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斗篷人2(1 / 1)

推荐阅读:

第11章

暴露了吗?不可能啊!

芽衣只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后便迅速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伪装的能力是刻在虫巢之母DAN中的天赋。

它虽然现在还很弱小,但却敢保证,每一个替代品都是最完美的。

——无论是外形,能力,甚至咒力和术式,它都保证与最初那只别无二致。

不过,芽衣听杰说过:

五条悟那双蔚蓝的,深邃的眼睛很特殊,似乎什么秘密都能看破......

可此时,虫巢之母没有一丝惶恐,严重更是闪过一丝几近破釜沉舟的光:虽然五条悟很强,但它更是赌上了性命啊!

排除掉让人心惊胆颤的选项后,芽衣像是机器一般冷静,作出了最正确的判断:

难道,是天才咒术师的直觉发挥了关键作用吗?

......

另一处空间。

果然,夏油杰满脸疑惑地看着五条悟,喃喃道:“芽衣?在哪里?”

“啧。”

五条悟的眉头皱起,舌头顶在上牙膛上,发出了烦燥响声。

他想:好奇怪的感觉,怎么会看错呢?

他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双六眼熠熠发亮。

如有实质的视线在蝴蝶咒灵和夏油杰之间来回往返。

五条悟打量每一处,试图找到破绽。

好奇怪......

那种让他精神一震的警示感像是潮水一般褪去,一点小尾巴都没抓到。

半响,五条悟才收回视线。

他像是猫一样皱起鼻子,不情不愿地问:“杰,你什么时候把蝴蝶咒灵召唤出来的?”

什么时候?

夏油杰眯起狭长的双眼思索着,不确定地回答:

“刚进入裂缝的时候,需要几只飞行咒灵来探路......大概是那个时间段吧。”

五条悟不甘心地“哦”了一声。

于是,他挥了挥手,大大咧咧地转移话题:

“嘿,杰你看,蝴蝶咒灵的眼神挺像是芽衣,那点狡猾真对味儿。”

五条悟信誓旦旦。

就差在空中画出一只丑兮兮的小鼠球的形象给他看了。

夏油杰:?

等等,难道六眼观测到世界和他看到的不一样吗?

还是五条悟的脑子真有问题?

他到底怎么样能在看截肢动物冰冷的复眼后,联想到小团子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啊!

他感觉到了太多槽点,忍不住想要反驳同期的言论:

——就算是品种最名贵的猫咪,它猫眼也不会比芽衣的眼睛更像是一块焦糖,充斥着对他甜蜜的依赖。

算了......不能天天把小团子当成挂件,随身携带的人是不会懂的!

#谁没品味?#

#反正不是我,你说对吧?五条悟#

夏油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他决定少浪费时间,先用【贪吃鬼】吃几个斗篷人试试。

斗篷人越多,道路就会越拥挤,他们前进的速度越慢。

而夏油杰想要更快一些,早点找到芽衣,然后......用术式炸烂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两只【饿死鬼】接受了指令。

它们动作一致,张开血盆大口,甚至动作夸张道可以透过嗓子眼,直接看到黑漆漆一片的胃腔。

术式:吞噬。

只要选定目标。

无论有多远的距离,无论有什么阻碍,都会被吸入它们的胃里,化成养分,分解吸收。

空气墙限制活物的通过,它们的术式却能做到隔空取物,可以说是刚刚好。

伴随着【饿死鬼】术式的发动,下一秒,两个选中的斗篷人不受控制地化成了黑色的丝绸。

两条丝滑的飘带在空中旋转,围成一道雾蒙蒙的黑幕......

在空中盘旋一周后,它们才不情不愿地被【饿死鬼】吸进了血盆大口中,流入了胃里。

“嗝~”

【饿死鬼】闭上嘴,打了个饱嗝,本就隆得高高的肚子更加膨胀了。

欸?

成功了吗?

