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黑心的圣女(1 / 1)

推荐阅读:

伤口正在修复,不断向着大脑传递着钻心的痒意,噬骨蚀心。

伏黑甚尔耸着眼皮,如同野狼一般凶狠的光被遮住了,显得温和了几分,但依旧混不吝地说:“别真把我治好了啊!先说好,我可没有钱。”

高洁的圣女愣了愣。

最终,她只是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拍了拍甚尔粗壮的胳膊,像是在安抚:“没关系的。”

“身为神的信徒,只要眼前有需要我拯救的人,我就会伸出手.......就算是平尽全力,也不放弃的。”

鲨手肩膀上被刀砍伤的巨大豁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而与他相反,付出了一切,但口中还说着无私言论的圣女却逐渐虚弱起来。

殷红的血液不断从伤口中涌出。

就像是一条小河,在纤细的手腕上蜿蜒流动,刺目的血色衬着皮肤更加苍白......

看着虚弱到摇摇欲坠的圣女,伏黑甚尔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什么啊.......

他只不过是一个自暴自弃的鲨手,一个什么下三滥的事情都粘手过的垃圾。

甚至这一身伤,也是因为杀人行·凶。

但这单生意的雇主竟是二五仔。

为了不支付尾款,反手又将自己的全部资料买给了任务对象。躲在幕后,想看他们两个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像他这种堕落的人是完全没有价值的。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做出一副的样悲悯的样子,宁愿伤害自己,也要治疗?

但无所谓。

无论圣女打着什么主意。

是真的无私,还是欺骗,全部都无所谓。

她什么都得不到的,伏黑甚尔只是一个没有底线的糟糕的大人——

“不要钱?那就好。”

黑发鲨手游刃有余,单手扯下了被血液浸透的紧身T恤。

露出了足以让无数异性心动,甚至愿意争先恐后花钱买单的,充斥着性张力的紧实肌肉。

他赤着上半身,提着染血的刀,向着门口毫不犹豫地走去。

而圣女的伤很严重。

刀伤似乎割破了静脉血管,大量的鲜血滴在地上,汇成了一滩惊心触目的血坑。

伏黑甚尔转身离开的瞬间,皮鞋不经意间地踩在了血液上。

他脚步一顿。

“你......”

身后传来了小小的呼唤声,颤颤巍巍,有些可怜。

但伏黑甚尔依旧抬起了脚,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孤零零的圣女被留在了原地。

因为很抠,所以没太多预算,诊所的装修是毛坯风。

墙壁上残留着斑驳的油漆,角落的墙角时不时渗出水渍,破碎的玻璃布满了灰尘,挡不住外界的寒风......

瘦弱的她吹

着冷风,皱着眉头,苦恼地叹了一口气

——该死的,伏黑甚尔为什么要踩她的血,搞得满地都是血印,知不知道很难收拾啊!

黑袍慢悠悠地掀开。

藏在里面,粘腻蠕动的触手探出,顺着她的操控浸入了地面的那滩血液中。

那些血突然活过了。

它像是有生命一般,化作了一坨会动的血色的泥,顺着触手慢飞快地爬了上去,沁入手腕处的伤口中。

眨眼间,几乎能露出白花花骨头的伤口便愈合了......

作为群体意识——芽衣即是每个细胞,每个细胞都是虫巢之母。

......即使是离体的血液,也完全被自己操控

将血都回收后。

芽衣甩了甩酸涩的手腕,不太熟练地操控着类人形的双腿,坐回了摇摇欲坠的椅子上。

她无聊地歪着脑袋,撑着小脸,静静地等待下一位患者的光临。

......

“就是这家店?”

几分钟后,粗狂砂砾的男声打破了宁静,“你也敢和对面那家诊所抢生意?”

一身小混混穿搭的中年男人扯着嗓子喊道。

他像是喝醉了酒,走路摇摇晃晃。更是满身凶气,单手拎着一把砍刀,一脚暴力地踢开了芽衣诊所的小门。

本就破败不堪的木门顿时摇摇欲坠,发出了痛苦不堪的吱嘎吱嘎声。

随后,一批混混跟着头头,鱼贯而入。

每个人面色不善,很粗暴地在门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彰显着他们的威胁。

芽衣:......我的门!

但她消耗的人设是表面慈悲仁慈的黑暗圣女。

她只好维持着淡定端庄的姿势,用余光瞄着彻底阵亡的木门,一阵心痛。

该死的!

那可是用她伪装成球球神,辛辛苦苦。冒着被抓进牢子的风险赚来的钱买的啊。

这些钱里面,甚至还有杰的养老保险......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怪人穿搭?”小混混嫌弃地挥刀。

“感谢你是个女人吧,现在就滚出这条街,也不打听打听,这里不允许出现第二家诊所,要不然......”

但黑袍圣女丝毫没被他的恐吓惊吓到。

她缓缓站起身,绣着金边的袍子翻滚出金色的浪花,孱弱的身体缓慢地行走。

不知为什么,嚣张的混混头子竟然忍不住退后一步。

她站在了恶人们的面前,纤细的手轻轻搭在了领头人不知被谁断了的胳膊上。

“没事了,很快就会痊愈了。”

血色蔓延,晕湿洁白的绷带,圣女温和地安慰着患者。

她的声音很轻柔,但充满了怜爱。

似乎能够穿透人的内心深处,每个词语都像是微弱的火花,将人早已泯灭的希望点燃。

只是听到声音的瞬间,无限的依恋和恐惧

 便涌上了心头,忍不住渴望更多。

实际上,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觉得——她应当是住在华丽神殿中,只需每日供奉神明的高洁的女巫,而不应该出现在这样肮脏的地方。

“我的胳膊......竟然好了!!”

