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甚尔(1 / 1)

推荐阅读:

五条悟的脚步已经到达门外。

芽衣听到了钥匙插入锁头,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冰冷机械声,就像是催命的音符。

芽衣:麻了,我是非死不可吗?

生理性的泪水从眼角划过,湿润的热流让芽衣的意识清醒了一点。

眼看着紧闭的门缝即将被推开......

它小小地哽咽了一下。

紧紧闭上眼睛,用力到涨红了脸。抱着必死的决心,最后的挣扎。

不要死......

快变回去啊——

............

五条悟轻松地哼着歌。

有钱的五条少爷大方地将整个自动贩卖机都洗劫一空。

此时,他的胳膊上随意垮着一兜零食,正慢悠悠地往回走。

可在推开门的瞬间——

从五条悟喉中哼出的歌声骤然停止,他的脚步一顿,眼神也变得锐利。

他在心中暗衬:刚刚这里......好像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

还没等他产生疑惑,将门彻底拉开,寝室内突然传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

“唧唧唧——疼!”

房间中,小团子发出一声痛呼。

稚嫩的声音因为疼痛破音,显得有些尖锐,可怜巴巴的。

高音调的呼痛声轻易穿透了房门,回荡在宿舍走廊中。

五条悟的隔壁接到小团子的呼救信号,房门被匆忙推开。

夏油杰单手撑在门口,向外探出身子,眉头蹙得很紧,问:“怎么了?”

大跨步下,他三步两步便走到了五条悟的身边。

“我进去看看,你先让让。”

夏油杰神色带着几分担忧。

他抿了抿嘴唇,不经意地挤走了这间寝室的主人,站在了门口。

手按在门把手上,耳边似乎能听到一声一声加重的,紧迫的心跳声......

咚,咚咚——

他压下把手,推门,几乎没有一丝耽搁,冲进了五条悟的房间。

夏油杰与一双又红又亮的大眼睛精准地对上了视线。

芽衣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此时,饱含歉意和内疚。

——一看就是做了什么坏事,全是心虚。

夏油杰挑眉,发现粉嘟嘟的小团子此时以一个四仰八叉的姿势,狼狈地趴在了地上。

察觉到门被推开了,它羞红了脸,错愕地望向夏油杰。

看起来没什么大事。

夏油杰柔和地弯起眉眼。

他猜测道:芽衣是不是一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下来了?

触手们凌乱地散在各个方向,像是一坨乱毛球,小团子无奈地甩了甩晕呼呼的脑袋。

它顶着两个蚊香眼。

委屈巴巴地向着夏油杰伸出触手,奶声奶气:“难受,抱抱......”

他想到刚刚芽衣“离家出走”。

可小团子竟然没去它最渴望的明亮操场,竟然是选择来五条悟的寝室串门......

夏油杰心里发酸。自己都没注意到?[]?『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语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去的醋味。

“你现在能想起我了?”虽然嘴上抱怨,但夏油杰还是下意识往前迎了两步,试图去接芽衣。

可他脚步一顿,敏锐地发现了芽衣的反常。

怎么这次受委屈,它的表现竟然和之前不一样?

这一次,软乎乎的小团子竟然没像触底反弹的小弹簧,扑到自己的怀里,撒娇抱怨。

夏油杰的脚步变慢,逐渐迟疑......

他用疑惑的眼光,上下扫视着芽衣,试图看出什么。

而芽衣?

它不安地摇了摇触手,冲着夏油杰露出来讨好又谄媚的笑:嘿嘿~

与此同时。

被挡在门外,五条悟不得不施展出猫猫缩骨术,终于从夏油杰留下的小门缝里挤了进来。

“杰,你挡在门口干嘛?”他嘀嘀咕咕地抱怨,“老子都进不来了。”

“等等!”

