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诅咒(1 / 1)

推荐阅读:

看着眼前的锅盖头小男孩,芽衣呆呆地陷入了沉思。

它的语气好骄傲哦!

是在炫耀突然出现的特别登场方式吗?

芽衣:不服.JPG

于是,芽衣怼了怼身边的夏油杰,怒气冲冲地抱怨道:“一点都不吓人......它明明一直都在,刚刚还想偷偷摸我的触手呢!”

闻言,夏油杰却挑起眉毛。

在他的视线里,刚刚只看到满头大汗的辅助监督,根本没注意到他手上牵着个孩儿,五感被莫名其妙地屏蔽了。

芽衣竟然一直都能够看到吗?

“我能闻到它的味道!”芽衣腼腆地解释,“还挺明显的......”

原来是这样,夏油杰了然地点了点头。

而在夏油杰看不到的地方。

它馋兮兮地舔了舔嘴唇,偷偷眨了眨眼睛。

小团子只是说自己能够看到了,却没有跟夏油杰形容对方到底有多香......

对上男孩那双黑白分明,抑制不住流出怨气的眼睛,辅助监督只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

就在他害怕到眼泪即将夺眶而出,下意识地无助地看向芽衣时——

那个一看就有鬼的古怪小孩白眼向上一翻,露出了黝黑的眼球。

那双眼睛黑洞洞的,无端地露出了几分死气。

他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阴恻恻地说:“哈哈,被我吓到了吧!”

芽衣:好假!

它烦躁地撇嘴,不高兴地甩了甩触手,却被夏油杰拉住了。

他凑近,轻声说:“再等等,看看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夏油杰靠得很近,唇间喷洒出的热气将芽衣触手的表皮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芽衣觉得心里有根羽毛在挑逗,痒痒的,触手上渗出了黏糊糊的液体,迫不及待的想要做什么。

它:忍不了.JPG

它用奇怪的眼神撇了夏油杰一眼。

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湿漉漉且黏腻的触手蹭在他的唇边。

芽衣委屈地抱怨:“痒.......”

夏油杰被它突然的动作,弄愣在原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可见小团子既委屈又可怜兮兮的眼神。

夏油杰又觉得是自己想错了,他抿嘴唇,强行按下了那一瞬间心中升起的异样的感觉。

他伸手擦了擦嘴角,擦掉了那些黏腻的液体。可它们并不好处理,在他的手上拉出了粘连不断的细线。

夏油杰:“.......”

他嘴角抽了抽,默默加大了擦拭的力气。

而五条悟却不想惯着眼前这个小鬼。

他夸张地皱起眉头想:真是莫名其妙的表演!

于是。

五条悟拉长了语气,茶里茶气地说:“哇!小朋友,这里阴森森的,你怎么不害怕啊?知

道这里的学生都消失了吗?”

悟真是太浮夸了!

夏油杰和家入硝子心中不约而同浮出了这样的感叹。

两人不约而同吹着口哨,移开了视线,看上看下,看天看地,满脸尴尬。

而五条悟浑然不觉同窗的嫌弃。

他继续假惺惺地说:

“小朋友,你胆子可真大。但大哥哥我好害怕哦!我可真羡慕你的胆量呀!既然如此,你能不能带我们出去呀!”

小男孩:“.......”

这个大哥哥是有!病!吗!

但见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他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维持着童真的语气回答:“好呀,哥哥。”

他抿起毫无血色的嘴角,又深深地看了五条悟一眼,才终于松开了紧握住辅助监督的手。

小皮鞋踩在地板走廊,踏踏往前走了两步。

小男孩回头,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哥哥姐姐们,跟着我走就可以啦!”

高专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芽衣:别犹豫,我们冲!

