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淮(1 / 1)

推荐阅读:

自那次之后,江星再也没碰到过乔司,普通高中生活在他们几个大男孩的身上维持了一天又一天。

唯一有所改变的,那就是江星每天早上真的早起了10分钟。

不为别的,就为避免再碰到类似的倒霉事件。

等到这持续了几天的凉雨一过,就是湘城年复一年的回暖期。

回暖期也被称作是湘城“夏天的尾巴”,大概会持续一个半月,白天的温度虽说远远不如夏天那般燥热,但夜间的温度却有着极为明显的回温。

正因如此,在湘城呆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经常会说,这回暖期,便是整个湘城对夏风的一丝丝眷念。

不仅如此,在这座城市的回暖期里,各种各样的花香遍布了大街小巷。就连送快递的小哥,也总会随身携带着几枝沾着露水的红色玫瑰。

运气好点,清晨时分,当你打着哈欠推门而出的时候,就会在自家门缝里得到这种陌生人赐予的祝福。

所以,湘城这座城市,是藏不住那些无法言喻的爱意的。

外人听着浪漫,但江星却觉得这些说法大多只是道听途说。

因为他从来没在自己家门外收到过这样的玫瑰,江星觉得可能是自己运气不太好。

*

周三下午的最后两节课,在不久之前被校方替换成了全体师生的自由活动时间。简而言之,无论你在这段时间里做了什么,只要不踏出这一中校门一步,没人会觉得你违了校规校纪。

但江星却跟其他高中生不太一样。

“那么,咱们今天的内容就先讲到这里,剩下的明天课上再跟大家好好交流一下。”杨梅合了书,将捏在指尖的粉笔头丢进了旁边的盒子里,随后环视了教室一圈,“之后就是活动时间,留在教室看书也好,去操场运动也好,总之大家注意安全,有什么事随时来我办公室。”

“知道了……”

“老师再见——”

杨梅是湘城一中高一年级5班的班主任,也正是江星的语文老师。她的年纪并不大,看上去像是刚从某所高校毕业出来的。

最重要的是,她的教学方式跟别班的永远都不一样,别人追求的是效率和成绩,而她,追求的是学生们的自由扩展水平跟对各种事物之间的基本领悟。

比如,就算你背不会某篇课文,也不会被直接罚站在教室门外。

杨梅会直接站在你面前说:“背不下没关系,把你对这篇文章的想法跟老师谈谈,没关系,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有很多次,江星觉得她更应该去做一个幼师,天天哄着小孩子玩,而不是面对着他们这群已经正式踏入叛逆期的少年。

*

“星仔!”

5班教室后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了条缝,就冲这耳熟能详的称呼,江星闭着眼睛都知道是谁来找他的。

他有些懒散地抻了抻胳膊,将桌上的课本全部塞进了桌兜里。

“星仔,都已经下课3分钟了,你居然还没走?我跟白洋都以为你早跑了……”沈暮的表情有些惊讶,往5班的黑板上瞥了一眼,又问道:“诶对了,你花买了吗?”

“花?买什么花?”

江星整个人愣了下。

“???”沈暮张了张嘴,“今天不是陈姨生日吗?你忘了?”

说完,沈暮又眨了眨眼睛,“难不成是我记错时——”

“我去!”江星猛地从凳子上弹了起来,想都没想就拎着自己的校服往教室后门方向冲了过去。

带起的风有些热,后排几个课桌上的试卷被卷到了过道里。

江星一边往外冲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沈暮:“掉在地上那几张试卷你帮我捡一下啊,还有,如果我晚自习之前没回来,你记得去帮我跟我们班主任请个假啊——就说……就说我身体不适去医院了。”

“知道了!”

