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35 章 马甲:黑暗圣女

第 35 章 马甲:黑暗圣女(1 / 1)

推荐阅读:

夏油杰和五条悟的你一言我一言中,芽衣逐渐了解到“老橘子”大概是怎样的存在。

他们是咒术界的高层。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吸食者弱者的血液的腐烂垃圾;愚昧又顽固,徒有外表光鲜,内里就像是沾上了真菌的橘子,早已无药可救。

芽衣仰着头,可怜巴巴地问:“那他们会欺负你和悟吗?”

五条悟立刻夸张地提高了音调,没个正经地抱怨:“何止是欺负,简直就是压榨我们!”

“堆积如山的任务,还有写不完的任务报告......啊,好烦啊,还成天念叨着,只用来洗脑的大义......根本数不清啊!”

听到已经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大义”,夏油杰的眉头顿时一跳。

......悟不会是故意在芽衣面前说自己的黑历史吧。

于是,夏油杰微笑着打断了悟。

他温柔地在芽衣的脑袋上按了按:“不要担心,芽衣。”

“我们会保护好你,不会让老橘子们伤害到你的。”

小团子立刻感动地用触手拉着夏油杰的手:“......杰~”

而实际上——

看似很乐观的芽衣心中却飘荡着一片黑色的阴云,沉甸甸的。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听夏油杰说,咒术界的高层已经延续了千年。

他们不仅和日本政府关系密切,与盘星教残党也有所牵连!

这群愚昧又腐朽还胆小怕事的烂橘子。

如果知晓了,它是有自我意识的咒灵,一定会惊恐万分,直接实施秘密死刑的。

就算,它被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人保护的很好,没有消息走漏一点风声。

但它升级很快。

现在已经是一级咒灵了,总有一天,会突破成为特级。

那时候。

胆小如鼠的咒术界高层会认定,夏油杰足有以威胁他们生命的实力。

再加上杰桀骜不驯,根本不把咒术总督放在眼里的性格......

他们会把咒灵操使当成定时炸弹。

——不能被收为己用,就当成眼中刺,肉中钉。

直到某一天,将自己和杰被彻底清除,这些顽固的老橘子才会放心,安坐高位。

“......太危险了。”

芽衣一点点蠕动到小角落,躲在阴影里画着圈圈,喃喃自语。

而夏油杰已经忘记了刚刚讨论的事情。

他虽然打开了游戏机,却还是时刻注意着芽衣的动静,关心地探头询问:“芽衣,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应该先下手为强.......啊啊啊等等杰,你要被五条打死了!”

“快点反杀回去啊!”

“我不会输的!”

————

夜幕降临。

一条偏僻的街道上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让人心生不安。

这个街区是犯罪分子和不法之徒的聚集地,混乱和无纪庇护着他们免受法律制裁。

而这几天,这腐败肮脏的地方,竟然有了一点小小的改变。

——街道的最内侧,新开了一家诊所。

诊所的外墙斑驳裂开,窗户上的玻璃有了裂纹,阴风阵阵往里钻,只有门口的招牌是崭新的。

此时,天刚蒙蒙亮。

气温骤然至降零下,更显得这片街区阴森恐怖。寒风卷席着地上的落叶不停滚动,最终停在了一名脸上蒙着面具的鲨手的鞋边。

他单手捂着受伤的肩膀,不断涌出的暗红色血液,几乎将黑色的紧身上衣殷透了。

但他眉头没皱一下,一声不吭,踉踉跄跄地向着曾经常去的那家医馆走去。

但下一秒,鲨手脚步一顿,想起了什么。

——他身上所有的钱,好像都用来赌马,赔得一干二净了......

况且,那家黑心诊所超级坑人。

药的价格能提高到六倍以上。把每一个患者都当成是冤大头,绝对不可能好心地救治他这种自我堕落,没有价值的废人。

如果试图“霸王餐”,不交钱,也不是不行......

但是会被通缉。

太麻烦了。他皱着眉头想,绝对会耽误作小白脸的事业的。

完全无视汩汩流出血液的伤口。

黑发绿眼的鲨手停下了脚步,开始认真地思索起回家躺着等死的可能性。

而转过头。

他却发现了街处,一家小小的,新开的诊所。

嗯?

这一条街不是已经被黑心诊所垄断了吗?

竟然没有被找麻烦,店都给砸坏吗?

伏黑甚尔抱着看热闹的心情,远远地观察这家新诊所。

它的牌匾与那家黑心诊所的华丽牌匾比起来,显得十分简陋。

但不同的是,它竟然在一片黑暗中点亮了两盏小灯,旭旭散发着温暖的黄光,照亮了一片天空。

......这样的温暖,应该会吸引很多丧家的野犬吧。

明明还在流血。

但男人游刃有余地撑着破败的身体,不屑地嗤笑。

——他可不是丧家之犬啊!

他是一坨烂泥;是随时有可能收割他人生命的恶犬;是自暴自弃,完全抛弃了自尊也没有什么尊严的烂人。

是不需要被拯救的。

他提着刀,狞笑着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亮着灯的诊所。

......就让他来看看,是什么货色,竟然想拯救别人。

————

叮铃铃~

门铃被敲响了。

化成类人形状的芽衣不太熟练地调整好嘴角的弧度,微笑着看向被推开了的大门。

终于有患者来了!

诊所

大夫兼职老板·虫巢之母·芽衣忍不住眼泪汪汪。

自从意识到老橘子们是重大隐患后,芽衣便产生了先下手为强的想法。

但问题是,己方可以使用的战力只有:身为球球神的自己和诈骗教主夏油杰啊......

至于五条悟?

他本就是御三家种五条家的大少爷,虽然性格叛逆了一些,但蛊惑他大义灭亲,芽衣总觉怪怪的......

