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小鹿出抹

小鹿出抹(1 / 1)

推荐阅读:

陈艳早早地就准备好了乔司的洗漱用品,等到敲门声落进耳朵,她才急匆匆地出了浴室。

秋夜很冷,江星的两只胳膊见凉,已经彻底失去了血气。但他那只紧紧箍在乔司背后的右手,始终没动一下。

直到陈艳和江宇将乔司整个人接过去靠在了沙发上,江星才皱着眉头甩了甩手腕。

“我去。”江星手心温度还温热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天还真够冷的,还好回来的路上把外套给阿淮了,要不然,冲那小孩的体质,肯定得生病。”

陈艳忍不住笑了笑,将桌上提前准备好的温水递了过去。

“你呀,别整天光想着阿淮,万一自己感冒发烧了怎么办?”

江星扬了扬头,杯子里的温水立马见了底。他放下杯子,扭头看了一眼陈艳,挤了挤眼睛。

“怕什么,咱们家药箱里还备着那么多药呢。”江星伸了个懒腰,困意袭来,他又下意识睁了睁眼,“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吗?你就是我的药。”

陈艳听惯了江星从小到大以来的所有甜言蜜语,所以这次,她同样没当回事。愣了几秒之后,陈艳主动往玻璃杯里添了些水,随后伸手使劲搓了搓江星的胳膊。

“别贫了你,再喝杯热水去洗个澡。”

话毕,陈艳偏了偏头,看向了半躺在沙发上时不时舔几下嘴唇的乔司。

“你今天放学带阿淮干什么去了,这小孩怎么困得这么厉害?眼睛都睁不开了。”陈艳说完,回头又看了江星一眼,“要不等你一会洗完澡,取个热毛巾替他擦擦脸算了。”

“行。”江星倒也没拒绝,拎着自己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

20分钟后,江星擦了擦头发推开了浴室的门。客厅里的热空调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陈艳调到了最合适的温度。

不冷不热,江星觉得很是舒适。

他瞅了一眼空着的沙发,眨了下眼睛问道:“爸,我妈跟阿淮呢?”

“你妈有些困了,先去睡了。至于阿淮……你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把他抱到你床上去睡了。”江宇头也没抬一下,眼睛直勾勾盯着屏幕上的球赛直播,“哦对了,你妈让我提醒你,别忘了一会给阿淮擦擦脸,这样睡觉也睡得舒服一些……嚯,这个球传的漂亮啊!星仔你刚看到了吗?”

“……”

江星有些无奈,叹了口气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现在已经过了0点15分,但很显然,江宇并没有要休息的打算。

江宇喜欢球赛这件事江星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也知道球赛的直播大多都在后半夜甚至推到了凌晨。江宇这人又不怎么喜欢熬夜,所以在此之前,他总会在第二天正午的时候,一边吃着午饭一边等着昨天的赛事重播。

但今天却有些不同,江宇在电视机前愣是守到了江星回来。

“爸。”

“嗯?”江宇轻声回应了一声。

许是见江星久久不肯开口,江宇终于挪过了视线。

“怎么了星仔?”

“……没,就是突然想叫叫你。”江星将手里半干的毛巾丢进了浴室门口的衣篓里,最后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出来,“对了,你今天怎么想起来大半夜看比赛了?”

话毕,江星挨着江宇坐了下来,耸了两下肩膀抬手揉了两下鬓角的碎发。

一小部分的水渍溅到了江宇的胳膊上,他也不恼,只是一脸温柔地看着江星。

“老实说,是不是在等我回来呢?”江星揉完了自己的头发,又侧着身子凑近了江宇。

“……”

江宇小心翼翼地清了清嗓子,忍不住偏头笑了笑,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捏了块橘子塞进了江星的嘴里。“臭小子,知道还问。”

“嘶——”江星皱了皱眉,嚼了几下闭眼吞了下去,“好酸。我妈她怎么总学不会挑水果呢……”

父子两的交谈打趣只维持了几分钟,江星就被江宇推着肩膀推到了卧室门口。

江星蹑手蹑脚推开了门,顺着门缝看了进去。

明明是进自己的房间。

可为什么,总感觉做贼心虚似的。

江宇同样偏了偏头,最后轻轻拍了下江星的肩膀。

“回来的这么晚,我都怕你两明天上学迟到。”

“……那你明早喊我们两个起床不就行了?”江星轻声道。

“你这小子,够精的。”江宇转身返回了客厅,最后按掉了电视的开关。

*

乔司似乎睡熟了,时重时轻的呼吸声接连不断传进了江星的耳朵里。

他手里捏着湿毛巾,慢步走到床边,最后伸手轻轻贴在了乔司的眼睛上。

这种突如其来的湿热感,似乎惊醒了乔司。

但他没动,依旧紧闭着双眼,故意重复着刚才的呼吸频率。

虽然有些不太一样,但江星并未注意到。

不知过了多久,毛巾的温度也逐渐降了下去,变得冰凉。江星不知在想些什么,依旧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喂……”

乔司下意识张了张嘴,“我的眼睛看不到东西……”