*

湘城一中的校门旁边有间不大不小的警卫室,一年四季,从早到晚,里面总会呆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

但每周三除外。

江星将自己的校服外套随意地缠在腰上,借着旁边那棵梧桐树的遮挡,他眯了眯眼睛往校门口多看了几眼。

这一看,还真看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来。因为在那警卫室里,呆着的不是老头子,而是几个学生会的成员。

而且看这架势,多半就是在抓那些趁着活动时间偷偷外出上网的男生。

江星虽然不怎么喜欢泡网吧,但毕竟“一中校霸”这名号现下还扣在他的身上,他就是什么都不干,往那一站,估计也得被这几个学生会的直接请去教务处喝茶。

江星有些烦躁地“啧”了一声,随后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PM4:26

距离那家新开不久的花店关门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不管了。”

江星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往校门的另外一边走了过去。那地方隐藏的很深,里外都是几棵树,几乎没人能一眼看到这。

江星个头高,轻而易举地就横跨在了这黑色的栅栏之上,再使劲蹬一下旁边的高树。

完美落地。

江星拍了拍自己的裤腿,沿着绿化带的墙角边拐进了旁边的空地。

*

湘城一中和湘城初级中学连通的这条路,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星河。许是撞了一个“星”字的缘故,江星总觉得这是整个湘城最好听的一条街。

而在这条街的尽头,就有一家新开不久的花店铺子,名字叫作“南淮”,而且价格比其他花店要便宜得多。

江星到的时候,正好赶上了花店铺子进货。大大小小的箱子整齐地摆放在花店的门口,各种清香味瞬间扑了他一脸。

花店门外还站着一个女人,身子比较单薄,看上去年纪跟江星的母亲相仿。长相虽说不够惊艳,但却是属于耐看型的。

最重要的是,江星总觉得这副眉眼,他之前好像在哪里见过。

“您好?”女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束郁金香,有些疑惑地看向江星,“您是来买花的?”

“哦哦哦……”江星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往前走了一步,“是,今天是我妈生日,想买束花送她。”

“老板娘,快点搭把手,送了你们这家,我还得去下一家呢。”旁边的司机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他重重地摔了下车门,瞅了一眼江星,“小伙子,就麻烦你先在这边等几分钟了。”

江星没说话,倒是那女人一脸抱歉地冲这司机点了点头,“抱歉抱歉,我保证不会耽误你送花的时间。”

话毕,女人将怀里的郁金香放在了旁边的花架上,冲江星笑了笑,“那个,我这现在有些忙,您要是着急的话,要不再往那个街道多走几百米,我记得那里也有一家花店的。”

反正这花长得都一个样,江星也懒得再去下一家。他摆了摆手,弯腰端起了脚边的箱子。浅蓝色的满天星中混着几枚紫色的小花,江星叫不出名字,却觉得这种搭配意外的好看。

让人联想到了一种久违的希望。

“没事阿姨,我那个,我已经放学了,不着急,等你一会忙完了我再买就行。”江星笑了笑。

那女人先是一愣,随后扭过头又轻笑了几声。

翻了趟校门,又急匆匆的赶过了两条街,江星腰上缠着的校服外套早就已经松松垮垮。以至于最后掉在地上被店老板捡起来的时候,江星也没完全没当回事。

老板拍掉了上面沾着的花瓣,问道:“这校服外套可真好看,是湘城一中的吧?”

“啊?”江星擦了擦额间冒出来的汗珠,吸了吸鼻子,“啊,是。我高一。”

“刚读高一啊,那你跟我们家阿淮年纪应该差不多大吧?”女人的神色突然温润,“阿淮明年也上高中,别的我不说,我就只是希望他能顺利考上你们这所学校。我打听了好几次了,这湘城一中是市重点高中,每年的分数线高得要命……”

阿淮?

估计是这店老板的儿子,名字听上去,还挺好听的。

“你应该成绩很优秀吧?”老板娘又问。

……

江星的动作停了下来,背对着店老板的脸,逐渐变得惨白。

如果我说其实我的成绩一般,是我爸妈砸钱把我砸进去的,会过分吗?

