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54 章 破碎的她(二合一)

第 54 章 破碎的她(二合一)(1 / 1)

推荐阅读:

芽衣的面前是阴冷潮湿的河流。

这条河终将会流入横滨海,水流湍急,不断冲刷着河边的礁石,空气中也弥漫着潮湿的味道。

而她的任务目标太宰治,现在在河的中心,充当那个快要被淹死的小黑点。

好讨厌的水。

怎么办,有点不想救这个家伙了.......

芽衣的视线艰难地略过太宰治,低着头,用苦仇大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脚边潮起潮落的水花。

她开始纠结。

头顶毛茸茸的三角耳不禁抖了抖,芽衣苦着脸,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毕竟,【猫猫芽衣】以猫的基因为基础,构建出人形的。克服对水的讨厌显然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气。

眼看河中央的小黑点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

整个人完全被水淹没,只留海藻一般的卷毛飘浮在水中,一副刻不容缓的样子,芽衣赶紧脱下了西装外套和鞋子。

“请问是太宰先生吗!”

她大声喊:“这里有一份文件要签一下哦~”

哗啦哗啦——

下一瞬间,话音未落,那位可怜的太宰先生猛地往水下一沉。

像是被河中冤死的水鬼拽了下去,那些浮在水面的黑色发丝也淹没在了漩涡中。

整个人彻底消失在了湍急的水流中。

水面恢复了平静。

芽衣的动作一滞:“......”

这,这还能活吗?

是不是没救了?

她犹豫了一下,弯下腰试图捡起仍在地面的西装外套和文件,背后却突然传来了木仓上膛的咔嚓声。

“太宰先生?”

背后的人没有回答,只有皮鞋踩在碎石上的声音,但芽衣灵敏的鼻子可以嗅到——湿乎乎的水气在向自己靠近。

.......一把冰冷的木仓抵在了她的背后。

“谁派你来的?”

半响,似乎欣赏够了猎物紧张的窘态,那位太宰先生恹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冷漠地问。

有点耳熟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想法在芽衣的脑中闪过。

她将这些疑惑全部丢给在咒术高专的主脑去思考,面不改色地回答:

“我是秘书处新人。来这里是因为——秘书处的石井友树先生给了我的地址,让我来找您签一下文件。”

因为不知道这位太宰先生和中也大人的关系是好是坏,所以芽衣下意识地没有主动认领重力使的贴身秘书的身份。

“.......石井友树吗?”

太宰治的眼神顿时幽深起来。

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越发面无表情,浑身都散发出一股阴郁的气质。

虽然向森先生宣称在“抓老鼠”,但实际上,太宰治正在绝赞摸鱼翘班中。

也就是说,他所在的位置,应该就连首领森鸥外

都不能掌握才对。

石井友树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

——他可是很清楚地记得,这家伙可是在疑似叛徒名单上啊。

石井友树又是用什么方法精准确地自己的行踪的——定位器.......还是又其他同党和眼线?

芽衣脑中的小人欢快地跳着舞蹈。

她给太宰治一个飞吻:不,刚刚从你身后跑过去的可爱的鼠鼠酱向我汇报的哦~

但表面上,秘书只是优雅地挺直了脊背。

她像是神经大条到丝毫不能察觉到危险一般,笑眯眯地问到:“太宰先生,那你现在可以签一下文件了吗?”

又是一阵沉默。

那把木仓依旧平稳地抵在芽衣的背后。

沾在木仓身上的水珠滚下,将芽衣白色的衬衫也晕湿了,甚至隐隐约约能看到阴着小碎花的内衣。

太宰治冰冷地视线扫过了小碎花,落在了她头顶的“三角猫耳”上。

——现在已经被吓成了飞机耳,毛都炸了。

啧。

这不是挺害怕的吗?

太宰治神色更加恹恹了,神情也越发冷漠,无趣地放下了木仓,怼了怼芽衣的肩膀:“喂,你带笔了吧。”

芽衣立刻转过身,飞快回答:“我带了笔。”

她大声说:“请相信我,身为一个合格的秘书,我绝对不会让上司在工作的时候有半点不愉快的!”

