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 > 第 14 章 亲亲算是治疗吗?

第 14 章 亲亲算是治疗吗?(1 / 1)

推荐阅读:

第14章

小团子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肚肚。

它是一个懂事的触手怪。

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后,它立刻不再闹了。

小团子若无其事地收起了怒火和委屈,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它哼哼唧唧地贴到夏油杰的腿边。

——以至于,夏油杰的阔腿灯笼裤都被这个“粉色发面膨胀大面包”压出了个瘪。

显得有点滑稽。

“要抱抱。”芽衣小小声说。

夏油杰有些错愕。

他不知道小团子态度大转变的原因。

但他对芽衣的溺爱是真真实实的,甚至愿意满足它的一切要求。

下一秒,芽衣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被温馨而熟悉的气味层层包裹,甚至可以感受到从少年身上传来的腾腾热气。

芽衣偷偷热成了一只红色的小团子。

顿了顿,它不知道回想起了什么。

猩红的眼珠一转,一根触手便若无其事地伸到了夏油杰的眼前。

熟练.jpg

“又受伤了耶!”芽衣声音可怜巴巴的,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嘀咕,“还要亲一下,才能.......唔唔!”

等等,五条悟还在呢!

夏油杰心跳骤停,瞪大了眼睛,闪电一般伸出了手。

他虽然找不到“发面大面包”的嘴,但宽大的手足以把整个“大面包”都捏在掌心中。

手掌够大,完全可以随意拿捏小团子。

“叽咕叽咕......没.......看不见了!”小团子支支吾吾地发出了求救。

还在四处搜寻斗篷人踪影的六眼一滞。

五条悟闻声移动视线,疑惑地看向了夏油杰的背影,问:“杰,你捏小丑团子干什么?”

他当然会感到奇怪:虽然夏油杰自己不说,可就算是他,都能看出来。

——夏油杰根本没把芽衣当咒灵对待,简直是当成了宝贝,用心呵护。

找不到芽衣时,夏油杰心事重重,内疚到不愿意说一句话,恨不得把领域都给砸穿。

听到小团子受苦,他的脸色更是黑的跟平底锅似的。

如果不是安慰哭唧唧的小团子更要紧。

夏油杰肯定要去抓逃掉的斗篷人咒灵:

先鞭尸,再团成咒灵球,让它后半辈子都要给自己打工。

而夏油杰也很不满。

他想:还不是因为你在这里当电灯泡?

他也不想捂住芽衣啊!

可下一秒,夏油杰慢半拍反应过来:五条悟刚刚叫芽衣什么,小丑团子?

他甚至回忆起来,五条悟已经说过不止一次芽衣丑了!

夏油杰捏紧了拳头,终于忍不了了。

他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拯救全人类还是先从纠正同窗的审美开始吧!

他双手捧起呆呆的

触手小团子,三百六十度展示给五条悟,幽幽地问道:“它这么可爱,你怎么能说它丑?”

芽衣也很茫然:“哇.......能看见了!?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它只感觉遮住眼睛的那双手撤掉了。

眼前突然一亮,随后,一双蔚蓝如苍空的眼睛闯入了视线。

那好看的蓝色像是一枚璀璨的蓝宝石,熠熠生辉。

虫巢之母的审美迥然于人类。

它并不喜欢人类身上长着的好看的蓝眼睛。

但它更慕强。

芽衣心里渴望:好好看!我也想学!

虫巢之母本来有点害怕五条悟。

因为他的直觉总是很很敏锐。

私下里也冷冰冰的,一点也不像是杰那么温和,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

就算偶尔芽衣玩疯了,主动贴上去,他也便不会分给自己一点眼神。

他更多专注地看着手里的黑方快,玩一个叫做【游戏】的东西。

但六眼真的很好看。

芽衣对喜欢的东西会发自内心的,热情地讨好。

于是,馋到要流口水的小团子灵机一动。

——它可以模仿一下,从那个【游戏】看到的动作,投其所好。

芽衣想:这样五条悟总会喜欢吧!

......

触手比了个大大的爱心。

小团子真诚地直视五条悟,用甜滋滋的声音超大声赞叹:“宝贝,你好美。”

这句话明明它只听过一遍。

但平时说话磕磕巴巴的它,此时竟然格外流畅。

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五条悟被那颗粉色的爱心晃到了。

小团子的眼睛亮晶晶的,歪着小脑袋的样子会让人心一阵猛跳。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可......爱。不不,怎么看都只是一只丑咒灵嘛!”

虽然嘴上嫌弃,但五条悟白皙的脸颊上泛着起了一丝不明显的红晕。

好在,此时正值黄昏。

橘红色的天空,将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了微微的醉意中,余辉在屋檐上蒙上了淡淡的面纱。

......也掩饰了五条悟脸上的那抹不自然的神色。

起码,夏油杰没注意到。

听到小团子出人意料的热情告白。

他先是脸色一黑,心中醋意排山倒海:

——芽衣,你果然是一只偷腥猫!

