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起名字(1 / 1)

推荐阅读:

第6章

这一夜,夏油杰注定一夜无眠。

他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也不能愿意承认今日失败的教育。

既然睡不着,他披着月色干脆坐了起来,打开手机,在各大软件上疯狂浏览各种教学视频。

直到温暖的阳光透过麻料的窗帘闯入室内,顶着两条黑眼圈的他才犹豫未尽地放下手机。

留着中长发的DK看起叛逆,但私人房间却出乎意料布置的井井有条。

柔软的沙发,随风幽幽飘动的窗帘,似乎一切都和以前一样——除了某个角落。

——昨天晚上,夏油杰特意用一床被子给虫巢之母团了个简易猫窝。

不过,他毕竟是个“养猫”新手,新窝逼仄又狭窄。

最主要的是,它还很丑。

但即使这样的窝,也是虫巢之母没享受过的。

——它从没躺在过柔软的棉花上。

一直以来,小心翼翼地藏在垃圾堆的缝隙中,时刻会被危险预知惊醒,然后慌忙逃窜才是它的日常。

于是,“小土鳖”忍不住傻乐,在被子上兴奋地滚来滚去。

......况且,窝上还沾着小眼睛身上温柔的味道,甚至空气中,到处都是。在这样味道的包裹下,神经一直紧绷的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关灯后,小团子也很聪明,知道不应该再闹了。

它乖巧地藏到被子里,只露出大眼睛偷偷盯着夏油杰,安静地数着他的心跳,甚至还模仿夏油杰的呼吸。

只是在心里羡慕地想:什么时候,它也能像小眼睛一样强呢?

慢慢的,虫生第一次吃饱的虫巢之母瞌上了眼睛......直到清晨。

————

夏油杰一夜未睡,还是强打起精神,第一时间看向了角落阴影里的“猫窝”。

然后,他吓了一跳,看到了——

一双发光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为了能在垃圾场和野外生存,虫巢之母当然不得不努力学习,为此进化出了夜视功能。

要不然它这堆诱人的、香喷喷的细胞群早被喜欢在夜间行动的捕猎者吃掉了。

也就是说,它的眼睛像某些夜间捕食者,会在黑暗中发出绚烂的光。

夏油杰两个夜间“手电筒”被吓了一跳,嘴角抽搐:原来它这么早就醒了吗?不会看着他玩了好久的手机吧!

等等,不会是自己把小团子吵醒的吧?

夏油杰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于是,他忍不住伸出左手拉一下被角。

却看到那双飘着的发光眼睛也跟着他的动作,飘向左边。

他:“......”

夏油杰试探地伸出右手,去拿床头的水杯,发光眼睛立刻跟着往右飘......

这太可爱了吧!

谁还能分清它是咒灵还是小猫咪啊!

他努力压下嘴角,装作无奈地呼唤:“...

...小团子,快过来!”

然后,那双发光的眼睛如愿一蹦一蹦地冲向了夏油杰的被窝。

——

昨天的教育是失败的,但今天的夏油杰干劲十足。

他自觉已经从互联网上吸取了前辈们的经验,今日不同于往日,必然不会再出现昨天那样的乌龙。

决定了,先从规范餐桌礼仪开始!

虽然两个DK自己活得都很随心所欲。

可夏油杰认为,那点“一瓶不满,半瓶晃荡”的那点知识面教给小团子正好,不至于太过复杂。

而教具......他们选择的是汉堡。

夏油杰挑起眉头:“我点的不是这个吧,悟。”

直视夏油杰怀疑的目光,负责代购的五条悟却振振有词:“西餐有什么好的?根本吃不饱!”

他举起手臂,一手一个汉堡,虔诚道:“这才是真神!”

夏油杰:“......”

虫巢之母被放了餐桌上。

动作怪异的白毛两脚兽让它忍不住面露疑惑。

——这是庆祝捕猎成功的姿势吗?

它闻到了香喷喷的味道,又见到了拎着包裹进来的白毛,自然会产生了这样的猜测。

虫巢之母很聪明。

它是天生的捕猎者,对于一切捕猎和嗜杀的东西有着超乎想象的敏感性。

于是——

它也学着五条悟,向上空举起了两根触手。

小团子一边举着,像个胜利将军仰起头,兴奋地大喊:“八嘎!!”

【社会化,学习进度+1】

夏油杰笑容顿时消失了。

五条悟瞪大了六眼,默默放下了两条胳膊。

气氛沉默了一瞬家,夏油杰幽幽地偏头,看向了五条悟。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撸起了袖子,露出了坚实肌肉的手臂。

笑容逐渐变得狂暴且狰狞,夏油杰低语道:“呵呵,又破坏了我教学计划是吧,该死的五条,看招吧!”

五条悟有点委屈,五条悟觉得他的逻辑不对。

但他也撸起了袖子,一脸高兴,兴致勃勃地选择了应战。

......所有两脚兽们都这么吵吗?

