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第一次(1 / 1)

推荐阅读:

橙发少年的眸子像是大海的延展,清澈又透亮;过分精致的五官也难免让人下意识地忽视了他眉间的英气。

似乎挺无害的。

但芽衣能闻到。

少年身上隐隐约约环绕着火药爆炸时产生的刺鼻的硫酸味,像是一根细细的针,不间断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危险危险危险!

这家伙,身份绝对不简单。

芽衣本来还是有点心动的,但那点小火苗瞬间便熄灭了。

黑色小煤团将爪子死死地抵在在中原中也的胸膛上,装出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拒绝进一步贴贴。

她不打算去吃软饭了。

......不仅仅是芥川兄妹还需要她养,最重要的,还是她身后这片垃圾场!

虽然这里现在很破烂。

但确实是芽衣的故土,是虫巢之母的起源地。

众所周知,就如同哥谭对于蝙蝠侠,起源地是非常重要的。

况且,芽衣的内心也隐隐约约有道声音,告诉她——

这片垃圾场,一定还藏着什么未被彻底挖掘的秘密!

身为虫巢形生物,如果没有夏油杰和五条悟的干预,芽衣的天性绝对会一路支持着她,将这里作为起点,圈画出一片领土。

随后,生产工兵,派出强悍的兵力,不断向外扩张.......

直至发展成一个统一意识的恐怖种族,达成绝对的统治!

【虫巢之母】拥有绝对的领地占有欲。

即使已经的主要势力遍布于东京和,横滨对现在的她来说,才是陌生的,

不管怎么说,垃圾场在芽衣眼中,早已是囊中之物,绝对不允许他人踏足!

抱歉了,香喷喷的橘发小个子酱。

你来的不是时候了~

芽衣大人现在眼中只有广阔的领土和爽到爆炸的事业线喽。

没了利益关系,纵使中原中也再香,全身都写满了“我有秘密”,芽衣也懒得再搭理他。

黑色猫猫画风一变,眨眼间,便摆出了一副清高的小模样。

猫猫冷淡了许多。

它一副两眼不闻窗外事,高高挂起的样子。只是伸出小舌头,认真又耐心地将被中原中也摸到乱七八糟的猫猫全部梳顺。

“怎么了?”因为小猫太可爱,中原中也竟然没感觉自己被嫌弃了。

他只是愣住,耐心地问,“你是不愿意跟我走吗?”

黑色小煤团眨着水汪汪的猫眼,端坐着看天看地,优雅地舔了舔爪子。

喵~

反复确认受伤的猫咪真不想要被自己带走,中原中也只好收回手,站起身,尽量忽视了心中涌上的失落。

“好吧,我以后只要路过这里,就会常来看你的。”

隐藏住不舍,最后看了小煤团一眼,中原中也抖了抖大衣,潇洒地翻身跨坐上摩托车。

带着黑色手套的大手控制住了摩头车的方向把。

少年咧着嘴角,压低了上半身,碎发在脸颊边飞扬,湛蓝的眸子如同猛兽,盯着远方。

他打算先解决那群挑衅自己的杂碎,然后.......去问问那些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手下们,家里存没存猫咪的高档食物吧。

————

芥川兄妹不愧是能在贫民窟坚强活下来的难兄难弟,聪明到难以想象。

他们格外丝滑地接受了本应不可直视、不可观测到的“祂”披上了毛茸茸的外套,甚至成为了一只格外可爱的猫咪的事实。

银回来的时候,手中提溜着好不容易搜刮到的食物。

在看到芽衣的一瞬间,她便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脏兮兮的小脸遮不住地兴奋,欢呼道:“是你吗?”

芽衣蹲坐在最高处,格外矜持地摆了摆尾巴。

很好,一下子就把她认出来了。

她果然没有看错人——不愧是能她主动放弃了荣华富贵几十年的生活,委身于在贫民窟养孩子!

黑乎乎的小煤团心中无比满意,但表面依旧很高冷。

金色的竖眸泛着冷光,像是蛰伏的猛兽,似乎正在冰冷地打量着两人。但细长的猫尾巴却控制不住地在身后摆来摆去,美滋滋地。

被这样的视线注视下,银顿时露出了被击中的兴奋表情。

她尖叫一声,猛地冲了上去,抱住抱住了芽衣。

她将脸埋入了柔软的腹部,模模糊糊地保证:“芽衣大人.......请让我向你献上所有的食物吧!”

哼哼哼。

她可是在保护很认真地保护这两个两脚兽的性命耶~

别提食物了,他们两个的财产甚至本人都属于自己,不是也很正常嘛!

芽衣皱起湿漉漉的小鼻子,将爪子努力抵在银的额头,霸道地抖了抖头顶尖尖的耳朵。

她收起了锋利的爪子,轻飘飘地拍了拍银的额头,留下了两个黑乎乎的猫爪印,宣誓自己的主权。

“呀!”银被攻击后,果然发出了更加惨烈的尖叫,像是要窒息了。

切,果然没弱小的人类。

芽衣像是大爷一样,翻了个白眼。

她身子一扭,跳到了堆成了山的垃圾堆上,继续晒着着久违的太阳,整只猫都暖呼呼的。

........

