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值得吗(1 / 1)

推荐阅读:

“五条悟,你在傻笑什么!”

伴随着一声怒吼,夜蛾正道不满地掷扔出粉笔头,以破风的速度,狠狠地砸在了少年的额头上。

“嗷!”

不出意外,翘着凳子,仰头傻乐的白毛DK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差点摔倒在地上。

幸亏芽衣即时伸出触手,扶了他椅子一把,才免于看着五条悟摔在地上。

不过,收回触手后,小团子心虚地缩了起来

——毕竟只有它才知道,五条悟会突然笑起来的原因......

忍辱负重,真是一件难受的事情啊!

芽衣一边感到小小的憋屈,也不忘操控着远在黑街的【黑暗圣女】给五条悟发更多消息。

【芽衣酱可爱多】:从今天开始,请多多指教~

五条悟:老婆!!!!

“悟,你滚出去罚站!”夜蛾正道看五条悟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脸色更加铁青。

即使被老师训斥,五条悟仍然一脸喜色,站起身嘟嘟囔囔:“我——出——了哦,爱死你了,夜蛾老师。”

夜蛾正道:疯了,六眼终于疯了。

空无一人的走廊,五条悟单手插兜,倚靠着墙,翻出手机。

柔和温暖的阳光穿过窗户,撒在了五条悟的侧脸,柔软的白发也被染成了金色,整个人看起来暖洋洋的。

像是一只在阳光下偷笑的白猫。

五条悟看着和芽衣的聊天记录,嘴角忍不住勾起了几分笑,颇有些臭屁:“我就说嘛!老子的魅力无敌。”

“怎么突然那么自信?”

清凉的男声突然从旁边传来,额头上粘着粉笔印儿的夏油杰单手拄着墙,带着揶揄的笑问。

他抻长了脖子,想要看五条悟的手机:“.....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是哦~”五条悟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夏油杰愣怔的表情,才炫耀地说道,“是和我最爱的芽衣酱。”

芽衣......?

是他的芽衣吗?

意想不到的名字让夏油杰瞬间全身肌肉紧绷——五条悟是在撬他的墙角吗?

“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网友啦,声音超级好听,长得也超级好看!”

五条悟炫耀地说,突然一顿,上下打量着夏油杰:“我应该跟你说过了吧,你忘了吗?”

果然是他想错了,夏油杰无意识地松了口气。

“只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已。”他的脸上又重新挂上了温和的笑,调侃道,“真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女孩会喜欢上悟呢。”

“你最好是没反应过来,”

苍兰如天空般无垠的眸子一片清明,五条悟意义不明地说:“杰也要加油哦,我可不想看到杰到最后,只能和咒灵在一起孤独终老。”

说完,五条悟又恢复成没个正形的样子。他兴奋地哼着小曲,低头继续和老婆聊天。

而夏

油杰却神色恹恹。

他怔怔地看向窗外。

操场上一片春意盎然,鸟语花香,活力又温暖。耳边环绕着五条悟哼哼的小曲,他却觉得身处寒冬,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恋爱......他的第一反应怎么会是芽衣?

虽然芽衣是咒灵,但夏油杰认为,真正的纯爱是无关于种族的。

可问题是,从饲养触手小团子的那一天起,他一直是以饲养员的身份自居呀!

他是芽衣可以牵手共同进步的对象,也可以亲密地交换便当。他会关心芽衣,像是男妈妈一样无微不至照顾着它......

可今天这种想法也太怪了。

......或许他只是偏执的占有欲犯了,不想让任何人接近自己唯一的救赎罢了。

严格说起来,芽衣,是他养大的啊......

