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杰,坏(1 / 1)

推荐阅读:

第18章

“别生气了。”走出电影院后,夏油杰仍然在试图安慰怒火中烧的小团子。

他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陈述事实道:“你和五条悟生什么气?他一直都是那么烦人啊。”

芽衣用触手愤怒地锤了锤夏油杰宽阔的肩膀:“哼!”

其实,小团子也只是愤怒了一点点。

——毕竟,回去之后,五条悟可是要支付给自己两块草莓饼干呢!

芽衣是一只现实的团子。

它决定,等五条悟打完尾款,再和这个幼稚鬼绝交!

草莓饼干就像挂在了鱼钩上的诱饵,钓在芽衣的眼前。小团子砸了咂嘴,十分宽容地原谅了五条悟。

不过......

她的大度就衬托得夏油杰的念叨声有些多余了。

他的声音从小团子左耳朵钻进去,又如同坐滑梯一般,丝滑地从右耳朵滑了出去。

甚至没在大脑中多停留一秒。

芽衣努力瞪圆眼睛,维持愤怒的表情,但脑子里却胡思乱想:

它的蜂巢现在建设得怎么样了?

还有,该喂喂存在杰那里的,伪装成咒灵的【蝴蝶】了。

感觉它快要被饿死了

.....

小团子没涨脑子,但一时间却想了很多。

——唯独没听到夏油杰的叨叨。

夏油杰没注意小团子的走神。

他毫不手下留情,更是靠抹黑同窗抒发当咒术师积累的压力:

“悟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特别封建的大家庭里,而科学证明,不幸福的童年会导致儿童的智力发育问题......”

芽衣眼神瞬间凝固,一下子捕捉到重点:“什么叫......智力问题?”

但它一项很聪明,立刻反应过来。

小团子无措地捏了捏触手,奶声奶气,喃喃问道:“智力问题是......笨笨的意思吗?”

可在芽衣眼里:

——五条悟既厉害又敏锐。

只要虫巢之母稍微暴露出一点不对劲,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但它就差得远了。

不仅仅说不明白话,甚至有些时候,还听不懂两脚兽们在说什么......

原来我很笨吗?

芽衣自觉“看清”了自己,整个团子都被泡在失落的大海中。

——如果五条悟的智力都有问题,那它又算什么?尘埃吗?

小团子感受到了世界的参差。

但它丝毫不气馁,反而立刻开始琢磨进步的方法——

要怎么才能变得聪明呢?

拥有的细胞越多,虫巢之母的思维就会越灵敏。

但扩大种群是一件漫长且需要时间的事情。

“杰......”

小团子下意识地伸出触手环住夏油杰的脖颈,软软地撒娇:“我想......

学习!”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其他人眼里的问题DK竟然成为了小团子心中,如同可靠支柱一般的存在。

毕竟——

饿了,可以找夏油杰!

困了,也可以睡夏油杰......的柔软大床。

#全能的杰#

芽衣乖巧揣手手,想:总之,先问问万能的杰有没有什么方法吧。

想要学习?夏油杰心中顿感疑惑。

他脚步一顿,蹙着眉头问:“怎么突然这么想?芽衣一点也不笨啊!”

他偏头看向了芽衣,试图找打答案。

但小团子没有回答。

它只是固执地抿了抿嘴,仰头瞪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眼中写满了渴求。

芽衣:求求qwq

芽衣继续:盯——

夏油杰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小小一只粉团子,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盯着他,像是一只祈求小鱼干的猫猫,努力在两脚兽的脚边打转,蹭来蹭去。

真是太可爱了......呸,太可怜了!

一霎那,夏油杰心中像是被小蚂蚁啃过。

他垂下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中复杂的神色。

——夏油杰从未感觉被什么存在如此需要过;也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小团子与自己之间的联系是如此紧密。

夏油杰被满足的情绪包裹了。

他愣在原地,眼前除了歪着脑袋的触手小团子,一切都变得暗淡,不再值得注意了。

他想:芽衣这么可爱、勤学好问。

——就算它是一只咒灵,来高专跟着它们一起上课,夜蛾也是能理解的吧。

一阵清凉的微风吹过。

温暖的光直直地穿透云层,铺洒在一行人的身上,传递着独属于属于那份太阳的温暖。

芽衣突然发现——

夏油杰笑起来时,眉眼微微弯起。

嘴角勾起的弧度看起来竟然比阳光还要让它舒服。

他把芽衣放在了地上。

随后,少年蹲下身,与小团子平视。

他伸出手,虚虚按在了芽衣的头上,认真地保证到:“请相信我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芽衣张大了嘴:“哇!”