拥有了身体后,银对芽衣逐渐走向百依百顺。

她本以为只有银会这样。

芥川龙之介显然不一样,他绝对是一个人狠话不多的酷哥。

他的身上常年披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黑色大衣,全身都环绕着不符年龄的冷峻和杀意。

随时一言不合就能把对手捅个对穿,芥川龙之介甚至最后还能顶着一张染血的酷脸,淡定地摸尸。

芽衣每次看到,都欲言又止。

但让芽衣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凶巴巴还有点小古板的

芥川龙之介竟然在一个夜稀人静的夜晚,红着脸严肃地问:

“芽衣大人,你想吃猫粮吗?只要你一声令下,在下将在所不辞!”

芽衣:“.......”

她眼尖地瞥到了芥川龙之介兜里的银色手O弹,还有藏在大衣内的一拍凶器.......

.......不能是她想的那样吧?

等等,况且现在横滨这么乱,芥川你要去哪里搞猫粮?

芽衣砸了咂嘴,觉得应该是听错了

——毕竟芥川龙之介就是愁身苦恨,人狠话不多的酷哥,又格外在意自己的形象,绝对不可能崩人设的。

“喵,不用担心我的吃饭问题哦!”

芽衣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他。

虫巢之母一项有精神追求,更是无论做什么,都要达成极致的。

现在她决定伪装成一只猫,那也要成为猫咪界最有魅力的存在!、

随随便便,芽衣就凭借柔软的皮毛、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姣好的身段,钓到个好心的有钱人。

——没错,就是中原中也!

虽然没能和对方回家,但是如此可遇不可得的阔佬,芽衣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勾搭他,让他流连忘返.JPG

“喵呜,我先走了!”

芽衣对着芥川龙之介甩了甩灵活的尾巴,当作告别。

随后她猛地蹦了起来,顺着熟悉的气味,几步窜出,在中原中也惊喜的目光下,爬上了他的肩头。

“你来了?”橘发Mafia熟练地接住了芽衣——他才完成一场任务,周身萦绕着久久不散的火药味。

虽然剩下的休息时间不多,他也红着脸,告别了挤眉弄眼的手下们。急冲冲地赶到了垃圾场。

此时,黑手党英气的眉眼不含半分暴戾。

他甚至摘下手套,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芽衣的鼻尖刮了刮,很温柔地叮嘱,“下次不要再乱跑了。”

他伸出手擦了擦芽衣的嘴角,抹掉了上面沾到的沙子,柔声问道:“是不是饿了,没找到吃的?没事,我给你带了吃的。”

芽衣偷偷嚼了嚼空气,把头埋在了中原中也的脖颈。

她歪了歪脑袋,伸出红润且长满了倒刺的小舌头,好奇地舔了舔中也的皮肤。

好香好香好香!!!

猫咪可爱的小脸瞬间裂开,扭曲成了触手,每一根都做出舔舐状,留下了纯净的口水,拼命的表达着喜欢。

不过瞬间,那些触手便警惕地顿住。

然后飞快回缩,在中原中也的视线盲区,重新变回了毛茸茸的猫头。

好险,差点暴露了。

芽衣低下头,又在中原中也的皮肤上重重地舔了一下,才压下那股灼热的渴望。

这家伙怎么闻起来这么香啊!

是因为他有控制重力的特殊异能力吗?她在心中琢磨。

芽衣侧着脑袋,不经意地打

量着中原中也。

她的眼神中带着些奇异的韵味,视线掠过中原中也的身体,凝视着那矫健的胸肌、修长的大腿和坚实有力的胳膊......

真香啊!

“别急。”

中原中也只以为它饿了,没想到芽衣是在埋头苦吸自己。

他飞快地返回车边,在差点堆成小山的购物袋中,挑挑拣拣,才终于找到了深埋在各种牌子猫粮下的奶粉。

先冲一袋吧。

他蹙着眉毛想。

因为出身于“羊”的缘故,中原中也照顾过一段时间的孩子,对冲奶这种活并不陌生。

他熟练地用热水将奶粉冲开,然后把碗放到了一旁,想等待下降到合适的温度,再端给芽衣。

芽衣贴在了中原中也的脚边转来转去,它闻到了香甜的味道!

它的好奇被勾起来了,后肢微微发力,用力一扑蹦到了桌子上——

芽衣猫眼一亮,看到了那碗牛奶。

哎呦~今天伙食这么好的吗?