刚饱餐一顿,吃饱喝足的小团子心情愉悦,完全不惧眼前这个小鬼头。

咒力的压缩后,它收回了触手,缩得小小的。

小团子像个弹力球,在地上一蹦一蹦,欢快地跟了上去.......夏油杰拦都拦不住。

察觉身后的人跟了上来。

锅盖小鬼头兴奋转身,整张脸脸隐匿在阴影中,嘴角阴森地翘起,加快了脚步。

一行人排成队,行走在这阴森的校园走廊中。

到处都弥漫着一种令人不安的氛围。窗户在这狭长的走廊中投射出诡异而恐怖的阴影,墙壁和地板和血迹斑斑,散发着诡异的气息,让人毛骨悚然。

辅助监督甚至都不敢抬头,只是瑟瑟发抖地走在队伍的最后。

终于,他鼓起勇气,偷偷摸摸抬起头,瞄向芽衣,同时双手合十,在心中一边向着球球神祈祷。

——球球神保佑,如果能活着出去,回去就把家里的神像换成纯金的,呜呜呜。

他的祷告还没有结束,却突然听见,墙上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吱嘎声音。

辅助监督:……

他心中一惊,头皮发麻,第六感更是疯狂作响。

像是失去润滑油而变得僵硬的机器人,他一卡一卡地侧过头,心惊胆战地望了过去——

走廊墙面上挂着的人像,眼睛正斜斜地盯着他,射出了阴森而恐怖的光。

“啊啊啊——救命!!!”他顿时感觉恐惧在心中炸开,踉跄地向后猛退两步。

就在他慌张无措之时,下一秒——

芽衣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挥出的触手瞬间抽裂了画框,木渣飞机,狠狠抽在了画像鬼的脸上。

太帅了,球球神!

辅助监督眼含热泪,双手握拳捧在胸前,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画像鬼的咒力太少了,就像是一盘豆芽菜,塞牙缝都不嫌多。

刚刚饱餐了一顿,芽衣甚至再去懒得尝尝它们的味道,直接将画布撕了个粉碎。

画布撕裂的声音刺激到了男孩,他脚步一顿,激动地瞪大了眼睛:“那……那是学校的公共措施!”

他这么凶,芽衣也不甘示弱——

这么能装神弄鬼。

小鬼头,早就看你不爽,想要抽你了!

触手不断震颤,欲欲跃试。

眨眼间,它便如蛛网般交织着向四周探出,将夏油杰完全护在了身后。

芽衣一闪身,站了出来,从喉咙中对着小男孩发出了威胁性地“哈”声——

小男孩气急败坏:“......你,你!”

但画布鬼的碎片散在地上,昭示着和芽衣作对的结局......

小男孩顿时能屈能伸起来,它瑟缩着向后退去。

他惊恐地盯着蠕动着靠近的芽衣,面具般黏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眼神中塞满了恐惧。

夏油杰也抓紧机会。

他笑眯眯地步步靠近,逼问道:“小朋友,你知道其他同学都在哪里吗?”

他,他当然知道了......

小男孩低下头,盯着脚尖,脸白的跟纸片一样,似乎一碰就会碎掉。

芽衣观察着他,疑惑地想:

为什么......有点像是信号接触不良的接收器?

好奇怪......

它挺了挺肚子,决定一会儿把它吃掉,好好分析一下。

而就在大家都以为小男孩不会再开口,准备动手时,他突然抬起头,大声说: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哦。”

他的声音很稚嫩。

却带着几分不符合年龄的沙哑,显得阴森森的,毛骨悚然。

五条悟和夏油杰:!!

两个DK顿时露出了虚伪的笑容。

他们默契地上前,一左一右,把小男孩禁锢在中间,笑嘻嘻地说:“走!带我们去看看你的同学!”

小男孩:“......”

他的身体僵硬地像一块木头,眼中闪烁着扭曲的怨毒。

但他刚想挣扎——

“啪”,一根触手不经意地抽在了他的脸颊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一旁,芽衣正叉着腰,面露威胁。

它气鼓鼓地盯着小男孩,试图判断出对方有没有对饲养员不敬的意思。

#有它在的地方,不需要杰出手!#

小男孩:......

他虽然瑟瑟发抖,可眼中闪烁着胜券在握的光。

“别着急,我们走已经到了!”他低声说道。

一扭身,他躲开了夏油杰和五条悟围成的夹角,推开了走廊一旁标志着4444的教室。

“同学们一直在礼堂等着大哥哥们的救援呢!”

“礼堂就在这里呀,”他小脸阴沉:“你们怎么一直没发现呢?”

