于江星本人来说,算得上是一项毁灭性的打击。

但江星却比任何人都能坦然接受。

放寒假当天,依旧是个周五。

湘城的天气阴的厉害,到处看上去一片雾蒙蒙。就连以往能随意瞥到的初级中学的校门,今天也隐藏在了那层薄雾里。

江星提前收拾好了所有要带回家的课业,瘪平的书包头一次被他塞得圆鼓鼓的,看上去有些滑稽。当然也不仅仅是他,高一5班其他人的书包,还有比他更鼓的。

下课铃刚响,沈暮和白洋就急匆匆赶到了高一5班,随后站在桌前,盯着江星的书包看了许久。

沈暮深吸了一口气,抬手贴在了江星的额头上。

“这摸着也不烧啊……”

话毕,沈暮又将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外,“而且今天也没太阳啊。”

“星仔,你这书包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这么重?”白洋抬手掂了两下江星背后的书包。

“很多卷子。”江星将自己的凳子推到了桌子下方,因为书包太沉的缘故,江星差点整个人栽下去。

好在沈暮眼疾手快,伸手拽了他一把。

江星重新站直了身子,抓着脖子轻拍了下沈暮的胳膊:“谢了兄弟。”

白洋环视着周围,最后将视线定在了高一5班前排的黑板上。有个女生正捏着湿抹布清理着一半黑板,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从江星脸上复制粘贴的。

白洋忍不住又往另一半黑板瞅了一眼。

“我去,你不是说杨梅平时对你们挺好的吗?怎么这个寒假布置了这么多作文?”白洋吸了口气,忍不住头皮发麻,“这么多作文,你打算怎么写啊……”

“还能怎么写,用手写呗。”江星被白洋这反应逗笑,他伸了伸懒腰最后一只胳膊按在了身后的书包上,“实在不行,就当日记写呗,我们班一共60个人,每人写十几篇作文,杨梅肯定不会一篇一篇挨着看。”

“那倒也是。”沈暮明目张胆地从兜里拿出手机,胡乱地地按了几下屏幕,最后递到了江星眼前,“星仔你看,还有十天就过年了。今年除夕,我跟绵羊还去你家里玩啊,你记得跟陈姨说一声。”

“这还用得着跟我妈说?”江星将手机推了回去,冷不丁瞥了一眼沈暮,“你两哪一年没来我家蹭吃蹭喝过?我说,这次来的话,别再空着手了啊,不然我迟早给你两轰出去。”

白洋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等到高一5班教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沈暮才慢悠悠从江星座位旁边的凳子上站了起来。

他回头瞥了一眼窗外已经没多少人的走廊,清了清嗓子。

“星仔,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

“???”江星哑然,一脸懵逼,“什么时间?”

“接阿淮的时间啊。”沈暮没当回事,又看了一眼时间,“哥们我都提前帮你打听过了,他们初级中学也是今天寒假,而且初三下课时间提前了15分钟。”

“你怎么知道?”江星越发觉得奇怪。

“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沈暮挺直了腰板。

沈暮和白洋从来不会要求江星放学等着他们,因为江星永远会在放学铃响过1分钟,准时出现在他们面前。但几个月前,江星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拖堂。有的时候是十几分钟,有的时候则是半个多小时。

杨梅以为江星在学习方面开了窍,自然也没多问什么。

但跟江星一起长大的沈暮和白洋却越来越觉得怪异。

直到有一天放学,沈暮再也忍不住直接冲进高一5班,有些懒散地趴在江星的桌上问道:“星仔,你最近是怎么了?都放学了还不回家?”

但江星的回答永远都只有两项。

“作业没写完你们先走。”和“今天天气不好我去接阿淮。”

到后来沈暮和白洋才发觉,湘城的天气并非不好,只是“接阿淮”这件事情在江星眼里,排在了第一位。

*

三人一路有说有笑,出了湘城一中的大门就着急忙慌往隔壁初级中学校门口赶,生怕跟乔司错过。

江星双手揣进兜里,走在人行道的最外侧。

“时间过得还挺快啊……”江星忍不住感叹道,“又快过年了。”

湘城的春节比任何时候都要热闹非凡,这里保留了长久以来的风俗习惯。

比如会送给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枚硬币,比如大年初的清晨定要给邻居登门拜年……

再比如除夕夜里,家家户户都得点上一盏长明灯。

直到油尽。

沈暮的神色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他耸了两下肩膀,搓了搓手。

“到时候除夕夜里,咱们还去老地方放烟花行吗?”

