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悟喵被钓(1 / 1)

推荐阅读:

【草莓大福】:在吗?

【草莓大福】:要来一起玩游戏吗?(小猫探头.JPG)

小团子被手机提示音吵醒了。它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在柔软的被子里疯狂打滚。

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摸出手机,它忧郁地看着手机屏幕。

——这家伙还真是坚持不懈啊!

它已经这么明显得冷落【草莓大福】了,他竟然还每天坚持来找自己聊天!

可犹豫了一下。

正巧也觉得有点无聊的芽衣还是回答:好呀,我们玩什么?(猫猫点头.JPG)

【草莓大福】:这个。

出乎意料的。

【草莓大福】竟然选择了它还住在高专宿舍时,五条悟和自己用来打赌玩的那款游戏。

呸呸呸~

【草莓大福】除了第一次与自己沟通的时候出言不逊,在那之后,他还是很粘人,很可爱的。

它怎么能联想五条悟?真是不礼貌!

芽衣甩了甩头。

努力将脑袋中骄傲得像是猫一般的五条悟与其他多余的想法全都甩飞出去。

——说起来,芽衣也已经好几l天没见到那只白毛了。

不过,今天它就要启程回高专,又可以从他的进口零食柜偷吃小零食啦!

【草莓大福】:开始了哟!(猫猫兴奋.JPG)

芽衣惊奇地发现:你是新号耶!

【草莓大福】:对,之前那个号是别人的专属。

......专属?

芽衣的眼神犀利起来,露出了已经看破了一切的表情。

——不会,这家伙是个菜鸡但嘴硬,非要在自己面前伪装成大佬吧!

本要选则输出英雄的触手一顿,芽衣抿了抿嘴,转身默默点了旁边的辅助。

算了......

就当是陪玩儿了。

宽容且仁慈的球球神怜悯地想:拿个辅助衬托一下你,别伤害了可爱网友的自尊心。

可出乎意料的。

【草莓大福】竟然不是嘴硬小学鸡,他玩得真的很不错!

芽衣操控着漂亮且无用的辅助英雄,老老实实地充当挂件,看着他大杀四方,实现了躺赢。

原来被带飞这么爽吗?

必须夸夸!

[游戏提示]芽衣:干得漂亮!

......

一场游戏,芽衣发了无数个“干得漂亮”。

它就像是个携带了夸夸机的小蜜蜂,勤劳地围着【草莓大福】身转来转去。

终于。

【队友1】忍不住了,打字问:你们......是情侣?

【队友2】附和:你们看起来好甜呀(爱心)

......

怎么可能?

屏幕那头,芽衣刷地一下瞪大了眼睛

——它和草莓大福只是亲密度没有20的网友罢了。

怎么会被猜测成情侣关系啊!

芽衣不安地揉了揉肚子。

虽然这只是游戏,许多互不相识的人结成了情侣关系,只是为了抱大腿,冲更高的段位。

俗称网恋。

......但它和【草莓大福】不是很熟,还是不要被误会比较好。

芽衣开始打字:不,我们不是哦~请大家不要误会。

可芽衣的消息还没能发出去,一直沉默不语的另一位当事人突然发言了——

【草莓大福】:......没错,我们是情侣(猫猫自豪.JPG)

芽衣:“等等,什么,唉唉唉唉!!!!”

“怎么了?芽衣。”夏油杰刚推开门,被小团子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脱掉了繁重的教主神服,换上了久违的高专,制服,下半身穿着松松垮垮的黑色灯笼裤,左手边放着收拾好的行李。

芽衣:“......”

怎么会突然有点心虚!

