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葡萄白霜

葡萄白霜(1 / 1)

推荐阅读:

因为临近考试的缘故,江星的活动范围彻底缩减成了学校、附中校门、小区组成的三点一线。

吃过晚饭之后,江星愁眉苦脸一头扎进了乔司为他准备好的笔记里,乔司虽不忍心过多打扰,但出于礼貌,他总会在陈艳准备好了果盘之后顺手接过去敲两下江星卧室的门。

不管这门是开着的还是被反锁起来的,乔司都会在江星答一声后才推门进去。

房间里的灯全开着,稍微有些晃眼睛。乔司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江星身边,将手里的瓷盘轻轻放置在了他的右手边。

江星眯了眯眼睛,视线从练习册上转移到了乔司身上。

“阿淮,晚饭吃饱了吗?”江星若有所思,咬了咬笔杆最后丢在了桌上。

乔司有些意外,眨了两下眼睛,“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刚刚吃晚饭的时候,我看你都没吃多少。”

“好像没什么胃口……”江星扬起了脸,闭着眼睛后脑勺贴在了凳子的靠背上,随后又长叹了一口气,“后天就要期中考了,如果我这次成绩还原地踏步的话,总感觉有点对不起我爸妈……”

乔司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直到气氛逐渐变得压抑起来,江星才清了清嗓子重新坐直了身子。顾不上放在盘子里的叉子,江星直接伸手捏了几瓣橘子塞进了嘴里。

“嘶——这橘子……好酸!”

乔司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样学着江星的样子往嘴里丢了一个。

“……”乔司嚼了两下,眉头瞬间挤成了一堆,“真的好酸啊……”

江星失了笑,趁着乔司不注意,又塞了两瓣到乔司嘴里。冰凉的指尖轻轻滑过乔司沾着汁粒的唇缝,江星下意识缩回了手。

眼瞅着乔司捂着嘴闭上了眼睛,江星忍不住笑了几声,最后有些尴尬地抓了抓脖子,最后重新拿起了笔。

“阿淮……你说,虽然我爸妈他们平时嘴上说着不在乎我的成绩,但其实他们内心还是很想听到一些好的消息吧?”江星直勾勾盯着窗外,几秒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很轻地眨了下眼睛,“所以我在想,这次考试我哪怕比之前进步一点点,一点点也好,这样的话,至少看见他们,我不会觉得心虚……阿淮,你呢,你有过这种感觉吗?”

直到话题涉及到了这些,江星才突然意识到,他对乔司的了解也只是一点皮毛。关于乔司的全部喜好或是学业成绩,江星全然不知。

乔司依旧沉默着,伸手又拿着叉子轻轻扎了一小块苹果过来。

“江星哥哥。”

“……”江星咽了下口水,斜着眼睛用余光瞥到了乔司的侧脸,“你……干嘛,突然这么喊我,让人有点瘆得慌。”

以前求着他多喊几句都没能立竿见影,现在倒好,这声哥哥喊得猝不及防。

乔司反而没当回事,只是将果盘的位置往桌子边又挪了半分。嘴里的橘子似乎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乔司的左脸鼓起来了一小块。

“……”江星将自己的杯子挪了过去,“这么酸啊?要不喝点水中和一下?”

“中和?”乔司嘟囔了几句。

江星点了点头,将杯子端了起来凑近到了乔司的唇边,“对啊,橘子加水,然后你自己再晃两下脑袋,约等于喝了橙汁了……来,张嘴——啊——”

江星仰着下巴,微微张了张嘴。

“……”乔司整个脸都白了,大概是没想到,这种哄骗三岁小孩的套路,居然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己还拒绝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关爱”。

不解虽不解,但乔司还是听江星的话张开了嘴,灌了好几口凉水。嘴巴里的酸劲并没被这凉白开冲散,乔司下意识闭了下眼睛。

江星怔了下,最后皱了下眉曲着手指凑近了乔司的下巴。

“阿淮,太酸的话,就吐掉。”江星的右手轻轻抵着乔司的侧脸,眼里终于有了些担忧,“我刚刚跟你开玩笑的,快吐出来。”

乔司眨了眨眼睛,一个没注意全部吞了下去。乔司来不及回应,匆忙之中端起了江星手边的杯子,将剩了大半的凉水全部倒进了嘴里。

乔司仰着头,喉间微凸的喉结快速滑了两下。

“……”

嘭——

乔司放下杯子,忍不住撇了下嘴角,最后一巴掌拍在了江星的背上。

“江星,我现在严重怀疑你是故意的!”

江星没说话,抬手揉了揉乔司的刘海。

*

一来二来,墙上钟表里的短针又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数字“9”的位置。江星软着身子瘫在了桌上,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情绪充满着疲惫。

乔司不傻,从小以来看人眼神行事的本事反而派上了用场。他整理好了空掉的盘子,最后拿起了江星夹在课本中间的笔。

“已经快要9点了,再这么下去,你今天晚上又复习不完了。”乔司说完,伸手抬了下江星的胳膊,抽了几张空白的草稿纸出来,“这些题我会,要不我用初中的知识点讲给你听吧。万一到时候考试的时候碰到几个类似的题,你就是用我教你的方式来解析,阅卷老师也不会说你这是错的。”

见江星没动静,乔司又偏了偏头盯上了江星的眼睛。

说巧不巧,四目相对的瞬间,乔司的左胸口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像是寒山古寺里的钟声,静谧里透着的悠扬无人知晓。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乔司眼尾有些泛红,好在桌上的台灯散着的光能将其遮盖。

江星突然笑了起来,胳膊肘撑着下巴,整个人斜靠在了桌上。

“以前怎么没注意过,原来我们家阿淮,长得这么好看。”

“……”

这次不止眼尾,就连整个脸都开始发起烫了。

后来,江星的卧室里,只剩下了钟表秒针的机械音。乔司手捏着笔,时不时在纸上写一串公式,时不时将笔塞到江星的手里,合了笔记本,让他再默写一遍。

直到临近晚上10点,江星才踢开凳子站起来,对着窗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

今晚的云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厚重一些,没有清冷的月光透下来,小区外的星河路上一片漆黑,但江星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乔司将空盘子重新清洗干净放回了厨房,最后轻手轻脚回到了江星的卧室。

关了台灯的房间也有些暗,乔司往前跨了两步并肩站在了江星的右侧。

“你们小区附近电路检修?”

