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43 章 悟:开始偷家(2)

第 43 章 悟:开始偷家(2)(1 / 1)

推荐阅读:

可能是因为和五条悟的关系太太熟悉了,和自己是要好的挚友;或许是因为,芽衣和五条悟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接触.......

尽管夏油杰有些疑惑,但依旧没能猜想到被撬墙角的可能......

所以,一时间,夏油杰没能注意到,五条悟凌厉的眼神。

他手里拎着一堆装着食物的袋子,

可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五条悟的下一步动作......

于是,夏油杰惊愕地抬起头。

却见五条悟正堵在门口。

呆呆地愣在原地,像是死机的机器人,一动不动。只有那双蔚蓝的眸子像是浸了墨,幽深到让人心惊,夏油杰下意识皱了皱眉头。

“让让,悟。”夏油杰干脆侧着身,擦着五条悟的肩膀,挤进门内。

走到餐桌旁,夏油杰俯下身,熟练地拿出餐盘。

黑发垂下,遮住了脸上不自然的表情,少年尽量像往常一样,耐着性质解释:

“我和芽衣中午还没吃饭,快饿死了。”

夏油杰有一颗细致且敏锐的心。

更何况五条悟刚刚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

即时五条悟的大少爷臭脾气所有人都嫌弃,但夏油杰依旧下意识地去包容,甚至愿意花时间解释。

“哈......”

五条悟却没有回答。

他只是沉默地跟着夏油杰走到餐桌旁,目光沉沉地锁定了他的肩膀上的那抹粉色。

当五条悟面无表情时候,冰冷的非人感便格外明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矗立在远处的雪山,遥不可及,高高在上。

但和芽衣对视的瞬间......

五条悟的嘴角骤然翘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毛茸茸的白发贴在精致的脸颊两侧,恰好中和了过于凌厉的气质,显得俊美非凡。

——简直像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白色长毛猫在主动撒娇。

更何况,那双如同天空延伸般湛蓝的六眼仿佛有什么魔力。

被五条悟那样全心全意地注视,芽衣只感觉自己心脏漏跳了两排,整个球迅速升温,发红发烫。

什么嘛!

它现在的身份可不是悟的女朋友——拿着手机,负责与他网恋的圣女才是!

那他还对着自己笑得这么灿烂干什么?

等等,但是......黑暗圣女也是它的小号啊!

实在是太奇怪了。

芽衣赶紧摇了摇脑袋,试图将那些乱七八糟,也没什么用的情绪和想法都扔出脑外,微微加速的心跳逐渐平缓。

冷静冷静,它现在的身份是夏油杰的咒灵——触手小团子,绝对不能和另外一个身份搞混了!

......要不然一定会露馅的。

一想到五条悟发现秘密,自己被一发【苍】四分五裂的可悲下场.......

芽衣打了个寒战,胖嘟嘟的身体翻出了一阵肉浪。

这下,就算五条悟长得再好看都不能再吸引芽衣了。它顿感敬谢不敏,飞快地收回了视线。

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杰混口饭吃吧.......

随后,小团子像是往常一样,圆滚滚的身体轻车熟路地窝在了杰优秀的锁骨窝里,满眼都是期待,静静等待着开饭。

但这一次,五条悟却没有和往常一样,抱着手臂,站在一旁,斜眼看着一人一球亲密互动。

他主动插入了两人中间。

他迈着长腿,走到了贴着【小馋球禁止触碰】标签的零食柜子旁.......

再一次看到那张幼稚的小纸条,五条悟拿零食的动作一顿,眼中塞满了晦涩的神采。

他想起来了——以前自己觉得小团子胖嘟嘟的,又滑稽,又可爱。

再加上芽衣傻乎乎的有点好骗。

只要拿出一块小饼干当做诱饵,就能收获一只馋到流口水小粉球.......

于是,他总是忍不住,背着杰欺负小团子。无数次贱兮兮地将芽衣攥在手心里,搓来搓去,一会儿圆一会儿扁.......

哈哈,完蛋了。

五条悟心虚地扯掉了那张记录着自己字迹的罪恶纸条。长臂一伸,掩饰性地将相邻那层柜子中的零食,都划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芽衣,要来吃小零食吗?”

因为捧着一座零食山的缘故。

五条悟不得不伸长了脖子,精致的脸才能艰难地从旁边探出来,语气上挑,诱惑道:“比起杰买的饭.......还是进口零食更好吃吧。”

芽衣:“.......!!”

#透明的泪水缓缓从嘴角留下#

它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无与伦比的渴望,猛地点了点头。

如果不是夏油杰手疾眼快拉住了小团子,她现在可能就要飞到五条悟的肩膀上去了!

