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斗篷人3(1 / 1)

推荐阅读:

第12章

刚刚还捂着肚子,愁眉苦脸的芽衣绝对想不到,一会儿的它将是个多么阳光开朗的小团子。

而此时,如同墓碑一般伫立在街边,死寂的木屋,在它的眼里和糖果屋没什么区别。

#隔壁的五条都羡慕哭了!#

它在街上欢快地串来串去,残影形成了一道粉色的闪电,

没过一会儿,一大片房子都留下了芽衣“到此一游”的牙印。

它甚至还像个老练的美食鉴赏大师,老练地给出了评价。

石板是小米稀饭口味的,很香;

沾了泥土的石块就如同撒了辣椒汤,芽衣人菜瘾大,吃一口就却要缓上半天;

而苔藓因为饱含汁液,竟然很像是小甜水,迅速成为了它的最爱。

小团子用触手托起了再次鼓了不少的肚子,发出了满足的感叹:

好爽!

但还可以再来亿顿!

不过,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此时芽衣还有一种玄之又玄的预感。

——它就要突破某种极限了!

咒灵这种天生强大的生物,是由咒力组成的。

在理解了咒灵的基本构造后,芽衣改造了自己:

它将构成身体的细胞当作了储存咒力的容器!

就是利用这种方法。

芽衣不仅可以伪装成咒灵,还可以像是和真正的咒灵一样,操控着咒力,使用偷学到的术式。

但细胞是有极限的。

没有进行过升级的它们就像超市的方便袋。

只能储存一定量的咒力,一旦超过就会破损,进而细胞凋亡。

所以——

只相当于“小容量储钱罐”的触手小团子才会被咒术师们判定为咒力微弱,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三级咒灵。

而虫巢之母不会止步不前。

每一次吞噬掉其他咒灵,芽衣都在默默积累,一次次咬紧牙关,尝试着冲破这种极限。

既然要突破,那就需要更多能量,更多美味的咒力!

......

触手小团子蹲在一块长着绿油油青苔的石板下。

它仰着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期待,亮晶晶的口水差点流到地上。

——哪有这么多理由,其实就是:饿饿、饭饭、吃吃......

可此时,沉迷于啃啃啃的芽衣没有注意到:

斗篷人精准到像是被丈量过的步伐骤然一顿,竟然踩偏了一点。

密不透风的,将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斗篷掀起了一条缝,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甚至白皙得如同死人的大手。

它似乎犹豫了一下,回首,伸手掀起了帽兜的一角.......

——

早就馋到不行了的芽衣砸了咂嘴。

它努力蹦了起来,咬向梦寐以求的石头“小甜品”——

“咔嚓。”

是牙齿碰撞时的清脆响声。

小团子落到了地上。

它呆呆地瞪圆了眼睛,茫然地嚼了嚼?『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却只吃到了虚无缥缈的空气。

“没......”

小团子震惊地抬起头,看到了让虫心疼的一幕:

鲜嫩的青苔飞速变黄、稀疏,最后彻底枯萎。

就连不是它首要目标的石头也变成了变透明样子,视线可以透过去。

芽衣:......

#只有它想要吃的这块区域便成透明的了耶#

#真的不是在针对它吗?#

“唧唧!”

小团子急地忘了忘了怎么说话。

它就这么可怜巴巴地仰头望着那片枯萎的青苔,眼中迅速盈满了委屈又惋惜的泪水。

——好饿啊。

芽衣以前过得很苦,导致养成了节俭性格。

它的第一想法:好大一片青苔呢!就算是不给它吃,也不应该就这么可惜的枯萎了......

芽衣有点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它突然有点想夏油杰了。

它想:夏油杰很好。

他会把自己狩猎到的食物分给自己,也会很笨拙地试图教会自己知识,还会拿出黑方块给它播放好听的音乐......

现在芽衣学会了很多词语。

它虽然还是懵懵懂懂,但却能够用语言形容出他身上那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是温柔。

抬起头,枯萎的苔藓变成了黄色,很显眼,刺激着小团子的神经。

还是好难过......