太宰治:“......”啊?

黑发少女的眼睛亮晶晶的,闪得惊人,让他下意识撇开视线。

——似乎“如何成为一个好秘书”是个神圣的话题,打开了她某个神秘的开关。

黑发秘书一改刚刚的平静,整个人都散发出足已让黑泥窒息的朝气和生命力。

“把文件给我,然后快点离开,别打扰我自杀。”

太宰治往后退了一步。

他默不作声地避开这个过分散发着活力的黑发秘书,再次慢吞吞地,像个丧尸一样向着河边走去。

芽衣闻言,眼睛一亮,感觉机会来了。

她飞快地把文件捡起来,追上太宰治,连笔一起交到太宰治的手中,郑重道:“请签字。”

太宰治翻开了文件。

太宰治鸳色的眼睛随意地文件的内容瞥了一眼。

太宰治面色凝重地合上了文件,迟疑地问:“你是谁的秘书?”

“我是中也大人的秘书。”芽衣将发丝挽到耳后,腼腆地笑了起来。

“但还没通过考核,不然就可以成为上司的贴身秘书了!”她说。

太宰治:?

他没被绷带遮住的那只眸子震惊地看向芽衣,瞳孔微微扩大,看芽衣像是什么恐怖的外星人。

“等等,你别靠近我。”

太宰治连入水自杀的计划都忘了,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接连往后撤退,

他本来就刚从水里爬出来。

浑身的衣服都湿漉漉的,弥漫着一股水汽。海藻一般的黑发贴在脸颊两边,脸色冷漠但苍白。

过大的黑西装搭在肩膀上,更显得少年的身形纤细且可怜。

.......像是一只迫不得已被雨水打湿的流浪黑猫。

芽衣没有因为太宰治的冷漠而感到别扭,仍然温和地询问:

“文件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问题没有问题,您只需要动动笔签一下字就好了。就不会有人打扰你入水自杀了。”

太宰治更加惊愕:什么?

他听错了?

#就不会有人打扰你入水自杀了#

他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微笑着的黑发秘书,眸子中一片黑沉沉。

他以为这个决心成为秘书的家伙听到自己要自杀。

或许会强行将自己拉离开河边,或者絮絮叨叨,苦口婆心地讲人生大道理劝自己不要死.......

说不定,这家伙会为了他签这个文件,狠下心和自己一起入水也说不定呢......

真是够无聊的。

但——

芽衣:签字,然后你快点给我死OvO

绝对是这个意思吧!

太宰治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嘲弄,阴郁的气质也转换为了不爽,彻底没有继续自杀的想法了。

他用冰冷的眼神反复打量着芽衣的脸。

透过她那双金色透亮的眸子,试图挑出无穷无尽的缺点。

“小矮子的脑仁小的可怜,没想到他的手下也一样。”

太宰治一改刚刚无视的样子,整个人都鲜活起来——虽然活跃的方面有点不妙。

他张口就是冷嘲热讽,抖了抖手里的文件:

“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你的脑子彻底坏掉了吗?快别当秘书了,去垃圾场躺着更适合你。”

太宰治的嘴角微微翘起,视线紧紧地盯着芽衣脸上的表情。

——眼中燃烧着梦想和责任的家伙,却被上司无情又刻薄地否定了当一名好秘书的理想........

真难堪,

他慢吞吞的想,真是幸运啊。

说不定,大受打击之后,会比他更快,先一步死掉呢!

而在这么严肃冷峻的气氛中,被攻击的芽衣却一点也不难受,甚至差点当场笑出声。

——这位太宰先生真太有意思了。

他怎么会知道,垃圾场真的是她的老家,哈哈哈。

其实.......回家躺平也不是不行。

开始可以养崽。

但为了港口黑手党的武器库........

