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硝子!(1 / 1)

推荐阅读:

第7章

在学会了第一句话之后后,语言的大门便彻底向虫巢之母打开。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前获得的战利品—巨怪,彻底被虫巢之母消化了。

身为二级咒灵的遗体,它自然提供了大量的能量,足以让虫巢之母分裂、分化出更多细胞。

——而细胞是意识的载体。

数量越多,虫巢之母就越聪明,思维越敏捷。

总之,这段时间,虫巢之母就像是块吸水的海绵,孜孜不倦的学习。

没过几天,它就基本能理解两脚们每天到底是在说什么了。

不过,能理解意思只是第一步,最难的还是会说。

而小团子现在能表达清楚的,大概是熟练地吐出各种挑衅和骂人的话(天赋,没办法),以及“我,想,xx”之类的句式。

与此同时,两个DK的大几万的字检讨终于完成了,夜蛾正道解除了两人的宿舍禁闭,并要求他们今天重返课堂。

所以,一早上,夏油杰便睡眼惺忪地出现了。

他道:“早上好啊,芽衣。”

黑发dk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甚至没有人往下扯就露出了大片锁骨,发丝则凌乱披在身后,脚上还踩着拖鞋。

可见是起床后第一时间就匆匆来看小团子了。

而芽衣早就饥肠辘辘,等待投喂了。

闻言,它摇着触手,用饱含激动的语气回复小眼睛,打招呼道:“我,想,干你!”

——它以为自己说的是“早上好”呢。

夏油杰:?

他瞳孔扩大,脚步一顿,但脸上却没露出什么吃惊的神情。

——因为这两天,他已经听过太多前半生半点没听过的奇怪的话了。

#已经完全调整好心态了呢......#

于是,夏油杰只是用两根手指把小团子拎起来,捧在胸口,用警告的语气说:“如果你和悟也这么说早安,他肯定揍你。”

“但我就不会。”看到小团子眼中盈满的无辜,他加重了语气,强调道:“因为我是个好人。”

芽衣在心里嘀咕:有没有可能,它在五条悟面前,一直是维持一个沉默是金的人设呢?

从一开始,长着璀璨蓝眼睛的白毛就带给了芽衣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那种一不小心就会被看透的感觉,更是让怀有秘密的它对五条悟的恐惧远超于对夏油杰。

——当然,主要因为五条悟不会给它投喂食物,芽衣当然懒得讨好他。

#氪金才会获得芽衣的好感度捏#

务实派·jpg

“让我看看今天的课表......是体术课啊,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见到到硝子。”

转眼间,夏油杰已经换好了校服。

他对芽衣发出了邀请:“你是打算留在寝室,还是和我一起去练习体术呢?”

顿了一下,夏油杰思路飞快运转,本

还想对小团子解释一下什么叫【体术】。

但......和变强有关?芽衣一秒钟理解。

下一秒,对面那双圆圆的眼睛直直地射出了激动的光,它掷地有声:“我,想去,上你!”

夏油杰倒吸一口冷气,看起来被它渴望变强的坚韧精神给震惊到了。

半响,他才艰难地回答道:“......好啊。”

————

高专的操场。

棕色短发的女孩正独自一人站在旷阔而平整的场地中间,周围被绿茵草坪包裹,最外圈是整齐划一的跑道。

她低头摆弄手机,眼下一颗泪痣在或明或暗的光芒下更显得慵懒,楚楚动人。

“好几天不见了!硝子。”

“哟~硝子酱,几天不见,有没有被老子的帅气震惊到!”

隔着老远,两道声音就飘进了家入硝子的耳中,让她忍不住翻了个冷酷的白眼。

幼稚的DK。她想

但几人还是又几分同窗情的,她抬起手,打招呼道:“杰,悟,好久不见了,恭喜你们被放出来了。”

说起来,她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炸毁了那么大一个医院,竟然这么快就能自由活动了。

......现在电视台还在反复播放医院发生瓦斯的新闻呢!

她想:看来最近咒灵大量增多,咒术界人手不够的传言真不一定是空穴来风呢。

几人一碰面,夏油杰便温和地说:“刚刚夜蛾老师通知我,这节课他有事不来了,我们自己训练就行。”

“那太好了吧。”家入硝子原本还算挺直的脊背顿时塌了,呼了一大口气。

她熟练地向摸侧兜,掏出了烟盒。

“对了,带打火机了吗?杰。”

左右摸索后,终于不得不承认打火机又一次离奇消失了的硝子问。

夏油杰:“你找对人了。”

在同窗期待的眼光中,他的手伸向兜,然后——

一根粉嫩的小触手试探性地探出,勾着银色的打火机,熟练地送到了夏油杰宽大的掌心。

家入硝子眼尖,挑眉问:“那是什么,你在裤兜里藏了一只粉色的章鱼吗?”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勉为其难地为同窗辩解了一下:“杰只是假正经,没那么变态啦!其实是一只丑兮兮的咒灵。”

“叽咕叽咕!!”我才不丑。

芽衣立刻探出头,挥舞着触手怒气冲冲地反驳。

虽然它确实更希望喜欢自己之前高大威猛、八个腿六个眼睛的模样,但现在的外观也绝对不差!