“悟.......”夏油杰谴责又无奈,拖长了声音,“要让芽衣好好吃饭啊!”

虽然语气依旧温和。

但本质上,夏油杰和五条悟一样,骄傲又张扬,实际上并非没有脾气。

尽管心里清楚,五条悟这家伙和读幼稚园的小鬼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夏油杰更是已经在心中一遍遍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和小朋友计较,额头上还是蹦出了青筋。

他寸步不让。

而五条悟更不可能让步。

于是,一黑一白两个发色男高中生,也是“挚友”,各占据了房间的一角。

两人之间的对视,宛若一场无声的较量,每个眼神都充满了火花和张力。身上发出是气息如同剑拔弩张的战场.......

芽衣:“.......”

它仰起头。

先可怜巴巴的看了看夏油杰身后拜访着丰盛午饭的餐桌,又不

舍地瞅了瞅五条悟怀里那堆零食.......

可恶,好难选择!

它能不能都要~

触手小团子只是爱吃罢了,它做错什么了!

…………

惊心动魄的“修罗场”出乎意料地被轻拿轻放,竟然没什么波澜地轻松渡过了。

实际上,僵持了一阵后,两个DK也不愧是挚友。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确认对方眼中满满都是挑衅,还饿着肚子的夏油杰也顾不上还没吃饭,直接撸起了袖子。

“悟,你今天是怎么了吗?

他温和的假面被打破了,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被挤出来的,恶狠狠道,“今天我怎么感觉你好奇怪?是因为寂寞了吗?想要打架是吧。”

啊.......确实是寂寞了。

五条悟想,也是真的想要偷家你的咒灵老婆了,嘿嘿嘿。

他在心里嘀咕——如果我和芽衣谈恋爱,希望杰不要介意,只需要我们祝福就好~

等等......杰,你不会这么小气,竟然还会生气吧~

五条悟天马行空地想。

好在,他仅有的几分良心虽然早就所剩无几,但却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

和夏油杰对视中,五条悟久违地感受到了几分心虚。

本来想立刻呛回去的激烈挑衅也被及时被咽了回去。

硬邦邦的语气一时哽在了喉,五条悟不得不展现出远超寻常的沉默。

他默默将袖子挽起来,露出了覆盖着均匀一层肌肉的精壮手臂,眼中燃起了火苗:“走!”

就这样。

芽衣呆呆地目送着两个DK离开,转头却发现

——太好了,两份好吃的,它都得到了啦!

芽衣(忘记修罗场):“好耶!”

==

其实,五条悟和夏油杰今天的对峙颇有几分剑拔弩张,水火不容的味道。

但夏油杰却始终没有多想——他们两个打架,比较武力值的理由一向这么莫名其妙。

更何况.....

伏黑甚尔的突然出现,让夏油杰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不安,就仿佛一座巨石压在他的心头,令他喘不过气来。

天与暴君和他们完全不同。

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特有的气息,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

他牵着两个小豆丁,虽然有求于自己,但眼底却带着无法被忽视的不羁和挑衅。

......就仿佛在向夏油杰发出挑战。

夏油杰感受到了所未有的压力和紧张,直觉更是告诉他。

——他是个威胁,自己的珍贵可能会被他夺走,必须防备。

但芽衣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应该和这家伙,应该完全没接触过啊!

.......夏油杰有些纳闷——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对伏黑甚尔哪来这么大的敌意。

而五条悟就像是一只好奇心旺盛的猫。

欺负芽衣,乐此不疲地逗芽衣玩.......每天都有各种天怨人愤的骚造作——整个东京咒术高专,甚至辅助监督都有目共睹。

总之,他和芽衣.......

那就不就更不可能了。

夏油杰笑了一下,不免觉得自己太过于疑神疑鬼。

摇了摇头后,将其他多余的念头都甩了出去,却下意识忽视了身边最大的嫌疑人。

他想,还是要多看着那个伏黑甚尔。

他和芽衣,禁止接触!

————

夏油杰没觉得五条悟有什么不对劲。

但处于漩涡正中间的芽衣却和他的想法完全不同——

五条悟,绝对是是中邪了吧!!?

要不然就是被咒灵附身了,或者是被诅咒了,要不然怎么会作出这么多奇怪的事!

前天,芽衣正偷偷躲在房间里玩积木,享受久违的独自休息的时光。

但五条悟不知道从那个方向突然出现。

他收拾的人模狗样,芽衣甚至闻到他喷了香水,整只喵都香喷喷的。

白发DK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他摆了个最好看的角度,蹲了下来,盯着她才拼了一半的宝塔,认真地看了好久。

然后......