罪魁祸首.触手小团子则藏到了杯子后,小心翼翼地观察打斗的两人,默默地学习强者怎么打架。

——它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两只两脚兽了。

最开始,面对咒力浑厚的两人,小团子只敢瑟瑟发抖地趴在桌子上装死。

而现在两个人在激烈的打架,它却有勇气默默观察。

可能是因为,它们从不熟的“对手”关系发展成了“我把夏油杰冤大头和储备食物饲养员”的、有点熟的关系了吧!

但学了一会儿,虫巢之母便收回了视线,馋兮兮的目光直直落在了一旁的汉堡上。

粉嫩的触手犹犹豫豫地探出,却只是在表面上浅浅摸了一下

,便立刻缩了回去。

害怕,惜命,不敢偷.jpg

它在心里盘算:今天,它还没给小眼睛做什么贡献呢!

对它来说,偷小眼睛圈养的怪物是虫巢之母的秘密,只要两脚兽没发现,是不需要做出补偿的。

#凭自己的努力偷家,给什么钱?#

而想要过明路,直接在两脚生物手中从兑换食物,虫巢之母认为自己应该提供一些价值。

可今天,它不仅没去给小眼睛收集怪物,甚至还要从他们身上学习珍贵的知识......

“叽咕叽咕~”不能吃了,肉肉,可惜。

它只能遗憾摸了摸汉堡,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一时间不知道是在安慰谁的情绪。

但很快,一股熟悉的痒意从身体中爆发,深入每个细胞中,让虫巢之母发出了痛苦的低鸣。

——它饿了,急需吞噬食物,缓解细胞们的痛苦。

而在有绝对的自保能力之前,这种让虫狂躁的饥饿感将如影随形。

实际上,痒意来自于虫巢之母敏锐的危机感和本能。

基因会用最严苛的方式,催促着它不断吞噬,进化,变强,最后发展成为......

触手小团子疑惑地眨了眨眼眼睛,触手绞紧,想:要发展成什么?

它在痛苦中思索了半天,最后决定遵循本性,不必太过纠结。

渴望的视线在食物上久久不散,虫巢之母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它决定,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和两脚兽们做交换!

“叽叽叽——”请看看我~

小团子又轻又慢地挪到桌子边缘,伸长脖子,小小地叫唤。

稚嫩的,如同雏鸟般的声音让夏油杰挥出的手臂一顿。

五条悟立刻抓到同窗的破绽,六眼中闪烁着兴奋的蓝光,毫不犹豫地抄起抱枕往夏油杰头上砸。

“等等,先不打了。”

夏油杰躲开了恭喜,急冲冲地走向桌边:“怎么了?虫巢之母,是饿了吗?”

咒灵当然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维持生计。

但虫巢之母太像是一团小猫了。

夏油杰压根没拿它当咒灵养,甚至是......小有天赋的咒术师。

#他喜欢照顾小咒术师,喂食不是应该的吗?#

但虫巢之母不理解夏油杰。

在它的世界里,可爱的外表向来一文不值,等价交换的准则更符合它的价值观。

于是,它鼓了一大口气,将藏在肉嘟嘟身体最中心里的宝贝逼了出来。

——是一块木质的小牌子。

夏油杰:?

他叫来五条悟,两个人凑到一起,读道:“上面有字……めい……芽衣?”

五条悟大为震惊:“难道这只虫巢之母还有名字吗?等等,它为什么会和游戏里我最喜欢的女角色一样的名字啊!”

五条悟最近沉迷攻略游戏。

最开始下载只是抱着打发时间的目的,他甚至平等地嫌弃游戏里的所有可攻略角色。

因为,极度自信的五条大少爷觉得:

她/他们还不如老子好看,性格也没他有趣,凭什么让他攻略啊!

夏油杰吐槽:你没病吧?

但这样的想法只持续到[芽衣]这个角色的出场。

优秀的建模,可盐可甜的外表……

最让五条悟心动的,是会小概率才会被触发的,少女如同凶兽一般嗜血的眼神。

五条悟:诡计多端的策划,不就是氪金吗?

老子绝!不!认!输!

他荣登成为了日服榜一。

......

一旁,夏油杰摸着下巴,猜测:

“可能是一个名为[芽衣]的女孩,一不小心把自己名牌扔到了垃圾场,然后被小团子捡到了吧。”

五条悟完全没和他在一个频道上,独自兴奋:“原来真的有一个叫芽衣的人吗?

他:“我看看名牌上有没有联系方式!”

眼看着白毛两脚兽想要伸手去强自己的东西,触手小团子惊了。

只是让你看看,怎么还抢呢!

触手拽住了名牌的边边,死不松手——

要命了,要被抢走了!

慌乱的争夺中,木质的铭牌上似乎有蓝光一闪而过,但很快熄灭。

“别吵了!”

最终,夏油杰拉住五条悟,拍板决定:“小团子喜欢这个名牌,那以后就叫芽衣吧!”

芽,有生发向上的意思。

夏油杰认为这个名字很好。

再说,只是和悟喜欢的二次元角色名字重合罢了。

——至于那款游戏,悟大概很快也会玩腻了,然后遗忘吧......不碍事的。!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