视线扫过小团子后,五条悟的话语一滞,瞳孔因震惊微微颤动。

他瞪大眼睛。

白发DK不可置信地死死地盯着芽衣......的身下,猫猫惨叫:

“我的手机——”

芽衣继续傻笑:嘿嘿~

————

已经破案了。夏油杰想。

都怪五条悟去买东西不带手机,其实和芽衣完全没关系。

如果他把手机随身揣到兜里。

那就不会发生,手机和芽衣一起从沙发掉到地上,摔坏,甚至死机的悲剧了。

虽然是这么想的,心也是偏的,但夏油杰依旧不得不化身判官。

他坐在了沙发中间,充当人形隔板。

因为长期训练而饱含力量的矫健的大腿分开,胳膊肘撑在腿上,十指交叉,立在唇边。

夏油杰:陷入沉思.JPG

而他的右侧。

芽衣正难过地搓着软软小肚子,暗叹:今天实在是太狼狈啦!

真不应该在五条悟附近尝试变形的......

这不就是自讨苦吃,没事找罪受嘛?

不不不,应该怪五条悟的二次元老婆长相太符合它的XP!

芽衣的口中一阵发苦,眼睛痛苦地眯起。

它甚至懊恼地想要回到过去,抽自己一顿。

而五条悟显然不在意手机的损坏,更关心另外一件事——

“芽衣,你先把怀里那个长方形铁块给我。”五条悟的语气还算平和。

不过芽衣看见。

他眼角有了极小的痉挛,氤氲着明显的风暴。显然真的有点崩溃。

“我的游戏账号和成就都在里面啊!不知道能不能转移出来。”五条

悟说。

如果夏油杰在中间阻隔,他不是没有可能直接上手抢。

但芽衣偏偏倔强摇脑袋。

不给.JPG

它害怕地抱紧了屏碎成一块块的小铁块。

圆溜溜的红眼珠地转来转去,心虚到不行。它不断回避着五条悟投来的,颇有压迫感的视线。

顶着这么大压力,芽衣也不愿意将已经坏掉了的手机还给五条悟,是有原因的——

在刚刚紧急的情况下。

芽衣吓得魂都要飞走,整个团子又慌又惊。

但虫巢之母敏锐的观察力却没掉线。

在手机落在地上,摔坏之前,芽衣发誓:

——它看到,手机前置的闪光灯开启了不止一次!

也就是说,这块废弃铁疙瘩里,指不定塞满了它可以变成人的照片证据,。

铁证如山.JPG

如果它还能被修好......

五条悟只要随意翻一下相册,它逃不了一死。

隔着夏油杰。

小团子与五条悟无声的对峙,彼此都有不愿意各退一步的理由。

有点难受的夏油杰:“......”

要不你们还是打一架吧。

这时,家入硝子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她问:“你们有时间在这里坐着,为什么不现在就去买个新手机?”

褐发jk不知道在那里站在多久了。

——大概和夏油杰一样,是被小团子的呼痛吸引过来的。

她将双臂环抱在胸前,后背倚靠在墙面,神色冷淡,说道:“只要买同一个牌子的手机,游戏账号都不会弄丢吧。”

所以,这三个幼稚鬼到底在吵什么呀?

夏油杰松了口气。

而芽衣:家入硝子我的神!

它感动得眼泪汪汪。

如果不是它的触手不敢轻易地松开坏掉的手机。

小团子一定要飞扑过去,给自己的救命恩人,一个大大的亲亲。

......这样的话,悟不会再追究了吧。

它欣喜地瞪圆眼睛,干净利索地手机塞到了嘴里。

#毁尸灭迹#

而五条悟低头思索了一瞬,随后恍然大悟:“是哦。”

换个手机老婆就能回来了!

他立刻兴致勃勃地开始做计划:“一会儿,我们先去买去买个新手机,然后去买大福。”

五条悟没打算继续跟芽衣追究。

毕竟,平时一项很好说话的小团子真要固执起来,可真是死倔。

他才懒得麻烦。

夏油杰站了起来。

他熟练地抄起小团子放在肩膀上,一左一右揽着两个同窗的肩膀,喊:“出发!”

————

东京的商业街道熙熙攘攘,人潮涌动,喧嚣而生机勃勃。

街边排满了各种

的商铺。

乍眼一看,无论是美食,还是服装店,应有尽有。

五条悟和夏油杰直奔手机专卖店,但在这之前......

五条悟弯下腰。

他摘掉了墨镜,露出如同苍空般湛蓝的六眼,语气软的竟然像是在对芽衣撒娇。

他拜托道:“芽衣~~你可以帮我去买大福吗?”

