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55 章 太宰:她不会是夏油的老婆吧

第 55 章 太宰:她不会是夏油的老婆吧(1 / 1)

推荐阅读:

太宰治状似漫不经心,问:

“夏油杰.......这个名字,你认识吗?”

那双能看透人心的眸子暗不见光,死死地盯着芽衣的脸,只要她的脸上有丝毫破绽,都无法逃脱。

“夏油杰?”

这个名字从芽衣的口唇中被很温柔地吐出,但下一秒,黑发秘书很肯定地回答:“我没有见过呢,太宰大人。”

太宰大人.......

远比那声“夏油杰”更眷念和温柔,软绵绵的。

语调明明是轻轻的,在红润的唇舌之间,却无端显得色情。

一种莫名的感觉从太宰治的心中升腾而起。

“更何况,我出生在平民窟,身边的人包括我都基本没有姓氏呢。”

芽衣的语气更轻了,“我还是考上大学后,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有姓氏呢。”

她用的是陈述的语调,丝毫没有想要博得可怜的意思,却让她纤细的身板中骤然流露出了几分破碎的味道。

她再次肯定地保证:“我没见过这个人。”

太宰治双手插在西服外套中,默不作声地盯着地面。

【她没有骗人。】

她出生在横滨的贫民窟,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姓氏。

【猫猫芽衣】这个名字可能是送给自己考上大学,脱离曾经“没有作为人的权力”的礼物。

黑发秘书毕业于横滨大学,此生都为能逃离这个城市。

而咒术师夏油杰从没来过横滨。

咒术操使追求更加强大的力量,再据说性格也很糟糕......

所以,身边除了东京咒术高专的同期们,太宰治没听说他身边还有女人的存在。

所以,【芽衣酱可爱多】大概就是夏油杰本人。

那只不过是个批皮的网名罢了。

浑身湿透的少年垂下了浓密的睫毛,挡住了空洞的眸子,脑中思索着,做出判断。

“签完字就快点从我的视线中滚开。”

太宰治咧着嘴笑了起来,视线直直地落在羸弱的芽衣的身上,恶意满满地道:

“下次再拿你在平民窟学到的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

“就杀了你。”

完全不是开玩笑的语气。

咕噜咕噜的黑泥都要从太宰治的身体中涌出来了!

“明明是合理的交换......”秘书倔强地撇着脸,头顶的猫耳不甘心地立起。

她嘀嘀咕咕,超小声反驳:“亲一下.......才不是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呢。”

太宰治的脸骤然黑了。

但又想到,猫猫芽衣是中原中也的贴身秘书,就这个脑回路,以后恐怕有得让小蛞蝓头疼的。

太宰治整个人都欢快起来。

“现在,立刻快滚回去和黏黏糊糊的蛞蝓相亲相爱吧。”

他恶意满满

地将秘书驱逐出了视线范围。

————

总之,芽衣顺利拿到了带着太宰治签字的文件回到了办公室。

“欸?芽衣小姐刚刚去干什么了?”有好奇的文职人员举着咖啡问。

芽衣笑眯眯地,不卑不亢地回答:“前辈,我刚刚去找太宰大人签署文件了。”

说着,她举起手中的棕黑色文件夹,抖了抖,展示给大家。

秘书处原本热闹的气氛骤然一静。

“.......怎么可能?竟然能找到了班,不,失踪的太宰大人并且取得了签名!”

“那可是如恶鬼一般可怕的太宰大人啊......”

“新人简直恐怖如斯!”

“也不算轻松哦。”窃窃私语不断钻入耳朵,芽衣仍然不卑不亢,语气轻轻地说道;“我也付出了代价呢。”

太宰大人的吻技可太差了。

说起来,悟的吻技应该也很差吧。

但杰的就要好上很多。

那次在小夹角的吻甚至黏糊到两个人都承受不了了程度。

是因为夏油杰和她亲的次数更多吗?

