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甜心白桃

甜心白桃(1 / 1)

推荐阅读:

江星彻底愣在了原地,他的右手还像刚才那样轻轻地按在门把手上,可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湘城的夜里很凉,楼道大开的窗户总会灌进来一阵凉风,一个不小心,横冲直撞扑在了乔司和江星的身上。

乔司穿的实在是有些单薄,没忍住低头打了个喷嚏。

江星回过神,立马将搭在肩膀上还没来得及套好袖子的薄外套扯了下来,随手裹在了乔司身上。

“你下午放学的时候怎么都不跟我说是要来我们家借宿的?”江星吸了吸鼻子,似乎是在埋怨,“而且这都入秋了,晚上这么冷,你就穿这么点衣服跑过来的?”

“我——”

“还有!你怎么不在微信上面通知我一声啊,哪怕我骑车去接你也行啊。”

趴在客厅地板上还在练着瑜伽的陈艳听到这里,忍不住偷笑了几声,直到她失了力气平躺在垫子上长舒了一口气,江星才终于停了下来。

他伸手拽了拽外套的两只袖子,连衣服带人一并拽进了屋子里。

大门将夜风隔在了外面,温润的暖意伴随着一股熟悉的清香味瞬间钻进了乔司的鼻子。

这味道,正是从江星身上传过来的。

最开始只是淡淡的,直到靠近江星整个人,茶香味重了些,有些好闻。乔司下意识眯了眯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于是江星又炸了毛。

他拽了下乔司的手腕,回头冲陈艳喊道:“妈,阿淮他今天睡我屋,你等一下帮我多拿条毯子。我们先进去写作业了。”

没等到陈艳回答,江星直接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随后将门把手上的锁扣反扭了一圈。

江星在生气。

乔司有些不知所措,眨了几下眼睛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轻放在了旁边的皮质沙发上。

“那个我……”

“你什么你?”江星胡乱地瞥了乔司一眼,伸手用温热的手心搓了搓他的手背,随后又将乔司的袖子往上挽到了胳膊肘的位置,“身上这么凉,你就不怕生病?万一感冒发烧了怎么办?!我——乔阿姨得多担心。”

乔司想反驳回去,他想告诉江星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脆弱,但他最终还是没能开得了口。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江星就像是一只在外受了气却没地方撒的猫。就跟肉松小贝一样,无论怎么样,你总得顺着毛撸。

乔司清了清嗓子,缩了缩胳膊:“江星哥哥……”

江星的气突然散了,甚至可以说散的有些猝不及防。

“……”江星长舒了一口气,收回了手,转身将乔司拿过来的几本书放在了桌上,最后抬手将薄纱窗帘全部重新拉好。

气氛突然沉默,乔司愣在原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腕。

“江星哥——”

“别叫了。”

江星长这么大最怕的可能只有以下三件事。

一是遇到了猫,二是看到有女生掉眼泪,三呢……大概就是乔司一脸委屈地叫他“哥哥”。

江星打断了乔司,蹲了下来从衣柜下方的抽屉里拿了块全新的毛巾出来,二话没说直接丢到了乔司身上,“下不为例,记住了吗?”

乔司知道这是江星给他的台阶,此时不下更待何时。乔司突然笑了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下不为例。我保证以后不瞎制造惊喜了。”

“……”

江星的肩膀颤了一下。

这小孩,之所以不告诉他,原来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但如果这个惊喜最终会换来乔司生病感冒好几天,江星不愿意。打死都不愿意。

江星有些无奈地走了过来,轻轻拍了下乔司的肩膀。

“你这不叫惊喜,顶多算是惊吓。”江星的声音软了下来,直到亲眼目睹着乔司整张脸都逐渐变得惨白,江星才稍稍弯了弯腰,指腹轻轻蹭了下乔司的耳根。

他说:“不过……不管是惊喜还是惊吓,我都很开心。”

乔司缓缓抬起了头。

江星房间没开灯,只有桌上的那盏台灯往四周散着微弱的白光,乔司偏了偏头,透过那层薄纱,他一眼就看到了被云霭遮了一半的下弦月。

冷白色的光和台灯的暖光混在一起,照在江星的后背上。

“现在好点了吗?”江星又摸了摸乔司的手和胳膊,“啊,终于有点温度了。”

乔司轻轻“哦”了一声,就被江星拽着往客厅走。

“???”乔司说,“去哪?”

