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32 章 怎样能获取杰的DNA?

第 32 章 怎样能获取杰的DNA?(1 / 1)

推荐阅读:

芽衣看着手机上的新消息,陷入了沉思。

......这个两个文件,真的是盘星教的犯罪记录吗?

不是什么赛博病毒,点进去就会植入木马,把它手机里辛苦赚来的钱都偷走吧!

“算了,试试看!”

两分钟后。

小团子露出了犀利的眼神,放下了手机,脸上更是一片空白的。

还——真——是!

表面悲悯仁慈的盘星教竟然背地里真的作恶多端。

——这么多骗钱的项目,完全是敲骨吸髓,欺诈信徒啊!

原本,芽衣已经觉得自己很过分了,没想到盘星教比它还会骗钱!

#这么有经商头脑,是不是不要命了?#

真是罪该万死!

“杰!”它怒不可支,触手敲了敲旁边夏油杰坚实的手臂,催促道,“快搞掉他们!”

夏油杰不明所以地接过手机,慢悠悠地扫过两眼后,散漫的态度骤然一变。

他下意识坐直,极富正义感地蹙起了眉头,厌恶地喃喃自语:

“他们......怎么能这么恶心?”

不仅仅是敲诈犯罪。

买凶,鲨人,视人命如草芥;

依靠着强大的影响力,甚至能操控够政界,为自己洗清罪名,让含冤的受害者永远无法见到光明......

如此的黑暗。

与御三家那些攀附着弱者的生命铸就高位,吸弱者的血造就财富的腐烂垃圾有什么不同?

真是让人作呕。

夏油杰耸着眼皮。

暗紫色的眸子中似有阴云在急剧,暴风雨欲来,暗流涌动,握紧了颤抖的拳头。

他怔怔地盯着手机中染血的照片,耳边似乎响起了孩子们尖锐的惨叫,身体开始无意识地颤抖。

值得吗?

他忍着痛苦吞下了那么多作呕的咒灵球,努力支撑起神教,只是想要帮助更多的人......

难道只是无谓的努力吗?

或许在盘星教高层的眼里,他就像是跳梁的小丑。

这些人渣有一个算一个,缩在暗处,讽刺地看着他无畏地挣扎。或许他拯救了一个,就残忍地杀害两个。

......这些腐烂的垃圾,阴暗疯狂的恶人,真的值得他付出这么多吗?

突然间。

粘腻的触手一寸寸向上攀爬,轻轻地覆盖在了夏油杰的眼前。

“杰,害怕这些照片吗?”芽衣在他的耳边,担忧地问。

身为强悍而嗜血的触手怪,虫巢之母当然不会对这些血淋淋的照片和犯罪事实感到恐惧。

但身为脆弱两脚兽的杰不一样。

虽然他有点腹黑和假正经,但他毕竟是人类,会被同类的惨状刺激。

身为咒术师,夏油杰大部分时间依靠体术战斗,祓除咒灵。

这也代表着,他很壮,坚实的肌肉达到了人类的巅峰。

而此时,这具强悍的身体却散发出了惹人怜惜的脆弱和茫然。

好像一只向来狡诈的黑狐,只愿意缩在角落,呆呆地舔舐着血淋淋的伤口......

几乎是瞬间,芽衣感受到了浓列的食欲。

似乎夏油杰身上传出了一股沁人的香味,灼人的饥饿感在腹中如火焰般燃烧,让虫巢之母饥饿又兴奋。

它忍不住伸出腕足缠着他。

吸盘在他面颊上反复摩挲,留下一道道红印,继而又得寸进尺地在光滑的触手表面裂开一条缝隙,伸出了纤长柔顺的触须。

这些触须像是舌头一般舔舐着夏油杰的眼睛。

划过他的眼皮和睫毛,在不断颤抖的眼缝中不断滑动,试图深入眼角,每一寸都不想放过。

夏油杰的呼吸加重了。

他身上散发出了更深的绝望......

虽然有点变味。比起最开始单纯的痛苦,似乎又多了别的什么东西。

但没关系。

作为冒牌神明,业务非常熟练且童叟无欺的芽衣最擅长处理负面情绪。

如果是普通信徒,想要面见神明可是需要排队的。不像曾经,球球神教信的徒往来罗雀,所有人都渴望见它一面。

但夏油杰是它唯一的教主。

他是“神明”权力的唯一代理人,他当然是不同的。

神明.......会一直注视着它的教主。

——夏油杰永远是它的优先级。

芽衣舔舐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加重,被触手包裹住的夏油杰呼吸声逐渐变得绵长,心跳也越发急促。

扭曲的触手将他的所有恐惧、悲伤和难堪都照单全收。

但门外还有织田作之助先生。

前任鲨手的五感向来敏锐,加上夏油杰要面子,芽衣不得不克制住自己的食欲,不刺激他,产生更多的情绪酝酿出美味的咒力。

迷迷糊糊中,夏油杰地听到了芽衣的声音。

它的声音没有很沉稳,带着一点点小狡诈和疯狂,却出乎意料地让人感到安心。

被这样的存在眷顾怜惜着。

好像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包容了。因为被偏爱着,所以永远不需要担忧,就算是再糟糕也无所谓——他总会被很温柔的拥抱

“杰,不要害怕。”夏油杰听到它说,“我会解决我们的敌人的。”

“我会变得越来越强。你的理想,你的恐惧,我都会帮你承担。而你只要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

“所以,我要松开触手了哦~杰不要哭鼻子啦~”

“......怎么可能?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对了,杰,电话在哪里?我要报警!”

“......报,报警?”

