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裂缝(1 / 1)

推荐阅读:

第9章

触手们早已经迫不及待,蜂拥而上。

它们争先恐后,从咒灵身上撕下肉块,填饱肚子。

眨眼间,猎物便被分食殆尽,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而吃饱喝足后,触手们也没有停下,又动了起来,纠缠到一起。

没一会儿,一只新的、和刚刚一摸那只一样的猫咪咒灵撕裂了触手围绕成的蛹。它迈着稳健的步伐,粗壮的猫尾在身后悠悠摆动。

这只矫健的史前猫科动物眼中闪烁着猩红的光,却只是走到了触手小团子面前。

它谦虚地低下头。

——向它自己、它的母亲臣服!

“叽咕叽咕。”

芽衣跳起来,用稚嫩的小触手按了按猫咪咒灵的大脑袋。

原本的猫咪咒灵被杀死了,小巷口的黑幕需要咒力维持,没有了提供者,便缓缓消失不见。

吩咐自己的新兵种装出一副被打成半死的样子,芽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小巷口。

“叽咕叽咕~”我赢啦!给杰抓到了新储备粮!

几乎是黑幕消失的瞬间,粉嘟嘟的小团子便一蹦一跳,像是个小炮弹,直直地冲入了黑发DK的怀中。

夏油杰眼底还有几分残留的焦急。

可看完好无损的小团子还是这么有活力,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时间上,黑幕拉起的那一刻,他的心瞬间被吊了起来。

每一份每一秒,小团子被蹂躏的惨状不受控制地浮现。

但芽衣完成的很好,它成功了。

他不禁想:如果它不是咒灵,而是个人类,是正了八经的咒术师,大概会很像是他的天才小学妹吧。

“我,很惨,还受伤了!”小团子委委屈屈地卖惨。

它举起那根暗含着着巨力,直接把二级咒灵抽成骨折的触手,小心翼翼地递到了夏油杰宽大的掌心中。

——它为了给杰抓咒灵都受伤了!

所以杰多给自己一点奖励也是应该的吧!

而夏油杰用自己被咒力加强过的视力看去,找了半天,才在那根软乎乎的触手上找到了个小小的划痕。

他:“......”啊?

这也算是受伤吗?

一时间,身经百战的咒术师头脑一片空白,但表情已经熟练地对小团子展现出了心疼。

他蹙着眉说:“真是辛苦了。”

芽衣“嘶”了一口气,激动起来。

虫巢之母是慕强的生物,基因里的嗜杀更是催促着它不断超越、去折辱那些强者。

它很喜欢看比自己强大的存在露出脆弱的表情。

更何况......它才刚刚独自完成一场狩猎,正是兴奋的时候!

在夏油杰没注意的瞬间,另一根更粗的,似乎有着特殊作用的触手替换了受伤的触手。

触手蜿蜒着蹭到了夏油杰的唇边。

它像

是一条没吃饱的小蛇,摩擦在少年的皮肤上,渴望更多。

芽衣小声劝他:“那你,亲亲,我就好!”

——这句是五条悟打游戏的时候,虫巢之母在旁边听到并学会的。简直就是天赋

夏油杰:“......”

他叹了一口气。

知道这只小怪物有些时候和地方总是有些莫名奇妙的坚持,他也懒得反抗,便胡乱地在触手上亲了亲。

“亲了,那我把你治好了吗?”他柔声问。

它只感觉到柔软的,潮湿的触感一闪而逝。

但瞬间,被接触过的地方却烫了起来,逐渐发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

芽衣顿了一下,咂咂嘴,还挺满足:“好!”

一边说,它一边偷偷用其它触手给发烫的触手扇风,试图用物理的方法泻热。

好奇怪,怎么会变热呢?它想。

“杰!你快过来看。”五条悟的声音突然直直地插入了一球和一人的奇妙气氛中。

该死,忘了悟还在了。

夏油杰心下一跳,但转头发现五条悟的注意力不在他这里,才松了一口气。

此时,五条悟摘下了墨镜,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小巷。

那双六眼在暗处像是深蓝色的海洋,无数泡泡从海底升起,浮在海面,煦煦生辉,闪烁着淡淡的怀疑。

难道是那双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发现它的偷猎行为了?

芽衣呼吸都屏住了,触手在更是身后紧张地绞紧。

芽衣:“我们,去看看。”

它推着夏油杰往前走,自己却藏到了少年宽阔的肩膀后,生怕是迟来的断头刀。

五条悟侧了侧身子,让夏油杰与自己并肩站立,两人一起望向小巷内。

这本来就不是一条很长的石板小巷。

虫巢之母的细胞伪装成的猫咪咒灵躺在了地上,一副被打成半死的样子,演技超好。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最后方的墙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人高的裂缝,正向外散发着幽深且摄魂的恐怖气息。

芽衣:好可怕,如果之前知道猫咪咒灵的后面竟然藏着这样危险的裂缝,它肯定不会进去狩猎的!