“洗热水澡。”江星头也没回,按下了房间的锁。

“……”

*

帮乔司调好了最佳水温,江星又从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拿了乔司换洗的衣物放在了浴室外的干净衣篓里。

乔司愣在原地,将上半身的T恤脱了下来,再眼睁睁看着江星一把拽了过去丢进了洗衣机里。

“剩下的……我自己放就好了。”乔司光着脚往前走了两步,最后停在了镜子前。

江星重新转身看向了乔司,眸子突然暗了下。以前只是觉得这小孩可能是营养不良,体型偏瘦。直到乔司脱光了衣服,江星才看到了隐藏在乔司背上的几处青痕。

而且按照受伤程度来判断,这些伤,已经有些时日了。

“你背上那些青一块紫一块的东西到底怎么来的?”江星的语气同样冷了下去,他伸手将乔司拽到了自己跟前,随后将他翻了个身。

胸口的位置虽说没看到什么淤青,但那几根肋骨却清晰地冲进了江星的眼底。

“……你。”江星突然就有些看不下去。

不知为何,江星又想起了上次去初级中学接乔司时,看到他嘴角边的红印,江星终于忍不住攥紧了双手,重新转身面对着角落里的洗衣机。

乔司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轻笑了几声,走上前拍了下江星的后背。

“江星,没关系的,有些伤总会好起来的。”乔司咧了咧嘴,晃了晃江星的衣袖,“真的,会好的。”

江星没回头,只是哑着嗓子问道:“那你告诉我,你背上那些淤青到底是怎么来的……”

乔司深吸了一口气,松开手,后背轻轻贴在了旁边的白色砖墙上。

“江星,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江星沉默了一阵,身子沿着墙缓缓滑了下去,最后坐在了地上。他轻轻拽了下乔司的胳膊,“好,我听着。”

*

“从前有个小孩,他有着全天下最幸福的家庭……”乔司的眼睛里像是起了一层水雾,江星从面前的镜子里,一眼就瞥到了身边这小孩的落寞。

他依旧沉默着,指尖在自己的胸口打着圈。

乔司的故事里,前半段听起来极其美好。有那么一瞬间,江星突然就想到了陈艳和江宇,他们两个人虽算不上是全天下最优秀的父母,但却像是在黑暗里执灯的守护者,永远将江星庇护在最安全舒适的地方。

江星斜了斜眼睛,乔司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没见过的,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宽心。

但可惜,这个故事并不只有前半段。

“……那个时候我还小,听不懂大人们口中的分开到底是什么意思。”乔司的表情有些僵,刚才的笑也彻底消失在了脸上,“我只记得从那个时候起,我妈会抱着我哭,然后我就跟着她一起哭。哭过之后,她又会把我抱进怀里逗我笑……后来再大一点,才明白原来分开就是抛弃。”

“是他不喜欢我,是他自己不想要我们了……”

讲到这里,乔司突然哽咽了下,按在地上的双手也下意识攥了起来。

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最深的,心里留下的疤都是无法抚平的。

这些道理其实江星都懂,可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乔司这小孩长得好看又聪明过人,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他,甚至丢下他……

如果真的有,江星觉得那个人的脑子一定是被烧坏掉的。

江星的手就是这个时候贴上去的。

他的手心里还残留着几滴小水珠,摸上去有些微凉。乔司先是一愣,随后扭头盯上了江星的眼睛。

“好了。”江星的指尖不停地蹭着乔司的手背,最后忍不住将乔司整个人扯进了自己怀里。“别再想了,那些都过去了。阿淮特别好,真的。”

“哥哥从不骗人。”江星垂眸道。

乔司没说话,鼻尖依旧抵着江星的肩膀。没有难过,也没有任何的失落,江星的话就像是一种药剂,敷在伤口上等待着它再次结痂掉落。

“你看,你现在和乔阿姨来了湘城,还一起开了花店,里面还有很多很多好看又好闻的花。你还有好多邻居街坊,还有我爸妈对你一个人的偏爱。”江星的声音很轻,却给了乔司足够的安全感,“还有……阿淮,你现在认识我了,我还有好多好多的朋友,他们跟我一样,一定也会非常非常喜欢你的。”