法外狂徒、邪jiao教主夏油杰顿时露出了非常智慧的眼神

——原来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吗?芽衣!

主动进牢子吃猪排饭的行为不可取啊!

————

在球球神教的日子,乙骨忧太很珍惜。

他要做个很乖的孩子。

这样才能让球球神的视线从教主身上移开,注意到他算不上优点的乖巧,才有可能更喜欢自己。

这样想着。

乙骨忧太每天都会很认真地完成着学习任务。

剩余的时间则像得了肌肤饥渴症,他会紧紧地贴在小团子身边,一刻都不想分开。

“我们看电视吧!”乙骨忧太贴在芽衣的触手上,像是小猫一样蹭了蹭,仰起头可怜巴巴地说。

“......我们昨天都没有一起睡,我好想你。所以今天我们一整天都要在一起好不好?”

多可爱的忧太啊!

他可是央求自己,说“好不好”耶!

正在摆弄手机的芽衣立刻丢弃了网友【草莓大福】,欢喜地说:“忧太想看吗?当然可以了!”

夏油杰帮他们打开了电视。

他微笑地看着两个贴在一起的球球,眉眼间满是狡黠:“那我也加入你们吧。”

在乙骨忧太怏怏不乐的注视下。

他丝毫没有风度地强行挤进了一球一小孩的中间,罔若未闻道:“我们三个一起看吧!”

芽衣:好挤!

小团子撇了撇嘴,不高兴地爬上了夏油杰的头顶,揣着手手老老实实地蹲好。

一打开电视,里面正播放着新闻——

“邪jiao组织盘星教已被警方成功粉碎,据举报,该组织涉嫌操控信徒,违法集会以及其他一系列违法行为,警方在一座大楼中逮捕了该组织的领导以及大批追随者,并将他们绳之以法......”

“感谢举报人球某。警方表示他们会对该组织彻查到底......”

......

乙骨忧太茫然地问:“盘星教?是那个和我们抢生意的组织吗?”

“是,”夏油杰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忧太长大以后也不要做坏事哦,不然会被警察抓走的。”

“......我,我才不会呢!”他小脸一白,瑟瑟发抖地贴向了芽衣的触手,“球球神会保护我的。”

芽衣眼神顿时变得很犀利——所以,忧太以后还是有可能犯罪吗?

清廉公正的举报人可就在你的身边啊,小朋友!

转头看着犹太懵懂的眼神,芽衣决定下一剂猛药,让他知道犯罪是不可取的。

“我们一起去盘星教扫尾吧!”

触手用力拍了拍桌子,芽衣气宇轩昂地指向了门外。

————

昏暗的地下室中。

这里是盘星教高层的避难所。

刷成暗色的墙壁能够完美吸收声音,棚顶上的水晶吊灯熠熠生辉,华美无比。

华丽

的装修,还有充足的物资......他们好像不是在避难,而是在享受生活。

圆盘桌子旁围着几位满面愁容的老人。

他们穿着讲究的道袍,宽大的袖子下藏着金灿灿的镯子,相互怒视着对方。

“你们谁把资料透露出去了?”一个老头横眉冷对,愤怒地将拐杖扔出了老远。

“......当然不是我,我看......是你得罪人了吧!”

“都别吵了!只要再等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一切都会结束。我们改头换面,还可以继续维护天元大人!”

......

“不可以哦——”

不祥的感觉将每个人笼罩。

这些极度自负和傲慢的高层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从头到毛都炸了。

墙壁上的灯光开始闪烁,投下了诡异的阴影。

影子不断伸展和扭曲。突然间,一条巨大的触手从天花板探出!

伴随着黏腻的,湿漉漉的粘液滴落,人群中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叫。

高层们惊恐地退后,眼中充满了无法理解的恐惧,尖叫道:“是咒灵,快拿出咒具!”

“你们可真没礼貌啊。”这里明明是密闭的,但夏油杰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

“要我说,你们是最恶心的,像是一群老鼠缩卷在地下,真可怜。”

他露出了恶劣的笑容,问:“你们知道什么是商战吗?”

一旁的忧太绷紧了脸。

他带着巨大的使命感,吭次吭次递给了夏油杰一壶热腾腾的沸水。

在盘星教高层惊恐欲裂的视线下。

夏油杰畅快地将水全都浇在了一旁的发财树上:

“真正商战,都是你死我活,不留活口——就是这么恐怖,懂吗?”

“芽衣,上!”

转过身,耳边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咀嚼声,夏油杰嘴角的弧度却逐渐拉大。

——对于他们的死,他很遗憾。但没办法,他也不是故意的。

毕竟,商战就是这样的。

啧,恐怖。

......

..........

正在努力工作的小团子却苦哈哈的。

它闭着眼睛,像是贪吃蛇一样,将这些两脚兽直接暴风吸入了肚子。

好难吃,皱眉.JPG

还是把他们都扔到虫巢里,交给其它的自己解决吧!

虫巢之母一直觉得,每一个种族都有研究价值。

尤其是咒灵。

因为它们足够多变,每次都会给它的进化提供许多新思路。

但今天扔进虫巢的这些两脚兽,竟然完全是垃圾——他们的DNA序列,芽衣碰了都觉得脏。

除了能从他们身上学到,怎么成为一个更屑的资本家,加速进牢子外......

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可值得学习的优点!

芽衣难受地用触手托了托小圆肚,在心里琢磨:

要不然......还是从杰那里搞点DNA变人吧!

变人的模板应该高质量点。

毕竟它不是真的那么饿。

不过......要怎么才能搞到杰的基因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