芽衣的指尖轻轻点在微肿的唇上,又放下,眼神深了一些。

她慢悠悠拉开了工位的椅子,视线穿过众人,直直地看向正躲在小角落中窥伺着自己的石井友树。

她,竟然能对付得了太宰治。

石井友树的脸颊上挂着大滴汗珠,心虚地想试图避开视线,将自己藏起来。

下一秒,却看到黑发秘书对着他笑得纯良。

她眼眸弯弯,黑洞洞的瞳孔锁定了他,无端有些渗人。

她一字一顿道:“出,去,聊,聊。”

————

他们的见面地点,是一处无人的小巷。

空无一人,被风吹动的落叶在地面滚动,墙角更是血迹斑斑,不知道这里葬送了多少人。

芽衣这才发,横滨的天气其实很反常。

明明现在是夏天,却凉嗖嗖的。

而此时,在咒术高专的夏油杰却热到恨不得把上衣脱掉,直接露出腹肌。

只披着单薄的西装的芽衣心中发凉,抱着肩膀。

漂亮精神的脸上更是没有什么表情,面对着石井友树。

“你是叛徒吧。”她开门见山。

石井友树果然脸色大变。

他嘴唇苍白到没有血色,惊恐地望向芽衣,像是看到了什么魔鬼。

显然,在秘书处潜伏了许久的石井友树完全没猜到——其实自己早就上了叛徒名单。

他只觉得芽衣敏锐让人恐惧。

凝视着秘书的金眸,有那一瞬间,石井友树恍惚中甚至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恶贯满盈的太宰治。

“我倒是觉得,你才不对劲吧。”

石井友树顿了一下,终于克服了蚀骨的恐惧。

他上下打量着芽衣:“我看

了你批的文件。哈哈,就你?身为大学生,却连那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

他火光石电之间从背后拿出了那些文件——还包括太宰治签字那份,面露嘲讽道:

“你才是伪装身份进入港口黑手党的叛徒!”

芽衣:“........”

哈?

偷偷翻别人桌面上的东西,你贱不贱啊。

他拿出手机,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这个叛徒可别再狡辩了,我在来之前,已经通知了中也大人,他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再有几分钟,就能会赶到!”

芽衣震惊地看着他。

——哥,你知不知道,你其实正在黑名单上,在中原中也的眼中也很可疑?

但问题是,他的手上正举着,那些同样可以证明自己不正常的文件.......

救命啊,他怎么这么贱?

芽衣深吸一口气。

她受不了了,猛地扑了上去,一脚踹到在了石井友树的肚子上。

秘书只是看起来弱,身体羸弱。

但她实际上——

芽衣的体术是从夏油杰和五条悟身上学到的,甚至还从伏黑甚尔的身上学了两招......

芽衣心急如焚,试图抢文件。

又怕自己力道太大,一拳直接把石井友树砸死,更加暴露出自己“不正常”,不免小心翼翼的。

两人扭打在一起,没过一会儿就见了血

——是石井友树头在破血流,让他本就丑陋的脸看起来更狰狞了。

发现自己真的打不过秘书,他猛地从掏出一把木仓,黑洞洞地枪口对着了芽衣。

石井友树咧着嘴,手指放在扳机上,凶神恶煞地咆哮:“去——死——给我去——死——”

芽衣:?

说好了肉搏,你为什么不讲武德?

她下意识伸手,纤细的手腕却爆发出了恐怖的巨力。

.......她直接掰弯了铁质的木仓管。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两人面面相觑,石井友树摸了一把脸,将遮住眼睛的血液都抹掉,还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但.......木仓它真的,真的弯了。

他浑身一哆嗦,瞳孔骤然放大。

芽衣尴尬地抿了抿嘴唇:“我说这是意外,你能理解一下我吗?”

作为回应,石井友树爆发出了尖锐的爆鸣声,简直像是警笛一般刺耳,大喊道:

“中也大人,她就是叛徒,救命!!!救我!!!”

啪嗒——

啪嗒啪嗒——

芽衣的耳边回荡着了皮鞋踩在地面的声音。

她的上司,她的“爱慕”对象,带着收割生命的镰刀.......来了。!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