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针锋相对(1 / 1)

推荐阅读:

半个小时后,粉红色超跑变成了半报废状态,现在彻底不能再启动了。

变成了一坨废铁的它停在了街边。

“我不明白,难道我们只能站在这里等着吗?”

伏黑甚尔抱着胳膊,臭着脸,站在马路旁边问道。

另一边,夏油杰正在打电话。

他对着电话那头吩咐道:“没错,你们再派一辆车来接我。什么?你问刚刚从咒术总督提走的那辆怎车么坏了.......?”

他恶狠狠地瞥了伏黑甚尔一眼,发现对方毫不在意地冲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后,心情更糟糕了。

“半路遇上诅咒师,我们激战了一番。对了,举报给钱吗?我敢肯定那是盘星教余孽.......”

黑心的教主一边熟练地抹黑对手,顺便冲着伏黑甚尔威胁性地捏起了拳头,眼中战役盎然。

倚着车门的家入硝子完全至之身外。

她撇了撇嘴,疑惑地问道:“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打架?”

“难道是为了争坐副驾驶吗?”

芽衣犹豫地回答:“.......可能吧?大家可能都很好奇咒灵开车是什么感觉。”

家入硝子不屑地摇了摇脑袋。

她明明叼着的是草莓味的棒棒糖,但却有种在吸烟的吊吊的感觉,冷酷评价道:“这些臭男人真是会异想天开,也不想想,芽衣的副驾驶只能是我坐。”

瞬。

夏油杰和伏黑甚尔的眼神骤然犀利起来,像是刀子,刺在她的身上,又若无其事地飞快挪开。

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敢用自己的医师资格证保证,刚刚那一瞬间危险预警绝对不是错觉!

两个人渣!!!

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木着脸,嗖地一下,躲到了芽衣的身后,还不忘冲着他们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不明所以的小团子很疑惑。

但她依旧像往常一样,伸出触手,揉乱了短发JK柔软的头发。

“当然了,永远是你的。”芽衣溺爱地说道。

.......

没想到,既然没等来辅助监督,下一个出场的竟然是五条悟。

他刚解决了那辆被自己开到报废的车。

他本以为可以集合后直接去餐厅,但瞬移后才发现,竟然又是一个新的事故现场。

五条悟先是一愣,随后抱着胳膊,幸灾乐祸地谴责:“你们遭遇敌袭击了?怎么把新买的车弄成了这样?”

夏油杰笑眯眯地错开了五条悟亮晶晶的视线,含糊不清地敷衍道:“没什么。”

——就让悟永远不知道自己错过了芽衣的副驾驶吧!

而自认为自己是成熟大人的伏黑甚尔在五条悟闪现的一瞬间,便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秉着“绝对不想和御三家的人”呼吸同一片恶心空气的矫情

原则,他干脆躲到了最角落▏_[]▏『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假装自己不存在。

身为最顶级的鲨手,只要他愿意,配合着呼吸就可以达到“隐身”的状态。

而五条悟的六眼集中于分析咒力,基本不会接受普通人的那些无关要紧的信息——层出不穷的垃圾消息能把他的脑袋吵到爆炸。

五条悟完全忽视了伏黑甚尔的存在。

他一把捞起了芽衣,脸颊在她软乎乎的腹部蹭来蹭去,发出了接一连三的鬼叫:“那还要等辅助监督来,救救老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吃上烤肉啊!”

他开始哀嚎。

“啊——”

“啊啊——”

夏油杰的脸色怪异,很想不顾形象的堵住耳朵。

但是芽衣在这里......

......还有,那个让他有着不知名危机感职业小白脸伏黑甚尔也没走。

夏油杰的五官几度扭曲。

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注意维护住自己的形象,始终保持着最完美的笑容。

家入硝子都被他的忍耐力彻底惊到了。

她冲着夏油杰缓缓地竖起了大拇指。

“要不然我们直接去吃吧,别管这台车了。”五条悟哼哼唧唧地恳求。

他本来就纤细高挑,因为不耐烦而扭来扭曲的样子就像是一根迎着波浪抖动的海带。

只差没直接趴在地上,化身猫猫虫打滚蠕动了。

“不行哦。”芽衣果断地拒绝了他——她感觉自己的新车应该还有救。

但想了想,芽衣勉为其难地说:“但我可以拖着车.......”

五条悟的鬼叫骤然停止。

他的视线扫过芽衣的触手,突然咽了一口水,喉结上下滚动,猛地摇了摇头:“不行!”