夏油杰眼睁睁地看着门派上金色的【4444】想蛇一般?[]?『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线条一阵扭曲,最后组合成了【礼堂】两个大字。

夏油杰:“......”好好好。

他在心里嘀咕:礼堂在教学楼里,多雅致啊!

小男孩站在门口,冷着脸,怨恨地看着几人,尤其是五条悟。

随后,它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零冰冰地说:“进礼堂,就能找到答案。”

说完,他飞快地闪身,消失在了门内。

......

又装神弄鬼!

伟大的球球神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但看在对方香喷喷地份上,它还是原谅了。

“进去看看。”五条悟一点没被吓到,反而被勾起了情绪,直接推开了大门。

“哇!好多人啊!”他感叹。

还在门外的触手小团子:“???”

芽衣:好奇.JPG

它飞快挤进了门缝,跳到五条悟毛绒绒的头顶。

“哇!”

稚嫩的感叹声紧跟着响起,芽衣抱着触手,学着五条悟的样子感叹,道:“好多人啊”

小团子水汪汪的眸子中倒映着无数孩子。挤在一起,正阴恻恻地盯着自己。

这些孩子,他们——

都是白皙的皮肤,乖巧的锅盖头,大大的眼睛,眼中几乎全是黝黑的瞳孔......

都是那个小男孩的模样。

......

门被悟条悟挡住了,夏油杰和硝子扒拉了半天,才终于从门缝中挤了进来。

砰!

看到礼堂内人挤人的一幕。

夏油杰瞪大了眼睛,一把硝子护在身后,反手干脆地直接把门合上了。

——辅助监督还是别进来凑热闹了。

反正,辅助监督是东京高专毕业的学长,外面那些低级咒灵,他怎么都应付的了......吧。

夏油杰毫不愧疚。

他面不改色地将触手小团子从挚友的头顶扯了回来,放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群小孩怎么都长得一样?”

夏油杰环顾了一圈笑了,淡定地问:“这是几胞胎啊?”

五条悟跟讲相声一样,附和他,阴阳怪气地说道:“挺新奇,这学校还是家庭承包制。”

瞬间。

落在两个DK身上的视线更加怨毒了,挤在一起的小男孩的眼中几乎要落下血泪。

怨恨.JPG

夏油杰浑然不觉。

他环视了一圈,低声问五条悟:“悟,你能分出来哪个是咒灵吗?”

五条悟摇了摇头。

眼前这些孩子在他眼里竟然都是人类!

就算他们的脸苍白得跟鬼一样,眼里的狠毒更是几乎要化为实质......

但他们身上偏偏既没有多少咒力,也带着诅咒。

.......虽然的的确确很诡异,但确实还处于【人类】这个概念的范围。

而现在。

这些长得一摸一样的几百个小孩,跟小鸡仔似的,成堆挤在一起......

不奇怪都有鬼了!!

但不管怎么说,在五条悟和夏油杰眼里:

这群小豆丁身上偏偏愣是没有一点咒力残秽,跟正常人完全一样——

真是见鬼了。

但身负六眼,五条悟当然不会毫无收获。

他说:“这只咒灵的术式是【共感】”

很明显。

狡猾的咒灵依靠着自己的术式,将这所学校所有的孩子都同化成一个模样。

本体却不知道,躲入了这里哪个孩子的身体里,试图浑水摸鱼。

真是好算计。

但它猜错了

——东京高专咒术学校的一年级DK不是正常人。

......准确说,他们根本不当人。

五条悟举起拳头,跃跃欲试:

“既然找不到藏起来的咒灵,就把这些小鬼头们都揍一遍就好了!”

夏油杰眯眼笑,身后佛光普渡众生:“哎呀,好方法,正好早就看它们的眼神不爽了。”

家入硝子:“人渣!”

然后,她让开了身子,完全没有阻拦的意图。

芽衣却没有动。

此时,它心里满满都是疑惑。

——这些锅盖头小鬼闻起来明明都那么香!