“所以阿淮……”江星说,“以后哥哥一定保护好你。”

如果说陈艳和江宇是江星永远的守护者,那阿淮……就是江星16年来最想保护的那个人。

而这份感情江星还不敢轻易下结论,他想的,只有和乔司一起长大。

*

夜色更深了些,江星愣愣地趴在桌上,笔尖戳了几下桌上的草稿纸。纸上写满了各种公式,可江星却有些看不进去。

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江星迫不及待赶了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小孩,洗好了吗?记得把头发吹干……”江星站在门口喊了几声,最后在陈艳和江宇的目光下,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你们两个,这么看着我干嘛?”江星先发制人。

陈艳忍不住就笑了,扭头看了看江宇,“啧”了几声,“我刚刚在想,要是当时我们再给你生个弟弟,就好了。我是真的没想到,原来我们星仔还会这么照顾人的。”

江宇手里捏着湘城日报,抿着唇轻笑了下。

“我看算了吧,星仔小时候没少惹事,要是再来一个一模一样的,你受得了吗?”

陈艳胳膊肘撞了撞江宇,“少来,只要是我生的儿子,不管他怎么样,就是最好的。”

“……”

江星往后靠了下,忍不住冷哼了两声。

“爸,妈,我都快成年了。”江星吸了吸鼻子,“你两都秀了大半辈子的恩爱了,最近能不能稍微收着点啊,阿淮还在咱们家呢。”

一提到阿淮,陈艳突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直接从冰箱里抱出来个半大的西瓜。

“???”江星一脸懵,起身赶了过去,一把从陈艳手里夺过了还带着部分白霜的西瓜,“行了行了行了,你还是坐那跟我爸一起看电视去吧,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陈艳并不意外,很是随意地瞥了一眼江星,“那你说,我想干什么?”

“知道你喜欢那小孩,想把最好的都拿出来给他吃,但你好歹也要分清楚情况的吧……”江星将手里的西瓜重新塞回冰箱,最后不紧不慢地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瓶蜂蜜出来,“阿淮有些着凉,我给他冲一杯蜂蜜水就行。”

陈艳满意地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江星的后背。

“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儿子,江宇你看——”说着,陈艳踢着拖鞋重新靠回到沙发上,一歪头钻进了江宇的怀里,“这可是我生的儿子,厉不厉害?”

“厉害厉害。”江宇忍不住笑了起来,“能有这样的老婆跟儿子,那绝对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于是,陈艳笑的更开心了。

*

乔司吹干了头发,整理好的所有的衣服之后,打开浴室的门一眼就对上了江星递过来的那杯温水。

江星斜了斜嘴角,“你们小孩子洗澡都这么慢的吗?蜂蜜水都要凉了。”

乔司愣了下,眼尾突然就有些红。他伸了伸手,接过了白色透明的玻璃杯。

水温是正正好的,蜂蜜也很甜。

“谢谢。”乔司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最后轻轻放在了旁边的餐桌上。

“阿淮,把这当自己家,别这么见外。”

没等到江星说话,陈艳突然站了起来,冲乔司笑了笑。“阿姨特别喜欢你,以后你可以常来,阿姨做很多菜给你吃——”

“额,那个妈。”江星打断了陈艳,伸手将乔司拽到了身后,“我们还有作业没写完,先回房间了。”

“啊?哦哦……”陈艳愣了两秒,摆了摆手,“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你们还有作业……那你们去吧去吧,毯子已经帮你们放在房间了,别熬太晚,记得早点休息。”

江星“嗯”了几声,就拽着乔司回了房间。

墙上的钟表短针已经到了接近11的位置,但江星的作业半点没动。他有些无力地瘫在了桌上,练习册里的那些化学字母就像是一串接一串的催眠字符,趁机往他的眼睛里钻。

江星忍不住,半眯着眼睛下巴贴在了化学课本上。

睡觉吧?

