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凡星冻冻

凡星冻冻(1 / 1)

推荐阅读:

过了深秋便到了湘城的冬天,虽说这里不像北方那样隔个几天,就能遇见个下雪天,但湘城的平均气温却低的离谱。

尤其是混进去一片湿气的时候。

天气好的时候,夕阳一落,无数闪烁的星点便悬挂在了上空。要是运气不好碰上个阴雨天,整个湘城就像被笼罩进了一层灰雾中。

江星身上的外套已经换成了双层的,但在冬天,依旧挡不住晚间那刺骨凛冽的寒风。

江星知道,湘城的冬天,很少有天气好的时候。就像现在,初级中学的校门外的星河路上,早就看不到什么人影了。

只有他,经常一个人站在警卫室旁的屋檐下,斜挎着书包竖竖衣领,往手上不停哈着热气。

乔司的所有课业已经在这周一进行了收尾,接下来迎接他的,则是令人头疼的总复习。

无论是课间、体育课,又或者是学校新增的活动日,乔司全然不顾,他几乎把大量的时间全部留在了教室和自习室里。

大概是因为初级中学要抓升学率,所以整个初三年级增加了一个半小时的晚自习。

但这一个半小时对乔司来说似乎不够,他还总会往后再推20分钟。

他这一推,江星的全部作息时间也就跟着往后推了半个小时。

虽说江星踏进湘城一中还不到一年时间,但他却比任何人都熟悉普通高中生的日常生活。

只不过,对于别的人来说,熟悉的是高中快节奏的学习进度,而江星熟悉的则是班主任杨梅每天什么时候会来班上,晚自习时校主任会从哪个楼梯口上来检查,还有湘城一中东校门比西校门更好翻。

等等等等……

总之,跟关于学习的一切事情,江星知道自己沾不上什么边。

*

初三在教学楼的第二层,江星搓了搓手,偏头看向了那一层。

等到最后一间教室的灯灭了,江星才长舒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了校门中间。

果然,不出2分钟,江星就看到了乔司的身影。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江星总觉得这黑影,跟初见时好像不太一样。

等到乔司靠近,江星才把自己的围巾扯过来一半缠在了他的脖子上,随后又摸了摸乔司的手。

“哟,小孩,手还捂的挺热。”江星自知自己手凉,很快收了回去,插进了自己的衣兜里,“爱学习的小孩果然不太一样,都不怕冷啊。”

“……”乔司有些想笑,无奈警卫室里还有人看着他们,他只好轻轻咳了两声,将自己的手揣进了江星的兜里,“教室开着热空调,所以手才热。倒是你,都说了我可以自己回家,你还每天等我干嘛?”

“我还不是怕你这小孩迷路吗?”江星有些意外,最终也只是任由乔司捏着他的小拇指,“而且,就算你真的有个亲哥哥,他都不一定有我这么敬业的好吗。”

“那我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你?江星哥哥?”乔司耸了耸肩,顺手把江星的书包肩带往上拽了几下。

“对了。”

“嗯?”江星回过头。

“我再有几个月就要中考了……”乔司挪开视线,目光流转在了没什么人经过的星河路上,“等我考上了高中,我就不是小孩了。”

江星一脸迷惑,最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悦耳,因为周围空旷,他们还能听到些回音。回音似乎也惊动了休憩在电线杆上的部分冬鸟,一瞬间,它们往星河路另外一侧扑了过去。

“也是。”江星站直了身子,抬着胳膊在空中比划了几下,“我们阿淮现在确实长高了不少……我说话都不用再弯着腰了。不过——”

乔司忍不住皱了下眉,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江星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没几句是他想听的。

“不过在我眼里,你还是小屁孩一个。”江星笑着,揉了揉乔司前额的刘海,“诶?阿淮,你是不是好久都没剪头发了?怎么这刘海的长度都快赶上我了。不过别说,这发型……还跟我挺像,一样帅。”

话毕,江星抬手将自己的刘海又往两侧拨了拨。

“但我还是觉得你现在不能留头发,不然每天的营养都被头发给吸收了,要是再影响了你的考试,那岂不是亏死?”江星皱了皱眉,“不行不行,我明天带你去剪头发?要不直接剃了吧?”

“……”乔司一脸无望,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盯了过去,“明天周三,要上课……”

“那就周五放学去?”

“周五花店要进货,没时间……”

乔司压低嗓子往前走了一步,因为共用同一条围巾的原因,江星也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路灯下的影子依旧相互重叠。

“那……周六去总可以了吧?”

“周六早上学校给初三安排了补课,下午跟宠物店约好了要带肉松小贝去洗澡,也没时间。”

江星突然停下脚步,轻轻拽了下悬挂在两人之间的灰色围巾。

乔司脖子一紧,下意识回头伸手拉了两下。

“你又干什么,都已经快9点半了。我妈还等——”

“小孩。”江星深吸了一口气。

乔司却有些紧张,他抿了下唇,清了清嗓子往四周看了几眼。

“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乔司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江星猜对了,他就是故意的。因为只有这样,乔司才会偶尔觉得,他离江星很近很近。

他摇了摇头,拽着围巾另一头转身就走。

“真没骗你,就是最近总复习太忙了。哪有时间去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乔司微微闭了闭眼,很快嘟了下嘴,指了指星河路前面的十字路口。

“诶?江星,要不我们来场比赛吧?”