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点可爱……

芽衣僵在了地原地,圆溜溜地大眼睛一眨不眨,喃喃道:“呐?”

它探头,不安又谨慎地询问:“......大福?那是什么?”

五条悟信誓旦旦:“是比草莓饼干好吃一万倍的甜点哦。”

哇!

芽衣用触手挠了挠脸,震惊地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比小饼干更好吃的东西呢?

它努力咽口水,渴望的视线牢牢地订在了五条悟身上。

芽衣像是只被小鱼干勾住魂的小馋猫,围在少年的蹭来蹭去,试图听到有关【大福】的更多。

五条悟诱惑般低语:“我已经跟店主订购了,只要你现在去取,我们就能尽快吃到了哦。”

芽衣急切地点头:“唧唧唧!”

——让我去!

小团子恨不得跳到五条悟的脸上,以表忠心。

“我也和芽衣一起去取大福吧。”家入硝子突然开口,说道。

呼吸到高专外,繁荣大都市里的新鲜空气,她整个人都明媚起来。

她悠闲地从侧兜里摸出了烟盒。

夹着一只烟,家入硝子转头对着茫然的芽衣吐槽:

“我才不想和他们两个去那种漫画店呢!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芽衣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哪种漫画?

虽然,虫巢之母没听懂人类之间的加密通话,但它对【繁殖】这方面的话题一向敏感。

红彤彤的眼珠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小团子的脸上便了然地露出了几分揶揄。

芽衣胖乎乎的小圆脸上挂着奇妙的微笑。

它揶揄地冲着夏油杰眨了眨大眼睛,奶声奶气地拖长声音:“哦......是那种啊!”

夏油杰:“......”

高专生正是脸皮薄的年纪。

他只是被小团子稍微一调侃,瞬间,脸上就爬上几分鲜艳的绯红。

夏油杰努力绷住脸,故作生气:

“别开这种玩笑,我们只打算买新手机,再顺便去看看有没有新款游戏机。”

也不知道芽衣听没听懂,只是摇头晃脑地胡乱点头,心已经变成了草莓大福的形状。

它呆呆地转身。

触手晃悠悠地缠住jk的小腿,芽衣像是只小蜗牛,慢慢爬到了她的肩膀上。

“我们出发了哦!”家入硝子说,和同窗们告别道。

小团子看起来软乎乎的。

一时间,女高中生没忍住,侧着脸在小团子软软的肚子上蹭了蹭。

而芽衣吃惊地想:硝子的声音也很好听耶。

她的身上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是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洗发水的味道。

她的脸蛋也很暖和,粉嫩的小团子被她身上的温度熏染成了深红色。

芽衣:喜欢.JPG

博爱的小团子和硝子没那么熟,但一点也不在意。

它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敞开了肚皮,任由随意贴贴。

一番亲密的交流后,一人一球之间的关系明显亲近了不少。

家入硝子牵住了它一根触手,芽衣的腕足则轻轻挽住了少女几根发丝,一路都没有松开过。

芽衣满怀期待地前往甜品店。

家入硝子的手里举着五条悟现场画出来的简易地图,越走越茫然——

好奇怪。

不知不觉间,熙熙攘攘的人流变得萧索,街边的商铺只剩零星几家,甚至都拉上了铁门,锁上厚重的铁链。

芽衣对危险很敏锐。

它拽了拽硝子的头发,让她停下来,小声问:“是不是......走错了?”

家入硝子不得不低下头查看地图,说:“没有吧,悟给我的地图就是这么画的。”

“等等......”她的表情陷入一片空白。

伸手将地图反转,家入硝子咬牙切齿:“这两个傻子,把地图上下给标错了。”

还能这样?

芽衣眼睛缩成了小小的黑点,露出了智慧的表情。

“那......往会走?”它小声地说,“这里,好怪。”

芽衣跳到地上,看到凉飕飕的风卷着枯叶从眼前吹过。

就好似此时不是是炎炎夏日,而是萧瑟的秋天一般。它感到一股冷意直冲上脑,传遍了全身。

还没等家入硝子点头,虫巢之母依靠着敏锐的嗅觉,闻到了更大的危险在逼近。

血......

