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球球神(1 / 1)

推荐阅读:

第4章

小团子高速移动,像是一枚小小的弹丸。

在它的冲撞下,本就是强弩之末的巨怪像一块脆弱的豆腐。它的心脏被穿透,在鳞粉的腐蚀中流下了汩汩血水。

它死了,还有——

墙……也被小团子撞塌了!

好大的动静!

稚嫩的小触手立刻明白自己可能是干了坏事。

它只能无措地卷起几块碎石,在空中尴尬地拼接,试图让它们回复原状。

“小团子,你没事吧。”此时,少年柔和的声音正从雾霭中传来。

夏油杰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挥散弥漫在眼前的灰尘,终于找到了被“失误”扔出去的触手小团子。

虫巢之母:!!!

不能被发现,是它干的坏事!

虫巢之母“嗖”一下扔掉了那些石头,还不忘将那些腐蚀性的金粉藏到身体内。

收拾好一切,小团子才眨着水汪汪的无辜大眼,冲着夏油杰发出了可怜兮兮声音:“叽咕叽咕~”

——好可怕,这个东西突然塌了,差点砸到我,你怎么才来啊!

夏油杰脚步一顿,还是第一次知道:

原来,从恶毒的诅咒中诞生的咒灵也会表现出这么让人心酸的委屈。

触手小团子仰起头,眼中盛满了晶莹剔透的泪水......

它是粉嘟嘟的,却因为他变得灰扑扑。即使如此,它的眼中依旧没有对把它扔出去的自己的半点责怪。

甚至是满满的依恋。

夏油杰本就认定是自己的失误,而这样可怜巴巴地眼神,更是一下子就击中了那颗纯情善良的男高中生的心脏。

他现在是真情实意地感觉良心不安了。

“抱歉。”夏油杰温柔地捡起触手小团子,又鼓起腮帮,小心翼翼地吹掉了粉色触手上沾染的灰尘。

想了想,他又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块巧克力,问:“你吃吗?”

虫巢之母听不懂,但这不妨碍它闻到食物的味道。

在意识到自己受到了邀请后,触手们有点受宠若惊。

它们蜿蜒着伸出,优雅而矜持接过了巧克力。

小团子:黑色的,是石头吗?我尝尝。

它的胃液能腐蚀钢铁,巧克力刚一入口便被分解,化成了养分。

霎时间,一直存在在身体中的躁狂痒意被平复了,那种被满足了的舒适感让小团子拧紧了触手。

“咕噜咕噜~”

它兴奋极了。

那根最特殊的触手忍不住来在少年高挺的鼻梁来回滑动,还用尖尖在他的唇边四处戳动。

——它喜欢用这种方法分享喜悦。

“你喜欢吃这个吗?”

夏油杰仰头避开了那根触手,很惊讶:“悟也很喜欢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呢!”

如果虫巢之母能听懂,一定会回答他:

别提牌子,就算

是铁,只要能补充能量,它都愿意尝尝。

它什么都能吃,一点也不挑食的!

?本作者风干腿肉提醒您《虫巢之母,但咒灵操使术式》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垃圾场中艰难的求生,长时间无法被满足的饥饿感……虫巢之母从不是温馨家庭中被豢养的,娇惯的猫咪。

小小地啃了一口巧克力,它突然脑子中亮起了思维灯泡:

如果,它在每次战斗中都像是今天这样,表现优异。那么,两脚兽们就会很高兴,甚至主动给它食物。

它就不只有冒风险,去偷猎小眼睛豢养的怪物一种方法维持生计了!

生活又多了保障。小团子知足常乐,美滋滋地又啃掉了巧克力的一个角。

还不知道自己成了可持续发展资源的夏油杰看着进食中的粉色小团子,暗想:

真可爱,真好哄啊!

只是一个巧克力,竟然就原谅他了。

夏油杰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他将眼睛幸福到眯成一条缝的小团子放到肩膀上,让它安安稳稳地啃巧克力,转头打算去找搜罗幸存者的五条悟。

可下一秒,他竟然直直地撞进了人群中——

先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跑到了他面前。

她扬起稚嫩的小脸,手里紧紧地攥这一块糖,高高递起:

“给你糖,谢谢你救了我——”

低头与小女孩小鹿般的眼睛对视,夏油杰受宠若惊:

成为咒术师后,他祓除咒灵上百只,拯救了很多人的性命。

而他得到的,却只有普通人恐惧的目光和掌权者们充满了算计的打量。

——他们恐惧怪物,更害怕能操控怪物的自己。

他想:已经很久没收到过这样纯粹的感谢了。

这样一点点甜,就是他成为咒术师,忍受痛苦调幅咒灵的动力。

他一定、永远会帮助弱小的人!

可接下来……

小女孩仰头星星眼,咏唱般补充:“谢谢你——高个子叔叔肩膀上的,伟大球球神!”

心中壮志凌云的夏油杰以为自己听错了:蛤?

......叔叔?不不,什么球球神?

小女孩的视线与夏油杰无情地错开,眼光精准地落在了他肩膀上的触手小团子的身上。

那双小鹿眼中含着万分倾慕。

小团子:哦?