小团子衡量了一番自己的实力,再去和老橘子们对比,顿时难过地倒地不能再起。

打——不——过!

芽衣纠结地滚来滚去。

怎么办怎么办!!!

想不出好办法!!!

突然芽衣大眼睛一亮,熟练地拿出手机,翻出了聪明绝顶的军师网友【绷带黑泥精】

寻求外援也很重要~

【芽衣酱可爱多】:亲爱的外置大脑先生,可以帮我个忙吗?

【绷带黑泥精】:能够帮助漂亮的小姐,是我的荣幸哦~

【芽衣酱可爱多】:是这样的,我现在需要面对一个难以击败的敌人。我在暗,敌在明,我怎么才能干掉对方呢?

【绷带黑泥精】:干掉?好凶残哦~哈哈,是要乱起来了吗?那我喜欢。

组织了一下语言,军师很快回答道:

【绷带黑泥精】:很简单哦~芽衣酱可以先给他们“糖”,让他们对你放松警惕,甚至离不开你......

但实际上,所谓的糖,是巨毒的药,甚至是植入身体里的炸,弹。

而你的手中,需要掌握着炸o的控制器,控制着他们的生死.......

哇!

屏幕投射出的光幽幽地照在了芽衣的脸上,照亮了她邪恶的笑容。

嘿嘿嘿,这样......我就能拥有一群狗了。

不愧是足智多谋,仅凭一己之力就干掉了延续千年之久的盘星教的网络军师啊!

实在是太强了!

【绷带黑泥精】:芽衣刚刚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动物,不可以哦~

【芽衣酱可爱多】:呜呜呜,才没有,只是感觉我好爱你哦~

【绑带黑泥精】:我也喜欢你(亲亲)

所以......美丽的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唔唔!!

......

军师光速下线了。

芽衣睁大了眼睛,但已经习以为常

——军师大概是被暴躁的帽子精抓走,去给贪婪又黑心的老板打工赚钱去了吧。

真可怜,绷带精。

听说他住在沿海城市横滨。

如果有机会,芽衣一定会帮他拳打帽子精,脚踹老板,恢复自由之身的!

确定军师短时间内要被工作压榨的一滴不剩,芽衣失望地收起了手机,自己琢磨干掉老橘子的计划

对了~

它可以徐徐图之,

用不引人注意的方法,慢慢腐蚀掉敌人!

首先创建一个小号,携带【治愈】的能力,伪装成善良的圣女。

然后开一家小诊所。

将能够治愈一切伤口的名号广泛散播出去后,就可以坐等咒术界来上钩啦!

而等贪婪的老橘子反应过来时,它已经够掌握着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姓名,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

经营一家诊所竟然这么难吗?

开店三天,没有一个患者推门而入,甚至根本没有机会施展[治疗]技能。

芽衣为之前的豪言壮语一秒滑跪。

好在,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芽衣按耐住激动看向门口,生怕把对方吓走,放缓了语气,温柔道:

“欢迎到我的诊所,请问你受伤了吗......欸?伏黑甚......”

“什么?”

好在,黑发的鲨手没有听清芽衣脱口而出的话。

他挑起眉毛,像是处于狩猎状态的食肉动物,危险地上下打量着“医生”。

......比起穿着白大褂,拿着手术刀的医生,这家诊所的主人更像是神神叨叨的,掌握着黑暗的诅咒与禁术的女巫。

眼前的女人全身都被黑色的袍子笼罩着。

过于宽大的帽子绣着金边,交织成了神秘而又古老的符号。

帽檐垂下,将她的脸完全笼罩在了阴影下,使得本就诡秘的装束,更显得神秘。

“我不是女巫。”女人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声音空灵,“这身是圣女装束,我信仰神明。”

神明......?

精神病吧!

伏黑甚尔顿时感觉被两盏灯吸引进来的自己就是个傻逼,掉头就想离开。

但女人却快如闪电,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的伤,很严重。”

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竟然是在为一个不认识,第一次见到的人而担忧。

芽衣急切地恳求自己好不容易盼来的患者:“请让我帮你处理一下再走吧。”

“不用,我自己......”

而下一秒,伏黑甚尔被黑袍女人的举动惊地愣在原地,瞪大了眼睛。

只见,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

一节白皙的手腕从袖子中露出。

实在是过于纤细,青筋缠绕,似乎一折就会断,格外脆弱。

随后......

她另一只手持刀,伴随着寒光一现。

——她竟然毫不犹豫地在手腕上划了一条口子......

猩红的鲜血像是不要命一般,从那道深可见骨的划痕种喷涌而出。

有些甚至溅到了伏黑甚尔高挺的眉骨上,又缓缓流下,被男人下意识伸出红舌,舔掉吞吐腹中。

“靠。”

即使是见多识广,杀人无数的天与暴君也被“医生”的逆天操作惊呆了。口腔中残留的血腥味,更是让他下意识骂了一句。

“请不要担心,你马上就要痊愈了。”

藏在黑袍下的女人声音颤抖,像是虚弱地要死掉,却还是在安慰她眼中受了惊吓的患者。

她到底在干什么?

伏黑甚尔本应该立刻走开,却一动不动,冷眼看着“医生”接下来的操作。

她踮起脚尖。

瘦弱的她整个人差点埋进了男人的怀里。

只能一手撑着他的胸膛,抬起受伤的手,艰难地将血都擦在了对方的伤口上。

“已经好了,不疼了哦。”她轻声安慰道,像是在哄孩子。

伏黑甚尔垂下眼帘。

疼痛在逐渐消失,他能感觉到伤口再愈合.......

靠。

不是神经病,也不是反转术式,遇到真货了。

不能是真的圣女吧!!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