这话倒是提醒了江星,他之所以觉得怪异的地方,正是这星河路两侧的路灯。

以前虽然算不上亮眼,但至少他能透过窗户看到隔壁那条街。但现在,除了一片黑,他什么都看不到。

“应该是吧?”江星轻声应了一句,“隔三个月就检修一次,上次好像还是初夏的时候吧。”

“哦……”乔司没当回事,指尖在桌上轻轻画着圈。

初秋的夜风更凉了,江星伸手想去关窗。突然之间,一丁点的荧色亮光从江星卧室的窗户缝中飞了出去,江星下意识缩了缩手。

“有虫子??”

不对。

江星直勾勾盯着那亮光的移动方向,眯了眯眼睛。愣了几秒之后,江星转身拽着乔司的手,往客厅的鞋柜处冲了过去。

“??”乔司一脸茫然,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江星换好了鞋。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乔司居然也蹲了下来换上了自己的鞋。

江星这一气呵成的动作似乎也惊到了正窝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陈艳和江宇。江宇抬了抬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艳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瞥了一眼。

“星仔?都已经这么晚了,你要带阿淮出去?”

“嗯。”

江星正顾着绑鞋带,头也没抬,轻声应了一声后,江星才站了起来,“放心,我们就去楼下看个东西,马上就回来。”

陈艳虽然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们两个别乱跑啊,现在都已经入秋了,晚上天气凉。”陈艳又从衣架上拿了件江星的外套,走过来披在了乔司肩上,“阿淮你别介意啊,星仔他以前也总这样,莫名其妙看见个东西就跟见着个宝贝似的……”

乔司没说话,只是轻笑着点了点头,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江星一把扯到了楼道里。

“十分钟就回!”江星侧着身子冲陈艳喊了一声。

哐——

大门被江星从外面猛推了一把,门缝间挤过来的风扑了乔司一脸。

*

初秋的风确实很凉,江星出门着急,只穿了件白色的短袖。他缩着脖子,右手轻轻搓了搓胳膊。

乔司跟在江星的身后,虽说身上套着外套,但他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江星停了下来,将乔司拽到自己面前。

“怎么都不拉拉链?”江星的声音很轻,看上去就像是担心吵到了楼上楼下的邻居。

乔司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

“你跑的太快,没来得及……”乔司低头看了一眼,“而且你外套太大,到处漏风……”

江星想说的话重新咽了下去,他顾不上别的,愣是用自己的外套将乔司裹了个遍。

几分钟后,乔司像个矮形蝉蛹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对,不是他不愿意动,而是他动不了,除了两只腿能迈开步子,其余地方愣是被江星用自己的外套缠了整整两圈。

乔司忍不住眨着眼睛抬眸看向了江星的鼻尖。

“……”

“……”

许是模样太过滑稽,江星忍不住弯着腰大笑了起来。

“小孩,你这样也太可爱了。”江星将乔司的两只胳膊从外套里抽了出来,“胳膊真短,刚刚没注意都给裹进去了。”

乔司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咬着牙:“江星你等着,我还会长的……你——”

乔司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目光转移到了江星冲他伸过来的那只手上。

“你又想干嘛……”

“我跟我妈说了就出来10分钟,所以……小孩,能不能跟哥哥牵个手?”江星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严肃,嘴角微微上扬,又歪了歪头,“嗯?这么不愿意啊?”

乔司突然就不敢再直视江星的眼睛了,他甚至有些庆幸今天电路检修,周围有些黑,将他眼尾的殷红隐藏进了这片黑暗中。

乔司愣了下,微微抬了抬胳膊。

江星想都没想直接反扣住了乔司的手,指缝交错,江星才往小区大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

星河路上没什么人和车,从各个巷子里穿过来的风交汇在了十字路口。落叶散了一地,有几片甚至旋转在了半空中。

除此之外,路两侧的矮灌木丛里有着微弱的光点。

江星突然松开了乔司的手,往后退了两步再猛冲跨过了灌木丛,微弱的光点瞬间四散而开,亮光也愈来愈耀眼。

江星忍不住抬手,向前抓了一把。

眼前的景象出现的有些突然,乔司忍不住张了张嘴,他将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

“这是……”

江星突然从人行道另外一侧跑了过来,他的右手是微微攥起来的。空隙间能看清里面的微光。

江星的胸口起伏不定,他深吸了一口气。

“小孩,你看。”

话毕,江星缓缓松开了手。

微光闪烁的频率快了些。

“这是……萤火虫?!”乔司有些惊喜,下意识按在了江星的手上,眼睛直勾勾盯着江星手心里的飞虫。

可是已经进了初秋,怎么还会有萤火虫呢?

乔司又忍不住抬了抬眼。

江星似乎看穿了乔司,他耸了耸肩膀,冲手心里趴着的小东西吹了一口气。

目睹着飞虫脱离了自己的掌心重新飞向了灌木丛,江星才偏过头轻轻按在了乔司的肩上。

江星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惋惜,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平静。

他盯着乔司的眼睛,念道:“小孩,看来夏天真的要结束了。”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