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斗篷人(1 / 1)

推荐阅读:

第10章

有危险!

本性谨慎的芽衣“嗖”地一下缩了回去。

它躲在路边的石板后。

像是猫猫一样,只露出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张望,发现:

过路的竟然是个形单影只的斗篷人?

它的个子很高。

甚至比高专一年级就已经身高腿长的五条悟还要高一些,看起来有起码两米。

更是神秘兮兮的。

头上带着网兜帽,漆黑的披风衣角随着大步前进,在身后划出了优雅而凌厉的划痕。

——走起路来,像是一只黑色的大蝙蝠。

“啪嗒——啪嗒——”

他只是专注地往前走,完全没注意到道边的触手小团子。

斗篷人的步伐很稳。

像是用尺子丈量过,不偏不倚。一时间,安静的街道上只存在着皮鞋敲击地面的声响。

随着他不断前进,芽衣身后的石墙墙也一点点往前推。

——好像是在驱逐着闯入者,跟上斗篷人的步伐。

芽衣很想按兵不动。

毕竟,前面路无穷无尽,根本看不到尽头!

一直这么走下去,应该会被消耗死吧!

芽衣没有放弃,开始思考逃生的方法:

它能不能尝试快速移动到这家伙的面前呢?

于是,小团子壮起了胆子。

它吸了一大口气,身体被填充地圆滚滚。随后,像是一阵风冲向前,试图翻滚到斗篷人的前面。

但——砰!

“哎呦!”小团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它竟撞到了一面肉眼不可见的墙上。

此路不通!

糟了,不会是陷阱吧!

芽衣瞬间警觉起来。

原来,一堵空气墙。

它紧贴在斗篷人身后,阻止任何生物更前一步,同时窥伺这座领域主人的真容。

小团子的试探不算谨慎,已经接近于挑衅。但出乎意料的是,高挑的斗篷人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它脚步未顿。

依旧迈着从容的步伐,走在这条永无尽头的道路上,一刻也不停。

芽衣:“.......”可怕!

小圆子逃命似地滚到了街旁,躲到起来。

它紧张又疑惑地盯着斗篷人举止怪异的背影,直到石板墙移到了身后,才被赶着,不情不愿地向前挪动。

这样是不行的!

芽衣的虫格充斥着进攻性,它不会坐以待毙!

触手蜿蜒着伸长,爬上墙壁。

它掰断了房梁,收获得了一根长条木头。

上下抛了抛,试了一下重量后,芽衣试探性地把木头向前方扔了出去——

啪嗒!

这跟平平无奇的木棍竟直接穿透那面它冲过不去的空气墙!

棍擦着黑袍的一脚冲向前方,最后在重力的拉扯下,“啪嗒”一声,掉在了地面。

欸?

?本作者风干腿肉提醒您《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芽衣用触手疑惑地搓了搓脸,脑子飞快地分析: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木棍是死物,没有生命的东西吗?

而它是活着的,有生命的,所以没法穿过透明墙?

芽衣百思不得其解。

可就在它一筹莫展之时,却看到:

斗篷人竟然只顾着走路,完全不注意脚下,一脚踩在了它刚刚扔出的木棍上。

哗啦一声——

它简直是像积木堆积成的人偶,只是遇到了一点点困难和障碍,就直直地摔在了地上。

背影上看,它明明属于强壮高挑的类型,可却脆的可怜。

四肢、躯干都裂成几块。

一部分被甩飞,剩下的残躯则像是乐高积木,对成小山,几乎叠在了一起。

——摔得四分五裂。

芽衣目瞪口呆:

只是扔了一块木头,竟然也会打出了嘛!

还是这个家伙太脆皮了?

可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小团子又惊恐地观察到到:

斗篷人摔断的四肢长出了血肉;撕裂的长袍断口处也延伸出新的纤维,黑色的咒力沸腾,扭曲蠕动成型......

伴随着窸窸窣窣,令人毛骨耸立声音摩擦生。

五个和最开始那个斗篷人一模一样,如同复制粘贴一般的斗篷人重生了。

新生的关节还很僵硬,几个斗篷人像是木偶一样,一卡一顿地爬了起来。

迈着统一的步伐,它们再次向着无尽的前方走去......

“嘶。”芽衣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诡异!

它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放出了才吃饱喝足不久的【触手】。

粗壮如同巨蟒的触手忠诚地围绕在“母亲”的身边。

黏膜状的光滑皮肤裂开。

露出了黑洞洞的口腔,满口尖锐的雪白獠牙凶狠地呲向斗篷人们。

“母亲,请让我去吃了它——”

“我可以撕碎它。”

“饿,还没有吃饱。”

但虫巢之母没有贸然动手。

它想:还是先去杰那边,偷一点情报再说!

它夏油杰那里,安插了间谍!

 一瞬间,小团子的瞳孔扩大,亮晶晶的眼睛变得空洞。

水汪汪的眼中逐渐爬上了金色。

而仔细看去,似乎是一只金色的蝴蝶在那双眼睛中,缓缓展开了华丽的双翼!!

