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教学(1 / 1)

推荐阅读:

第5章

五条悟的要求,辅助监督当然不会拒绝。

油门被一脚踩到最低,车子飞快地行驶在宽阔的道路上。

很快,他们穿过“帐”,驶向了隐藏起来的五条家古宅。

“我们到了。”五条悟拉开车门,道:“杰,你先等我一下,我先找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夏油杰却连头都没抬。

他对五条家的印象很差。

掌控了咒术界千年的五条古宅就在眼前的雾海中半隐半现,但他半点都也不感到好奇,只是垂下眼帘,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去逗弄虫巢之母。

触手们被不断骚扰,越发气急败坏。

它们像是章鱼触手一般伸出,死死绞紧了那根手指,没过一会儿白皙的皮肤就绽放出了火焰似的红晕。

夏油杰喘了一下:“嘶.......”

那些触手像是被电,嗖地一下缩了回去。

——它们像是一只没控制好力道,一不小心伤人的猫咪。

而刚刚还露出了受伤表情的夏油杰却表情一变,嘴角挂着胜利的微笑,又一次贱嗖嗖地向着小团子伸出了那根受伤的手指......

目睹了一切的五条悟:“......啊?”

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杰是什么受虐癖吗?

好奇怪!

心中疑惑,可他的眼睛却诚实的,360°无死角地记录了下了这一幕,并在脑中不断回放。

他带着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茫然,不由自主加快了去藏书阁的脚步......

——

“让我找找,那本书在哪里呢?”他左翻右找,喃喃自语嘀咕道,“我应该有印象啊!”

光线透过古老的木窗撒在了书架上,照耀着传承了千年的古老手稿和珍贵典籍,细小的颗粒灰尘在空气中跳跃。

这里是藏书阁,也是五条悟还是幼子时每日进行文化修行的地方。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大部分书,五条悟都可以倒背如流。

“原来在这儿,藏得这么深还是被我找到了吧!”

仗着身高腿长,五条悟微微踮起脚,便轻松地摸到书柜最上面的薄薄小册子。

“咳咳,好多灰。”

五条悟嫌弃地打开了无下限,随后才身体后仰伸直胳膊,用力抖手腕,强力去灰。

呼呼呼——灰尘散去了。

这下,册子不再灰蒙蒙的,终于可以看清上面的字。

——■■家■の日记

确定封面已经被损毁后,五条悟按照记忆,熟练地翻到那页:

【我饲养了一只咒灵。

向那个家族打听过后,我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虫巢之母。

嘿,这个名字真的很怪!

都说名字是最短的咒,所以我给她起了一个新名字■■,很好听吧。

说起来,我会下定决心饲养一只咒灵

的原因是因为她的术式是……】

原来杰的咒灵被称为虫巢之母。

五条悟的眉头兴奋地挑起——他的记忆果然不会出错。

不然,他怎么会对乖巧的触手小团子一直带有奇怪的熟悉感还有那莫名其妙的怀疑呢?

不过,小时候,他一直以为这本书是哪个老祖宗无聊时编译的故事呢!

他翻页看下去,六眼中闪烁着对虫巢之母的神秘的势在必得。

可接下来——

【……它的术式是,可爱!】

似乎觉得不够,字的旁边还用毛笔简单勾勒出了一个胖嘟嘟的圆球。

五条悟甚至可以从笔锋尖锐的收笔看出,此人不凡的书法功力。

“啪!”

下一秒,五条悟绷紧下颌线,无情地合上了小册子。

说实话,那副简笔画特别传神。

一时间,他都能脑补出触手小团子带着娇俏的笑容,贱嗖嗖地凑到了镜头面前的样子了。

【对吧,真他爹的可爱啊!】

五条悟:“......”

好好好,这么玩是吧。

虽然没能得到最关键的信息,但五条悟垂下眼帘,遮住了流光溢彩的六眼,想:

足够了,他可以从字里行间推测出更多的东西。

就比如……

“什么?你觉得小团子有懵懵懂懂的意识?”夏油杰听后,发出了不可置信的惊呼。

此时,出任务的高专二人组已经回到了温馨静谧的寝室,并且——

两个问题儿童的头顶都有一个新鲜出炉的、热腾腾的大包。这是班主任夜蛾正道友情铁拳的附加效果。

最长甚至可维持一整天。

刚刚了解到任务进度,老班主任的脸就黑了个彻底:

只是去祓除二级咒灵,这两个家伙竟然能炸碎一整个医院?!

而夏油杰手机中,医院半塌的照片不仅没起到一丁点辩护的作用,更成了定罪的陈堂供词。

#问题学生,食老夫正义铁拳吧,乌拉!#

......

“没错!”五条悟点了点头。

他面前摆了沓厚厚的空白稿纸(要写检讨),一边无聊地转着笔,一边将今天看到的日记完整复述给夏油杰听。

夏油杰总结:“所以,小团子之前被你们五条家饲养过?”

五条悟却摇摇头,否认道:“那可平安京时期留下来的日记,小团子要是能活这么长时间,还能只是一只三级咒灵吗?”

他提出猜测:“应该是像蝇头一样,世界上有很多只触手小圆子吧!”