对芽衣来说,咒力越丰富,味道越好。

而甚至比之前吃过的所有咒灵都香多了,起码是一级。

怎么会都是人类呢?那可一点也不好吃。

芽衣疑惑地晃了晃触手。

可突然,触手们一顿,似乎发现了空气中的异常。

似乎是……信号?

触手直直地举过头顶,充当天线。

芽衣模仿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信号,有节奏的摆动触手,进行调频。

很快,芽衣找到了“入口”。

它像是一只入海的游鱼,一个丝滑的摆尾,便闯入了不断流淌着信息的甬道的底层。

好多信息!

“小鱼”的脑子胀乎乎,忍住难受,抬起头,往上看。

它鼓励自己:秘密应该就在最上端,加油。

芽衣逆着阻力,奋力向着最高处游去。

......

它明白了。

在明白了一切的瞬间,“小鬼头”们的形状在芽衣的感知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它们不再一摸一样,变成了独立的个体,露出了真正的样貌。

但共同的是。

他们的脑后都连接着一根细细的线,整齐划一,呆板地做着同一个动作。

——

这是种族里的【工蜂】

芽衣判断。

触手小团子的视线随着细线移动,汇总到了一切的源头。

那是一个藏在柱子后面的小男孩。

他的身上缠绕着无数“线”,几乎裹成的蛹,是蛛网的源头。

芽衣立刻反应过来——

这是种族的【脑】

它的眼中瞬间燃起了怒火,暴怒的坏情绪点燃了它的思维。

本能告诉芽衣:

只有摧毁了脑,才彻底毁灭一个种族。

杀意在意识中酝酿。

这是芽衣第一次见到和自己类似的生命体。

可它心中第一时间产生的,并非遇到到同类的惺惺相惜,而是恐惧和愤怒。

【地盘......被侵犯了.......】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想要杀掉......获取有用的能力......】

礼堂外的阴影中,早就潜伏好的触手蠕动,纠缠在一起,发出簌簌的声响。

......

对面的【脑】似乎感受到了敌意,缓缓抬起头,对上了触手小团子的视线。

它对着芽衣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被——发——现——了!那——就——不——客——气——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它结印,说道:“领域展开,共感世界!”

......

刺眼的光骤然炸开。

五条悟喊:“杰,硝子,小心!它开领域了!”

夏油杰淡定地眯起眼睛。

他甚至安抚了一把突然躁动起来的触手小团子,把它藏到袖子里,任由刺眼的光吞噬了他。

一阵天旋地转。

眨眼间,他们像是被扔进了洗衣机,被疯狂地甩干,转移到了另外的空间。

“哎呦!”

三个人在草地上滚成了一个球,扭成了个死结。

五条悟还保持着威胁小鬼头的姿势,高举着拳头。

睁开眼,他的脸正对着夏油杰,与他的眯眯小眼差点零距离“深情”对视。

五条悟:“……”

他顺把势拳头砸在了挚友的脸上。

“我可是不小心的。”五条悟爬了起来,收回手,假惺惺道。

夏油杰忍耐住了。

他沉着脸,用力蹬开了该死的鸡掰猫,从怀里救出了里面被挤压成了纸那么薄的小团子。

五条悟大惊失色:“芽衣,变瘦了!”

小团子:气死我啦!

它努力吸了一口气,像吹了气的小气球,嗖得一下鼓了起来,又恢复了活力。

“唧唧唧唧!”第一件事,就是气咻咻地冲五条悟叫嚣。

家入硝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发现几人竟然已经不在礼堂中了。

他们正站在操场中央,周围阳光明媚。

而远处,正常的教学楼伫立,亦然是学校还没有被咒灵控制之前的样子。

家入硝子环视一周,分析道:

“这只咒灵是想让我们沉浸体验,它变成咒灵的那一天,然后同化我们吧!”

“应该是。”五条悟保持刚刚的姿势。

他试图逗弄芽衣,看到它大惊失色的模样,漫不经心地说,

“如果我们不能逃出去,芽衣会被永远留在这里唉~”

邪恶.JPG

芽衣:?

夏油杰露出微笑,他捏了捏肩膀上的小团子,说:“骂他。”

“八嘎!”

......

高专三人组和“人畜无害”的触手小团子开启了探索的道路。

“哟!我们还有身份呢!”