不是咒灵,而是人类的血的味道。

浓郁的血腥味从远处幽幽扩散。

角落里,一双幽深的绿眸闪烁着渗人的光,像是凶猛的肉食动物,锁定了它们。

芽衣的触手一僵。

它侧头,视线扫过对危险无所察觉的奶妈家入硝子,脑中对局势作出了精准的判断。

夏油杰和五条悟救命——!!

但在这之前,芽衣想:让硝子先走,它应该撑一会儿,争取时间。

触手抵在家入硝子的腰间,颇有些粗鲁地推搡着她,迫使她踏上了回去的路。

与此同时x,虫巢之母嗅到周围的血腥味越发浓郁。

它的脑中甚至构建出3D视野:

一个体格外强壮的男人,正站在一面墙后,手里提着刀,饶有兴趣地看着它们。

就在他脚边的不远处,猎物已经垂死。

脖颈内的

动脉被切开,大量鲜血汩汩流出,射出血色的喷泉。虚弱到只能从喉中挤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总之,小团子误入了凶杀现场。

?想看风干腿肉的《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而对于提着刀的男人来说,这只是一场碾压性成功的狩猎。

芽衣有些难受。

人类又瘦又柴,也不含什么能量,并不在虫巢之母的食谱上。

但这血淋淋的一幕还是刺激到了芽衣,甚至激发了隐藏在可爱的外表下的凶性。

尽管内心躁动难安,芽衣的声音却平稳,完全没有一丝发抖。

它用稚嫩的声音嘱咐硝子:“快走......去找杰......带着他们来。”

短发女高中生虽然是个奶妈,但短暂的愣神后,没有作出半点拖后腿的行为。

她伸手按在了芽衣的头顶,神色认真的保证:“放心吧,我马上回来。”

她掏出手机,飞快地给两个同窗编辑信息,发现消息未读后,便直直地冲了出去。

而敌人似乎也没打算对家入硝子出手。

通常来说。

像她这样又脆又菜的奶妈,很容易遭到敌方的集火,无论对面是咒灵还是诅咒师。

但直到硝子的背影彻底消失,男人才闪身走出阴影。

拖着刀,在地面划出长长的血痕,迈着矫健的步伐,一步步走向芽衣。

“刚刚那个女的,是反转术士拥有者吗?”

黑发绿眸的男人舔了舔嘴角。

他像一头矫健的猎豹。

一身矫健的肌肉几乎要撕裂紧身的黑衣。一边走,手中轻松的挽了一个寒光凛凛的刀花。

而芽衣嗅了嗅,惊讶的发现:

这只看起来各方面都很大的两脚兽的身上,竟然没有一丝咒力的味道?

小团子不禁瞳孔地震。

——天啊,这人和最没有营养的方便面有什么区别?

更邪恶的是,面条还是塑料做的,吃都吃不下。

恶心!

原本战意澎湃的芽衣突然感到一阵索然无趣。

小团子打量着眼前的两脚兽,眼神逐渐染上了嫌弃。

终于,它颇感没劲地收起了大部分张牙舞爪的触手,甚至嫌弃地呸了一声。

萎了.JPG

而那个绿眸黑发的男人仿佛没注意到芽衣的小动作。

或者说,他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根本不会在意弱者那微小的反抗。

他烦燥地抱怨:

“可惜,上次没接干掉反转术士拥有者的高额委托。啧,还以为那群老家伙不会她离开咒术高专呢。”

他说话的时候,嘴角的疤痕上下浮动,竟然显得有些性感。

不能拿钱。

伏黑甚尔在心中冷笑,懒洋洋地想:他是绝对不会白费力气的。

更何况,反转术士拥有者被整个咒术界当成珍宝。想要杀掉唯一的奶妈,可不是一件小事。

伏黑甚尔懒得没事找事。

放着赛马,赌博,酗酒的好日子不过。他没必要去招惹咒术界,被追杀成一条丧家的野犬。

至于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二级咒灵......

他垂下眼眸,盘算着:

能够和家入硝子走得这么近,应该是被【咒灵操使】夏油杰收服的式神吧。

“喂,你的主人能看到这里吗?”他裂开嘴,凶狠地质问着小团子。

芽衣:欸?

他问这个干什么?