背德感和禁忌感像是冰冷的蟒蛇,顺着黑发dk的小腿,慢悠悠地向上攀爬。冷血动物有力的肌肉一寸寸缩紧,似乎蓄谋着要将他整个吞下。

夏油杰只感觉颈后的汗毛立起,毛骨悚然,他下意识的逃避,拒绝更加深入的思考。

即便如此——

【从此以后,我和杰是共犯~】

芽衣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旁,就是这句话,拨开了他眼前的迷雾,让他尝试了了新的生活。

他垂下眼皮,遮住了逐渐爬上疯狂的紫色眸子。

......总之,先这样吧。

————

而另一边,诊所的经营蒸蒸日上。

治愈的能力本就稀有。

即便是咒术界,也只有家入硝子一名反转术士拥有者,关在高专学校,可了劲儿的压榨。

突然出现且名声大噪的黑暗圣女果然很快遭到了他们暗搓搓的关注。

盼了这么久,芽衣终于等来了第一位受伤了的咒术师。

芽衣:是咒术总督的探子,好耶!

圣女在心里疯狂欢呼,恨不得开香槟庆祝。

但表面却端着拯救世人架子,仿佛对咒术师的身份仿佛一无所知。

她先是熟练地蚕食掉了伤口处的诅咒。

对着咒术师那像是被巨型野兽抓出来的伤口,也没有丝毫疑问,只是面露心疼,施展技能。

“你难道就不好奇......”咒术师捂着不再痛的手臂,不解地喃喃道。

圣女却眉眼弯弯,笑容温暖如阳光,身上散发出一股温柔的气氛,眼中充满了鼓励和理解:

“没关系的,你已经很辛苦了。还有,能为你治疗是我的荣幸.......”

她的声音充满了力量,仿佛能为咒术师注入一股坚定的勇气。

她的言辞更是让人感受到一种无言的支持。

——那一瞬间,这位被御三家驱使着做事的底层咒术师心中无限酸涩,他意识到,有一个人在默默地理解着他们。

咒术师感激地离开

了。

而一旁。

伏黑甚尔履行着保镖的职责,通过强悍地威慑力,维持着诊所的治安。

他敞着腿坐在小角落,慢悠悠地擦拭着刀,看向咒术师的眼神中一片冰凉的森意。

但却始终什么都没有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出诊所的咒术师们像是有组织一般,越来越多。

因为他们身上都是咒灵造成的伤口,不仅创面巨大,还附带了诅咒。

圣女虽然依旧面带微笑,无私的治疗,但却像是一朵枯萎的花,加速衰弱起来。

而伏黑甚尔依旧抱着双臂,冷眼旁观。

......当然,在背地,他恶狠狠地解决掉了无数试图对圣女不轨的鲨手。

诊所后面堆着的尸体已经像是小山了。

——啧,必须把它们早时间解决掉,要不然被好心的圣女发现,又是一顿麻烦。

伏黑甚尔握着刀,游神天外地想:帮她解决到这些麻烦,只是因为拿了工资而已.......

即使曾经拿着雇主的巨额工资,但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天与暴君似乎找回了为数不多的良心呢。

————

咒术界已经彻底注意到了【黑暗圣女】。

只不过,她就像是温暖的太阳,太显眼了。无数组织盯着,望着她,向她伸出手,乞求从她这里吸取光明。

为了多方面的平衡,咒术界没有出手掠夺如此珍贵的财富。

但自视甚高的他们,显然已经将圣女当成了他们的东西,源源不断地输送着伤员。

平民咒术师、东京咒术高专的学生......甚至出现了越来越多身为高层的糟老头子。

短短几天时间,伏黑甚尔已经见到了好几个曾经在禅院家见过的熟悉面孔。

......值得吗?

为了咒术界这群腐烂的垃圾......

难得的休息时间,小小的空间,凶犬般的保镖和寡妇的圣女能够独处。

圣女依旧披着过分宽大的黑色袍子,但是面前摆着一份香喷喷,还散发着热气的补血套餐。

柔软顺滑的白发随意地披在身后,有的粘在了柔软的雪颊上,看起来格外乖巧。

此时,她满眼期待,对着热腾腾的面条小心翼翼地吹气,眼睛弯弯,像是等食的小狗狗,讨喜程度MAX。

“怎么没给我点一份。”屑保镖走了过来,直接抢走了面条。

——完全无视了两人之间的雇佣关系,反倒抱怨起了老板,全是职场大忌。

芽衣:“......”

