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乙骨忧太(1 / 1)

推荐阅读:

等了这么久,终于有人加自己好友了!

芽衣立刻扔下了夏油杰。

它找了个没有人的阴暗的小角落,吐出手机,带着兴奋,点击[同意申请加好友]。

【(撒花)你已经和草莓大福成为好友,可以开始你们的聊天了(撒花)】

而对方好像一直守在手机前,几l乎是同意加好友的瞬间,便发来了消息——

[草莓大福]:你好啊!(猫猫探头·jpg)

芽衣感叹:好热情的网友。

明知道对方看不到,它还是欢喜地摇了摇触手,酝酿一番后,准备打字回复。

可是芽衣毕竟是人外,第一次接触手机大字,难免有些笨拙。

它的触手在键盘上比比划划,戳了半天,才终于打出一个“你好呀”。

按耐住第一次网上交友的喜悦和激动。

触手迫不及待想要按在发送键上,和对方建立良好的朋友关系。

但对方似乎是个急性子。

见芽衣迟迟没有回复,他竟然哐哐发来了好几l条消息,轰炸整个聊天界面。

[草莓大福]:你还在吗?

[草莓大福]:我看到你那面是“正在输入中”,怎么这么久都不说话?

[草莓大福]:......啧(皱眉)(皱眉)

——颇有几l分咄咄逼人的味道。

芽衣愣住了。

它呆呆地看着那几l条语气不善的消息,委屈又无措地揉了揉肚子——这个网友怎么这么凶啊!

明明是对方主动加的它......

可他却这么没有耐心。

用漫不经心,甚至嫌弃的态度对待自己。

只是因为它打字太慢,就毫不犹豫地数落,真是说不出的自大和恶劣。

真讨厌。

小团子眼中的亮晶晶逐渐熄灭,对有着无限可能的网络的期待感也消失。

它半点都没有犹豫。

将刚刚费劲打出来的字一点点删掉,就像是随手撇开了一个垃圾袋那么轻松。

而此时——

[草莓大福]:喂,和老子说句话这么难吗?

[草莓大福]:你怎么这么墨迹?

聊天界面外的芽衣,只感觉心脏被一股名为恶劣和愤怒的力量牵扯。

......它应该给这个家伙一点教训。

让对方不敢再继续嚣张下去!

酝酿了一下,芽衣好胜地眯起眼睛,触手直接按在了语音上——

“你是什么品种,怎么这么凶?打字慢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对了,有空一起去吃鱼吧,看你挺会挑刺的。”

为了配合它的头像。

芽衣没有使用有些稚嫩的球球本音,而是选择了一款偏于冷淡的嗓音。

骂完后,它自己又听了一遍,很满意——

明是在骂人,它的语调也很平淡,像是冷血动物在吐信子,一定显得很阴森吧!

而每个音节末都微微卷曲,带着几l分说不清的味道,一定显得它很凶吧!

完美。

......

高专宿舍中。

“什么?”五条悟瞪大了眼睛。

他下意识一把扯下耳机,大口喘息。双手捂住脸,然后失去力气般垂下了头。

而五条悟被柔软白发遮住的耳朵,已经完全红了,在浓密的发丝的遮盖下,若隐若现。

甚至,这片绯红还在逐渐向外扩散,已经弥漫到了五条悟还没被遮住的脸颊。

......好轻的声音,五条悟闭着眼睛感受:

就仿佛是在耳语,带着令气血方刚的年轻咒术师感到兴♂奋的甜蜜。

刚刚因为对方回消息慢产生的,如青烟似的烦闷有一瞬间的凝滞。

然后被轻易被吹散了。

如同利刃划破了葡萄的表皮,喷薄而出酸涩而美好的汁水。

其实,她的声音和自己的二次元老婆的有一些区别,但......真的很好听。

明明是在骂人。

五条悟板起脸:哇,他本应该很生气,然后抄起键盘攻击回去才对!

但是......

[草莓大福]:喂,再说多说两句!

[草莓大福](十分钟后):你人呢?骂两句也无所谓啊!

————

不是芽衣不想继续攻击[草莓大福]。

而是因为,饲养员夏油杰来找自己了!

芽衣慌慌张张,一口吞掉了手机,转身便看到走过来了夏油杰。

“成功了,咒灵球是草莓味的了!”

夏油杰伸手接住了小团子,那双紫眸中闪烁着解脱的喜悦。

他温柔地摸了摸小团子,像是对待珍宝。

无瑕估计别的,此时,夏油杰只想顺从自己内心,说出一些感激的话;他的眼中更是除了芽衣,再无其他。

“不要这么粘人哦,杰。”

芽衣从他紧紧的怀抱中艰难地挣扎出来,念念有词,“身为教主,你应该以身作则,亵神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哦。”

“......我只是在表达感激。”

夏油杰有些失望地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漫不经心地敷衍道。

芽衣却正言辞地反驳:“总之还是太失礼了,惩罚你带我去买草莓大福!”