虫巢之母对战斗因子很敏感。

它刚刚就发现,虽然男人身上都是血腥味,语气也很凶。可是,它却没有察觉到对方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敌意。

于是。

一阵犹豫后,芽衣用触手拖了拖胖胖的肚子,磕磕巴巴地回答:“杰不能看到哦。”

伏黑甚尔:“.......”

听到芽衣回答的瞬间。

他下意识危险地眯起眼睛,浑身肌肉紧绷,手在刀柄上不安地摩挲。

一瞬间,他如同一只随时可能暴起的猛兽,即将暴躁地撕碎眼前的一切。

他竟然看走眼了?

墨绿色的眸子中一片幽深,伏黑甚尔在心中懊恼地想:竟然是有智慧的特级咒灵吗?

但下一秒,伏黑甚尔眯起眼睛,嘴角肆意向上勾起。

他嘲讽地想:在他面前,就算是特级又怎样?

“我不是特级咒灵哦,”

像是有读心术,这只会说人话的粉色咒灵飞快地解释,生怕他误会:“我只是比较聪明而已。”

实际上——

芽衣:好可怕,解释的时候都不敢磕巴了QWQ

当这头慵懒的凶兽猛地睁开眼睛,活动筋骨,准备开始猎杀的瞬间。

伏黑甚尔属于强者的威慑力便毫无保留地向四周肆意铺散,以摧枯拉朽之势,震慑着一切。

恐怖的爆发力,顶级的肌肉密度,如同猛兽般的身形......

这些无一不昭示着,眼前这个黑衣男人是和五条悟夏油杰处于同一水平的顶尖强者。

此时,小团子才惊悚地发现:

——这哪里是塑料方便面,明明是钢筋做的咯牙面条才对!

芽衣偷偷伸出小触手,和他粗壮的胳膊对比,心中又委屈又后悔:

可恶,早知道实力差距这么大,它就带着硝子一起逃跑了!

芽衣的速度要比家入硝子快得多。

指不定。

眼前这个人形怪物根本追不上自己,它和硝子现在已经逃离升天了呢!

但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芽衣只好仰起头,试图打直球。

它可怜巴巴地问:“你要杀了我吗?”

“没兴趣。”竟然出乎意料地果决。

伏黑甚尔的嘴角勾起恶劣的弧度,墨绿色的眸子上下打量着粉嫩的触手小团

子。

他发出了一声嗤笑,好似开玩笑般说:

“因为你现在还不够值钱。等你以后值钱了,我才会出手,宰掉你。”

伏黑甚尔手指在刀柄上摩擦,心中盘算:

——那些有脑子的,聪明的家伙,如果能活下来,它们的命都会很值钱的。

他在赌。

赌未来,能赚票大的。

“哇!”

听到现在不会死,心大的小团子顿时松了口气,发出了喜悦的鸣叫声。

一球一人相互对视。

确认双方都没有敌意后,又飞快收回了触碰到一起的视线。

气氛也随之陷入沉默。

一时间,似乎只能听到风吹落叶的沙沙声。

而阴暗的角落里。

被割喉的人类喉间发出的苛苛声骤然停止,逐渐没有了呼吸。

......

芽衣主动打破了死一般的宁静。

它仰起头,满眼都是好奇,问道:“[钱]是什么?你很喜欢吗?”

伏黑甚尔:“......”

他突然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他想:不当人可真好啊。

或者说,这么弱的咒灵活得都比他更想个人。

于是,他粗声粗气地回答:“我当然喜欢钱。只要给我钱,让我做什么都行。”

芽衣圆溜溜的眸子骤然发亮。

它发出了小小的惊呼,中肯地评价:“你有点随便哦。”

#完全是五条悟的语气#

“你......”伏黑甚尔捏紧了拳头,额头蹦出了愤怒地十字。

他突然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留这只贱兮兮的小团子一命。

而芽衣没注意到天与暴君想要刀人的目光。

它只顾着低头摆弄自己的触手,奶声奶气地问:“那我可不可以用我的钱,雇佣你做点什么呢?”

......来自咒灵的雇佣?

伏黑甚尔眉头一挑,感兴趣的问:“你有钱吗?想让我做什么?”

