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心动(1 / 1)

推荐阅读:

石井友树一脸窃喜。

他自以为掌控了芽衣的柄扯,不顾一切地抓紧时间,扯着嗓子呼救,吵得芽衣头疼。

?想看风干腿肉的《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硬质皮鞋根踩在地面上发出的脚步声骤然一顿。

随后脚步声陡然凌乱起来,中原中也加快了步伐,向着他们赶来。

没事的,没事的。

还有救。

这么远的距离,她的人类上司应该听不清什么。

芽衣挡在了小巷口,背对着阳光。

她的嘴角逐渐变得拉平,没有一丝弧度,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她目光一寸寸冷淡下来,凝结着冰碴,落在石井友树的身上,似乎要将他的心肝都冻结。

石井友树忍不住了个哆嗦。

“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猜到你是间谍。”

他狼狈地抹掉了脸上的血,却像是胜利一般梗着脑袋,像是一只骄傲的大公鸡,说道:“你死定了。我已经禀报了中也大人——你的文件是有问题的。只要中也大人来了.......”

——那我就暴露了。

芽衣在心中补上了他的未说完的话。

但那最多也只是暴露间谍身份。

她是千千万万【虫巢之母】的一员,一个死了,还有千千万万个自己还活着.......

她是不会死的。

但已经上了叛徒名单,且只有一条命的石井友树就不一样了。

虽然她有破绽,但这家伙同样是被组织怀疑的对象啊!

他这个已经板上钉钉,随时可能被港口黑手党清理的叛徒,为什么不快点跑路,反而敢在指责她?!!!

芽衣看着他,嘴角微微抽动

——她快被这个得意洋洋的蠢人给弄笑了。

所有生命都有观察的价值。

芽衣一直觉得,基因链条这么长,正是每个生命,任何一个宗族都藏匿着无穷无尽的潜力的原因。

举个例子,同是蛇类。

森蟒在千万年的时光中,逐渐演化出了庞大的体格和恐怖的绞杀力;而眼镜蛇则往“毒”的方向进化........

【虫巢之母】擅长学习。

她会模仿它们的能力,拼凑在自己的身上,以扭曲的形态逐渐成长起来.......

她格外珍惜这些【可能】

——它们都是自己未来变得更强大的素材。

所以,芽衣从不会随意掠夺生命。

甚至因为被夏油杰和五条悟养大的原因,对人类隐隐友好

但现在........她冷笑了一下。

蠢人快点给我去死!!!

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需要抓紧时间了。

芽衣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干脆将西装外套扔到脚边,挽起了袖子,疲惫道:“你把文件给我。”

石井友树立刻反手,紧张

地将文件都藏在了身后。

好吧。芽衣妥协了——

我也不想的,都是你逼我的。

芽衣猛地扑了上去,一只手攥上了石井友树的脖颈,狠狠用力。

看似纤细又脆弱的手竟然爆发出了一股无法挣脱的巨力,石井友树的脖子顿时传来了生硬的痛楚。

随后,便是夺命的窒息感。

他被迫仰着脑袋,耳边传来了嗡鸣声,脸憋红,视线更是变得模糊。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芽衣另一只手将弯着的枪管硬生生掰直。

坚硬不可摧的钢铁在她的手中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等等,她要干什么?

芽衣握着石井友树的手,举起了将那把才被修好的木仓,手指搭在了扳机上。

“你这个叛徒!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把中也大人需要的文件抢走的。”

黑发凌乱,黏在了秘书流过汗水的脸颊。她的身上沾着血,整个人都湿漉漉的。

芽衣颤颤巍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痛苦地呢喃:

“如果你要抢走,就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吧......”

语气绝望但是坚定。

仿佛一朵在寒风中挺立的娇花,颤抖的尾音光是听着,就无端让人觉得可怜。

可背对着小巷口,芽衣的那张好看且精致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惊恐,慌张.......