可下周就要考试了。

不睡觉吧?江星又觉得自己的大脑和四肢早就分道扬镳了。

“小孩……”江星头也没抬,只是轻轻喊了一句,“你当时到底是怎么学的化学啊,这些公式看着真的不会头晕吗……”

乔司已经换好了睡衣,此时此刻就坐在床边,听到江星喊他的名字,乔司的后背瞬间僵了一下。

“……”

“下周就要考试了……我怎么感觉又要被杨梅请去办公室里谈人生了。”江星闭上了眼睛。

乔司站了起来,从沙发旁边挪了个凳子过来,靠在了桌沿上。

“要不还是我重新讲给你听吧?”乔司张了张嘴,“有些公式其实很简单的,只不过好多老师都会把它复杂化。”

江星依旧闭着眼,声音断断续续,时轻时重,加重夹杂着喘息声:“好啊……不过,小孩……能不能让哥哥先眯个10分钟……阿不,5分钟……5分……钟就……好……”

别说什么5分钟,江星刚说完那句话不出2分钟,乔司就听到了一阵渐缓的呼吸声从旁边传了过来。

江星的睫毛很长,侧着的脸埋进了圈起来的胳膊里,整个人像是被这冷白的月光给裹了起来。

乔司嗤笑了一声,从江星的指缝间抽走了那根笔,随后低了低头,将知识点的解析整理在了江星的化学课本上。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墙上挂着的钟表指针已经过了数字“2”,卧室的窗户开了条缝隙,几声轻缓的猫叫声突然传了进来。

江星对猫一向敏感,听到声音后,他猛地睁开了眼睛。

薄纱窗帘被风吹得在桌边晃了好几下,桌上的台灯已经被人关了,整个房间里只留下了倒映在桌上的月光。

江星的两个胳膊被压了很久,失了血色发着麻。他忍不住小声“嘶”了好半天,下一秒眼睛不由自主地盯上了自己的床。

床尾的毯子摆放的平整,完全不像是被人打开过的样子。而且别说只是床角的毯子,整个床上都空无一人。

“阿淮?”江星立马坐直了身子,扭头的瞬间才看清了趴在自己右手边,闭眼熟睡中的乔司。

这小孩似乎睡得不太舒服,时不时皱几下眉头。

江星突然就松了口气。

“……”江星又怕自己的动作太大吵醒乔司,只好愣在原地愣了许久。

桌上的几本练习题册还是打开的,只不过中间夹着的那张草稿纸上,除了几个小时前他无聊随手画上去的几笔以外,其他空白的地方早就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公式解析。

江星虽然离得远,但还是一眼就看懂了最中间的几行化学式。这些解析式子跟乔司之前所说的一模一样,比学校老师在课堂上讲的还要易懂一些。

这小孩……

江星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明自己该写的作业早就已经在学校写完了,还愣是为了他自己下周的期中考,捏着笔杆熬了半宿。

“阿淮……”江星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最后又稍稍靠近了许多,“淮?”

乔司大概是真的感冒了,他的鼻息有些重,而且从脸色看上去又好像有些累。江星活动了下肩膀,吞了下口水站了起来,轻轻挪开凳子。最后伸出一只胳膊揽在了乔司的腰间,另一只手拖住了他的双腿。

江星抱着乔司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往床边挪。将乔司整个人放在床上之后,江星又将自己的枕头往乔司这边挪了挪,最后轻轻垫在了乔司的后脑勺。

随后,江星又把床角的毯子扯了过来,轻轻盖在了乔司的身上。

等到乔司的眉头不再皱了,江星才抬着胳膊按了按有些发麻的后脖颈。果然,趴在桌上睡觉的后果,就是他现在这样。

哪哪都痛。

看来睡是睡不着了,江星只好站了起来,将玻璃窗的缝隙开大了些。外面黑漆漆一片,借着路灯的弱光,江星看到了几只扑楞着翅膀铆足了劲往那昏黄的灯泡上撞的飞蛾。

还真是不死不休。

短针又顺时针往下移了一个数字的距离,江星眯了眯眼睛,瞥了一眼乔司的侧脸,最后终于忍不住倒在单人沙发上沉沉睡去。

*

江星再被吵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7点,距离早读还有半个小时。江星揉了揉眼睛,胡乱地往房间里瞥了几眼。

床上没人,床单平整的连个褶皱都没有,就连乔司的睡衣也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了床边的凳子上。

江星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下意识按了按太阳穴。

“星仔?醒了吗?”陈艳敲了两下门,又多喊了几遍江星的名字。

“啊,醒了。”江星站了起来,打开了门。眼睛又往浴室方向瞄了几眼,“妈?阿淮呢?”