五条悟胸口挂着名牌,读道,“五条悟,4年级444班。”

#4个四,真吉利!#

他笑出了一口大白牙,完全不在乎地说:“这个咒灵还挺好啊!给老子安排一个小学生身份,年轻了好几岁。”

夏油杰:“重点不是好几个4吗?真是恶毒的诅咒啊!”

夏油杰和触手小团子也都有名牌。

单纯的芽衣没懂这个含蓄的暗示,只是当成了新玩具。

它存在夏油杰的肩膀。

触手把新玩具在空中抛来抛去,爱不释手的样子让饲养员夏油杰一阵心酸。

——这种垃圾玩具,怎么配得上他的芽衣啊!

等他出去,就把小鬼头咒灵捏成球,给芽衣当玩具!

......

得到有关于教室的线索,几人决定顺腾摸瓜,去教室看看。

可还没到四楼,他们就在走廊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一米八多“巨人”小学生一顿,顺手拉了一把硝子。

他们默契地蹑手蹑脚,挤在了墙后,探出一个半个脑袋看去

——哇哦,是校园霸凌。

几个看不清脸的npc把那和眼熟的小鬼头围在了角落,拳打脚踢,嘴上不停咒骂。

“你就是个害人精!就是你害死了你的父母!”

“对,害人精!”

“我妈妈都说了,你这个家伙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而小男孩只是蹲在地上,默默地承受,抱着头哽咽,没有任何反抗。

还好,上课铃声很快响起。

等众人散去后,小男孩才抬起头,背靠着墙坐着。

他委屈地抱紧自己,发出了小小的呜咽声。

五条悟看清了他的脸,顿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觉得,它还是桀骜不驯样子比较酷。”

“死后变成咒灵,去复仇这点也挺帅的。不过还是要精准报复敌人,误伤太广,会被我干掉。”

夏油杰:“......”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显然欲言又止——五条悟的发言一项与他

的三观不符。

但他却没有反驳,只是默默抬手?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试图捂上芽衣的耳朵。

“嗯?”芽衣伸出触手拒绝。

夏油杰:“别学,”

“我们还是去教室。”家入硝子冷笑着提出了建议,“我觉得,不能这么算了。”

砰——

五条悟一脚踢在了444教室门口,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

上课老师和同学:“!!!”

——这几个小学生,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不不不,比起这个,他们态度是不是太恶劣了些?

夏油杰完全无视了老师的呵斥。

路过霸凌npc时,夏油杰特意停留:“芽衣——”

还没等他指挥,小团子瞬间伸出触手,狠狠抽他们模糊不清的脸。

芽衣:爽了!

它一整个xp觉醒,兴奋地叽叽叽乱叫。

夏油杰:“……等等,我没让你……”

算了,抽都抽了,真的很爽!

短短几分钟,被打的霸凌者,和受惊了的小学生们哀嚎遍野,哭声震天。

伴随着背景音,五条悟从小男孩课桌的抽屉中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个日记本。

五条悟自夸道:“不愧是老子,未来的名侦探!”

夏油杰嗤笑:“就你?你的智商比得上芽衣吗?”

五条悟只觉得他在嫉妒,继续看下去。

【父亲总是打我,我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学校的同学都说我是怪物】

【1号,妈妈带着爸爸离开了。她走时,许愿怪物永远离开我,我的未来也要善良快乐。】

可以看到怪物?

DK们对视一眼:小男孩果然是个有天赋的小咒术师。

【10号,同学们更不愿意和我一起玩了,我好害怕。对了!隔壁突然搬来了新邻居,晚上还会听到猫叫。但我总觉得,他们才是怪物......】

【12号,我看到那只猫咪了,是黑色的猫,好瘦。我很害怕它。】

【不可思议,我竟然和猫的主人成为了朋友!】

【他叫佐伯俊雄,还有一个很温柔的母亲。她听到了我在学校的困境,善良地给出了解决方法。】

【她说:下午两点,我从学校的天台上跳下去,所有的难题都会被解决的!】

【她让我一定要心怀恨意,怨毒地诅咒这个学校......】!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