问言,夏油杰偏头,观察柔软沙发上的虫巢之母。

砸塌医院的罪魁祸首.小团子反而成了这个房间里最悠闲的。

它正在看电视。

甚至只要画面微微一动,它就会给面子地发出小小的惊呼:“哇!”

于是,夏油杰又转回头,肯定道:“确实,还是个孩子呢!”

五条悟:“......重点是这个吗???[]『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他强调:“你别忘了,别的咒术师可没有操控咒灵的术式。那么,如果虫巢之母能被饲养,一定说明它是有自我意识的!”

原来……是这样!

夏油杰顿时感觉拨开迷雾见天晴,吃惊地瞪大眼睛。

可以被培养的咒灵,这不就相当于年轻的小咒术师吗?

而此时,恰巧,小团子似乎一不小心碰到了电视遥控器,音响里发出的声音骤然变响。

——声音之大,简直和直接在两个咒术师的脑子里播放没有区别。

[主持人:专家老师,你怎么看待幼儿教育呢?]

[满头白发的专家说:幼儿的教育很重要!]

[专家:如果家长太过娇纵孩子,那么孩子长大了就会是目中无人的鸡掰猫性格;但如果一个本性善良的孩子成长过程中承受了过多高压,可能会变成一个有执念的老好人......]

五条悟和夏油杰:“......”

#一句没提我,但句句不离我#

汗流浃背了.JPG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难道......真是专家?

[专家斩钉截铁地说:家长要注意!就算是再可爱的孩子,如果不加以教育,未来会会恶贯满盈!]

触手小团子立刻在电视外“哇哦”了好大一声,很给面子地附和。

——虽然它一点也没听懂,但捧场却非常热情。

夏油杰则倒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后仰。

一时间,专家的话在他的脑中反复播放,不禁让年轻的DK陷入了沉思。

“我决定,要教导虫巢之母学习!”终于,权衡了利弊后,他拍案而起,信誓旦旦地宣布。

五条悟一脸正经点头,嘴角却疯狂下压。

然后——

“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他憋不住了,拍桌狂笑,“你是打算当咒灵的好爸爸吗?”

夏油杰翻了个冷静的白眼:“我乐意。”

他扭头喊:“小团子,你过来一下!”

正沉迷于花花绿绿的电视的虫巢之母听到他的呼喊。

好烦啊,但都是为了生存!它委屈地想。

小团子不情不愿地扭了扭身子,大眼睛缩成了黑黝黝的小点,满满是不情愿。

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它才轻而又慢地挪动过去。

小团子仰头问:“唧唧?”

“先等等,让我想想应该教你什么。”

骤然对上小团子那双充满了信赖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本就心虚,没有任何准备的夏油杰心中沉甸甸的。

他大感头疼。

——他自己都是个问题高专生,要怎么把从怨毒,诅咒这些负面情绪中诞生的咒灵教育成合格的真善美啊!

“要不然……

先试着从写检讨开始?”他思索着,慢慢地说。

触手小团子:“?”

它疑惑地甩了甩被塞到触手中的笔,茫然又无措。

这个小棍子是干什么用的?

虫巢之母没错过夏油杰眼里的期待,它想:我应该好好表现。

几秒钟后,它顿悟了。

看似稚嫩的触手瞬间爆发出了强悍的绞杀里,铁质的钢笔就像塑料被轻易绞碎。

“嗝——”不好吃哦。

最后,它冷酷地评价。

夏油杰:“......那是我唯一一支笔啊!”

五条悟再次爆发出了疯狂的大笑,甚至眼角沁出了晶莹的泪水。

他脱口而出:“杰连当咒灵的保姆都不会,真弱啊!”

脸上的笑容收敛,他意义不明道:“五条家也培育过虫巢之母,如果你不行的话,那可就证明,杰比六眼差得多哦!”

五条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他说出了这样的话。

他想:如果一定要概括的话,可能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对可爱东西的独占欲吧......

夏油杰则习惯性地反击回去:“闭嘴吧,混蛋五条。”

他对五条悟一瞬间霸道的窥伺一无所知。

——毕竟在他的记忆里,五条悟这中鸡掰发言可不少。

他没放在心上,只是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茫然的咒灵小团子,道:“抱歉,是我心急了。”

“那从先认识名字来学起吧。”他指着自己说,“我是杰。”

五条悟也大感兴趣。

他兴致勃勃,直接打断夏油杰:“我,五条悟,Sa—to—ru,快来跟我读。”

——这是在教自己交流吗?

触手小团子很聪明,一下子反应过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机会难得,它绝对不能错过!

它侧着耳朵,全心全意,试图模仿。

但似乎语言这种东西,越心急,效果越差……

“嗷嗷……唧唧……噜咕噜咕……”

粉嘟嘟的小团子十分努力,整个球都憋成了红色,也没能成功。

“它是不是学不会说话啊。”又重复了几次后,性子急的五条悟率先想要放弃。

不,不可以!

小团子察觉到白毛两脚兽遗憾的语气,顿时急了。

蓦然之间,一句话突兀地闯入了它的脑中。

[……混蛋五条]

[……混蛋……]

学,学会了!

于是,小小一只团子脱口而出:“八嘎!”!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