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肉松小贝

肉松小贝(1 / 1)

推荐阅读:

江星失眠了。

整整一夜,他总隔几分钟就点开自己手机看一眼。

无奈几个小时前发送给乔司的那几句话,至今没得到任何回应。

墙上的钟表指针已经不知不觉转过了好几圈,窗外半弯的下弦月也已经彻底隐藏进了深蓝色的云层里。

江星辗转反侧,最后踢开毯子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

翌日清晨,江星顶着黑眼圈趴在桌上趴了整整一上午。就连课间沈暮白洋过来找,江星也只是半眯着眼睛有气无力地随便附和几句。

沈暮目不转睛盯着江星隐隐泛着血色的脖子。“星仔,我有个办法能让你瞬间清醒过来,你要试一下吗?”

没等江星回答,沈暮一巴掌冲着他的后脖颈拍了下去。

“卧槽!”江星猛地睁开了双眼,右手下意识捂着脖子冲沈暮翻了个白眼,“沈暮你是不是找死啊?大早上的犯什么病。”

“诶诶诶,可别。”沈暮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下手稍微有些重,立马跳到了白洋身后,眨着眼睛抿了下唇,“咱们三个里面,现在只有你看着才像是大病一场的样子,老实交代吧,昨天晚上背着我跟绵羊干嘛去了,你瞅瞅你那黑眼圈……知道的说你这是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一中的校霸喜欢涂眼影呢。”

呵呵。

就冲你这口才,也别找什么女朋友了,直接找个机会上什么脱口秀奇葩说得了。

江星也懒得同他计较,举着胳膊伸了个懒腰没再搭理他。

白洋轻轻推了一把沈暮,随后斜了下嘴角,挪开了江星前排的凳子坐了下来。

“昨天下了晚自习陈姨不是给你打了个电话吗?”江星前排的桌上正放着一个练习册跟一根笔,白洋随手捏着笔杆转了两下,然后又重新按回了蓝色笔袋里,“当时就看你脸色不太好,所以后来发生啥事了跟我们说说呗?”

江星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侧着身子靠在了旁边的墙上,右腿微微抬起踩在了凳子一角。

这幅姿势看上去,反而有些玩世不恭的痞子味,跟他一向保持下来的形象多少有些不符。

果然,没等到江星开口说话,白洋就直接用食指敲了两下他的右膝盖。

“这里是教室,能不能注意点影响,腿放下去。”

江星叹了口气,偏头“啧”了一声,将腿挪了下去。

“就昨天晚上,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她在南淮花店,然后让我去接她回……”

“之后呢之后呢!”

没等到江星这句回答说完,沈暮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扑到了江星面前的单人桌上,整张脸恨不得直接贴在江星的课本上。

“花店老板有没有把你早上买花的事捅出去?!”

江星轻轻晃了晃脑袋,舔了下唇:“那倒没有,乔阿姨好像没打算跟我妈说这事。”

再说了。

就算她们真有可能一不小心聊到这个这话题上,大不了他就实话实说呗,花虽然是他亲自买的没错,但这花最终去向可就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了。

陈艳要是起疑继续追问,江星就准备把沈暮也一起供出来。

反正他跑不了,沈暮也别想跑。

“原来那花店老板娘也姓乔啊……”一脸单纯的沈暮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没得到预料之中的劲爆信息,他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失望。

几秒之后,沈暮叹了口气退了回去,重新站在了江星桌边的过道上,“切,我还以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大事呢,就因为这个……你就一晚上睡不着觉了?我说星仔,你这心理承受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江星忍不住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沈暮,最后将桌上的课本呼了过去。

*

白洋听的还算认真,虽说眼前这两人刚才的对话里完全没有任何营养价值,但他还是清了清嗓子,凑到了江星面前,抬着胳膊掩上了嘴。

“星仔。”

“?”江星被白洋这动作搞的有些迷茫,放下胳膊坐直了身子。“干嘛?你可别跟沈暮似的大早上犯抽。”

“别老拿我跟他比行吗……我是想告诉你,我前段时间刚好看了一本关于研究心理学的杂志,书上说当一个人有心事的时候,总是会心情烦闷胡思乱想。这两点,你现在的样子完全符合……”

“你……”江星抬着胳膊就要去推白洋,却被他给拦了下来。

白洋又吸了两下鼻子,将声音压的特别低,“你别急着动手,先听我把话说完……而胡思乱想的第一特征,就是失眠。”

“所以?”江星慵懒地拉长了尾音。

“所以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啊,别老是自己一个人憋着啊。”白洋放下了胳膊,身子往后靠在了桌沿上,“再说了,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我跟沈暮什么时候不是无条件站在你这边的?所以——有什么想不通的,说出来我两帮你想想办法啊。”

江星突然觉得白洋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古往今来都有“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类似的说法。

江星轻轻咳了两声,趁着沈暮同别的女生说话,他朝白洋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些。

他咬了下唇角,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

“那行……”江星认真地盯着白洋的眼睛,稍微低了下头,“绵羊,你告诉我,怎么能让小你两岁的男生心甘情愿地喊你哥哥。”

“……”

白洋整张脸都垮了下去。

叮铃——

上课铃响了起来,江星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后脑勺的碎发。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走走走,赶紧回去上课去吧。”

白洋并没妥协,他一边拖着沈暮的衣领往5班教室后门挪,一边冲江星挥着自己的手机。

愣是用口型比了句“微信聊”

*

下节课恰好是班主任杨梅的课,江星自然不敢太过放肆,只好过几分钟低头瞅一眼手机,然后用简要的一句话回答完白洋的各种建议。

就像这样——

白洋:比你小的男生,他难道不应该直接喊你哥哥吗。

白洋:还是说那个比你小的男生,心理比较叛逆?