“比赛?什么比赛?”

果不其然,江星的注意力被乔司带跑偏了。

乔司得了逞,将缠在脖子上的围巾拆了下来,“看到前面十字路口那个红绿灯了吗?咱们谁先到那,谁就赢。赢了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为他做一件事情……不过咱们先说好,不能是太过分的事情。”

“过分的事情?比如……我想看你穿女装?”江星忍不住打趣道,“还是说,想让你以后都只能叫我一个人哥哥?”

“……”

眼瞅着乔司的眼尾越来越红,江星这才伸手捏了下乔司的脸。“好了,我不逗你了。这还没开始呢,你就一副已经输给我的样子……那这比赛,还用得着比吗?要不,我提前认输行吗?”

话毕,江星也学着乔司的样子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拿了下来。

“……”

乔司这回算是真不想理江星了。

*

江星随手扯了两下书包肩带,乔司的个子远不及江星那般高,为了防止他在奔跑的过程中受伤,江星愣是连带着乔司的书包,跟自己的书包一起固定在了背后。

乔司心里虽有不解,但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准备好了吗?”江星甩了两下手腕,活动着肩膀,“到时候如果你输了,可不能哭鼻子啊。”

“输就输了,干嘛要哭。”乔司若有所思,目视着前方有些模糊不清的十字路口。“我准备好了。”

“那我数到3,比赛就正式开始。”江星深吸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最后攥了起来。“预备——”

乔司微微下压着身子,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江星偏头瞥了一眼乔司的侧脸,一脸温柔地轻笑着。

“3!”

江星毫不犹豫冲了出来,留下乔司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两秒之后,乔司也同样冲向江星的背影。

这场比赛的输赢已定,但乔司还是忍不住慢下了脚步。

冷风也趁机钻进了他们的外套里,江星知道自己赢定了,但他还是努力地往终点冲。

以往的江星对输赢的概念并不强烈,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江星想做那个赢的人。

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赌注。

*

“快要、快要到了——”

星河路十字路口人行道上的绿灯进去了最后的9秒倒计时,江星眼睁睁看着它转变成了新一轮的红灯。

也就是在倒计时归0的瞬间,江星终于停了下来。

他微微弯着腰,双手撑在腰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乔司的脸色看上去略显苍白,在距离终点还有几米的时候,他缓缓停了下来。奔跑被缓步所代替,乔司抬了抬头,下一秒,还是对上了江星那双明亮的眸子。

乔司突然就不敢去看江星的眼睛了。

“呼……我、我认输。”乔司喘着粗气,冲江星摆了摆手,“你真的……真的太能跑了,这速度也太快了……我认了。”

话毕,乔司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江星并没注意到乔司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他突然坐在了旁边的木登上,冲乔司的背影笑了几声。

“诶,小孩,刚刚的赌注还算不算数?”

“算。”

乔司依旧低着头,“你提,我都答应你。”

刚才跑的太急,江星忍不住朝木凳的的另一侧倒了过去。头顶的云层很厚重,挡去了星河和月色。

红绿灯的光影打在了江星的侧脸上。

“小孩……”

“嗯?”

“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一定会答应吗?”江星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哪怕是,很自私的想法?”

“刚刚的比赛我输了。”乔司重新站直了身子,往前迈了两步,挨着江星的背坐了下去,“所以愿赌服输,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

不知过了多久,江星长叹了一口气,重新起身坐的端正。他将乔司的书包重新递了过去,神色自然。

“小孩,明年中考填志愿的话……可以优先考虑湘城一中吗?”

乔司的身子突然僵了下,有些意外地偏头重新盯上了江星的眼睛。就算没有这场比赛,乔司也会那么做。

乔司突然长舒了一口气,目光流转到了星河路另一头的街景。

得。

刚刚算是白跑一趟。

乔司有些后悔,早知道江星会提这样的要求,刚刚还不如闭一路的嘴。

江星有些着急,伸手抓了下乔司的手腕。

“你刚刚说过的,输了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不能反悔的。”

乔司失了笑,无奈地耸了两下肩膀:“江星。”

“叫我名字也没用,你输了,不能反悔。”

“……”乔司叹了口气,最后轻轻拍了下江星的肩膀,“这样吧,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重新提个别的要求。不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于是,江星比刚才更懵了。

明明赢了比赛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且他提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怎么乔司却是一副无语至极的表情。

难不成——

“!”江星猛地瞪大了双眼,站了起来。“难道你——”

“……”乔司揉了揉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他死盯着江星校服外套左胸口上的圆形校徽,最后抬手点了两下。

“不是优先考虑,是一定会去。”

就像对你一样。

不是优先,而是一定。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