反而平静而又从容。

她微笑着,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砰——”

......

一声枪响。

刚刚结束一场回忆的中原中也猛地停下了脚步。

从听到木仓声的那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

未来的贴身秘书正站在小巷口,背对着他,背影孱弱又单薄。

她虽然没看见他,但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到来,头顶像猫耳,让他手痒过的三角耳欣喜地抖了抖。

中原中也上下扫视着猫猫芽衣的背影。

还好......

除了狼狈一些,她看起来还算安全,没有发生什么更糟糕的事情。

对手下有些护短的中原中也默默松了一口气。

虽然,猫猫芽衣还没成为他的贴身秘书,但他心里已经默认是自己的人了。

就算她真的是叛徒,那由不得秘书处的石井友树越权处理。

重力使虽然性格温柔,还善良。

但如雄狮一般,不允许其他人冒犯自己领地的霸道依旧刻在了属于强者的基因中。

但不知为何,中原中也眉头依旧紧锁。

他没有忽视萦绕在鼻尖,忽略不掉,甚至越来越浓的血腥味。

突然,一股令人寒战的预感从心直冲上脑。

“你两个给我停下!”

中原中也骤然瞪大了蔚蓝的眸子。他遵循着不妙的预感大喊,试图阻止接下来血腥

四溅的一幕。

但来不及了。

与石井友树交手一直处于下风的秘书突然浑身一颤。

她反手,以中原中也都没能看清的速度,抢过了木仓,冲着石井友树毫不犹豫地开木仓——

“砰!!”

第二声木仓声响起。

石井友树压着嗓子从喉咙中挤出了一声痛呼。

一瞬间,他的血像是喷泉,以散花的方式向四处溅射!

他低头悟着胸口,踉跄着退后两步。

没有了芽衣的遮挡,中原中也看到他的脸色弥漫着惊恐,慌张......而看到自己的瞬间,他的嘴巴几次嚅嗫,整个人却迅速灰败下去。

“芽衣?你在干什么?”

眼看着石井友树倒在地上,中原中也血压飘升,额头冒出了一个十字路口:“我是不是说停下.......”

他没说完,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硝烟的味道夹杂着血腥味充斥着鼻腔。

中原中也瞳孔放大,无措地看着少女背后的白色衬衫上,不断向外晕染的血迹.......

那血液几乎是喷薄而出,迅速染红了少女的衣服。

她中弹了。

是什么时候?第一声枪响吗?

尽管心中乱七八糟的,中原中也一时间却也顾不上其他。

他飞快操控着红色的重力萦绕到芽衣的身边,想要接住摇摇欲置的她。

她艰难地转过身。

中原中也这才发现,她的胸口早已满是血迹,惊心刺目。

“中也大人,你.......来了?”

无力地躺在了重力之中,她的脸色随着失血越发苍白。

发丝凌乱地黏在脸颊上,嘴唇殷弘地像是要滴血,像是一朵上了血液的萎靡的纯白康乃馨。

在看到上司的一瞬间,清瘦纯良的少女在他面前静静地落下了一滴泪。

中原中也意识到,芽衣面对危险时的淡定和沉稳如青烟一样烟消云散了,对死亡的恐惧摧动着她落下一滴晶莹的泪水

——虽然她本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落泪,依旧很努力在扮演一个坚强的秘书。

中原中也喉咙上下动了动,思维几近凝固。

他没有忽视,在看到自己的瞬间,秘书小姐骤然亮起的眸子和浑身散发出找到了心灵港湾般的依赖.......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想到刚刚还冲着她大吼,冤枉了她,一股愧疚感直冲上脑。

“别再说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粗声粗气地说,抱住了芽衣。

但芽衣却挣扎起来,声音低低道:“我要死了......中也大人,我有话要和你说。”

咚,咚咚——

她要说什么?

中原中也喉咙一紧,耳边似乎传来了隆隆的心跳声......!

风干腿肉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