芽衣老实巴巴地点了点自己的圆脑袋。

触手摸了摸肚子,它不确定地说:“好像是有的。”

与斗篷人融合后,触手小团子的肚子里便藏着另一个空间【蜂巢】。

那里,不仅是虫巢之母培育【兵种】,构建军队,发展种群的地方。

芽衣还会放置一些平时收集到的有趣的东西。

“呕——”

在伏黑甚尔诧异的眼神下。

小团子憋红了脸,肚子凹进去,努力吐出一大滩透明的胃液。

随后,啪嗒一声。

——还没被消化的手机,两包草莓饼干,还有几张散落的纸币掉在了地上。

钱和最新款的手机?

伏黑甚尔眼睛一亮,手疾眼快。

天与暴君以二级咒灵根本反应不过来的速

度,飞快摸走了钱和手机。

他掂了掂这两样东西,丝滑地揣到了兜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⒀风干腿肉的作品《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⒀『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虽然手机已经坏了,但拆掉卖零件,也能卖出不错的价钱。

芽衣欲言又止。

小团子想:那只是还没被胃液消化干净的铁疙瘩,能不能还给我啊!

但视线扫过伏黑甚尔粗壮的胳膊,芽衣瘪了瘪嘴,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它能屈能伸:算了......算了......

触手们纷纷涌起,勾住掉落在地上的地图。

芽衣刚刚才发现——其实它和硝子没有走反。

不过是这家店真的很偏,而且还撞到了凶杀案的现场。

小团子(渴望):就算是死,很想吃一口大福呢QWQ

“你可以去这家店,帮我取一下大福吗?”芽衣仰头问,还不忘嘱咐,“要快一点哦!”

悟说过,刚做好的大福最好吃。

没有家入硝子的陪伴,芽衣现在伪装的身份又是不能被普通人看见的咒灵,不方便去取。

好在,收了钱之后,伏黑甚尔虽然不耐烦,但还是接过了地图。

他言简意赅地保证:“等我,马上回来。”

芽衣肚子下揣触手手,乖乖巧巧地说:“好哦~”

天与暴君脚尖轻轻点地,速度快到像是瞬移,嗖得一下消失不见了。

被留下的芽衣:眼神放空,神游天外.jpg

但没过几分钟——

男人又突然出现,高大如山般的阴影从上空直直地投下,把整个芽衣笼罩在内。

“雇主,你的甜品到了。”

他扯了扯嘴角。

男人嫌弃地伸直了手臂,小拇指轻轻松松地勾着粉色的包装袋,送到芽衣面前。

粉色的袋子,好喜欢!

小团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幸福的缝。

它礼貌地伸出触手接过包装袋,紧紧抱进入了怀里。

“诺,还有这个,也给你。”

伏黑甚尔连看也没看小团子一眼,随意地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扔给了它。

——像是在扔垃圾。

但芽衣也不嫌弃,精准地接了过来。

竟然是手机?

看上去九成新,触摸屏还很丝滑。

虽然屏幕上沾着了点点干涸的血迹,透着几分不祥的味道。但这些血被触手小心抹去了,立刻就恢复干净了。

芽衣惊愕:“给......给我的?”

伏黑甚尔揉乱了额头的碎发,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言简意赅道:“是死人的。”

听说对方还是个黑手党,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离开了横滨。

他本以为这是个肥羊,才接下了这个任务。

没想到,刚刚摸遍了他的全身,却只有放在侧兜里的手机能值点钱。

“就当是和你的手机交换了。”

老油条.伏黑甚尔露出了可恶且不要脸的老练笑容。

显然,这是一场伏黑甚尔得利的强买强卖。

但芽衣不在意。

对虫巢之母来说,能用的才是最好的。

它用触手珍惜地捧着黑色发光小方块,爱不释手。像是小猫得到了新的玩具,发出可爱的呼噜声。

“那我先走了。”

见雇主很满意。

绿毛黑发的成熟男人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用磁性的嗓音拜托到:“记得给个好评。”

小团子蹲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而当视线落在伏黑甚尔鼓鼓囊囊的侧兜中,虫巢之母却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有钱,是这么的重要!

只要肯花钱。

不仅可以买命,还可以让伏黑甚尔这样随意的人,帮自己做事!