陈艳手里正端着一杯淡盐水,眼神有些不可思议。

“去上学了呀。说是今天早读课好像换成了什么社会实践课,就先走了……”陈艳说,“不过我是看着他吃完了全部的早饭的,哦对了,走的时候阿淮这小孩还特意拿了吐司面包。”

“我看那小孩吃饭也不挑食,怎么长的那么瘦……”

江星抿了下唇,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还能是什么,多半是为了给你留下好的印象所以装出来的呗。

江星心说。

而且还有那什么社会实践课?

不就是去学校附近的巷子里给肉松小贝拿吃的吗?

这怎么还说的这么清醒脱俗,令人无法拒绝,而陈艳偏偏还信了。

江星懒得再答,越过陈艳径直走向了浴室。洗漱结束,江星从桌上摸了两块面包塞进了嘴里,最后又从冰箱里拿了罐酸奶直接丢进了书包里。

“妈,我今天就不在家吃饭了,起晚了快要迟到了。”

“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陈艳头也没回,只是在厨房回了一句,“你到时候问问阿淮晚上想吃什么,到时候发微信给妈妈,我跟你爸去超市买。”

“行。”江星笑了笑,冲陈艳挤了挤眼睛,推开了门,随手从旁边的立柜上捏了一把车钥匙,“那我先走了。”

*

江星到巷子的时候,已经过了早上7点5分。今天的巷子里多了几个早起晨跑的老头,但江星没看到乔司的身影。

他猜,这个时间点,乔司应该已经去学校了。

江星并未多想,直接骑车进了湘城一中的校门。

早读课结束,就是湘城一中住宿生的早餐时间。教室里的人少了许多,江星有些懒散地趴在桌上补觉。直到白洋和沈暮带了些零食过来,江星才半眯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星仔?昨晚没睡好?”沈暮伸手按着江星的脑袋,强迫他抬起了脸,“我去,你这黑眼圈怎么回事?你昨天大半夜的摸黑抓耗子去了?”

“没有……”江星懒得反抗,任凭沈暮用手心拖着自己的下巴。

白洋“唔”了半天,摊开了手。

“那你干嘛去了?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

“乔阿姨最近出省了,阿淮那小孩住我家。”江星下意识又阖上了眼,口齿不清道:“他帮我记了化学笔记,后来我两趴桌上睡着了……然后我就落枕了。”

说完,江星忍不住按了两下脖子。

“那阿淮呢?他也落枕?”沈暮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八卦之心还真的是说来就来。

“应该没有,后半夜是我把他抱到我床上去的。”江星说。

“所以你两睡在了一张床上??”沈暮撇了撇嘴角,“我去……星仔,我和绵羊跟你从小长到大,都没在你那床上睡过。这便宜就这么白给了一个初中小屁孩了?”

有些不太甘心。

“嘶——”白洋突然也跟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说江星卧室的床并不小,而且他和乔司两人同为男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睡在一起似乎合情合理。

但沈暮却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毕竟江星那床,就跟宝贝似的从来没让别的人碰过,有时候沈暮都怀疑江星是不是有严重的洁癖。

沈暮抿了下唇,心想着困惑了他这么久的疑问,今天总算是解开了。

原来不是江星有洁癖,而是他会看躺在他床上的那个人是谁。

“懂了,终究是我和绵羊不配了。”沈暮摇了摇头,撕开薯片的包装袋猛地往嘴里倒了好几片,“这就是亲兄弟明算账。”

“……想多了你们。我怕那小孩不适应,就在我房间的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上。”江星说完,又皱了皱眉,“嘶,别说,这落枕还真是难受。”

白洋的那口凉气突然就出不来了,他吸了吸鼻子缓了好半天,最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星仔,虽说阿淮是个男生,但我还是想说一句。”

“什么?”江星抬起了头。

“你真是个绝世好男人。”白洋竖起了拇指。“为了别人家小孩的清白,不惜跟自己的脖子过不去。”

