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樱悸蜜橙

樱悸蜜橙(1 / 1)

推荐阅读:

乔司平时在花店里呆的时间久,对各种特殊的味道都过于敏感,但他并不不排斥江星递过来的那件浅蓝色外套。

说来也是奇怪,江星这人看上去不像是习惯喷香水的人,但无论什么时候,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就像是一朵浅淡的白色茶花,在盛开之际来临之前,被夏风卷进了一潭干净的池水里。

夜风从巷口溜了过来,乔司下意识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低了低头,鼻尖轻轻蹭着外套的领口。

江星交代了沈暮一些事情之后,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闭着眼睛的乔司。一脸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

“小孩,这就困了?”

乔司睁开眼,抬着眼睛往右上方瞥了一眼。

“嗯,稍微有点。”乔司说,“不过湘城的晚上真好看,天上的星星好亮啊……”

星星……

江星……

乔司突然又回眸盯上了江星的眼睛。

湘城的星星确实很亮,而且,还很温柔。

乔司的嘴巴依旧埋在竖起的衣领里,江星只看到他的鼻尖稍稍动了两下。他嘴角微微上斜,眯着眼睛凑近了许多。

江星说:“小孩,你知道吗?其实你的眼睛也很好看。”

就像是装满了整片银河。

江星心想。

*

那天之后,江星每天早晨还是会多起半个小时,跟之前不一样的是,江星从自家车库里取出了好几年都没碰过的单车。陈艳每次问起来,江星也总会回几句为了避免迟到之类的话。

江星说,陈艳就信,自然也就没再过多询问,顶多就是让他上学放学路上注意安全。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更为出乎意料的事情,那就是乔司每天从花店出门的时间,不知不觉往后推了半个小时。有时时间过于早,乔司总会背着书包站在花店门外,往星河路尽头瞥上好几眼。

直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乔司才拿着桌上提前包装好的白色玫瑰,冲里屋大喊一声。

“妈,江星哥哥来了,我们两去学校了。”

继上次乔司说要开始喜欢湘城之后,江星每天都会来南淮花店买支白色玫瑰。有时候带回教室养在旁边的窗台上,有时候趁着教室没人悄悄放在前面的讲台上,时间久了,5班的前排总能闻到白玫瑰的花香,但大多时间都是被沈暮这小子半路截了胡。

说是为了追女神,但在江星这里,倒是有点献殷勤。

直到有一次,乔曦整理好包装纸抬起头盯着江星的侧脸,忍不住打趣道:“星仔,你每天都来我这买同样的花,还不让你妈妈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

“……”

江星没说话,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玫瑰。白色玫瑰的花瓣时而有些分散,时而紧紧重扣在一起,透明的朝露总会顺着花瓣滴到了江星的手背上。

他突然忍不住就笑了,目光辗转到了另一旁的乔司身上。

江星说:“没有,买来的花都送给学校的朋友跟老师了。而且我们现在还小,湘城一中校主任都在晨会上说了,早恋势必影响学习,你们初中应该也说过类似的话吧?阿淮?”

乔司懒得理他,抓了抓书包肩带坐上了后座。

“你再墨迹,信不信到时候肉松小贝挠你?”

江星瞬间就笑不出来了,他将手里的白色玫瑰胡乱地塞进乔司的手里,然后扭头冲乔曦挥了挥手,另一只脚往前使劲一蹬。

自行车头晃了两下,乔司下意识捏了捏江星的衣角。

“乔阿姨,那我们就先走了啊,你也别太累了。”江星大声喊道,“有什么重的箱子等晚上我们回来再整理也不迟……哦对了,你放心,我保证帮你把阿淮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乔曦听着高兴坏了,一边盯着两个少年离开的背影,一边忍不住红了眼眶。

不知为何,乔曦觉得江星这孩子的出现,就像给她和乔司的世界里带来了一束光,这光虽不耀眼,摸上去却又很温暖。

江星沉默着,眼睛直勾勾盯着星河路右侧的非机动车车道。在第二个十字路口他们恰好遇到了红灯。

半分钟的时间好像过得有些漫长,江星没回头,只是微微侧了侧脸,余光扫到了身后的乔司脸上。

乔曦问他,是不是因为有了喜欢的人。

江星脱口而出了一句“没有”,但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说了谎。

他有,他有想保护的人,只是,得再等等。

滴滴滴——

“行人请沿斑马线通过。”

周围的人群都散了,但江星依旧停在原地,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乔司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啊?”江星回过神。

“绿灯了,再不走要迟到了。”乔司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钻进了江星的耳朵里。

“哦哦……刚走神了。”江星骑着车,缓慢地过了人行道。

气氛突然有些压抑。

又不知过了多久,江星将自行车停在了巷口。这次,乔司手里的不再是半个面包,而是前几天江星特意从网上买回来的猫粮,虽说不贵,但陈艳还是追着他问了好几天。

陈艳对江星从小到大的喜好了如指掌,对江星惧怕什么也同样熟悉。于是在某个周末的傍晚,窗外的风吹散了江星卧室的窗帘,陈艳坐在桌前问他。

“星仔,妈妈觉得你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疑问,而且一句很坦然的肯定。

江星一时哑然,但也没急着否认。

本以为陈艳可能会再多叨叨他几句,但令江星没想到的是,陈艳只是轻轻一笑。

她说:“我猜,你喜欢的人,喜欢猫。”