伴随着一声惊呼,有人冷哼一声,上手亲自测验,不屑道:“怎么可能,这里根本不会有治愈系异能力者......”

那人的嘲讽戛然而止,双眼瞪大,眼白被红血丝填满,像是见到了鬼。

“......怎么可能啊,这简直就是......奇迹。”

浑浑噩噩的鲨手们下意识扔下了手里的刀,呆滞地看着黑袍圣女,像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光明。

而圣女在愚民的注视下,伸出了纤纤细腕,摘掉帽兜,露出了完美的面容。

“已经没事了......不会再有人受伤了。”她说

少女的肌肤白皙如雪。

浓密纯洁的白发更是与这条街的黑暗和混乱完全不符,在暗中也发展幽幽微光,足以将人心中的希望的微光点亮。

身体上一切疼痛都被治愈。

灵魂飞离了苦难,血肉升飞,似乎要守护于圣女的左右。

不知是谁喃喃道:

“......是神啊”

————

伏黑甚尔敞着腿坐在屋檐上,他一手握着刀,一手搭在腿上,将狭小诊所中发生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啧。

他早就猜到,这家诊所会被找麻烦。

——前几天安然无恙,是因为没有患者。但今天,带着伤的他走进了这家店......

他会帮她摆平一次,就当作他的治疗费了。

男人冷峻的面孔处于不分明的阴暗交界处,无所谓地擦拭着手中的刀,像是潜伏着的猎豹。

他想:这已经是优惠的价格了,他的出场费......可不止这些。

但没想到。

她竟然愿意为上门挑事的黑she会打手治疗......

这就是心怀怜悯,众生平等的圣女,神的信徒吗?

伏黑甚尔冷笑着想——这样宁愿点燃自己,也要拯救其他人的女人,真是让他这种见不得光的烂泥感到恶心。

不过.......

伏黑甚尔像是凶猛的猫科动物,轻巧地从房檐上一跃而下,长刀挽出一朵寒光闪闪的刀花。

那些混混打扮的家伙,既然让他心情不好,他也不准备放过就是了。

......

“别杀我!!!你是谁......为什么要......救命”

倒在地上的人惊恐地尖叫未平,一把寒刀就插进了他的胸口。

“刚刚不是还挺耀武扬威的吗?”

伏黑甚尔伸出手,粗暴地抹了一把溅在了脸上的血,花了的脸像是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啊,好幸运

。竟然临时接到了你们的悬赏,正好可以赚上一笔。”

毫无底线的鲨手咧着嘴角,恶劣地笑了起来。

明明是在笑,但他下手反而更加利落,抽出了染血的刀,看着血淋淋的猎物无力倒在地上。

“那么......接下来。??『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伏黑甚尔站了起来,在银色的月光下,尽情地舒展充斥着爆发力。矫健的上半身,肌肉正在有节律的颤动。

人类的极限,天与暴君的身体就像一座完美的雕像。

他危险地眯起眼睛,看向其他匆忙逃窜的人,笑得像恶魔,声音粗粝:

“......就剩下是你们了,别着急,我会一个一个来的。”

————

诊所内。

芽衣难过地看着摔在了地上,折成两半的门

——她的门已经完全没救了!

寒风呼啸地吹了进来,芽衣瑟瑟发抖地伸手拢了拢大衣,感觉自己要碎了。

虽然虫巢之母不畏寒冷。

但作为最求完美的生物,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唯一经营的店没有门,是不完整的!

“该死的。”

芽衣忍不住地脱离了圣女“包容一切”的人设,表现出自己本身暴躁的情绪。

虫族本就冰冷且嗜血,向着咒灵方向进化的芽衣更是有着牙呲必报的性格......

在一片昏暗中,白发且高洁的圣女笑了起来。

虽然,悲悯仁慈的美丽脸孔依旧充满了神性——

但此时,猩红的眸中血色积聚,粘腻的触手从袍底伸出,肆无忌惮地向四周绽放,宛若一朵在黑夜中盛开的红玫瑰,危险而撩人。

最终踹坏她的门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在虫巢里了......

真难吃啊。

不过很解气就是了......

不过,下一秒,黑暗圣女收回了全部触手,脸上又挂上了无私纯洁的笑。

她再次成为了宁愿点燃自己,也愿意接纳一切黑暗的孱弱之人。

门外静悄悄的,一片黑暗......

但芽衣能看到,一只矫健的黑豹在不甘地徘徊,绿眸闪着兴奋嗜血的光,跃跃欲试。

甚尔这家伙,折返回来,是接到了杀死自己的高额委托吗?

上钩了啊......

本来以为还需要更久才能得到你的,甚尔君。

许久不见,还是那么随意呢!

“请不要这样做,我还想活着,拯救更多的人。”

圣女笑了起来,抽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黑卡:“我的命现在不值钱的,不过,我可以花更多的钱雇佣你。”

对不起了,杰。

为了大业,我要用你的钱养男人了!

“......做什么?”

“帮我修门。”!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