真不愧是她啊,一出手就钓上来一位这么有钱的大爷

完全没有被包养意识的小煤球一连八百个假动作,先是抻懒腰,假装打了无数个毫不在意地哈欠,实际上猫猫祟祟,一点点接近。

“要喝这个吗?”中原中也突然问。

他反应飞快,伸出手扯住了碗的边缘,还是颇有耐心地解释道:“太热了,我们凉一点再喝。”

芽衣:好歹毒的建议。

是瞧不起我超一级咒灵的实力嘛?

它假装听不懂,依旧倔强的伸出爪子,较劲似地拖住了碗的另一端。

但“弱小”猫猫的力量显然敌不过有异能力加持的中原中也,很快败下阵来。

“喵喵喵~~~”

小煤球气得团团转,无能狂怒。

“算了,你喝吧。”中原中也却率先放弃了。

他干脆把碗推给了芽衣——这么烫的温度,尝一口它就明白为什么给它喝了。

稚气未脱的黑手党远远称不上沉稳。

他的嘴角挂着不知名的笑,拄着下巴,等着看猫猫的笑话。

芽衣疑惑地撇了他一眼。

它用差点就能一头栽下去的姿势,后腿伸直撑着身体,前爪扒着碗边,伸着脑袋,低下头,专注地埋头舔。

芽衣很轻松就喝到奶。

甜滋滋的液体被卷入口中,冲刷掉不好的记忆,整只小猫咪又重新快活起来。

好幸福,身体变得暖洋洋的。

但是,猫咪向来是喝一半漏一半的!

牛奶溅起,在空中划过了一个优雅的弧度,最后精准地落在了中原中也的衣领上。

始料未及,瞪大了湛蓝色的眼睛,瞳孔微微放大。

虽然从表面看起来,他似乎在酝酿着怒气,下颌更是紧紧地绷紧,冰冷地像块冰。

中原中也很少没露出过如此肃杀的

表情

——即使是作为组织的侩子手,执行绞杀任务,真是是面对青花鱼该死的挑衅!

如果现在有黑dao的人站在这里,恐怕会因为中原中也的一个眼神,汗毛耸立,连续做一年的噩梦........

但现在在这里的,只有芽衣。

身为外来者,她只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双黑的名号,没有体会过那毛骨悚然的恐惧。

.......甚至幸福地勾搭上了“冤大头”。

恐怕,只有真正熟悉中原中也的那群的属下才能察觉到,那如同清澈湖面的蓝色眸子正闪烁着迷茫。

牛奶很好喝。

一无所知的芽衣只顾着埋头苦喝,甚至加快了速度。

因为速度更快的原因,这一次,牛奶飞溅地更高,落在了黑手党的脸颊,一点点留下.......

芽衣茫然地抬起头。

哎呀,弄脏了,真不好意思。她淡淡地想。

这个部位对中原中也来说,其实有些敏感的。

少年下意识地眯起了眼

伴随着侧脸的动作,修长的脖颈鼓起一条明显的隆起,洒下脆弱的阴影,让人食欲大开。

芽衣的动作一顿,将这一切收紧眼底,意味不明地舔了舔獠牙。

她盯着那滴牛奶看了一会儿,带着韵味的视线再一次扫过中原中也高挺的鼻梁。

金黄色的猫眼竖起,显得幽深又贪婪。

“喵~”

它蹭了上去。

猫咪淬不及防伸出舌头,舔舐在中原中也的眼角。不轻不重,如同凌迟一般,反反复复。

“哈.......呜,等等?”

芽衣注意到那滴不听话的牛奶跑远了,再次探头,舔上去。

过激般,中原中也浑身陡然一僵,随即便是难以克制的剧烈颤抖。

他下意识摸向芽衣的腰。

少年的手掌很烫,还有些薄茧,刺刺痒痒的,芽衣有点不太舒服。

出乎意料的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在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没有用太大的力气

少年的面容深邃,英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泛起了一抹红晕,满满都是羞涩。

但不幸的是,那滴溅上的牛奶依旧没有束手就擒,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了。

它一路跨过中也微微凹起的喉结,张牙舞爪地滚入了夹克衫的更深处,冰凉的触感让他陡然寒颤一瞬,意识有一瞬间挣脱出牢笼:“别舔,还有眼睛.......不行。”

“喵呜.......”

芽衣从喉咙中发出了模糊的声音,但依旧被中原中也当成勉勉强强的安慰,让他出乎意料地,喘得没有那么厉害了。

好在芽衣舔的很快

——在舔掉了所有牛奶还有其他液体后,它发出了满足地呼噜声,从黑手党的身上跳了下开。

中原中也默默松了口气。

他呆滞地坐着,好半天反应过来,伸手在脸上用力抹干净。

芽衣趁机将碗还给了中原中也,又恩赐般地将头放进他的手中,蹭了蹭。

猫咪很乖巧。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被安慰到了,再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可他刚要主动摸芽衣时,金眸子小煤球猛地跳到了一边,神色莫名有些复杂。

芽衣凝视着他那双晶莹剔透的,蓝色的眼睛,思路却一路飘向更远的东京。

.......悟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呢。

真想试试,在他身上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