白洋:星仔你人呢?

白洋:?

星:按理来说确实应该喊哥哥的,但那小孩没大没小,总喜欢直接喊我名字的。倒也不是叛逆,就是感觉……性格有些孤僻。还有,这节是杨梅的课,我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手机看吧。

消息发送成功没几秒,兜里的手机又震了几下,江星举着胳膊靠在耳根处,垂眸瞅了几眼。

有用的建议倒没几个,全都是跟沈暮一样抱着八卦之心来试探他嘴里的那小孩到底是谁,江星眯了眯眼睛,曲着手指实在懒得再回下去。

嗡嗡嗡——

两个消息音重叠在了一起,江星下意识低了低头。

白洋:中午放学了要不要去趟超市,沈暮说想买点小零食,星仔你想吃什么,我妈今天早上刚给我的零花钱,这顿我请了。

江星深吸了一口气。

心想着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跟家里闹翻了,首先,他还有可以去的地方。

比如,白洋家,或者沈暮家。

至少不会饿肚子。

江星轻笑着抬了抬眼睛,不自觉往窗外看了过去。今天的天气也算清爽,没有雾,到处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他的眼底。

就是这兜里的手机又震了好几下,仿若催命。

“诶我去,这白洋也真是的,又不是不回你,着什么急……”说着,江星两只眼睛目视着站在讲台边的杨梅,凭借着自己对手机键盘各个字母键的记忆随手敲了几下。

之后,江星低了低头摁下了“发送键”

星:*……那就肉松&小贝吧/

还行,虽说是没看手机打的字,但丝毫不影响阅读。

不过……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为什么白洋的头像跟刚刚的……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他的微信列表,怎么突然多出来一个新的未读信息?

江星的身子往后靠了靠,闭着的那只眼睛也同步睁了开来。

我……

操?

此时此刻江星的手机屏幕上,白洋的头像右下角还有刚才未读的红点标志,而在他头像的正上方,却是——

“阿淮?”江星整个人都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阿淮:其实我之前想了很久,都没给小东西想一个适合它的名字,所以……就想来问问你。

阿淮:你觉得它叫什么好呢?

星:*……那就肉松&小贝吧/

肉松你个头啊。

江星瞬间摁灭了手机,整个脸埋进了桌上的课本里。

这回丢人算是丢大发了。

杨梅的课一向生动,高一5班的教室里充满着朝气,只有靠墙倒数第二排的江星有气无力地贴在桌上。

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两分钟前他发出去的那条微信消息。

江星又忍不住“啧”了一声。

得,这下可别指望人家跟在你后面喊你哥哥了。

嗡嗡——

手机又震了下,江星死命地按着裤兜,久久不肯拿出来看。

“这小孩……应该不会因为我起错名字就把我微信删了吧??”江星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哎不管了,早死晚死都得死。”

江星一把摸出手机屏幕,按上了自己的指纹。

屏幕亮起的瞬间,江星的眼睛也跟着亮了。

阿淮:那到底是叫肉松,还是叫小贝?

*

中午放学铃声刚落,白洋跟沈暮就架着江星的胳膊往商业街方向赶。

江星有些心不在焉,至于白洋到底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反正他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直到穿过人行道,路过湘城一中操场的时候。白洋才重重地按了下江星的肩膀。

“对了星仔,我记得上周是不是跟附中校篮队的约了球赛啊,时间是什么时候来着?”

江星还没缓过神,眨着眼睛“啊”了几声。

沈暮点开自己手机备忘录瞅了一眼,“你要不提这事我都差点忘了,我看看啊……时间……我去,今天下午啊。”

话毕,沈暮将手机丢进衣兜里,看了一眼江星。

“星仔?星仔?!”

“啊……啊?”江星清了清嗓子,耸了下肩膀,“怎么了?不是说去超市买零食吗?停这干嘛?”

“……我说你最近到底怎么了?真魔怔了?”沈暮往前凑近了些,用手背探了下江星的额头,“没生病吧?”

“没有。”江星撇开了神木的手,转头看了一眼旁边湘城一中操场的大门,“突然来这干嘛?”

“咱们上周末不是跟附中校篮球队那几个约了场球赛吗,地点就在咱们操场啊,你不会忘了吧?”

“我去……”江星有些尴尬地抓了下脖子,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啊,差点……那一会中午吃完饭了就把大家召集起来训练一会?”

沈暮懒得再回,侧着身子冲白洋翻了好几个白眼,随后往超市方向去了。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