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甜蜜贴贴(1 / 1)

推荐阅读:

第15章

二级咒灵?

夏油杰下意识瞪大了眼睛:要知道被他调幅过的咒灵,实力根本就不会再增长了啊......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芽衣。

虽然没有五条悟那堪称bug的六眼,但身为一名咒术师,夏油杰想辨别咒灵的等级还是很轻松的

“......还真的升级成为二级咒灵了啊!”

夏油杰的眼神茫然地喃喃自语,充满了自我怀疑。

他甚至第一时间没有怀疑小团子,而是选择怀疑这个诡计多端的世界。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难道版本更新,咒术师能够打破术式桎梏的事,只有他没收到通知吗?

五条悟双臂抱在胸前。

他背着夏油杰对着瑟瑟发抖的芽衣做了个鬼脸。

又在杰转过身的一瞬间,变脸成严肃且正在认真思考的表情。

五条悟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想法,笑嘻嘻地继续火上浇油:

“怎么突然变成二级了,真的好好奇怪哦!以前可没有这样的先例。”

芽衣:“......”

虽然五条悟总是很浮夸,不着调的样子,但那双眼睛里,是很少有温度的。

当六眼一眨不眨的审视着它,那铺天盖地的压迫感骤然袭来,芽衣感觉自己整个球都又被里里外外看透了。

它不存在的心猛烈跳动起来。

触手开始紧张地发抖,芽衣不得不把它们塞到胖乎乎的肚子底下,才能不暴露出过多紧张的情绪。

情况危急!

芽衣飞快地分析现在的形式:

它升级了,咒术师们看出了它的变化。

而夏油杰很相信它,五条悟步步紧逼,非常难搞。

虫巢之母同样了解这两个人的实力。

——甚至只需要挥一挥手,就能碾碎一级咒灵,更何况身为“咒灵冒牌货”的它?

这样现在的情况下,它一步都不能错。

芽衣精神绷紧,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了悬崖边,都有退一步都有坠落的风险。

它在心中疯狂催促自己:你快想想啊。

——快别发抖了,组织好语言,说出已经编好理由了啊!

芽衣心里疯狂跳脚。

好在,为了能活着,爆发了无与伦比的勇气,没出一点误差:

“我......知道!”

它努力装出一副很骄傲的样子,触手叉腰,得得瑟瑟地说:“我......很厉害.......是因为和上天做了交换!”

夏油杰:“欸?”

他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脑子,第一次这么憎恨自己是个咒术界文盲,问:“还可以和上天做交换吗?”

五条悟却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见同窗疑惑地望向自己,五条悟清了清嗓子,慢吞吞地说:“如果杰来买单..

....?我就讲一讲吧。”

五条悟说情报,他请客吃完饭,这很合理。

于是,夏油杰大手一挥:“没问题。”

“是一种出生开始就注定的,不可抗性的束缚啦。”

五条悟又想了半天,终于举出了个例子:“我记得禅院家就有一个,天生的零咒力交换了顶尖的身体强度。”

夏油杰语气飘忽:“竟然有人会是零咒力吗?”

他想,好神奇。

这样话,禅院家的家伙,无论有多负面的情绪,都不会滋生出令人作呕的咒灵吧。

信了吗?

芽衣感觉胜利在望。

它欢快地摇了摇触手,努努力,再次添砖加瓦。

小团子继续奶声奶气地解释,认真的模样很难让人不信服:“我用【实力】交换了【成长】哦!”

它抬起眼。

小团子水汪汪的圆眼睛盛满了光,显得对夏油杰十分依赖。

芽衣稚嫩的嗓音在夏油杰的耳边环绕。

小团子说话依旧有点磕磕巴巴。

但此时,它认真又天真地保证:“这样我就可以和杰一起长大啦!”

夏油杰:“!!!”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他的心里噼里啪啦的炸开,夏油杰屏住了呼吸,才能维持表情,不露出夸张的幸福颜艺。

如果现在算是一起长大......

他思维一路跑偏——这怎么能不算是一种青梅竹马呢?