想到这里,江星又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盯着乔司的背影看了几分钟。肉松小贝将整个脑袋都埋进了旁边的白色饭盆里,乔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右手轻轻抚摸着肉松小贝的后背。

“喂,小孩。”江星突然喊了一声。

“嗯?”乔司下意识回过了头,表情有些茫然。

江星突然长舒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两步蹲在了乔司身边。

“小孩,你能不能答应哥哥一件事……”话到了嘴边,江星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俗话说冲动是魔鬼,但江星还是忍不住想为了自己自私一回。

他转过头,声音低了下去:“能不能……别急着去看其他的人。”

“……”乔司的右手突然停了下。

“!!!”

我去,我在说什么东西?

江星整个人猛地从原地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不是,我刚才那话的意思是……你现在还小,还不明白什么叫爱情,所以……不,不可以早恋!听、听懂了吗?”

“……”乔司的眸子突然亮了,随后继续轻抚着肉松小贝的脑袋,“听懂了。”

江星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将视线移到了白色小猫身上。

“啧,这肉松小贝看着那么一丁点儿,没想到这么能吃啊。”江星突然笑了笑,“阿淮,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好好学学人家,再长点肉……”

“智障……”

*

回暖期的最后半个月,湘城一中的期中考如约而至,但每周三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并未取消,依旧保留了大家的休息时间。

江星好像也很少再抱着篮球去操场打训练赛,大部分时间都留在教室里,他瞅着桌上的各种资料发着呆,满脑子的三角函数和几何。

天色逐渐转了凉,江星的秋季校服也被陈艳从衣柜的角落里重新翻了出来。他的前襟微微敞开,胳膊肘撑在课桌上,盯着窗外的梧桐树连着“啧”了好几声。

沈暮蹑手蹑脚从5班后门摸了进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江星前面的凳子上。

“喂,星仔?”沈暮抬手在江星的眼前晃了几下,最后整个人趴在了他的桌子上,侧脸轻轻贴着江星的练习册,眼珠子转了好几下。

江星愣了下,将夹在指缝里的黑色中性笔放回桌兜。

“你怎么来了?下周可都要考试了。”

沈暮摇了摇头,“我这才刚过来,你能不能别一见面就提什么考试考试啊……扫兴。”

江星突然沉默了下,随后深吸了一口气仰着脸往后靠了靠。

按照江星以往的性格,沈暮这话要是不被怼回来,那才叫不正常。

但江星确实没怼过来。

“……”沈暮突然有些心虚,翻着白眼认真思考着自己刚刚是不是又说错话了。但思来想去,沈暮实在不知道江星这么反常的源头到底在什么地方。

沈暮忍无可忍,张着嘴说道:“星仔,你最近是怎么了?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哪里怪?怎么怪?”江星闭了闭眼,胳膊肘往后挪了下,斜靠在了后桌上。

“你现在这样子,就像是得了考前综合症。”沈暮吸了两下鼻子,“就跟我们班那几个学霸似的,明明成绩都已经甩别人好几条街了,愣是搞出一副生怕自己拖后腿的样子。”

“而你——江星同学。”

沈暮抬手指了指江星,“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就跟他们差不了多少。当然,你肯定不可能是因为几科成绩,所以……还是说说吧?有什么心事?”

江星轻哼了一声,半眯着眼睛瞥了一眼沈暮。

“沈暮,我问你个事。”

“你问。”沈暮说,“我保证我知道的数学公式一定全部告诉你,绝不吃独食。”

“谁要管你问这个。”江星忍不住笑了笑,一巴掌拍在了沈暮的脑门上,“我想问……你对高二那个学姐,是什么感觉?”

“……”

沈暮眨了两下眼睛彻底愣在了原地,几分钟后,沈暮轻轻咳了两下,右手手腕自觉地撑在了脖子上,“我对她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她人性格好,长得也好看,所以我每次站在远处多看几眼都觉得很开心。而且我听人说,她的成绩很好……我知道我现在水平有限,跟她之间的差距很大,但我还是会努力的啊,单词背不出来那就多背几遍,一道数学题做不出来那就找人多讲几遍直到你做会为止。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她能看到我,也能认可我。”

“我之所以送她花,是因为我、我想努力追上她的步伐……”

“星仔,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她的。”

江星以前没少听过别人口中提及到的喜欢,就连陈艳有时候同他开玩笑,江星也从来没当回事。

但这次,江星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把“喜欢”这两个字解答成了一个又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他听的有些认真,浅色瞳孔里每一闪而过的星点愈发的亮。

原来真正去喜欢一个人,是可以为了那个人,做出这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喜欢”好像并不是人的某种情绪,而是用那些美好又温馨的故事编制而成的珍贵记忆。

江星突然低下了头,眼睛直勾勾盯着沈暮的脸。

随后重重地按了按沈暮的肩膀,江星嗤笑了一声,踢开凳子站了起来。

“兄弟,谢了,我好像知道了。”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