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暴露(1 / 1)

推荐阅读:

只要能找到藏起来的咒灵,解决它将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成百上千的蝴蝶张开了翅膀,围成金色的牢笼,将咒灵的【脑】幽禁了起来。这些美丽的蝴蝶张开了锋利的口器,嗜血的视线在咒灵的肌肤上徘徊。

翅膀上金色的荧光照应在男孩苍白的脸上。

他不禁想:这样的金色,真好看啊......

男孩回忆起了过去。

那时候,父亲总是在喝醉后打得他身上满是伤口,同学们则是指着他身上的淤青,大声笑话他是怪物......

而每一次领域展开,他都是怀着深深的绝望,一次次从教学楼上一跃而下。

但这一次,领域从外部被撕裂,他竟然被救下来了......

躺在触手的包围中,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几乎要控制不住撕裂人类的外表,破坏拟态。

原来,这就是被拯救的感觉吗?

......好舒服,像是冰淇淋,要化掉了。

但是还不够,还想要更多注视,想要依靠。

男孩浑身都在颤抖。

他仰着头,眼中充斥着眷恋和恐惧,恍若注视着神明,声音颤抖地问道:“神啊......你觉得我是怪物吗?”

“在我眼里,你当然不是怪物。”

出乎意料的,很快,那柔和的,怜悯的声音便温和地回应了他。

耀眼的、神圣的金光凝聚在一起,光团中伸出一根触手,温柔地蹭了蹭信徒的脸颊。

芽衣开玩笑般说:“......说起来,在人类眼中,我也是怪物呢!”

“怎么会呢!您是神啊,请不要用怪物这种词自称。”他急冲冲地反驳。

芽衣察觉到了他的疑惑,阐述道:

“在人类会把自己恐惧的,无法理解的东西,称之为怪物。那些孩子恐惧你,取笑你,就是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而我更是与人类相差甚远,又怎么不是怪物呢?但我并不认同它们所定义的【怪物】”

“我想进化,变强......所以,我只会学习有利的东西,去模仿强大存在身上的优点——既然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便不会在意其他们的评价。”

“......任何生物都有无数可能。在我眼中,无论是身为孱弱人类的你,还是身为咒灵的你,都是有价值的。”

“而我,想要保护你这样特殊的生命,亲眼见到意想不到的未来......”

男孩咒灵愣住了。

——真是温柔的神明啊。

像是母亲,被温柔的拥抱了。他那些丑陋的伤痕,阴暗的念头,没有被嫌弃,都被温柔地对待了。

......

“我想与你融为一体。”男孩突然说。

芽衣疑惑地顿住,望向他。

“我知道希望我传播诅咒的那一家子都在哪。”他抿了抿嘴角,认真地解释,“它们很

强,应该被多多观察!”

芽衣:哦呼!

还有买一送多这种服务吗?

有智慧?[]?『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还能伪装成人类传染诅咒的咒灵听起来就很强,根本想象不到能有多好吃!

伪装成球球神的小团子按耐住心中的喜悦,假装淡定地点了点头,矜持地回答:“好啊!”

更好吃的咒灵,我——来——啦!

......

“所以......你想让我带你去球球教?”夏油杰换了一件新衬衫,手中拿着一张写着地址的名姓片,神色恍惚。

因为过多的体能训练,他的胸围远超常人,一般只能穿xxL最大码。新的衬衫虽然有些紧绷,但不显得窘迫,甚至更显得涩气。

芽衣的视线从他的身上扫过,总觉得他和之前不一样了。

就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一夜之间,结出了诱人的果实。夏油杰浑身都散发着酒酿一般淡淡的甜味,很吸引芽衣。

但......夏油杰本人似乎没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和不同。

他神色如常,只是看着手中高贵的金色名片有些恍惚,喃喃道:“什么嘛,原来真的有球球神教......”

芽衣严肃地点了点头,肉嘟嘟的脸上满是认真。

没错!

自从医院那一战后,从天而降,宛若流星降世的球球神名声大噪。

被它保护过,受到过它庇护的人心怀感恩,自发汇聚到了一起,创立了球球神教,致力于将爱和希望撒向全世界。

可能是因为被救下来的人群中,有位内阁政界大佬的缘故——

这个信奉着怪模怪样(球形)的无名神,完全是草台班子的教会竟然有序不稳地发展起来,被吸引过来的信徒也越来越多。

甚至,在市中心买了超大写字楼,当作了大本营。

“真的不是什么邪jiao吗?”

夏油杰仍然不相信,反复翻看名片,试图找出不对劲的地方:“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教会啊!不会是什么骗钱的组织吧!”

......骗钱?

芽衣眼神顿时变得犀利,整个球都严肃起来。

——如果那个给自己卡片的辅助监督,只是想忽悠自己去继承神教,欺骗一下感情,也就算了。

但要是骗钱......?

芽衣的触手颤抖地伸入围兜的口袋,翻来翻去,确定真的只有一个钢镚,甚至连三瓜俩枣都算不上后,松了一口气。

它一时间不知道该难受,还是庆幸。

——哈哈,他爹的,竟然没钱!