怎么想都觉得过分。

江星清了清嗓子,回头咧开了嘴,“阿姨,你放心吧。我们学校其实很好考的,你们家阿淮明年一定能跟我一个学校的。”

“哈哈哈哈,那阿姨就借你吉言了。”女人又忍不住笑了几声。

回暖期里,午后的阳光总是十分充沛。地上这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箱子,已经彻底被江星搬进了花店。等到停在店门前的货车离开,店老板才端着杯温水慢悠悠地从里屋走了出来。

玻璃杯很干净,里面绽放着一个粉白色的玫瑰。

“来,喝点花茶。今天多亏了你帮忙,阿姨才能这么快卸完货。”女人将杯子递了过来,随手将江星前额的刘海往两侧拨了一下,“你看,都出汗了。”

“阿姨,没事,我不累。”

杯子里的水是温的,江星想都没想直接灌了下去。

连带着那个玫瑰。

“这孩子,怎么还把那玫瑰给喝下去了。”

“玫瑰花茶养颜。”江星冲女人挤了挤眼睛,“我妈教我的。”

“可是你都已经长得这么好看了……要是我们家阿淮再多吃一点,也很好看。”

阿淮是这店老板的孩子没错,而且听上去,应该很瘦。

不知为何,江星一瞬间想到了半个月前碰到的那个初中小孩,他也很瘦,看上去像吃不饱饭。

江星放下杯子:“阿姨,那阿淮呢?今天进货他都没来帮你吗?”

女人又将一块消过毒的湿毛巾递到了江星手里,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表。

“他啊,这会儿估计才刚从学校里出来。”

“现在?”江星随手拨弄着自己的刘海,“现在这个时间放学的……阿淮是湘城初级中学的吗?”

“嗯。就在你们学校隔壁。”

可江星的脑子里,却下意识跳出了“乔司”这两个字。

但这未免也太凑巧了吧。

“阿姨?”

“诶。”

“阿淮……他的名字就叫阿淮吗?”江星将窗台边上的校服丢在了旁边的木凳上,指尖微微颤了一下,似乎有些紧张。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紧张些什么。

直到——

“当然不是,阿淮那只是我给他起的小名。”女人的声音很轻,轻到像是毫无波澜的湖面泛起了丁点涟漪,“阿淮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乔司。”

“……”

一阵风吹来,四溢的花香轻轻掠过了江星的鼻尖。

*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轻柔的声音突然从江星身后不远处传了过来,但话语间却充满着质疑。

江星回过神来,扭过头尴尬地笑了两声。

“我,我那个,我……”

我到底是来干嘛的?

哦对,买花。

但没等到江星开口,站在木架边的女人突然往前走了两步。

“阿淮回来了啊,他啊,是来店里买花的,刚好那阵子我在卸货。”女人笑的更开心了,“他就帮了我个大忙。”

乔司站在原地没动,几秒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谢谢。”

江星的嘴角抽了两下,按了按眉心晃了晃手。

“不客气。”

“你们认识?”女人说,“那正好,你们多聊聊,我先去楼上看看今天晚上的粥有没有熬好。”

话毕,女人又看了一眼乔司。

“阿淮,这孩子的母亲正好今天生日,记得到时候包好了花再多写张贺卡。”

“我知道了。”乔司轻声应道。

等到女人上了楼,乔司才缓缓往前走了两步,肩上的书包直接丢到了江星的校服外套上,但他依旧面无表情。

“那个……”

“今天是你母亲生日?”乔司抿了下唇,抬手从旁边的花架上拿了几枝忘忧草过来。

不等江星回答,乔司又说道:“这个叫作忘忧草,也叫做萱草,是母亲的代称。”

“哦……”江星顺手接了过来,摸着手机就要去扫挂在墙上的收款码。

“等一下。”

乔司突然抬手,掌心轻轻盖在了江星手机的摄像头上,明亮的眼睛里似乎起了一层水雾。

乔司又从旁边的木架上摸了支白色玫瑰,递到了江星面前。

“其实……店里的花都不贵,这个,就当是赠你的谢礼。”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