“行啊。”江星随意地应了两声,最后抬了抬胳膊,“不过今年烟花的钱,你两出。”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你两是这能聊。”白洋微微摇了摇头,抬头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红绿灯,最后往前迈了一大步,“绿灯了,快点走。别一会真跟阿淮错过了。”

于是,江星按着白洋的肩膀突然往前窜了两小步。

*

所谓的老地方,确实挺老的。

从江星记事起,临近湘江的那大片空地就一直无人问津,所有的房地产老板似乎也不看好那块地皮。一来二来,那里也变成了他们三个人的秘密基地。

因为靠近湘江的缘故,每年春夏之际,江星在那里总能遇一些叫不出名的鸥鸟。但冬天不行,一眼望去,只有枯败了一地的芦苇叶。

江星正回忆的入神,愣是被沈暮这一巴掌给拍回了现实世界里。他下意识皱了下眉,有些不耐烦地瞥了过去。

“你突然拍我干嘛?”

沈暮完全不恼,胳膊落在了江星的脖子上,“诶对了星仔,阿淮是不是来湘城不久啊?”

“是啊。”江星说,“听我妈说,他们搬过来也就半年多时间吧。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沈暮摇了摇头,“我刚刚在想,阿淮这小孩,他到底喜不喜欢吃饺子?万一不喜欢的话……那吃什么?汤圆?芝麻的?还是红豆的……要不我们到时候多准备一份汤圆好了……”

沈暮自顾自说了一大堆,江星没再听得进去。

他也没反驳沈暮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是轻轻咬了下嘴角,最后扬起了头打断了沈暮。

江星说:“阿淮他……会喜欢的。”

初级中学的放学铃声响了,很多初中生便一窝蜂地从校门涌了出来。乔司和之前一样,同样的路同样的步行速度出现在了江星的视野里。

明明还隔着大老远的距离,沈暮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几下,不停喊着乔司的小名。

江星觉得这样有些傻,但还是安静地站在沈暮的右侧。

乔司有些惊讶,将书包往上带了带。

“你们三个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陪星仔来接小孩啊。”白洋似笑非笑靠近了过来,掩着嘴小声说道,“这两人甚至都给你安排好了除夕的年夜饭了。”

“……”乔司眼尾有些红,抬头看了江星一眼。

他倒也没做过多询问。

但沈暮就憋不住。

回家的路上,他们四个人走的很慢很慢,沈暮和白洋两人一唱一和,愣是从江星小时候为了抓几只鸟掉到了湘江说到了每年一次的除夕夜。

提到除夕两个字,江星才勉强垂眸瞥了一眼乔司的侧脸。

“小孩。”

“嗯?”乔司抬了抬眼。

“你以前除夕,都在干嘛?”江星张了张嘴。

“……”乔司并没立刻回答,只是右手微微攥进,最后又被江星揣进了衣兜里,“跟我妈吃顿饭,然后看一宿春晚。”

“那多没意思啊。”沈暮突然从白洋旁边挤到了江星和乔司中间。

不仅如此,沈暮还完全无视了江星。他转头看向乔司,最后笑着问道:“阿淮,今年的除夕夜能出来吗?”

“啊?”乔司眨了眨眼睛,“应该可以……”

“那就好。”

“去哪?”乔司又问。

“嗯……星仔说要带你去个地方……”

呵呵。

你还真敢说。

“我没……”江星的话又咽了下去,长舒了一口气,提高了音量。“嗯,是。我、江星,准备在除夕夜带你们三个去个好地方~”

轻柔的声音里带着些慵懒,乔司听得想笑。

后来,沈暮又拉着乔司说了湘城每一个除夕夜里发生的趣事,有他自己的,有白洋的。

也有关于江星的。

乔司听的很认真,从没落下一分一毫。

过了几分钟,沈暮终于闭上了嘴。似乎是说累了,他用掌心按了按自己的腮帮子。

白洋依旧是那副笑容,他左手按了按乔司的肩膀,右手轻轻拍了下江星的背。

“那就说好了,今年的除夕,我们一起过啊。”

“好!!”

“嗯,说好了。”乔司的双眸亮了一下,最后偏头看了一眼江星。

身旁的大男生只是随意地抬了抬胳膊,然后仰头轻轻“嗯”了一句。

夜色渐浓,星河路的人行道上。沈暮白洋拖带着乔司交织而来的影子依旧熟悉。

江星慢悠悠走在后排,直勾勾盯着眼前这三个人的背影。

*

江星知道一个秘密,也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当然,这个秘密不是陈艳告诉他的,而是江星很小的时候,意外从几个上了年纪的邻居嘴里听来的。

他们说,湘城的除夕其实还有个特别的风俗习惯,那就是只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就会岁岁年年。

江星忍不住盯上了乔司的侧脸,最后笑了起来。

所以阿淮。

今年的除夕夜,我想送你一枚硬币,想带你吃黑芝麻馅的汤圆,想陪着你一起长大。

也想跟你岁岁年年。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