讨厌的网友,气死虫了!

它要一口一个草莓大福,以解心头之恨!

“好啊。”夏油杰无条件答应芽衣,只是有些奇怪,“怎么突然想吃草莓大福了?正好悟也喜欢,可以给他捎......”

这时,一直充当背景板的守卫突然走了过来,打断了夏油杰。

因为芽衣将咒力覆盖全身,维持着隐身的状态,所以,身为普通人的守卫是看不到

它的

“教主,打扰一下您。”

守卫跪下来?[]?『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就像是对待“球球神”伴侣那般恭敬:“我有事情想像你汇报。”

夏油杰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就做好了表情管理,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和蔼笑容,叹咏道:

“你说吧,神也在听。”

心中默念了好两遍民主和谐。

正在行骗的清纯男高终究还是不能忍受同事跪在自己面前,伸出手,直接把守卫从地上捞了起来。

守卫:“???”

他茫然地视线扫过夏油杰隐藏在黑色袖子中,似乎不算强壮的胳膊,又回忆起起自己高达200磅的体重......

一时间,守卫有点搞不明白,如果危险来了,是谁保护谁.......

“门口来了一对母子。”终于,守卫在夏油杰催促的视线中说,“那个母亲哭着想要见你。”

.........

芽衣终于还是没能吃上小甜点。

毕竟......传教的工作很重要。球球神教正在发展的初期,绝对不能流失任何一个潜在客户。

所以——

加班.JPG

当夏油杰来到礼堂时,便看到:

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瘦弱女人怀中抱着黑发的小男孩,跪在在神像前呜呜哭泣。

一看到夏油杰,她就想看到看救命稻草,扑到他的小腿边,一把抱住。

“救救的孩子吧,他能看到鬼!”

夏油杰:“......欸?”

他本应加班,和失去和芽衣吃甜点机会而暗淡无光的眼睛骤然亮起光芒。

.......能看到鬼的孩子。

这不是有天赋的小咒术师吗?!!

————

因为夏油杰承诺。

他不仅能够“除邪”,治愈这个孩子,甚至要赐予他神的恩典。

多么宽容的,善良的神啊!

男孩的母亲显然情绪过于激动,哽咽不停。

接下来,本就心怀感恩的她更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这位看起来格外靠谱的教主的请求

——独自驱邪。

圣洁的驱邪仪式......不应被她这种愚昧无知的人惊扰,这是多么正常的啊。

临走时,母亲伸出手,在男孩的头顶摸了摸。

按得好重。

呜,为什么会不舒服?

男孩低下了头,一动不动地任由母亲所以摆弄。

直到母亲佝偻着背,离开礼堂,男孩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弛。

他蜷缩在角落,偷偷松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高台上,背对着光的教主看起来圣洁得几l乎要让人落下泪来。

可实际上——

这是因为教主杰的业务还不熟练,打光太强,显得有些太刺眼了。

“我叫..

....乙骨忧太。”

竟然被大人物很认真的问话了......

乙骨忧太显得有些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去。

可没想到,他竟然和芽衣对上了视线。

“那是......球球神吗?”乙骨忧太眼角微红,抿了抿嘴唇,激动地问。

小团子此时正蹲在夏油杰的肩膀上。

仗着只有咒术师能看到自己。

芽衣正毫无形象地揉吃撑了的肚子,四仰八叉地窝在杰的锁骨窝里,触手还不安分地在夏油杰的身上四处乱摸。

竟然......被看到了。

芽衣:“!!!”它也是有偶像包袱的!

小团子猛地一个仰卧起坐,用不符合身形的速度火速蹲好,小肚子严肃地挺起。

同时,芽衣在心里,开始思索起杀人灭口的可能性。

“这是我给球球神带来的贡品,请笑纳。”

乙骨忧太突然从兜里摸出了一块巧克力,捧着,恭敬地举到了小脑袋瓜上方。

芽衣:哇。

他刚刚可是说,“贡品”耶!

那点不愉快的小心思瞬间消失了一半,芽衣骄傲地哼了一声,还是接过了小信徒的巧克力。

很好吃,甜甜的。

弥补了芽衣加班不能去甜品店的受伤的心。

于是,触手轻轻地,在又香又软的男孩的脸蛋上蹭了蹭。

————

......这块巧克力一看就是攒了很久。

夏油杰垂下眼眸,遮住眼中的暗光。

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黑发男孩的母亲,不是会给儿子买糖的类型......

父母对神神叨叨的孩子爱只是基于责任的伪装。

而藏在眼底的冷漠和心中的厌恶,有多么令人恐惧,没有人比他会更清楚和熟悉了。

但是,此时,还有更重要的......

夏油杰咬牙切齿,醋意大发:“你别摸他了。”

芽衣:?

它疑惑地眨了眨眼睛,转头继续摸摸摸,乙骨忧太的小脸都要被搓红了。

夏油杰干脆一把捏住了小团子。

他凑过去,很小的声音从牙缝挤出:“别摸他.......摸我。”!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