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阿淮 > 他的猫

他的猫(1 / 1)

推荐阅读:

湘城的十月中旬总会下几场雨,但江星不太喜欢。

尽管在这里已经生活了整整十六年,江星依旧不适应这潮气四溢的季节,他觉得太过于黏腻了些。

沈暮的右手捏着伞把,时不时往江星目光所在之处瞥几眼。等到伞边慢慢汇聚成滴的水珠被风斜吹到他的脸上,沈暮才若有所思张了张嘴。

“星仔,你总是盯着隔壁那初中校门看什么,咱们三可都从那毕业快一年了……”

“大门开在那不就是被别人看的吗?”

江星深吸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耸了两下肩膀。斜在后背上已经湿了大半的黑色背包被他下意识往上拎了拎,“再说了,我看着母校,怀一下旧还不行吗?”

你问我总盯着人家初中校门看什么?

还不是因为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初级中学,隔三差五地总能在手机上刷到一回,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想到这里,江星忍不住歪了下头,按着裤兜往湘城一中的东校门走去。

湘城一中和湘城初级中学就隔着条马路,按照某些专业人士对地形的解说来看,这两所学校的正门,也就只是斜了个45度角。

所以每回到了正常的放学时间,这条路就得靠四五个交警来维持交通秩序。

对于江星来说,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

但总有那些把自家小孩宠上天的家长们,第一个对此不满。要么嫌这两大校区里里外外不够安全,要么,则是私底下埋怨学校领导的不负责任。

总之,因为这事,这所不大不小的初级中学可没少上微博热搜。

*

“不过话说回来……”沈暮吸了吸鼻子,带了些鼻音。

“什么?”江星停了下来,等着沈暮的下文。

“这要是往前再推个半年,别说是下雨天,就是从天上往下砸冰雹,我肯定也能跟那些小屁孩一样。上学有人送,放学有人接。”

话毕,沈暮朝初级中学校门口人行道上停着的私家车努了努嘴。

“自从上了高中,我妈就总说我得独立。可这跟独立又有什么关系……”

“你现在不也是个小屁孩?”站在江星另外一侧的男生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从衣兜里摸了两块果糖往江星的胸口丢了过去,随后,自己又往嘴里倒了一颗,“啧,有些人啊,他长着长着还真就长不动了……”

挑衅几句似乎还不够,男生又比划了两下江星和自己的身高。

“死绵羊你说谁呢!谁不长了!”沈暮突然举着伞冲了过去,绵绵细雨瞬间扑了江星一脸。

“绵羊”其实并不叫绵羊,那只是江星小的时候给白洋瞎取的外号,不过自己反而没叫过几回,倒是沈暮,陆陆续续追在他们身后喊了十几年。

“我说,你两再墨迹一会,下周一的晨会上可就多出来一项检讨书环节了。”江星听着想笑,加快步子往一中的校门口挪了几步。

期间还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7:16

距离湘城一中的早读开始还有最后的14分钟。

以他们三人现在的步行速度来看,从前面的长巷穿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而且正好可以卡着点进校门,堪称完美。

沈暮和白洋终于停在了旁边的人行道,扭头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江星,快步赶了上来。沈暮毫不见外的将自己的胳膊顺手搭在了江星的脖子上。

“诶对了,星仔。”

“又干嘛?”江星无奈地眯了下眼睛。

沈暮这人个子虽然矮了点,但八卦那苗头,恨不得直冲青天。就比如现在,沈暮的右耳就差直接贴在江星的嘴角边上了。

“我记得上周五放学的时候,3班不是有个女生加了你微信吗?嘶……我看那女生长得还挺好看,而且对你有意思,你两最后就没加个好友发展发展别的关……”

“没。”江星懒得听下去,索性直接打断了沈暮那不怀好意的猜测,“我高一,不早恋。”

“……”

白洋整个人愣了一下,一巴掌拍在了江星的背上,“星仔,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你每次拒绝别人找的那些借口,听上去都这么欠揍?”

江星没反应,抬着肩膀抖掉了白洋的手,转头看向了沈暮。

“说起来……沈暮,你周末作业全都写完了?”

“……”

沈暮的表情瞬间就垮了,几秒过后,他将手里紧攥着的蓝色雨伞一把塞到了江星手里,迈着步子直直冲进了雨里。

留下的半句话江星其实并没听清楚,无非就是些“我先去教室补作业了……”或者“江星你不是人……”之类的话。

*

本以为沈暮一走,江星的耳边能稍稍清净一些。可谁能想到,这两人就像是早早背着他私下商量好了似的后浪推前浪,不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就决不放弃。

反正,江星自己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前浪。

江星被白洋这炽热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他只好停了下来,转身正视着白洋的鼻尖。

“我知道那女生她是你们班的,但是我对她,真的真的真的没那个意思。”

江星下意识加强了“真的”二字。

“……”

白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惋惜,几秒之后才随意摆了摆手,“算了算了,反正从小到大就没什么人能拗得过你这性子。而且吧……这结果我也不是没想到。湘城一中的校霸,怕猫也就算了,还怕女生,传出去谁敢信?”

江星有些无语,拽了拽书包肩带懒得再搭理他:“那你爱信不信吧,反正以后我只在教学区外面等你们两个,省的天天往微信里加人。”

一中的校门再往右十几米,就有个长巷子。这巷子连通了两条长街,也能连接到湘城一中的东校门。但因为年份已久的缘故,很少有人会主动走这条巷子。

但一中校霸不走平常路,喜欢夹缝求新生。

上初中的时候白洋就已经劝过他,但江星没怎么听得进去。结果现在到了高中,江星依旧没听进去。

他给出的理由永远就是——“我可以每天多睡10分钟。”或者是“那巷子不就是给人走的?”