悄悄将手机息屏,塞到被窝的深处.......小团子乖巧地揣手手,冲着夏油杰露出了超级无敌纯洁的笑容。

夏油杰松了口气。

他只是笑了笑,调侃道:“芽衣不会是背着我和别人在聊天吧。”

不仅如此哦~杰

芽衣心虚地搓了搓触手——还被其他人当成了情侣呢。

“那我可会很伤心的。”夏油杰捧着心,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芽衣和忧太的关系,就已经让我很嫉妒了。”

“......如果这个家再加入别人,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只有他能和芽衣相互理解,相互依靠,相互珍惜,不应该有其他人插足才对。

......至于忧太那孩子。夏油杰眯起眼睛,危险地感叹:还是太黏人了啊。

黑如墨一般的咒力,无时无刻不在源源不断地纠缠着芽衣,诉说着永不分开的爱。

即使忧太只是个小孩。

但夏油杰的心里,却依旧像是一根刺。

纵然他不想承认,但偏偏嫉妒心在疯狂作祟,只能努力抑制着叫嚣着让他们分开的冲动。

所以,他和芽衣回高专宿舍,让忧太留在球球神教,直到他能控制好咒力......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芽衣把自己埋在被褥中,小声道:“......才,才不会啦!”

杰真是多虑了。

伟大的球球神才不会做出三心二意的事情……吧,哈哈哈。

芽衣心虚地赔笑。

它下意识地将藏着罪恶聊天记录的手机塞到了虫巢中,随后,软软的一只小团子像是小猫,主动蹭到了夏油杰身边。

芽衣仰着头,用比曾经热情十倍倍的态度恳求:

“我们快走吧,杰一定很想回去上学!”

夏油杰摆了摆手,大

言不惭地说出了问题儿童的发言: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回去被夜蛾老师教训,但回去之后,能与和悟较量一下也不错。”

没错。

这一段“诈骗”时间里,芽衣和夏油杰都变强了!

芽衣作为球球神。

它一直游走在医院,墓地,甚至精神病院,帮助信徒们走出苦难,重新迎来光明。

那些悲伤的,绝望的信徒培育出了大量的咒灵,最后都成为了它的口粮。

储存在细胞中的咒力在不停地积累。

芽衣不断突破极限,终于成为了夏油杰眼中的一级咒灵。

它变强了!

曾经。

需要浴血奋战才勉强战胜的的斗篷人。

而现在,小团子只需要慢悠悠地伸出一根触手,就能将之按趴。

甚至,伤害过它的金色蝴蝶的腐蚀性鳞粉,如今都不能破开触手小团子的表皮防御!

#区区小团子版龙傲天剧本罢了#

#光吃就能变强,晋级就是这么轻松#

可虫巢之母的实力,并非只体现在主体--【触手小团子】的身上。

身为群体意识,虫巢的发展程度,才是衡量虫巢之母战斗力的标准。

就像是在玩基建游戏。

藏在触手小团子肚子中的虫巢从无到有,一点点建立了起来。

【虫巢】

等级:level1→2

已拥有的种族:

斗篷人(工蚁:负责建设巢穴)

蝴蝶,触手(攻击者:负责入侵和战斗)

小男孩咒灵(工蜂:负责扩张空间)

已开拓的领地:

蝴蝶巢穴(极其危险,非喂食误入)

触手巢穴(像小狗,除了有点缠人,没有威胁)

大片菜地(种植着大量由咒力构成的绿色植物,目前由还苟活的盘星教高层负责照顾)

......名为虫族的种群,正在崛起。

随着种群的扩大,虫巢也进行了升级。

升级过后的虫巢,甚至解锁了全新的辅助能力:

【治疗】:虫巢之母的细胞可以进入患者伤口内,不会出现排异反应,进而达到修复伤口的目的。

(注:您的一部分取代了受伤的部位,永远地留在患者的身体中,这部分细胞将随您调遣。)

......所以,这些细胞可以顺着血管,进入大脑,寄生控制原主?

也可以堵塞气管,掌控生死吗.......?

芽衣触手抬起,疑惑地挠了挠头,忍不住想质疑:

——这个技能真的叫治愈吗?