但他又很快反应过来:

这只不学无术的小团子,绝对又跟着五条悟学那些不好的东西了!

不懂但是瞎说。

基操.jpg

再说,五条悟从小生在咒术界。

来自御三家,从小受到的教育以至于六眼天然站在咒灵的对立面。

他一向对咒灵深恶痛极

况且,五条悟平时对芽衣那么冷淡......夏油杰逐

渐放下心来。

虽然小团子说错话冒犯了自己的同期,但夏油杰甚至不愿意给芽衣一点惩罚,只是口头教育:

“芽衣,如果要练习说话可以对我说,但绝对不可以跟眼前这个白毛乱说哦。”

芽衣开始假装听不懂,乱叫:“唧唧?”

夏油杰没有一丝不耐烦。

他继续循循善诱:“这个白毛很暴躁的。如果你说错话,他会很生气的哦。”

小团子依旧两眼茫然,还是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他顿了顿,视线扫过了它“受伤”了的触手,了然地挑了挑眉毛。

夏油杰是咒术师。

就算是性格再温和,身上也有股危险的疯劲,此时更是越发蛊气。

况且,现在,咒灵操使对自己的所有物的占有物已经达到了巅峰......

他压低了嗓子,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谈判:“如果你答应我,晚上我会......治疗芽衣的触手,好不好”

“哇!”小团子发出了惊喜声音。

它生怕饲养员会反悔,飞快地回答:“好呀!”

契约达成,一人一团子对视一眼,都很满意。

只有一旁的五条悟。

他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双手插兜,拽拽地看着亲密的一球一人。

他不屑地想:什么治疗?

还搞得神神秘秘的,真无聊!

......

很快,麦当劳餐厅中坐了两个帅气高挑的DK。

五条悟自称饿的能一口吃掉一个“粉色大面包”,毫不犹豫地把菜单上的每一样都点了一分。

等配餐齐了之后,他又像是一只霸道的馋嘴大猫,死死地护住桌面,不愿意分享。

而夏油杰自认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做不出护住食的行为。

但为了芽衣,夏油杰也不是吃素的。

他手疾眼快,猛地伸出手,用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在六眼的守护下顺走了一根鸡翅.

他也很饿。

但夏油杰没有吃这跟来之不易的鸡翅。

因为他的心中时刻记挂可怜巴巴,肚子瘪瘪的芽衣。

他反手,直接把炸得外焦里嫩,金灿灿香喷喷的鸡翅递到触手小团子的嘴边。

不知不觉,芽衣已经变成了只讲究的团子。

它正在埋头,触手忙忙碌碌,试图把餐巾纸折成三角,围在它那根本不存在的脖子上。

它闻到了气味,惊喜抬头:“叽咕叽咕?”是给我的吗?

从未见过的美味突然递到了嘴边,芽衣惊喜地瞪大眼睛。

可还没等它伸出稚嫩的小触手抱住鸡翅,夏油杰突然撤回了刚刚的动作。

他笑眯眯地逗触手小团子:“哎呀,不给你吃。”

然后,夏油杰满意地看到芽衣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那双水汪汪的眸子谴责地盯着他,好像他做了什么罪大恶极

的坏事。

爽!

逗芽衣就是好玩。

“不止养咒灵,还逗人家。杰,你现在真的好变态。”五条悟评价道。

他挖了一勺冰淇淋,把勺子塞到了嘴里,满足地眯了眯眼睛。

冰淇淋在五条悟口中融化的声音很细微,甚至连听力优秀的咒术师不仔细聆听,都难以察觉。

但芽衣骤然警觉:在吃什么?我瞅瞅~

好奇.gpj

五条悟当然能感受到小团子越发热切的目光。

他托着下巴。

一只手举着冰淇淋的木制勺子,在空中画圈。

小团子:盯——

可它眼珠转动的速度很快就跟不上五条悟的画圈的速度了。

两个眼珠干脆四处连跑,它差点忙变成了斗鸡眼。

五条悟:“噗——”

他没憋住笑。

夏油杰:嗯?

但在夏油杰疑惑地回过头看向他时,五条悟早已放下了勺子,若无其事地看向了别处。

夏油杰关怀地问:“怎么了,悟?”

五条悟却看天看地:“没有啊。”

夏油杰立刻蹙眉,坚持不懈地又问了一次:“真的吗?”

五条悟:“......”非问不可吗?夏油妈妈。

他的视线稍微偏移,略过杰,看到了面露嘲笑的,不老实的芽衣。

——它甚至得意洋洋到露出了一口小尖牙!

五条悟气笑了。

好好好,小小团子,也敢看他笑话了是吧!

他直视芽衣的目光,清了清嗓子,大声说:

“我就是突然发现......芽衣怎么突然变成二级咒灵了啊——”

芽衣僵住了:.......

瞬间,如果它有汗毛,恐怕全都要立起。

被发现了。它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一边害怕,小团子一边低头又啃了一口炸鸡,在心里慌张地骂自己:

——它真是馋死了!

五条悟那口它是必须吃吗?!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