 “之前,没有,看到。”芽衣摇了摇触手,跟五条悟保证。

五条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时候,就像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冰块,浑身都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

闻言他立刻露出了略显轻浮的笑:“我知道啦。”

他解释道:“是藏在二级咒灵后的简易领域,只有在黑幕消失之后才会暴露出来。”

见芽衣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圆圆的大眼睛缩成了小黑点,五条悟忍不住在心中暗笑:真蠢!

不过五条悟也没有再解释对它意思,只是对夏油杰说:

“杰,领域在扩大,恐怕一会儿就把肥嘟嘟的宝可梦辛苦打死的猫咪咒灵吞噬了哦。”

什么叫肥嘟嘟的宝可梦啊!

明明是可爱的小团子芽衣。

真是不尊重人的白毛!

夏油杰忍不住想要张口反驳,纠正他的称呼。

——半个学期的相处,尽管他已经极力忍耐,但依旧很难接受五条悟的低情商发言啊!

可芽衣更害怕自己偷梁换柱的事情暴露。

更何况它一点都不觉得五条悟是在攻击自己的长相——胖乎乎的圆肚子多威武啊!

趁着那道的裂缝还没扩散得更大,夏油杰飞快踏进石板小巷,对着“奄奄一息”的猫咪咒灵伸出手。

附着在暗色皮毛上的阴暗的咒力开始沸腾涌动,随后被牵引着流向了夏油杰的掌心。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夏油杰的手心中就多了个拳头大的咒灵球。

芽衣也偷偷松了一口气。

可下一瞬间,异变突起!

被抢走了守门者,又发现甚至连尸体都没给自己留下的裂缝:“......”好好好。

它彻底狂暴了。

一阵罡风奔涌向拿着咒灵球的夏油杰。

眨眼间,本只有一人高的裂缝伸展到了十米以上,伴随着一阵阴森的咒力喷射出,恐怖的吸引力对锁定了他。

芽衣大喊:“小!心!”

生死存亡之际,小团子突然无畏地伸出触手,挡在了夏油杰的面前。

它替代咒灵操使被锁定了。

勾着在夏油杰衣领上的触手松开,它在狂风的卷席下不受控制地飞入缝隙中。

“叽叽叽!!”救命啊!

“芽衣!”夏油杰狭长的眼睛瞪大:没想到小团子竟然会突然冲出来保护他!

一时间,夏油杰心中杂乱,思维一路滑向深渊:

对他开说,裂缝或许算不上是威胁,但对只是三级咒灵的芽衣......

它那么可爱,身上也没多少咒力,长没长眼睛啊,非要抓它!

明明他才是应该被抓的人不是吗?

眼看着捕捉了小团子的裂缝不断缩小,缓缓愈合......

夏油杰一向“好学生”一般温和的眉间燃起了愤怒,舌头烦躁地顶了顶上牙膛,想也不想就要主动和踏入其中。

但没想到——

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惊呆的五条悟疯狂摇晃胳膊,喊:“等等我!”

他表面上嫌弃,嘀嘀咕咕地说:“芽衣欠我一块草莓饼干。它光答应我,但还没给我亲.......咳咳,走吧。”

夏油杰眼神有一瞬间变得锐利。

他真的听到了!

他隐忍地想:饼干什么的先放一放,等把芽衣找回来再说。

于是,两位“最强”眼神凶狠,气势汹汹地迈入了还未闭合的裂缝,像是两只蓄势待发准备拆家的哈士奇。

......

裂缝中。

“叽咕叽咕,可怕哦~”

被摔得七颠八倒的芽衣落在地上,用力甩了甩发麻的触手,小声嘟囔道。

等感觉状态好些了,它便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

它正处于一条古朴的街道的街边。

这条街很宽,似乎是这方世界的主体。

路前方一直蜿蜒行前,连接天边,看不到尽头,而芽衣的身后却是一堵墙。

街道的周围弥漫着淡淡的迷雾,还伫立着高低不一的住宅。

——仔细看上去,这些房子像是复制粘贴的一般,不断重复。

好安静啊,没有人吗?

芽衣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怎么静悄悄的。

它刚刚可是闻到了超级美味的味道,才会鼓起勇气,代替夏油杰进入裂缝的!

谨慎的虫巢之母一生只外向了这一次,不敢相信会毫无收获。

失望·jpg

说起来,刚刚在夏油杰面前的那段即兴表演,也是和五条悟学的呢!

小团子看到过:

五条悟总是会操控着一个小人,用类似的方法【攻略】另外一个很漂亮的小人。

他说,这叫游戏,而这样的操作可以增加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

芽衣想:如果,杰对我的好感度高了,就会给我更多好吃的了吧!

“踏踏踏——”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断了小团子的想法。

芽衣瞪大了眼睛,只感觉一块黑色的斗篷的衣角从眼前飘过......!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