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邪恶??!!!

果然.......身为虫巢之母的它是生来就很刑的邪jiao大反派吧!

小团子悲痛地张大嘴,想要冲天呐喊,可下一秒—

它不幸地被灌了一嘴风!

“我们快要到高专了,再忍耐一下吧。”

夏油杰站在高速移动的飞行咒灵上。

狂风吹乱了他的黑发,却神色如常,甚至有余力拍了拍芽衣的小脑袋。

“嘤嘤~??[]『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芽衣凌乱地狂笑:只能当反派的虫生,好悲痛哈哈哈哈。

——————

东京咒术高专宿舍。

五条悟烦躁地放下了手机。

亮起的屏幕还停留在游戏界面上,他刚刚的发言是队伍中最后一条消息。

见他主动认领了情侣关系。

其他两个觉得五条悟技术不错,本想继续发展一下的路人队友礼貌地退出了队伍。

而【芽衣酱可爱多】更是连招呼都没打,直接离线......

直到现在,都没有回他任何一条消息。

五条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晾了这么久......

“啧。”久久没得到回应的五条悟心中骤然升起了无法被抑制的烦燥。

他不得不起身,去阳台吹了会儿冷风。

可夏季是雷雨多发的季节,高专这些日连续下了几l场暴雨。

高温没有因连绵不绝的雨水降下去,反因大量的水汽更显得阴闷潮湿。更糟糕的是,供电不行,空调已经罢工了。

于斯.......被潮乎乎的风一吹,更烦了。

墨镜挡住了五条悟皱起的眉眼,却控制不住了他浑身抑制不了的烦躁。

他走回室内,重新拿起手机,下意识地翻看起来两人之前的聊天记录。

五条悟这才发现——

在玩游戏之前。

他们之间最多的交流,只有礼貌又疏离的早安晚安,像是上班打卡一样,堪堪维持着小火花。

但有时候,习惯以自我为中心的六眼也会突然开窍。

他会主动拍照片分享今天吃什么,激情吐槽讨厌老橘子......这样的日常。

但【芽衣酱可爱多】似乎总是很忙。

她很受欢迎。

从只言片语中的透露可知,似乎有很多人在央求着她的帮助,而她更是热心肠。

所以,无论他发什么,她总是很晚才能回复。

他们从没有机会,可以更深入的聊天......

【芽衣酱可爱多】也分享过午餐照片。

但那时候,五条悟正在做任务。

因为那只咒灵太能跑了,加上最近没有爱叨叨的挚友约束,五条悟直接用术式狂炸了三个山头,却一不小心摔坏了手机。

等换了新手机,看到【芽衣酱可爱多】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

五条悟又往下翻了翻聊天记录。

确定在那之后,她就没给自己再发过分享日常的照片。

.......

嗐。

此时,五条悟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是不是太着急,太冒进了?

......他们似乎还没有很熟,但他却在其他人面前认领了情侣关系......

现在还不回自己,是被吓到了吧。

但五条悟又感觉有点委屈。

——她的头像不仅和他老婆那么像,昵称也和芽衣酱有关系。

她的声音没有故作娇嗲或者温柔,只是每一个音节都刚刚好。

光是听着,五条悟似乎已经能想象到:

白发女孩趴在沙发上。

她眯起猩红的眸子,嘴角勾起挑逗的笑,柔软的雪腮因为微笑微微抿起,漫不经心但勾人的样子了。

所以——

他想叫一声老婆有什么错?

更何况,他只说是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还没大声叫老婆呢!

退一万步来讲。

【芽衣可爱多】一直不回话,就把自己晾在这里,就没有什么错吗?

五条悟像是一只被冒犯的高自尊大猫,全身的毛都炸了起开,不断愤怒地哈气。

该死的。

他愤怒地重新拿起了手机,下定决心和老婆,呸,芽衣酱可爱多好好聊一聊!!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