五条悟神情微妙:

“等等,杰,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青梅这种东西上辈子没有,只能认了,不要强求啊——”

夏油杰怀疑他是嫉妒,所以没分给这个喜欢拆台的损友半个眼神。

他努力克制住自己澎湃的感情,才没有冒犯地伸手,捏一捏一看就软软的小团子。

但粉嘟嘟的小团子却先先一步察觉到了他的意图。

它一向更主动。

触手探出,钩住了夏油杰的发丝。

蛊气且强大的咒术师平时只用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多少杀人无数的咒灵闻风丧胆。

但此时,他却被这微乎其微的力道牵引着,弯下腰,低头主动凑到了小团子面前。

他能感觉到,圆乎乎的小团子贴了上来。

夏油杰抿了抿嘴角,沉默着贴贴,默默感受脸颊处传来的温度。

果然。

小团子胖乎乎的肚子真的是想象中的触感,细腻Q弹又软绵,像是棉花糖。

好舒服。

但此时,夏油杰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说不明,道不尽的失望的......

——他本以为,芽衣会给他一个亲亲呢!

五条悟冷不丁地说:“芽衣,别和杰这么贴贴,很奇怪耶!”

他五官嫌弃地皱成了一团,一副受不了一球一人在自己面前亲密的样子。

唯一会威胁到生命的危险问

题再次被糊弄过去后,芽衣重新恢复了活力,又变得娇气又可爱。

芽衣:不允许贴贴?还多管闲事?

绝对是在挑衅吧!

于是,它毫不犹豫用触手地推开了沉默不语的夏油杰,注意力转向五条悟,怒气冲冲地“切”了一声。

甚至还模仿五条悟刚刚的样子,“粉色大面包”也像模像样地做了一个鬼脸,报复回去。

#主打一个学以致用#

五条悟毫不在意它没有杀伤力的攻击,继续开玩笑:

“咒灵和人类有别,你和杰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可以靠得这么近哦~”

芽衣:是是是,我和杰没可能。

五条悟嫌弃它咒灵的身份。

那它还觉得两脚兽们长得没有攻击力,有点丑嘞!

当然,由指头顶白毛的。

色彩不绚丽,太普通!它不瞧不起!

八条腿,六只眼睛才是高赛!

芽衣甚至在心里赌气地想:哼。

总有一天,它会让这个家伙后悔的!

说不定,以后它强大后。

触手变得粗壮了。

就能让那双蓝宝石一样的漂亮眼睛,流出脆弱又好看的泪水呢OvO

但芽衣现在打不赢五条悟,只能在心里疯狂跳脚造反。

表面上,小团子若无其事。

它地无视了旁边的大龄幼稚儿童,只是低头默默啃凉了点的鸡翅。

“凉了耶!还能好吃吗?”

五条悟笑嘻嘻地伸出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似乎很想“虎口夺势”,试试新花样的模样。

夏油杰:“咳咳。”

他凉飕飕地提醒:“别抢芽衣的,悟。”

“哦。”五条悟满脸无辜,说出了最无力地辩解,“我没想抢。”

他只是想给芽衣换个热的鸡翅而已,怎么都这样子看待自己啊!

“说起来,天与咒缚怎么突然变多了。”五条摸着下巴回忆,突然开口说道。

——他的思路一项这么跳跃,想到什么说什么。

夏油杰正在帮芽衣整理脖子上围着的小方巾,勉强分心应付道:“嗯?”

五条悟继续自顾自地说:“那个斗篷人估计也是个天与咒缚。”

太敏锐了,五条悟。

芽衣本来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打了一个小小的寒战。

斗篷人的确是天与咒缚。

也是他帮芽衣想出来的解释,才让它的破绽能勉强糊弄过去。

提到了斗篷人,夏油杰眼中又燃起了怒火。

他咬紧牙关,说道:“如果不是它跑得快,我绝对饶不了他!”

芽衣心虚到不行。

它缩成了一个小豆丁,触手在额头滑来滑去,试图擦掉莫须有的冷汗。

好在,五条悟并没有纠结这个。

他甚至又转换

了话题:“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去看电影吧,杰!”

三好学生·夏油杰却有点犹豫,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夜蛾老师还等着我们回去汇报任务呢,如果被抓到......”