没有杰投喂的汉堡,也不能偷白毛的草莓饼干,喜欢吃的草在眼前枯萎......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永不退缩的虫巢之母瘪了瘪嘴,眼中旋转着一闪一闪的泪光。

哽咽了一下,它呆呆地贴到在墙上。

像是一只自闭的鼠鼠,把自己团成了一个悲伤的鼠球。

芽衣:它,它只是有点怀念小眼睛两脚兽了。

就想一会儿,一会儿再继续逃生!

“啪嗒——啪嗒——”

斗篷人再次踩歪了。

这一次失误地更明显。

它僵在了原地,犹豫地看向前方无尽的道路,心中摇摆不定。

终于,它下定决心,猛地一回头:

一只自闭的触手小团子闯入了视线。

斗篷人的胸腔肉眼可见憋了,似乎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它焦虑地伸出手,扯了扯帽兜,才再次转身向前走去......

另一边,抵着墙角自闭的小团子突然瞪大了眼睛:

什么味道?怎么有股清香味?

它本来还想再难过一会儿的。

但身体却过分诚实,完全不受控制。

扛不住诱惑的小触手兴奋地甩来甩去,像是过年了那么欣

快。

芽衣小心翼翼地侧脸撇了一眼,竟然惊诧地发现:

它的身边竟然围了一圈绿油油的,新鲜的青苔!

小团子:??!

它回头看向了毫无存在感的斗篷人。

突然,它猛地蹦了起来。

小团子长大嘴,像是挖土机一样,夸张地啃了一大口地皮。

半点也没犹豫,它嘴里鼓鼓囊囊,艰难地向着斗篷人僵硬的背影蹦去。

芽衣滚到了斗篷人的身后。

它一边嚼着草,一边默默跟上它的脚步,像是个小挂坠。

一人一球互不干预,相互陪伴着,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

而一阵寂静中,斗篷人偷偷加快了脚步。

芽衣当然注意到了速度的改变。

但它不理不睬,只是抬眼瞟了一眼黑漆漆的背影。

低下头,它继续认真地嚼嚼嚼,积累更多咒力,试图冲破极限。

“嗝——”芽衣甚至打了个饱嗝。

似乎怕小团子噎到,斗篷人的速度默默慢了下来。

只有凌乱摆动衣角,暗示着它凌乱的内心。

芽衣忽视了一切变化,只是专注地嚼草。

直到它吞下了最后一口......

“哗啦——”

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响声,阻隔在它和斗篷人之间的无形空气墙消失了。

五个斗篷人统一动作,停下了脚步。

它们像是僵硬的人偶,被操控着转身,盯着触手小团子。

黑漆漆的帽檐随着低下头的动作,滑下,将它们的脸遮盖地严严实实。

背对着阳光,高挑的身影投下了大片阴影,像是一座大山,将小团子笼罩起来。

两只非人生物无声地对峙着。

芽衣很敏锐。

它能感觉到,一束视线如有实质,扫视着自己。

这一次,虫巢之母毫不犹豫地回瞪回去。

而于此时,它的体内刮起了一场风暴。

——从苔藓中获得的咒力填补了拼图的最后一块。咒力在体内疯狂运转,吹响了进化的号角。

虫巢之母可以控制每一个细胞,构建物质,适应环境。

细胞会遵循着意识的指令进化。

它,进化成了二级咒灵!

斗篷人有些不安。

它烦燥地动了动手指,下一秒,便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澎湃的咒力以触手小圆子为中心骤然爆开,像是四溅的火花,瞬间将半条街道点燃。

空气骤然变得粘稠。

一股难以言述的恐怖压迫感从爆炸的中心升起,铺天盖地的压向了它。

斗篷人宽阔的肩膀向后恐惧地一缩。

它感到了无穷无尽的威胁,几乎是下意识地发出了攻击。

垂在鞋面上的衣角卷起,在术式的操控下,拧成了

触手一般的利刃。

“砰——”

它的攻击像是一把锋利的镰刀,挥向了火焰的中心?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试图收割虫巢之母的生命。

而下一秒——

利刃被很轻易地接住了......