“芽衣怎么能拖车......等等,老子的意思是......”

迎着夏油杰陡然转为疑惑的视线,就算是五条悟也忍不住心虚起来,眼神四处乱飘。

他的目光最终依旧落在了夏油杰的身上。

五条悟像是想到了什么,脸红扑扑的,欢呼了一声:

“芽衣太弱了,拖车这种重活她干不了。但杰练了那么久的体术,现在终于可以排上用场了!”

“就让他扛着车走吧!”

夏油杰:“.......”

果然还是疯了,五条悟。

家入硝子惊恐地看了五条悟一眼,缩回了脑袋。

随后,她的视线在五条悟,夏油杰甚至是伏黑甚尔之间扫来扫去,逐渐变成了释然。

但秉着同窗情,她还是忍不住凑到夏油杰身边,用五条悟听不到的音量,小声地暗示:“杰......你的雷达有没有响?是不是感觉悟有什么不对劲?”

夏油杰笑眯眯地回答:“从见到他那一刻,我就知道他的脑子不正常。”

家入硝子给了他一个“你还是什么都不懂”的眼神,遗憾地拍

了拍夏油杰的肩膀。

她悲痛地说:“你就去拖车吧!没事了。”

说完,她转身,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

夏油杰:?

.......

五条悟推荐的烤肉店果然很好吃。

芽衣吃饱喝足后,懒洋洋地瘫在了座位上,一动不动。

柔软的腹部随着呼吸一起一浮,触手也乱七八糟地交叠在一起,芽衣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我们现在走吗?▍『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五条悟以同样乱七八糟的姿势躺在椅子上。

狭小的椅子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大一只猫。

五条悟修长的四肢拖在到了地上,他不得不蔫了吧唧,给自己换了个姿势,继续瘫着。

夏油杰看了一眼时间:“来得及,等我一下,我先去去趟厕所。”

他将制服整理得板板正正,站了起来,顺手将芽衣揣进了兜里。

芽衣:“欸?”

因为夏季炎热的高温,加上咒术师每天都需要进行大量的体能训练,制服需要考虑透气之类的因素,布料难免薄薄了些。

芽衣眼前一黑,随后软乎乎的脸颊率便感受到了夏油杰腹部的温度。

高温肆无忌惮地透过薄薄一层布料传向芽衣。不只是体温的传递,温热的呼吸频率......与其他强烈的搏动。

芽衣有预谋地动了动。

被它接触到的那块腹肌,顿时受惊一般猛的收缩,又放松下来,似乎已经完全习惯了被触碰。

“等一等.......还没到。”它听到了夏油杰沙哑低沉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更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了?

难道是准备发餐后小甜点吗?

芽衣意识到了什么,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夏油杰的肩膀。

很快,它的眼前再次亮起,被翼翼地捧了出来,拖在掌心。

他们在处于一个没人的角落。

应该是靠近卫生间的空间,只有一扇窗户透着光,很狭小。

夏油杰依靠在冰凉的大理石瓷砖,纯白色的墙壁映衬着黑色的制服。他缓缓抬起头,红润微湿的嘴唇在灯光下幽幽绽放,衬得像是一朵糜烂的花。

年轻的咒术操使似乎脱掉了伪装后,就连眼神都是疲惫的。

他缓了一会儿,才压着嗓子,有气无力地说:“.......抱歉,我忍不住了。”

芽衣:“我知道。”

夏油杰的眼神执着地落在芽衣的身上。

虽然依旧显得有点麻木,不过冷淡的神色还是一寸寸回暖,变得鲜活起来。

微长的黑发落在苍白削瘦的脸颊旁。

许久,夏油杰才抬起头,消瘦的脸上浮现出几分疲惫,声音沙哑,“今天又祓除了咒灵,虽然我还没有吃,但是那个味道.......呕.......”

他猛地捂住了嘴,额头青筋蹦出,堵住了无法抑制从口中溢出的声音。

果然是因为咒灵球。

芽衣猜到了。

?本作者风干腿肉提醒您最全的《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不然伏黑甚尔就算把车开成过山车,也不可能让特级咒术师晕车,甚至恶心。

轰隆.......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闪烁过一阵白光,紧随其后传来炸裂的雷声,伴随着雨声淅淅沥沥落下。

下雨了。

唯一透着光的窗外暗了下来,狭小的空间不免更加阴冷,夏油杰脆弱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发抖。

芽衣浮在空中,它低下了头,默默吸取着他身上的绝望,恶心......一切负面情绪。

食欲被满足后,不存在的心脏开始飞快跳动起来。能量支撑她拥有更充裕的感情,越发怜爱地盯着夏油杰。

多么神奇的人类啊!