......

【虫巢之母】的意识离开了兵种:触手小团子,发生了转移。

它降临到了埋伏在夏油杰身边的蝴蝶咒灵身上。

透过蝴蝶半球形的复眼,它看见另一处空间的场景.......

最先入眼的,是一头飘逸的白色短发。

五条悟嘴角挂着肆意的笑,伸出了手掌。

黑色的咒力在掌心舞动跳跃,随后被团成球,扔了出去。

“轰隆隆,砰——”

像是扔进了僵尸群的樱桃炸弹,再一次,斗篷人被炸得稀碎。

可它们不会死。

复制......繁殖.......前进......就这样不断重复。

五条悟笑容收起,逐渐变得烦燥起来,陈述事实道:“越来越多了。”

夏油杰抬起头。

他眺望着远处密密麻麻、起码上千之多的斗篷人,脸色逐渐发黑。

“悟,不要炸斗篷人发泄怒气!”

夏油杰握紧拳头。

他很想在五条悟的脑袋上来一下,但还是耐着性子,反复解释:“这些家伙碎掉后会无限增殖,一会儿整条街都被占满了!”

当然,夏油杰现在绝口不提——

一进来,他就试图攻击街道旁边的房子,直接撕开空间去寻找芽衣。

结果不仅没能成功,反而导致了这场荒谬的“徒步暴走”又重启回了最初的起点。

五条悟:“.......”

他们压着怒火,不得不再次跟着斗篷人们,又重新走了十多公里。

五条悟已经心中很不耐烦。

实际上,这绝非一个强大且坚固的领域。

甚至可以说有些简陋。

如果五条悟决心从内部突破:

那么无论是把这里炸烂,还是用咒力把一切摧毁,都易如反掌。

但问题的前提是:他们还没找到芽衣呢!

如果领域彻底炸了,一定会误伤到只是三级咒灵的脆弱小团子的!

好在,五条悟用六眼扫视一圈后,信誓旦旦地保证:

“芽衣就在这个领域里,只不过领域被切开了,分成了好多个空间。”

他比划着说:“我们和芽衣处在了不同的空间中。”

这条路只是看起来没有尽头。

但实际上,整个简易领域就那么一亩三分地,每条路其实都是重合的。

他们只要走下去,就一定能找到芽衣。

而夏油杰没有回答五条悟,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你不信我说的话?”五条悟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像是被激怒的猫,疯狂跳脚回骂:

“刚刚非要打穿房子的不是你吗?要不是你,就我自己一个人的话,可能早就能找到芽衣了!”

面对挑衅,夏油杰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就连面色都变得晦暗起来。

他忍不住担忧地猜测:

走了这么久的路,小团子现在会不会饿了?

别看小团子长得不大,但是必须餐餐不落。食量更是不小,一顿饭起码三个汉堡。

黑发的DK心中沉甸甸的,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断盘

算着:他和芽衣正走相见的路上。

而这样长的距离,身为强者的他就应该多走一些......这样芽衣就可以少走一些了。

更何况,芽衣是为了他才被卷入漩涡的。

它明明是个胆小谨慎的团子,怎么舍得让它受罪!

夏油杰咬紧了牙关。

他不敢想象,此时受了委屈的小团子的大眼睛里是否盈满了泪水。

#芽衣:正准备战斗呢#

和低迷的夏油杰不同,五条悟突然安静,沉思了一会儿提议:

“杰,要不要试试用咒灵,把那些斗篷人吞掉呢?”

他们已经验证过,这些斗篷人不能触碰,只能用咒力远程攻击。

它们都很脆,可炸成碎片后,又会无限分裂。

斗篷人越多,前进的速度越慢......

可要这些像臭虫一样,会无限繁衍的东西被吃进肚子里,还能分裂吗?

五条悟嘴角勾出了疯狂的笑容。

他的眼中似乎有蓝色的冰棱在凝聚,浑身都散发着冷气。

他想:芽衣,草莓饼干的事之前也就算了,等出去必须让你还回来!

哼!

他一定要尝尝芽衣软嫩Q弹的触手到底是什么口感!

夏油杰听后,蹙着眉头,认同地点了点头:“那就试试看吧。”

挥手,他召唤出两个四肢细长消瘦,肚子却高高隆起的咒灵——饿死鬼。

两只咒灵佝偻着腰,突出的脊柱已经扭曲变形,两条长长的胳膊耷拉着。

它们站在了两个DK身后,口水从腥臭的嘴角沥沥哒哒到了地上。

夏油杰不得不后撤一步,比划出让咒灵向前进攻的手势。

可突然,他的余光扫到了一抹奇异的金色——

蝴蝶咒灵?他脑中划了它的名字,想:它不是应该在咒术高专宿舍里守家呢吗?

而旁边五条悟更是瞪大了六眼,脱口而出:“芽衣?”

.......

等等!

另一处空间,触手小团子紧张地想:它不会是暴露了吧!!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