“滚蛋吧你。”江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江星仰着脸看向了窗外的梧桐树,心想自己这说谎的技术简直是愈来愈熟练了,不仅脸不红心不跳,而且连眼神都充满着坚定。别说,还真糊弄过了沈暮和白洋。

江星又仔细一想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他哪里是怕乔司不适应和男生睡在同一张床上。

他怕的是自己。

他知道他对乔司的那份心动叫做“喜欢”,而在面对自己特别喜欢的人的时候,江星清楚地知道,理智一定会被私有的情感所左右。

他怕自己不受控制,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江星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骂了句“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

“江星同学——外面有人找。”

靠近教室后门的某个女生突然喊了一句。

江星回过头,眨了下眼睛。“啊?来了。”

沈暮同样回过头,一脸的不怀好意。

“找星仔的?不会又是哪个学姐来找他加微信的吧?”沈暮目视着江星的背影,迫不及待地推了一把白洋,“绵羊绵羊,快快快,去凑个热闹!”

白洋有些无奈地从旁边的凳子上起身站了起来。

可惜站在高一5班教室门外的,不是什么高二高三的学姐,换句话说,来找江星的压根就不是什么崇拜他的追求者。

而是乔司。

一个湘城初级中学即将毕业的初三学生。

江星瞬间就清醒了许多,他揉了揉眼睛,一把按在了乔司的肩膀上。

“阿淮?你……你怎么在这?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学校上课吗?”江星惊讶极了,眼睛直勾勾盯着乔司的鼻尖,“还有……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5班的?”

湘城一中高一部怎么说也得有十几个班,总不能是一个挨着一个找过来的吧?

乔司耸了两下肩膀:“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在湘城一中高一五班了。如果当时你再多说几句,说不定我现在连你们班主任到底叫什么名字都知道了。”

“……”

江星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不止是他,就连跟过来的沈暮和白洋两个人同样张大了嘴巴。

“这就是所谓的,说曹操,曹操就到?”沈暮目不斜视盯着乔司的那张脸,撞了两下白洋,“诶,绵羊你说,一个初中生特意旷课跑来我们高中,大多是为了干什么?”

白洋眯了眯眼睛,“如果是我,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来看我梦寐以求的女神。”白洋说。

沈暮被自己呛了一口,弯腰按着胸口猛咳了好一阵。

湘城一中的门禁一向森严,别说是个初中生,就连在校老师在正常上课时间进来都要刷卡验证身份。

那乔司又是怎么进来的。

“那你……你怎么进来的?”江星问。

“咳咳……”乔司突然低下了头,往前靠近了许多。稍微踮了下脚凑近到了江星耳边,“我跟门卫那个大爷说,我来找我哥哥。我还说我哥哥丢三落四,忘记带课本了。”

“……”江星脸都黑了,“那他就没问你哥哥是谁?”

“没有。”乔司眨了两下眼睛,“他看起来挺忙的。”

江星长叹了一口气,心说这要是直接把他的名字爆出去,别说是进校门,乔司这小孩很有可能直接被轰走。

乔司忍不住偷笑了几声,重新站了回去。他愣了两秒,从身后摸出一本黑色笔记本递了过来。

“对了,这个是给你的。”

笔记本不像是新的,封面一角卷了起来,而且看上去有些破旧。

就像是用了很久的。

江星接了过来,随手往后翻了一页。

【姓名:乔司】

第一页是空白的,上面只有乔司亲手写下的名字。

“这是什么?”

“化学笔记。”乔司说,“是我上初三以来每节课上记下来的,里面有不少老师特别标注过的知识点,我想你可能用得到……高一的化学跟初三的其实相差不太大,你可以多研究研究……”

江星的手顿了下,指尖微微颤了一下。他抬了抬眼睛,盯上了乔司的前额。

明明已经入了秋,白天里的温度也不高,但乔司的前额却还是爬满了密集的小汗珠。

江星合下笔记本。

“所以你今天不等我就出门,不是为了给肉松小贝带吃的?”

“……”乔司抿了下唇,双手自觉背到了身后。

“其实是为了去学校给我拿笔记本?对吗?”江星的声音弱了下来,说是埋怨,倒更像是心疼。

“乔司。”江星说,“我昨天不是说了下不为例吗?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你就忘得干干净净?”