像是被复杂的,痛苦的情绪催生出的绽放到糜烂的花朵,只需要被用力一碾,就能炸出鲜嫩的黑红色汁液.......

“我们来共感吧。”在雨声中,她愉快地建议,“要来试试我口中的咒灵的味道吗?”

“虽然不知道这行能不能好受一点,但是可以尝试一下,万一有用呢?”

“什么?”夏油杰错愕,下意识抬起头,试图看向芽衣。

但黏腻的,冰凉的触手却更快一步。

它们早兴奋到不断蠕缠,在意识的支配下极速涨大,猛地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夏油杰仰着头,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在昏暗中,他的呼吸逐渐转为急促。

夏油杰能听到,雨声接连不断地敲打在窗户的玻璃上,却没有他的心跳速度更快。

夏油杰想要挣扎。

着魔一般,他心中涌出一股渴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着自己被按在墙上在玻璃中呈现出的倒影.......

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保持着仰着脑袋,毫无防备地暴露出脆弱的脖颈,用接近献祭的姿势,仅剩的余力勉强维持着惊愕的表情。

终于,一个吻落在了夏油杰的嘴唇上。

随后舌头探了进去,撬开了他的牙齿,轻轻地搅动着他的口腔。

“呜.......”

夏油杰的黑发骤然被汗水浸湿了。

他紫色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失焦和茫然,下意识地伸出手,费尽地在空中想要抓握住这什么,却只抓住了一缕碎发。

.......碎发?

等等——怎么会.......?

夏油杰的意识回神了些许。

他下意识瞪大了眼睛,但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想要挣扎,却被触手在了原地,不允许多看到半分。

“你怎么哭了?感觉味道好些了吗?”

他听见了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带着怜惜和安慰。

胃部不再痛苦地痉挛,那股恶心的,惹人发疯的痛苦感不再存在。

咒灵球的味

道也从口中消失了,被香甜可口的味道取代.......

但夏油杰的脑子雾蒙蒙的,只留下了快乐和失序。他分不清那是自己的主观感觉,还是什么其他的。

只以为那是吻带来的心理安慰。

他从最开始的青涩,逐渐主动起来,呼吸也越来越乱。舌头搅在一起,吻纠缠的越来越深,他也越发急促,像是想把自己多有打扰痛苦都交给芽衣。

夏油杰更用力地攥住那缕头发,像是抓住了全部。在某个空白的期间,所有逻辑与理智全部抽离。

“呜.......”

狭小的空间和有侵占意的吻让彼此的呼吸越来越不畅。

颠倒四的话音伴随着涎水使得他的话更加模糊不清,夏油杰含糊不清地恳求:“......松开吧,让我看看.......”

遮住眼睛的触手一僵,随后一点点撤离。

夏油杰用力喘了一口气,伸出手飞快地抹掉了模糊的眼泪,撑起精神看向四周。

但都没有。

她走了.......

可没关系。

夏油杰不知为何缘由地笑起来。但其实并不能笑不出声,只是像破风箱发出了难听的气音。

“的确是不一样的味道。”他平静地说,“我感觉没那么难受,舒服多了,下次还可以帮助我吗?”

.......

依旧没人回应他。

淅淅沥沥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变小了,只有几滴雨水滴滴答答敲在窗上,室内一片静谧。

夏油杰静静地靠在墙边。

“你的脸好红,是生病了吗?杰。”

不知道什么时候,五条悟瘦高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后。

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冰冷的非人感格外明显,像是高高在上的雪山,高不可及,高高在上。

但五条悟很快笑了起来,神色平静,眼睛晕染得像是墨一般深沉,死死地盯着他。

“别担心,我没有难受,也没有生病。”

夏油杰却出乎意料的,格外轻快地站了起来,笑眯眯地舒展四肢,不见一丝狼狈。

他一字一顿地说:“从·来·没·有。”

“.......”

——————

芽衣干完坏事下,立刻溜回到了包间,幸福地躺在了家入小姐姐的怀里。

可恶!

好舒服!

对比起来,从登陆横滨海岸之后,她就一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还需要带着两娃,艰难求生,每天都心惊胆战......

都是苦日子!

她到底在图什么!

哦,她想起来了——是为了把狗头军师[绷带黑泥精]捞出来。

差点忘了!!!

风干腿肉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