它呆呆地看着夏油杰。

灿烂的阳光从他背后射向四周,一时间,他的身形在芽衣心中高大无比。

小团子心情变得轻飘飘的。

它甩了甩脑袋,心中十分复杂,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最终,芽衣严肃地眯起了眼睛,了然地挺起圆肚子。

它想明白了:

——刚刚,小眼睛两脚兽肯定是在耍帅吧!

这招效果很好。

芽衣给出了肯定:杰看起来霸气威武,和之前不一样了呢。

但现在......这招,它已经学会了!

小团子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得意洋洋地想:等着吧,杰。

等以后你求我,我也要这么耍帅给你看,哈哈!

————

【高专一年级教室】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

教室里,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空旷教室中的三张木制课桌上。

夏油杰和五条悟保持着一个姿势趴在桌面。

他们两个像是阴暗的蘑菇,扎根在书桌上,愁眉苦脸,眼神更是不时瞟向窗外。

显然这间密封的教室禁锢了他们的灵魂,两人十分渴望窗对岸的自由。

实不相瞒。

在一切用实力说话,且随时可能活不到明天的咒术界,咒术理论课根本没人听,大家都默认用来补觉。

但今天有所不同。

夏油杰一反常态,坚强地用胳膊支撑起身体。

虽然,他手里拿着笔,皱着眉头的样子,在一旁的家入硝子的眼里就是一副大写的生无可恋!

“没错,就是像我一样,这么握笔,就可以。”

 夏油杰坐得笔直,姿势标准。

这副样子终于让人回想起几分,没上高专前的“好学生”的人设。

芽衣蹲在他的桌面上,斜着眼观察。

懂了!它认真地点了点头。

小团子的身下铺着一张白纸,触手抱着比它还高的中性笔,嘴上碎碎念:“叽咕叽咕!”

它先是缩了缩碍事的圆肚子。

表情严肃认真,一笔一划,在纸上画下了歪歪扭扭的大字——

【八嘎】

完美!

小团子抱着笔写字的样子很眼熟。

夏油杰搓了搓手指,无意识地回想起了某个下午。

当时,他正烦躁地写两万字的超长检讨。

粉嘟嘟的小团子安静地趴在一旁看着,直到他对着草纸,发出了半个小时内的第三次超长叹息.......

当时的芽衣还和自己不熟,眼中闪烁着陌生,却自告奋勇:“我......帮忙。”

而那时的夏油杰,半点不相信一只三级咒灵能学会写字。

他只敷衍地笑了笑,揉了揉它的触手。

但现在,小团子竟然开始认真练字了!

夏油杰舒适地靠在椅背上,欣赏了一会儿认真的团子,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夸夸的声音:

“真棒啊,芽衣。”

.......好烦。

怎么一直打扰自己学习?

芽衣受不了了。

它的眼睛因为愤怒而缩小,显得特别严肃的豆豆眼狠狠瞪了夏油杰一眼。

随后,小团子扭动圆滚滚的身体,怒气冲冲地给自己翻了个面,背对着他,继续练习。

芽衣:你说吧,反正我只是一只触手小团子,听不懂你讲话。

夏油杰:“......”

他沉默了一

下,突然伸出手㈡[]㈡『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将宽大的手掌放在了芽衣的头顶。

芽衣:“!!!”

它刚要警惕起来,用触手阻止夏油杰冒昧的动作,却发现——

好舒服。

黑发的少年用十分熟练的手法,在芽衣的小脑袋上撸来撸去。

柔软的指肚在适当的位置轻轻按压,修剪整齐的指甲时不时划过伸过来的触手,力求照顾到一切地方,

在肚子与触手这种比较复杂的交界处,他还会细心地深入到每一个犄角旮旯,力求摩擦过芽衣的每一寸。

虫巢之母:“......”