被不被骂都无所谓,但他真的不想再写检讨书了!

五条悟却说:“真的不去吗?芽衣一定会很失望吧。”

他的声音逐渐降低,每个字都沉沉地压在夏油杰的心上:“它好可怜啊,应该还没看过电影,去过电影院呢吧......”

芽衣:不是,有几个咒灵去过电影院啊!

但下一秒,夏油杰一脸心疼。

他斩钉截铁道:“现在就去,芽衣,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

芽衣茫然:“......”所以,到底什么是电影嘞?

吃完饭,两人一球离开了餐厅,去了街道对面的电影院。

最近正是电影旺季,各种有趣的电影层出不穷。好在这个电影院的位置有点偏,人不多,所以随便选座。

五条悟随便买了三张电影票,不忘捧回来两桶爆米花。

“哇!”他惊喜地感叹,“这场都没有人,这和包场有什么区别?”

夏油杰很赞同:“太爽了。”

芽衣配合地当捧哏:“哇!”

只不过,小团子的视线完完全全落在了爆米花上。

好香啊。

它努力咽口水,目不转睛地盯着五条悟手里的爆米花,甚至连电影开场了都没注意到。

但......它没有自己的爆米花。

五条家的少爷当然不差钱,不会多买不起一桶爆米花。

但今天小团子吃了太多不健康的垃圾食品。

夏油杰本就是第一次养触手小团子,理所应当地担心:吃多了这些东西,会对芽衣的身体产生什么伤害。

——要是知道芽衣的主食是咒灵,他一定会大惊失色吧!

再说......小团子今天真的吃了很多。

刚刚在餐厅,他和五条悟都被小团子的真实食量给吓到了。

于是,他刚刚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悟,别给芽衣买了。”

可夏油杰显然低估了——

陌生的食物(爆米花)对求知欲(馋)强到爆棚芽衣的诱惑力到底能有多强。

......

三个座位。

芽衣选择了中间的位置,被夹在了两个人中间。

夏油杰没那么爱吃甜食。

他将小团子望眼欲穿的爆米花桶被放到了最右边后,便认真地看起了电影,享受着久违的悠闲时间。

芽衣:盯——

它伸出触手小心地试探了一下。

可发现,想要碰到桶的边缘,起码要从夏油杰腿上穿过去后,芽衣:“......”

这不是找死吗?

哽咽.jpg

它不死心,做贼一样的视线

瞄向了左边的五条悟。

欸?

还挺近的!

五条悟明显是个甜食党。

此时,他大大咧咧地抱着爆米花,腮帮子撑得鼓鼓囊囊,像是贪吃的猫,浑身都满足和慵懒的气息。

芽衣:要不,试试?

它眨了眨大眼睛,将软软的身体蜷缩成一颗紧实的小豆粒,又轻又慢地向五条悟挪动。

......

五条悟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好无聊的电影。他想:完全可以猜出后面的剧情嘛!

理智的爸爸,拉美移民的妈妈,青春期的孩子,还有微薄的工资加上一点点校园欺凌。(1)

要素也太全了。

五条悟撇着嘴,机械把手伸向向怀里的爆米花桶。

六眼的运转和耗能的无下限,让他一直处于烧脑模式,对于脑力的消耗非常大。

而甜食是可以补充脑力消耗,于是,它们逐渐成了他的挚爱。

而这次......等等,好怪的手感。

五条悟紧急防御被触动了。

他下意识开启了无下限,低头却看到了......杰养的咒灵?

触手小团子缩得很小,与几颗爆米花们一起躺在他的掌心,格外可爱和袖珍。

在五条悟的注视下,它果不其然,露出了让人忍不住更想欺负的紧张小表情。

五条悟:真怂啊。

随后,他看到芽衣送他了一个尴尬而不失讨好地笑,又呆呆地张大嘴——

触手小心翼翼地伸出,迅速且不失礼节地吞掉了旁边的“兄弟姐妹”......

五条悟:“......?_[]?『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

他突然笑起来了,很小声说:“芽衣,你还记得草莓饼干吗?”!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