“……”乔司有些不知所措,眼神胡乱地往两边飘。

沈暮大概是咳完了,打着哈哈将白洋从5班教室后门推了出来。

江星站在原地没动,只是斜着眼睛瞥了一眼沈暮和白洋。

“哎呀,星仔你差不多得了啊,别当着我们的面欺负人小孩啊。”沈暮冲乔司笑了笑,随后将那小孩拽到了自己身后,“人家阿淮又不是故意旷课的,他不也是为了你下周的期中考吗?是吧绵羊?”

“……啊?”突然被cue的白洋吸了吸鼻子。

“发什么愣啊,你特么倒是张嘴说句话啊!”沈暮推了一把站在一边的白洋,挤眉弄眼了好半天。

“咳咳咳,星仔,你先别生气。其实我觉得沈暮他刚刚说的没错,阿淮他也是为了你的化学成绩啊。你这——”

“那他今天拉下的功课怎么办!”江星突然吼了一声,转身正对着白洋,“是你能给他补回来?还是沈暮你给他补?”

“……”

“……”

沈暮和白洋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江星从小到大没冲他们吼过几次,但这次,江星确实是真的生气了。

气氛突然沉默了两秒,江星终于冷静了下来。似乎意料到自己刚才的语气并不太和善,他清了清嗓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重新转身看向了乔司。

“阿淮,哥哥不是怪你今天旷了课。”江星瞅着乔司愈来愈白的脸,有些心疼,他将乔司轻轻拽了过来,食指指尖蹭掉了乔司额头上的汗。

“你现在是初三,明年夏天就要中考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乔司有些感冒,声音里面夹带着很浓的鼻音。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低到只有江星一个人能听的清,“我只是……我只是想用我的方式帮帮你……我不是故意旷课的。我保证今天拉下的课,一定想办法补上。”

“江星哥哥,你别生气行吗……”

江星真就生不起气来了,他一脸无奈地使劲揉了两下乔司的刘海,忍不住笑了起来。

“下次来找我的话,别再跑这么急了。”江星说,“你瞅你这一身的汗,背后的衣服都湿了……”

说完,江星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直接塞到了乔司怀里。

又是熟悉的白茶花香味,乔司眨了眨眼睛,扬起了头。

“穿我的吧。”江星说,“别又加重感冒了。”

“嗯嗯。”乔司吸了吸鼻子,嘴角微微上扬着,“哦对了,趁现在还有些时间,我给你勾一下笔记上的重中之重!”

“……”

这小孩……

江星突然觉得,从那个雨天里捡回来的不是一个爱猫的落魄初中生,而是一块散落在人世间最完美的瑰宝。

而他,捡了漏。

江星觉得,阿淮的出现,就是上天特意将最珍贵的宝贝带到了他的身边。

如果有人问他,乔司对于他而言,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江星可能会答:“阿淮是礼物,很珍贵。”

*

沈暮偏了偏头,反手一巴掌呼在了白洋的背上。

太阳不知不觉从云层里钻了出来,耀眼的阳光铺在了湘城的每一处大地上。虽说没什么温度,但让人觉得有些温馨。

沈暮捏着笔扬起了脸:“哎,突然感觉好不甘心啊。”

“不甘心什么?”白洋问道。

“这个夏天都要过完了,我好像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去做。”沈暮咂舌,深吸了一口气,“连一个初中小孩的胆子都这么大,我还在这里犹豫什么呢。”

“你指的是?跟梁田学姐表白这件事?”白洋突然笑了笑,抬着胳膊自然而然地搭在了沈暮的肩膀上,“你自己也说了这个夏天就快要过完了,那就别让自己留下那些不甘心的事情。不就是跟喜欢的人表白吗?放心,不管结果如何,我跟星仔都会永远支持你的。”

过了两秒,白洋又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右脸。

“呸呸呸,刚刚说的不对。”

“什么不对?”沈暮眯了眯眼睛。

“刚刚少算了一个人。”白洋的视线转移到了教室最后一排的凳子上,乔司一边咬着笔帽趴在桌上,一边时不时抬头看几眼江星,最后又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白洋随手拨弄了两下刘海,同样扬起了脸,“沈暮,如果你有什么想做但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我跟星仔,还有他的阿淮,都会永远支持你的。”

沈暮突然就笑了。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