五条悟伸出爪子,纤细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抵在了积木上,在芽衣惊恐地视线中,他把就差一个房顶就盖好的建筑推倒了......

推!到!了!

芽衣发出了此生最愤怒的尖叫。

随后,五条悟别别扭扭地发出邀请:“我已经看懂怎么把城堡搭得更高了,很简单,你太笨了.......你想要和我一起拼吗?”

芽衣:“.......”

它被气成了红色,粗长的触手开始蠢蠢欲动,迫不及待想要抽猫一顿。

还是蒜了。

打不过......打不过.......芽衣扭头气冲冲地离开。

当然,半个小时后。

五条悟竟然真搭出了一座华丽非凡的城堡。

芽衣:切!

这都不是最奇怪的,还有昨天。

小团子正在玩最喜欢的经营小游戏。

一向只对打打杀杀感兴趣,对基建游戏敬而不敏的五条悟竟然别别扭扭地拿着手机,坐到它的对面。

“咳咳,芽衣,可以带我玩吗?”五条悟心机瞪圆了蓝蓝的大眼睛,像是璀璨的蓝宝石一般。

他此时看起来,和一只趴在餐座旁,准备上桌偷吃鱼的猫没什么区别。

一点没有曾经逼人的压迫感。

甚至有点可爱。

芽衣:“.......”

它竟然已经有点习惯了这样的五条悟,甚至能够正常接受。

于是,芽衣语调格外平稳,没有什么感

情:“好呀!”

......

五条悟成为了它游戏里的邻居。

他一天上了三次它的农场,像个勤劳的小蜜蜂,给自己都作物浇水,除草,浇花……乐此不疲。

而芽衣翻看着后台的访问记录时,满眼问号。

他这么喜欢浇水吗?

它又转头,疑惑地看着五条悟房间内,因为主人懒得浇水已经快枯死的绿植,不禁陷入了沉思

五条悟......

他是不是......

芽衣一脸痛苦——

他的六眼是不是察觉到自己满身的王霸之气,发现自己超有钱!

所以想讨好自己,进而继承自己的钱包?

可恶,骗骗感情也就算了,想要骗钱就有点太卑鄙了!

芽衣眼神瞬间变得犀利。

于是,她趁着杰睡觉的时候,默默把银行卡藏进了更隐蔽的地方

——杰无敌安全的贴身平角内内,五条悟绝对不可能够得到的圣地!

轻松就无视了白毛的诱惑,清醒地守护了钱钱.......

不愧是自己啊!

芽衣触手掐腰,自豪地吹嘘道。

......

今天。

天才蒙蒙亮。

坐落于山顶咒术高专陷入在纯白的雾霭中,整座校园一片寂静,像是电影里的无神之地。

当第一缕光射入室内。

芽衣拱呀拱,像是条粉毛毛虫,艰难从夏油杰的臂弯中爬出来。

它眯着睁不开的眼睛,迎着阳光努力舒展身体。每个触手都尽力向外拉直,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嗷~”芽衣打了个哈气。

新的一天开始了!

它要一个球去锻炼,用实力惊艳杰和悟,让他们两个土下座,用崇拜的眼神盯着自己,高呼“球球神万岁”!

哈哈。

想想就觉得好爽!

有了目标后,芽衣更加精神抖擞,全身怨气一扫而空,动力十足地滚向了操场。

但没想到。

它以为字迹已经起的够早的了,可才到操场就看到——绝对不可能早起,能睡到下午就到晚上的五条悟竟然站在那里,正在准备晨练了!

身高腿长的DK站在操场边缘,漫不经心地坐着伸展运动,活动关节。

今天的悟更奇怪了呢!

不是说举止,而是.......变得好闪亮?

芽衣顿住了,呆呆地仰着头,水汪汪的大眼睛被光晃到眯起,愣愣地凝视着五条悟......

少年头顶的每一根发丝都老老实实地呆在精心设计好的位置,保持应有的弧度;

高专、制服没有一丝褶皱,紧紧地贴在高大的身材上;空气也飘散着男士香水弥漫的味道……

非常精致,甚至可以说光彩照人。

“芽衣,你也来锻炼?”五条悟看到它,眼前一亮,走上前热情夸夸:“你很勤奋喔~”

啊?

是夸.......夸奖?

芽衣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芽衣竟然和老子一样努力嘛!”五条悟接上了刚刚的发言

好好好,味对了。

芽衣舒服地吐出一口气,正想转身去一片没人的地方,五条悟却迈开长腿,再次拦住了它。

白毛猫猫仰起头假装矜持,视线却却偷偷摸摸看向芽衣的眼睛,问:“锻炼完,要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吗?”

.......

欸?!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