她心虚地冲着保镖露出了好看的笑。

因为......

这份外卖她的网恋对象——五条悟给买的!

虽然是情侣关系,但是仔细考虑,身为世家子弟的五条悟便天生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而芽衣,更是正在为暗搓搓地搞死咒术高层而努力,

主打一个想搞死五条全家......

总之,不管是因为谈恋爱是被迫的,实际上两人的亲密度并不高。

还是政治立场问题,芽衣只是说,自己的职业是医生,但从未将伏黑甚尔的存在告诉粘人的网恋男友。

不过,就算悟知道了,也不会大度到给甚尔订外卖吧。

芽衣在心中小声地嘀咕——除非悟对绿帽,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伏黑甚尔的肺活量显然比芽衣好上不少。

他吹凉了面条,但只吃了一筷子,便若无其事地将碗放回了可怜巴巴的白发小狗面前。

芽衣:!

虽然筷子已经被用过了,但是本质是烂泥的她一点也不嫌弃——能吃就行!

在伏黑甚尔惊诧的注视下。

她面不改色地吃上了面条,甚至为了尝味道,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水淋淋的筷子。

男人撤了撤嘴角:行,就知道吃。

......

一上午的治疗,黑暗圣女失去了不少鲜血。

她的嘴唇变得苍白,看起来越发弱不惊风。

实际上——

芽衣:我饿得能吃一头牛!

趁着保镖不在,看似孱弱的圣女捧着碗,仰着头,吨吨吨喝汤,狂放地将最后一滴汤倒入了嘴里.....

一碗面就这么被解决了。

嗝~

吃完饭后,虽然消耗有点大,但收获颇丰,可喜可贺。

把她当成工具人的咒术高层,果真是狗眼看人低,高傲又愚昧。

他们不仅看不起她是女人,又暗喜她百依百顺的态度。更是在自大和贪婪的印象下,手握实权的糟老头子接连来治疗,甚至争抢名额......

殊不知,他们的命,已经被她掌握在手中。

但更让芽衣惊喜的,是平民咒术师。

在圣女温柔的鼓励下,他们中不少人选择不再依附咒术高层,愿意继续前行,为了心中的信念而奋斗。

——她似乎成了这些心怀理想和善念的咒术师们心灵的明灯,指引着他们走向光明。

芽衣:赢麻喽~

#高端的商战,就是挖走对方的人才,让对方无人可用#

但她还没臭屁地自我欣赏一会儿,伏黑甚尔回来了。

他单手拎着芽衣点的员工餐,满身都是血迹,武器上,衣服上......视线冰冷而让人恐惧,像是伺机而动的猎豹,终于露出了残忍暴戾的爪牙。

“你受伤了吗。”芽衣神情凝重地围了上去,在甚尔身边像是小狗一样嗅来嗅去。

伏黑甚尔:......

他紧紧地握着刀,冰冷地视线扫视着越发瘦弱的白发少女。

男人突然握住了芽衣过分纤细的手臂,吼道:“你明明在救他们......但他们却要派人来杀你,多可笑啊......”

“值得吗?就算你花钱雇佣我,保护你的平安。但再这样救下去,你总有一天会死的!!”

“不,不会的。”

圣女的声音淡定而又温和。

她没有解释,只是用另外一只没有被禁锢的手,掀开了从未脱下的,黑色的宽大斗篷。

粘腻的,兴奋到止不住蠕颤的触手突破束缚,复眼更是在眼下裂开,细小的眼球止不住地颤动。

在伏黑甚尔惊诧的眼神中,触足缠上了他的小腿,慢慢向上攀爬,留下了湿漉漉的水痕......

“请放心吧,我不会死的。”圣女甜蜜地笑着说道,“......永远不会,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就是你付出的代价吗?

在被触手完全包裹之前,触手覆盖在眼前,伏黑甚尔只是悲叹地想。!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