火焰逐渐散开,触手小团子还是不大点的可爱小模样,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三级咒灵,只要有一把手/枪就能轻易对付。

而如今,迈入二级咒灵领域的芽衣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层次。

“打死你,哈哈哈!”

小团子嘴角咧开了畅快的笑意,竟然和五条悟有几分相似。

斗篷人:“......”有,有点可爱。

虫巢之母和黑袍人的战到了一起。

黑布化为的利刃与触手兵刃相向。

它们连续数次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恐怖的嗡鸣声。

而斗篷人毕竟是领域的主人。

只要处于这条街,就对它有着绝对的加成。

所以,它攻击要比芽衣力道更大,速度更快,甚至准度也更强。

......但没关系。

芽衣想: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斗篷人更脆弱的东西了。

小团子每操控着触手打在斗篷人的身上,而它几乎毫无反抗之力。

只有破裂,摔碎......

碎掉的斗篷人会无限分裂,但此时,芽衣已经找到了方法。

——偷它咒力。

一切术式的施展都要咒力作为燃料。

如果没有咒力,那就像是没有柴油的汽车,是不能发动起来的。

触手如同蟒蛇。

它们贪婪的咬在斗篷人身上,不知足的啃食着它的咒力。

看着眼前这一幕,芽衣眯起圆眼睛,越发战意盎然:那如果,把它的咒力都偷走呢?

咒灵是由咒力构成的,当然会......被它杀死。

小团子畅快地笑了。

战斗没多一会儿,大量的残肢便铺撒在地面上,而这一次,它们停止了再生。

只剩下一只伤痕累累的斗篷人趴在芽衣面前,浑身都是血迹。

它的黑袍破损了,以至于不得不露出了真容。

——它脸很空,竟然完全没有五官!

半边皮肤更是坑坑洼洼,布满了被烧伤的痕迹。

“叽咕叽咕?”我赢了吗?

芽衣疑惑地挠了挠脑袋。

这家伙明明还有不少咒力,依旧可以继续再生啊!

怎么放弃抵抗了?

芽衣觉得有诈,迟迟不敢靠近。

斗篷人躺在了血泊中。

它有着一头乌黑茂盛的短发,没有眼睛的面孔直直地对着芽衣,无力地抬了抬手。

它对小团子说:“......我不想死,也没想对你动手。”

出乎意料的,它的声音很有磁性,竟然很好

听。

芽衣无法判断它长相的美丑,毕竟它不是人类,但却喜欢好听的声音。

于是,它放下了触手,给它多说一点话的时间。

它似乎很虚弱,断断续续说:“我看到火就控制不住......另一个空间......那两个人很可怕,我想让你救救我。”

它骤然提高了声音:“我不想死......”

不想死可能让就是斗篷人变成咒灵的执念。

眨眼间,它似乎把小团子忘了,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不停地絮叨着:

“我毁容了......没有地方容得下我。”

“他们造谣......说夜里有杀人犯在街上游荡......最后引来了真的杀人犯。”

芽衣已经听明白了。

斗篷人生前是一个毁容的人。

因为大家容不下他,他只能选择在夜间散步,却因为怪异的举动被传言误定为杀人犯。

谣言越传越广。

最后引来了真正杀人犯,在这条道路上,杀害了唯一的无辜受害者。

斗篷人不想死,也不明白错在哪了。

于是在执念和死亡的加持下,他化成了咒灵,构建了这片空间。

斗篷人费力抬起头,更多的血从伤口中流出,它声音颤抖地问:

“你觉得我错了吗?我不应该走夜路......我真的不想死......”

它只是想有个地方能够独处和呼吸新鲜空气而已。

它有什么错呢?

芽衣想。!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