白洋也不知从哪里来的错觉,总觉得自己每天坚持不懈的这么问一遍,总有一天能改变这僵持了好多年的答案。

就像现在,白洋突然横挡在了江星前面。

“怎么了??”

“……”白洋咳了两声,偏了偏头问道:“咱们今天还从那巷子过去啊?”

“嗯。”江星清了清嗓子。

“每回从那过去我衣服后面都得沾上白灰,我妈每天回家都说我!要我说……星仔,你跟沈暮你两每天稍微早起个10分钟,10分钟就行!这要求不过分吧?!”

“你就说你走不走吧?”江星被吵烦了,伸手推开了白洋的胳膊,“你要是不走那我走了,省的一会迟到还要挨骂。”

“……”白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咬着牙,“走就走。”

*

巷子两边有两栋矮楼,里面住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地方虽说不小,但也算不上是什么普通小区,顶多被人称为现代化城市里的“铆钉”。

拔都拔不出来的那种。

时间久了,这巷子连带着旁边的几栋楼,也就没什么人愿意去管。

果不其然,江星一拐进巷口,就闻到了浓浓的腐臭味。

他下意识堵住了自己的鼻子。

然而就在这时,一向沉寂没什么人愿意通过的巷子里,突然传来了几声轻蔑的笑声。

而且是听上去就有些嚣张的笑声。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声音,听的江星极其不自在。

能让他不自在的东西,也只有猫了。

“诶,白洋,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听到了,有人在笑。”

“我又没聋。”江星说,“别的呢?”

“哦,那听不清了……等等,好像有猫叫。”白洋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干呕出来,他眨了眨眼睛往巷子另一端看了过去。

接近长巷尽头的地方像是围了一群什么人,虽然看不太清楚脸,但他们手里拎着几根透着冷光的棍子就有些扎眼了。

“我……操?不是吧,都快到上学时间了还有人在这打架?”白洋往前踏了一步,为了看得更清楚些,他又眯了眯眼睛,“我去,还真的是……我就说了咱们今天别从这里走吧,你非不听——诶诶诶,星仔你干嘛去?”

白洋往前迈了两步一把拉住了江星的胳膊。

“那些人看上去就不像是普通高中生,要我说,这浑水咱不蹚了行不行?”

“行。”

但江星又有些头疼,他眯着眼睛毫不犹豫从裤兜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随后偏头“啧”了一声。

他确实懒得去管别人的事,但现在,他们要是折回另外一条大路再到学校,恐怕下周一晨会上站着念检讨书的就是他自己了。

“星仔?”

“但是没办法。”江星捏了捏眉心,将手机屏幕举到了白洋面前,“来不及了,还有6分钟就上课了。”

“……”白洋愣了几秒,将背后的书包松了一根肩带垂在了裤边,眨着眼睛又特意将自己的衣领扯的又歪又斜。

嘴角也跟着往外一努一努。

“你又做什么?空调开多了脸抽筋?”

“诶星仔,我这个样子,一眼看上去应该会觉得我很不好惹吧?”

“……”

江星这回真的不想再搭理白洋了,直接翻了个白眼往巷子深处走去。

*

最开始听到的讥笑声越来越大,两侧雨棚滑落的雨滴在江星的脚边的泥窝里溅了开来,混着几点黑色的泥点沾上了他的裤腿。

但江星的注意力却始终集中在了逐渐靠近的人堆中间。

外面围着一圈的,确实如白洋所说一样,个个染着张狂的发色,胳膊上的纹身花里胡哨的,总之,一眼看上去确实不像什么好人。

而倒在角落里低着头,两只胳膊死死环着一个白色小奶猫的男生,短袖上沾满了零星的泥点,就连书包也早早地被人踢到了别的角落里。

但从身高来判断,江星猜,被堵的可能就是他们隔壁初级中学的学生。

江星看不清楚那小男生的正脸,只是隐约感觉那身板过分单薄了些,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跟那凄惨的猫叫声一样渗人。

“你小子别墨迹了行不行,快点把钱拿出来。”

“就是,拿了钱我们就让你回学校上课去,不然,你今天还真就别想走出这个巷子。我们不介意跟你耗在这里。”

尖锐的声音混进了钢管蹭着水泥地发出的刺耳鸣音,时不时伴随着几声猫叫,听的江星着实烦躁。

距离那人堆还有10米,江星突然停了下来。

“绵羊,你先走吧,我好像把作业本落在家里了,我现在回去拿。”

“啊?不是,你——”

“别墨迹了,快要上课了。”江星猛地将白洋往前推了一把。

这一推也彻底惊动了旁边那几个社会中二青年。他们停了下来,全部抬眸盯向了江星。

白洋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

在这种情况下,他知道,不给江星拖后腿就是他唯一能做的。

“那行,那你快点的啊。”

等到白洋离开,江星才将自己的黑色背包丢在了旁边没被雨水淋湿的窗台上。

猫叫声依旧没停,一遍一遍地挠在他的心上。

“喂,小孩。”

“???”

“……”

“那逼是在喊谁?”

江星全然不顾还拎着棍子的几个人,又往前走了两步,顺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直接丢进了人堆中间。

不偏不倚,正好盖在了倒在墙角处还微微颤抖的男生身上。

“……别让你的猫叫了行吗?”江星突然叹了一口气,隔着好远缓身蹲了下来,“哥哥听着就心烦。”

最新小说: 男神求跪舔[快穿] 重生女尊世界之全能医药师 BOSS宠妻:别惹重生大小姐 炼丹记[重生] 丞上启下 将军的小木匠 [古穿今]娘子说的是 亲,你画风不对![快穿] 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 得卧龙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