“但是我有钱啊。”夏油杰很轻易地就能从小团子脸上的表情,猜中它心里的想法,说道。

他站起来,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张边缘刻着金色花纹的黑卡。

夏油杰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细腻又依赖的神色,说道:

“每次拔除咒灵,咒术界都会把悬赏达到这张卡里。每次

任务都会给很多奖金,但我没有什么需要消费的地方,所以都攒了起来”

“总之,这张卡......算是我的退休金和养老保险,交给你了。”

夏油杰看都没看,直接把“血汗钱”塞到了芽衣的怀里,轻飘飘的,像是给它一块小小的糖果。

芽衣大为震惊。

万一那个劳资球球教真的是杀猪盘,想要骗自己这个善良无辜的小团子的骗钱呢?

没有钱,夏油杰要怎么完成未来繁殖任务?

它可是从电视上了解道:没有钱的爱情,就像是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如果钱都被骗走了,没有了养老保险,他还怎么嫁人呢?

杰竟然这么相信自己:

——放心地把自己的嫁妆都交给了它!

哇!

芽衣被饲养员的超规格信任感动地眼泪汪汪。

然后,它毫不犹豫地收起了黑卡。

芽衣仰着头,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会好好帮杰理财的,请信任我。”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夏油杰摸了摸小团子的小脑瓜,哄道:“无论发生什么,我当然会相信你。”

......无论发生什么......

芽衣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像小鸡仔一样僵住了。

全身的粉嫩褪色,变成了易碎的灰白,它磕磕巴巴地问,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你,你都猜到了吗?”

毕竟。

能力是触手的自己,却放出了那么多金色的蝴蝶去围剿小男孩咒灵,只要夏油杰稍微琢磨一下,就会发现不对劲吧。

再一次看到小团子露出小心又惶恐的表情,夏油杰只感觉心中酸涩,像是被大手捏住了,感到有些心疼。

他顿住,身侧的拳头紧握,止不住地想:好奇怪,为什么看到芽衣难过的表情,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芽衣没察觉到他的纠结。

它心虚地抿了抿嘴角,磕磕巴巴,无力地狡辩:“我......我也不是故意要......”

最开始偷杰的咒灵。

芽衣是因为没有能量,为了能够活下去,不得已而为之的举动。

但和夏油杰相处了这么久,芽衣也意识到,饲养员是一个温柔的人,

它忏悔过,甚至都计划好了——

如果球球教是真的。

它去就冒充球球神明,而杰,将被光荣任命为教主,一人一球齐心协力,开展为信徒拔除咒灵的任务,造福全世界。

这样,杰既能收服更多咒灵,它也获得更多食物,赚更多的钱......

这些钱可以用来雇佣伏黑甚尔,让这个随便地家伙任由自己这样那样,搞研究了......

它真的是有苦衷的!一定要原谅自己啊!

小团子憋红了脸,可怜巴巴地盯着夏油杰。圆圆的眸子中蓄满了泪水,只差一秒,就即将说出实情。

“芽衣的能力是复制吧。”没想到,夏油杰打断了芽衣的自爆发言。

芽衣顿住:“......啊?”

复制?

夏油杰怎么会这么想?

小团子愣住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触手尴尬地挠挠头。

夏油杰一脸平静,阐述着自己猜到的:“术式是复制,所以得到了蝴蝶咒灵的能力......还在礼堂中救了辅助监督。”

芽衣不安地拖了拖胖嘟嘟的小肚子。

......是救了辅助监督没错啦!

但是,杰说的,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它根本不是咒灵,也没有术式啊!

夏油杰再次摸了摸一脸懵的芽衣的脑袋,暗紫色的眸子直视着芽衣的眼睛,认真地传递心意:

“不必担心能力会被忌惮。你虽然是咒灵,但是很值得依靠的存在——看吧,那么多人信奉你,奉你为神明,在我面前,不用顾及那么多的。”

“......我没有啦!”

“我好难过。芽衣隐藏能力,自保是好的。但竟然为了救悟,不惜暴露,我的心好痛啊。”夏油杰悟着心口,很脆弱地抱怨。

芽衣脸上满是茫然。

但此时,它已经完全被带进夏油杰的节奏,慌乱摆了摆触手:“不是为了悟,我是想......”

越过他,干掉咒灵,才对啊!

小团子:杰怎么会这么想?

夏油杰却像是老谋深算的狐狸,狡黠地眯起眼睛。

——他知道当然没有了。

只是看到那些属于他的“蝴蝶”淹没了悟,稍微有些吃醋而已.......啧,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

“我会和悟说,蝴蝶都是我放出来的,和芽衣没有关系。”

顿了顿,夏油杰露出了教狡黠的笑容:“术式秘密,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其他人谁都不告诉!”

芽衣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它凑到了夏油杰耳边,摸了摸他的脸颊:“那我们就是【共犯】了哦!”

......共犯吗?

夏油杰只感觉心中涩涩的,好像被填满了,再也不会感到彷徨和失落。

“真是的,”他无奈又宠溺地笑了,“芽衣是非要带我去当邪jiao教主吗?”

“是——球球教!!!”!

风干腿肉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希望你也喜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