芽衣:猫猫宇宙升华中.JPG

“我......我会努力搞钱的!”

小团子将触手放在嘴边当成扩声器,用力喊:“等我有钱了,就睡你!”

——等我有钱了,就雇佣你!

伏黑甚尔脚下一个趔趄。

他想:竟然最后又回归我的老本行了。

但杀人如麻的天与暴君也不生气。

他相当涩情地舔了舔嘴角的伤疤,润湿了干燥的嘴唇,舌尖在犬齿缓慢地摩擦。

胸腔震动,伏黑甚尔发出了低低的笑声,问:

“要玩触手吗?够新奇,那我愿意等等你。”

芽衣:?

他在说什么?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

小团子暂时还不知道:

世界上还有牛郎这种职业,也想不到世界上还有思想格外肮脏的大人。

伏黑甚尔离开后。

它趁着身边没有人,好奇地像个小孩子,兴致勃勃地摆弄起手机来。

一阵捣鼓后,芽衣终于找到了杰常用的那款聊天软件。

可能因为手机的前主人是黑手党,信息需要保密的缘故。

联系人列表格外干净,就连头像和昵称都是系统默认的。

小团子不信邪地翻了好半天。

它终于确认——这个可怜的家伙竟然只有一个好友。

都没有人可以聊天,好可怜啊!芽衣感叹。

唯一的好友[绷带黑泥精]似乎也和手机原主人的关系不是很好。

甚至两人可以查阅的聊天记录只有一条。

[绷带黑泥精](半个月前):还活着吗?

[绷带黑泥精](半个月前):......

————

而现在,他的头像变成象征着离线的灰色。

[绷带黑泥精]似乎因为原主人太久不回话,已经放弃了这个“朋友”,已经很久没有上线了。

但独自注册一个新账号

,这种hard难度的操作对刚接触网络的虫巢之母有些太过新潮了。

小团子苦恼地捣鼓了半天。

最后,它也没能消掉现有的账号,并成功注册一个新的账号。

芽衣(妥协):那,那我可就用这个号喽。

它先把网名改成了[芽衣酱可爱多]。

随后,又丝滑地变成了类人形,怼脸来了张超级好看的自拍照,当成头像。

——看不清背景的那种。

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芽衣变回小团子,触手捧着小圆脸,挂着傻兮兮的笑。

它兴奋地打开了附近好友搜索。

——它的头像这么好看,一定会有和自己xp一样的人,主动加自己吧。

芽衣满怀期待地搓手手:快来人加我,和我聊天啊

可等了好一会儿,还没收到任何好友申请,芽衣竟然率先收到意想不到的消息。

你的好友[绷带黑泥精]上线了

[绷带黑泥精]:?

[绷带黑泥精]:(震惊)(震惊)

芽衣:!!

它正犹豫要不要回复,但远处已经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芽衣来不及思考,匆忙把手机囫囵塞到肚子里,迎了上去。

“芽衣,没事吧。”

夏油杰第一个赶到芽衣的面前。

小团子只感觉眼前一花,下一秒,便被一双大手捧了起来,举到了黑发dk的面前。

芽衣:哦莫~被抱抱了!

“我很勇敢,也没受伤哦。”小团子腆着个小脸儿,使劲地自夸。

夏油杰温柔地摸了摸它的脑袋:“我知道,你真的很棒。”

可一旦被夏油杰这么诚恳地夸赞,芽衣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因为伏黑甚尔没有咒力,导致它没能判断出有对方到底有多强,才这么勇的。

要真知道对方的等级堪称守关BOSS,它肯定第一个带着硝子,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夏油杰郑重地说:“总之,这次多亏了芽衣。”

他的耳边响彻着一阵阵心跳声。

听到芽衣独自面对敌人时,骤然升起的心悸感依旧残留在胸腔中,一颤一颤的痛。

好在,芽衣没事,夏油杰松了一口气。

少年将额头抵在了小团子软乎乎的肚子上。

皮肤接触的部分传来了一丝丝凉意,一点点缓解了夏油杰的头痛。

焦急的神情逐渐缓和些。

他闭上眼睛,眼前黑蒙蒙的一片,思维反而更加清晰:

他突然意识到.......他恐怕,永远不想离开芽衣了。!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