才从五条悟那里解除危险警报的假·蝴蝶咒灵,真·虫巢之母展开双翼,在空中盘旋。

它也不敢凑近,只敢用余光扫视,心里有些打鼓:

好简单,这些斗篷人能被这样轻易的解决吗?

果然,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两只【饿死鬼】突然挺直了弯曲的脊梁,晦暗无光的眼球因疼痛向外凸出,发出了痛苦的短呃。

一阵抽搐后,呈角弓反张位向前挺着大肚子......

砰!砰砰!!

鼓起的肚子就像是被炮仗炸开的西瓜,猩红的汁液铺了满地,随后,一股浓厚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虫巢之母:!!!

它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翅膀下意识停下有节奏的颤动,差点一头拽到了一地上!

可这一切还没完,那一滩血水像是活了过来,扭曲、蠕动、重组......

两个新出现的斗篷人爬出了血堆。

它们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关节,又一次迈开向前的步伐。

虫巢之母:“......”好可怕啊!

窥伺到了足够多的情报后,它瑟瑟发抖地将主意识投放回到了触手小圆子那里。

周围的【触手】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小团子空洞的大眼睛再次变得灵动,被明亮的光填满。

它们亲亲密密地贴了上去,在神经网络中发出窸窸窣窣的恳求:

“母亲,贴贴。”

“请看看我吧,母亲。”

......

看着这群和巨蟒一样粗细,饱含绞

杀力却过分黏人,像是大狗狗的【触手】们,芽衣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幸亏没贸然指挥它们去撕碎和吞食斗篷人!

这六根触手,每一根都是它赌上命,用夏油杰从那里偷来的咒力捏出来的。

来之不易.JPG

它像是一个吝啬的守财奴,愤愤地想:如果它们坏掉了,它肯定会心疼死的!

小团子推开了【触手】们,它烦燥地眨了眨眼睛,总结:

......不能攻击斗篷人,否则会它们会无限分裂。

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刻不停的往前走,直到和夏油杰他们汇合。

什么鬼!

粉嫩的触手揉了揉扁扁的肚子,整个小团子差点绝望到褪色。

好——饿——啊!

这样一直走下去,还不能补充能量,就算是刚刚才吃掉一只二级咒灵,它绝对会死的吧!

很有危机意识,肚子总是空荡荡的芽衣惊恐起来。

它的视线开始四处游移,却冷不丁扫过了街边用石头盖成的房子。

芽衣:欸?

石头吗?也不是不能吃。

芽衣还记得在垃圾场,那段条件最艰苦的时候:

它只是一坨烂泥,连小虫子都打不过。

它也想要去地面、去更广阔的场地觅食,却刚一露头就被鸟啄走,差点被吃掉。

那个时候,甚至一块长了草的土,对它来说就是无法想象的美味。

想到这里,小团子的阴郁一扫而过,又变得乐观起来。

——饿了还可以啃石头啊!

总不会被饿死的!

它调解好心情,便开始积极求生,努力让自己活的舒服一点,四处挑选心仪的石头“小点心”。

芽衣眼尖地找到了一块长满了绿油油青苔的石板。

“哇!”小团子发出了包含惊喜的惊叹声。

它一蹦一跳地凑了过去,一口啃在了那块石头上。

本以为会是艰涩的口感,但出乎意料,竟然是甜滋滋的,饱含能量的咒力味!

芽衣:“!!!”

它不可置信地伸出触手,用力搓了搓小肥脸,咽了口口水——怎么会这么香!

虽然,石头中包含的咒力不多。

但芽衣在吃之前,可是做足了心理建设!

——石头毕竟是最没有营养的东西,又硬又咯牙。

就算是不挑食分虫巢之母,也要咬咬牙才愿意尝试。

难道......是因为整个空间其实都是由斗篷人的咒力构成的?

不管怎么样,芽衣的眼睛亮了起来:天降横财!

这一趟街的房子,它都准备吃掉啦!!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