况且,它一点也不相信五条悟嘴硬的辣评。

——昨天这家伙还背着夏油杰,用一块草莓饼干诱惑自己,想要交换一个亲亲呢!

虽然草莓饼干很美味,芽衣更担心没品的五条悟会控制不住会咬自己的小触手,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唔,明明很可爱嘛!”家入硝

子点燃了烟,叼在嘴里。

粉色的触手小团子像是一团柔软的棉花糖,圆溜溜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和好奇心。总之,看起来就没什么威胁,浑身都散发着温暖的童话气息。

夏油杰趁机介绍:“它有名字,叫芽衣。”

“你还给它起了名字?”家入硝子平静地吸了一口烟,睥睨着说,“看起来人渣的程度更进一步了?”

小团子早就注意到了短发两脚兽。

它仰起头,好奇地看着白色的烟雾穿过薄薄的嘴唇,最后在空中缓缓散开,消失地无影无踪。

“哇!”

芽衣发出了小小的惊叹声。

它趁着夏油杰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主动凑了上去,好奇地偷吸了一口烟。

......好奇怪的问道,但是很放松的感觉。

小团子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感受轻微的刺激感传遍全身,明显缓解了缓解焦虑的情绪。

最后,所有的毒素和烟雾都从触手尖端,像是烟囱喷气一样离开了它的身体。

嗖一下,芽衣整个球都红了,眼下泛起了幸福的红晕,微微发烫。

再睁开眼睛,它淬不及防对上了褐发两脚兽的视线。

少女长得极为精致,白皙的皮肤上那颗泪痣几乎在闪闪发光。

她似乎轻笑了一下,大大的眼睛弯弯地眯起,含笑着看着它,用口型道:“我会帮你保密的。”

芽衣:“.......!!”

它,它坏得很,向来最擅长蹬鼻子上脸,漂亮两脚兽我来啦!

......

等夏油杰结束半场自主训练,下意识地一摸兜,终于发现——

我那么大一只触手小团子呢?

可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着急,熟悉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接起电话的下一秒,夜蛾正道浑厚的声音便从手机中传来,透着严肃和紧急,不容置疑地说:“杰,有新的任务了。”

有任务?

五条悟和家入硝子瞬间凑了过来。

他们一人一边,扶着夏油杰一边肩膀,支着耳朵偷听。

刚刚不见踪影的触手小团子也不知道从哪里鬼混回来了。它偷偷溜到回了夏油杰的侧兜,只露出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夜蛾正道:“现在需要你们立刻去解决一只藏起来的二级咒灵,地址已经发给你们了。”

家入硝子眼睛腾一下亮了起来,举手问:“我可以去吗?”

电话那头的夜蛾正道沉默一瞬,似乎做了很久的心里斗争,最后还是无奈道:“......还是下次吧,硝子。”

“哦,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去。”因为是医务人员·不允许外出·家入硝子冷漠地放下举起的手。

挂掉电话后,夏油杰侧头,安慰道:“别伤心,我和悟会给你带可乐饼的。”

但家入硝子却说:“比起可乐饼,可以给我捎一箱啤酒吗?自动售卖机里没有

了。”

夏油杰:“......”

他笑盈盈地召唤出飞行咒灵,拖着一脸兴致缺缺的五条悟踩了上去。

“为什么又是二级咒灵啊!好无聊。”五条悟一屁股跨做在咒灵上,看起来整个人灰暗的就要挂掉。

“为什么不能安排特级,就算是一级也行啊!”

他持续对夏油杰碎碎念,在发现自己的挚友甚至懒得用“嗯”、“对啊”之类的话来敷衍自己后,立刻把可怜兮兮的视线投向了触手小团子。

五条悟意外温柔地揉了揉它的触手,凑过来像是猫猫一样,可怜巴巴地撒娇道:“芽衣这么喜欢打架,肯定懂我,对不对。”

可芽衣不能理解五条悟。

它必须承认自己只是下水道里阴暗的鼠鼠——听到二级咒灵后,它竟然不可避免的兴奋起来。

......二级咒灵,刚好在自己可以对付的范围呢!

这是一次机会,它不仅可以在夏油杰好好表现,或许还可以......再次偷偷进食。

于是,它语气坚定,用力挥舞触手,道:“我,想要,替杰,狠狠惩罚!”

实际上,它想说——“我想要帮杰杀了咒灵”

还不懂虫言虫语的五条悟瞪大了眼睛:等等,用什么惩罚?我怎么听不懂?

迎着五条悟震惊的目光,夏油杰只是长叹一口气,默默捂住了眼睛。

虽然小团子想帮他打咒灵,他真的很感动——

但......你还是别说了!!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