她尽力维持忠心秘书的人设,还是努力装出一副“悲伤,但假装平静”的模样。

她张皇失色地开口,试图拯救一下:

“抱歉,太宰大人,都是我的错,无论你怎么骂我,惩罚我,我都会虚心接受的.......但请不要否定我的

理想。”

少女突然侧过脸。

太宰治看到,她白如雪的脸颊上爬上了一抹淡淡的红色,纤细的手指反复揪着衣摆。

——完全是一副少女羞涩怀春的模样。

“况且.......况且为了中也大人......我,我愿意为了他做一切事情。”

蛤?

太宰治的表情一片空白。

他又一次沉默了。

鸳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黑发秘书。

尽管不可置信,但排除掉一切不可能后,他的大脑像是精准的计算机,提供了让他觉得离谱的答案。

.......她喜欢中原中也啊。

等等,怎么会有人喜欢蛞蝓这种黏黏糊糊恶心的生物?

趁着他愣住的时候,羞涩的秘书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扑上前。

“如果你能签文件.......我,我愿意.......”

她垫起脚,猛地抬头,骤然吻住了少年没有血色的薄薄嘴唇,软软的舌头在太宰的唇瓣上来回舔舐。

“你.......!”

太宰大人的嘴唇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很好,终于不能再吐不出让她头疼的,伶牙俐齿的话了。

芽衣一边舔着,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太宰治的脸色,确定他还在愣怔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很好,果然是个小chu男。

她亲过的DK可能比他牵过女人的手还要多。(夏油杰:?不是只有我吗?)

但这位“双黑”之一的脑子转的太快了,真的如传言一般恐怖。

那双空洞的鸳眸视线冰冷到让她毛骨悚然,似乎皮肉被无情剥开,一切秘密都无法隐藏。

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打断他的思路。

不能让他继续这么再思考下去了.......

她还没找到【绷带黑泥怪】,也没偷家港口黑手党,马甲还不能掉。

太宰治很快便开始挣扎,芽衣只能将脚尖踮得更高,更努力才能亲到他。

在太宰唇瓣上来回舔舐的舌头开始报复性地往唇瓣里钻,但太宰治像是突然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牙关闭闭紧紧的。

很好,又骨气。

但他只顾着抵抗,却不再挣扎了。芽衣的目的已经达成。

现在,她甚至有空,在心中给自己突如其来的吻找理由,继续完善自己的人设。

.......不在乎那种事,只想往上爬的贫民窟少女,怎么样?

大人物应该都喜欢,“破碎的她”这种人设吧........

但芽衣才只想了个开头,便被打断了。

太宰治猛地伸出手,死死地扣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力道之大甚至留下了一个红痕。

芽衣察觉到,一道冰冷的审视的视线反复刮在她的脸上。

好吧,她错了,是她不够努力。

芽衣不敢在溜号,更加卖力,试图钻进去。

好在,她在夏油杰身上练出来的技术对付青涩的太宰治还是挺轻松的。

很快,太宰治就悄悄松开了牙冠。

舌头紧密的纠缠在了一起,津液从嘴角流了出来,淹没在衣领中。

太宰治的脸颊仍然是苍白的,但此时却像是有魔法发生,使得他从眼眸到脸颊,都透出了淡淡的生机,显得红润起来。

可能是有感觉了。

她沉痛地想,毕竟都顶到自己了。

太宰的手软软的,虚虚地抵在她,肌肤的热度不断传到她的胸前。

从被亲上之后,他就一直在憋气。但就算他天天入水自杀,练习憋气,也支撑不住了。

在被憋死的瞬间,他猛地爆发出强大的力气,推开了芽衣,从这个吻中挣扎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你果然是脑子有病吧。”

他大口喘着气,软着腿,艰难地站在那里,喃喃自语。

那双眼睛充满了恶意,死死地盯着芽衣,像是要把她敲骨吸髓,碎尸万段。

他咬牙切齿问:“你叫什么?放心,就算你不是说,我也一定让你......死!”

“我叫芽衣,猫猫芽衣。”秘书是不会对上司撒谎的。

太宰治一顿:“嗯?”

芽衣?

......

【芽衣可爱多】?!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