在这样一套完整而舒适的马杀鸡操作下,小团子彻底融化成了一滩奶油,软软地倒在了御兽大师夏油杰的手下。

它......

它也不想的!

但是被摸摸真的奇妙,好舒服啊!

芽衣眯起眼睛,迷迷糊糊地翻身,露出了柔软的肚子,瘫成了一只幸福的猫猫虫。

夏油杰眉眼弯起,显然对自己的手艺很自豪。

他轻笑了一声,如同一个任劳任怨的风俗店服务员,继续对着小团子尽心尽力地服务起来。

“叽叽叽~”芽衣大败。

只能发出了没有什么含义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啪嗒——

刚刚还被珍惜的笔被随意地扔到了旁边。

夏油杰的视线无意识地扫过,嘴角勾起了几分得逞笑容。

他想:终于扔掉了啊!

芽衣的触手灵活地缠在了夏油杰的手腕上。

如果他的手要离开,触手就会收紧挽留;

但如果夏油杰的手离开了它的头顶,想要换其他地方摸摸,也会表示拒绝。

欲拒还迎·jpg

意识沉沦的前一秒,芽衣还在挣扎:

可恶,它是来变聪明的,不是来被摸摸的啊!

都是杰的错,他坏!

“杰,夜蛾老师来了。”

家入硝子的座位在靠窗的位置。

她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

JK托腮,偏头斜眼看向窗外,短发垂在脸颊侧,发丝随着呼吸微微晃动。

她又一次提醒道:“已经要走到门口了。”

说完——

家入硝子飞速掐灭了夹在手里的香烟,又收起烟盒,最后把打火机扔给旁边的同窗。

#毁尸灭迹一条龙#

夏油杰不慌不忙地伸手,接到被丢过来的银色打火机。

随后,他自然地踹到了兜里,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好。

显然这一幕没少发生过。

气氛突然变得好严肃啊!

芽衣感受到了不同,也赶忙爬起来,揣着手手,学着夏油杰的样子努力坐好。

吱嘎——

芽衣好奇地望过去,瞥到了一道壮硕的影子。

哇,好

帅!

被称为【老师】的两脚兽气势十足,表情严肃认真。

在红墨镜的遮挡下,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睛,但芽衣却能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眼神在扫射四周。

好恐怖!

圆嘟嘟的小团子紧张地抱起了那根细细的笔,试图逃避般把自己藏起来。

而门被拉开起后的下一秒,随后,紧跟着“咚——”的一声。

“五条悟!又是你设置的粉笔擦陷阱!!”

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熟练地侧身,躲开了掉落下来的粉笔擦,咆哮如雷:“你怎么这么幼稚!”

五条悟依旧趴在桌面上。

他将脸埋在臂弯中,好像睡的很熟样子,根本没听到班主任震耳欲聋的咆哮。

#眼睛一闭,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了#

夏油杰在一旁微笑着提醒:“悟,忍住,这次千万别笑场了。”

他语音未落,五条悟肩膀就开始控制不停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

五条悟彻底绷不住了,笑得前仰后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夜蛾正道黑着脸走到讲台中央,一手扶着讲台,沉声说道:“你,去上后面罚站。”

五条悟:“.......”

他脸上挂着的夸张肆意的笑容表演了一个当场消失,猫猫祟祟地小声抱怨:“真小气,不经逗,切。”

夜蛾正道额头蹦出了井字,咆哮道:“五条悟!!”

围观群众·触手小团子瞪大了眼睛,崇拜的看向夜蛾正道。

死白毛竟然倒大霉了!

好厉害。

【老师】原来就是指是值得人尊敬的强者吗?竟然能收拾五条悟

触手兴奋地捏紧了笔,芽衣是下定了决心。

——它一定要跟着夜蛾正道好好学习!

等它变强了,也要惩罚这个总欺负自己的白毛。

用触手一圈圈缠绕他的身体,让疼,让他痛,让他的蓝眼睛流小珍珠......

哼!!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