江星回过神,立马伸手将微凉的湿毛巾拿了下来。乔司的眼睛依旧紧闭着,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江星眯了眯眼睛,轻声喊了几遍乔司的名字。

“……这小孩,不会还说梦话吧?”江星仰了仰脖子,抬手按了按肩膀。

乔司似乎被逗笑了,终于忍不住侧了侧身子弯着腰抓了下江星的胳膊,最后闭着眼将整个脑袋埋进了江星的胸口。

“什么时候醒的?”江星没动,低头愣愣地看着乔司缩在自己的怀里。

“刚刚。”乔司的声音很哑,带着浓浓的睡意,“毛巾都变凉了,你还不拿掉。”

“……”江星没好气地弹了一下乔司的额头,“你刚刚是不是说,你的眼睛看不见?”

“嗯?”乔司有些好奇,抬头睁开了双眼。

一片昏暗中,江星脸上的表情有些模糊。

可还没等到他看清,江星就蹲在了床边,冰凉的指腹滑过了乔司右侧的眉骨。

出于本能反应,乔司还是闭上了右眼。

“???”

“闭着眼睛能看到才有鬼。”江星笑了两声,将毯子往上拽了两下,最后又掖进了乔司的脖子,“好了,不早了,快点闭上眼睛睡觉。”

话毕,江星一手捏着毛巾一手抱着新的毛毯,准备推门出去。

“那你呢?”

在江星推开门的瞬间,乔司还是喊住了他。

江星回头打趣道,“我这人睡觉容易乱动,怕把你踹下去。”

“……”乔司一时哑然,有些尴尬地重新躺了回去。白茶花香的味道好像更浓了些,闻久了反而有些催眠。

江星又说:“好了,还是不逗你了。我去客厅吃点东西,你先睡。”

“哦……”

夜色更深了,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了钟表指针走过的声音。乔司再也耐不住这股困意,缓缓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清晨,陈艳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一眼就看到了侧躺在沙发上的江星。

这小子。

昨天晚上是在客厅里睡了一晚上?

陈艳微微摇了摇头,从冰箱里拿了罐牛奶出来。

江星被这细细碎碎的声音吵醒,他下意识皱了下眉,眼睛瞥了一眼旁边的表。

6点05分。

比以往还早了15分钟。

江星翻了翻身子,最后胳膊肘撑着沙发爬了起来。

“醒了?”陈艳站在厨房的玻璃门前看了江星一眼,最后拿了一杯热牛奶出来,“刚过6点,你还能再睡15分钟。”

“算了。醒了就睡不着了。”江星揉了两下眼睛,最后闭眼踢着拖鞋摸进了浴室。

*

早晨6点30分。

陈艳将餐桌上的空盘子全部搬进了厨房。

江星也套上了校服外套,右手随意地撑在门框边上,低头看了一眼还蹲在地上绑着鞋带的乔司。

湘城一中的校服不像其他普通高中的校服。白色的衬衫,搭配着黑色的领带和西式外套,以及深色的长裤。

满满的校园风。

再加上江星长得好看,肤色又偏白,左眼下方的小黑痣越发的清晰。

乔司还是没忍住偏头多看了几眼。

“小孩……”

“……”乔司的手突然顿了下,一副被抓包的样子。

江星抓了下书包的肩带,趁着陈艳和江宇不在客厅,他忍不住偷笑了几声,“你这眼睛往哪瞟呢,鞋带都系错位置了。”

“……”乔司的脸瞬间就红了,他低了低头,将绑错的鞋带重新打散。

可下一秒。

江星突然蹲了下来,挪开了乔司的手。

他指尖灵活,冷白色的指关节动了几下,浅灰色的鞋带穿进了对应的孔里,最后再被江星重新打了个结。

“真够笨的。系个鞋带还能系错。”江星收回手,重新站了起来,“自理能力简直是0……”

“……我会。”乔司涨红了脸。

*

江星跟以往一样,先把乔司送到了学校,最后掉转车头又赶往湘城一中的东校门。

今天出门的时间早了几分钟,所以并不着急,右手握着车把,另一只手捏着半个肉包。

叮——

江星的手机响了一声,恰好遇上了人行道上的红灯,他单脚踩地停在了原地。

消息是白洋发来的,只不过却是一张考试排名表。

表头上写着“高一5班期中考排名表”

“……”

要是换了以前,江星肯定会忍不住回拨个电话骂白洋一顿。但现在,江星将剩下的包子全部塞进嘴里,解锁了手机点开了那张照片。

“25、26、27……”

人行道上的红灯已经进入了最后的9秒倒计时,但江星依旧站在原地低头划着手机屏幕。

“29、30!”

江星眼前一亮,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30!”

跟上次考试成绩比起来,这次简直是一个质的飞跃。

叮——

白洋又发来了消息。

白洋:星仔,这次考试你前进了10名啊,牛逼。

江星瞅了一眼马路对面的红路灯,最后单手扶着车头往前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按下了语音键。

只不过,接收这条语音的主人不是白洋,而是乔司。

江星说:“小孩,还好有你。”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