它很疑惑,但身体却很诚实。

小团子迫不及待地伸出了触手,颤颤巍巍接过了女孩手中的糖果。

“咕噜咕噜~”

意识到自己接受了无缘无故的馈赠,没见过世面的触手小团子一时间表现得比夏油杰更无措。

粉色团子直接涨成了幸福的红色。

夏油杰:“......”

 他还没能从这惊天的转折中回过神来,抬头便看到了站在远处的五条悟。

同窗那张精致的脸上此刻带着一脸热闹的笑容,做口型道:

“快

跑!”

夏油杰疑惑地瞪大了双眼。

下一秒,五条悟侧身,露出了围过来的大片人群。

他们有的穿着病号服,有的还是常服,但共同的是他们都举着“贡品”,小心翼翼地靠近,道:

“球球神,来尝尝我妈从国外买到的黄桃罐头吧!”

“球球神,我的小零食被收走了,这瓶葡萄糖注射液你喝吗?很甜的哦——”

“球球神大人......”

夏油杰:救命,这么受欢迎,他真的会感到不适啊!!!

他一个激灵,抄起肩膀上茫然的小团子,掉头就跑。

——

“呼呼呼……”

夏油杰坐在车里,擦了一把汗,艰难道,“终于跑掉了。这些家伙们,实在是太热情了。”

他还从没有被逼到这种地步。

似乎无论走到那里,都有“球球神”的信徒,试图往他的怀里塞入各种稀奇古怪的贡品。

夏油杰甚至不好意思拒绝

——因为他们都是非常真诚的,认为触手小团子是肩比许愿流星的神明。

五条悟在一旁打趣道:“哈哈,杰还没有这么受欢迎的经历吧。”

夏油杰下意识嘴硬说:“我一直很受女孩子们的欢迎,早就习惯了。”

他暗搓搓看向了旁边的触手小团子。

“唧唧!”好多好多食物哦!

虫巢之母像是掉入米仓的小仓鼠。

它身下铺满了各种零食,软乎乎的身体更因为获得而感到满足,一颤一颤的。

触手在贡品上拍来拍去,最后随意卷起一个,就要往嘴里送。

“等等,这是金项链,不可以吃的!”

夏油杰手疾眼快,一把制止了小团子。

这条做工精细的金项链如丝绸般柔滑,婀娜地缠绕在触手上,像是奢华的缎带。

在光影的映照下,这不寻常的组合,散发出了一种奇异而诱人的美感。

夏油杰还保持着阻拦的姿势,一时间竟然愣住。

他忍不住抿了抿干燥的嘴唇。

意识到这种想法沾点变态,不符合大众xp后,他默默抬手,将金项链缠在了小团子的身上。

圆滚滚的肚子将璀璨的项链撑起了一个可笑的弧度,刚刚那点奇妙的气氛顿时消失了。

而虫巢之母毫不在意。

它甚至骄傲地挺了挺肚子,像是个常胜将军,傲慢且认真地清点自己的战利品——

首先,也是最主要的收获,当然是巨怪的心脏。

怪物的富含黑色的能量【咒力】,是虫巢之母最喜欢的食物。

此时,这枚心脏正藏在小团子圆滚滚的肚子里,被恐怖的胃液不断分解,成为养分。

不仅如此,它还机智地在巨怪的伤口处中埋入了自己的细胞。

这些有腐蚀性的细胞被称作【伪装者】

它们

会不断蚕食巨怪的尸体,然后用获得的能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一点点补充,替换猎物掉被吃掉的部分。

最后,夏油杰就能获得一个被完全替换过的咒灵了。

#你就说,结果最终收没收服咒灵吧!#

#纯情触手小团子,学会从源头偷家!#

除了巨怪以外,还有它身下的这堆私虫财产。

糖果,高热量的食物若干……

果篮子×6、金首饰×4、还有——

夏油杰从里面翻到一张明信片,读道:“内阁官房,须佐失司”

五条悟凑过来,惊讶道:“这不是新闻上总出现的很年轻的官员吗?”

“哦,是那个不信神明,主张将敛财的各种教会判定为邪/教的官员吗?”问言,夏油杰想起来了。

他疑惑地将明信片翻到后面,便看到了一行笔锋华丽的手写字:

【球球神sama,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事请随时拨打。吾愿为您效犬马之力!】

夏油杰:......我记错人了?

五条悟:他不是不信神吗?怎么还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啊!

而触手小团子不能和两个咒术师共享震惊的情绪。

收获颇丰的它满心兴奋。

身上缠着金链子,它扭着柔软的腰,高兴地爬来爬去,恨不得炫耀给全世界看。

可一不小心得意忘形,路过了五条悟。

“真搞不懂,你有什么厉害的地方,这么受欢迎。”他嘀嘀咕咕。

五条悟贱兮兮地伸出小拇指。

他勾住了金链子让它不能再随意动弹,方便仔细打量着这只颜色鲜嫩的小团子。

哼,不就是一只弱小的三级咒灵嘛!

等等,好吧......是有一点点可爱,但老子长得也不差啊!

怎么没有人给他上贡糖果!

在御三家,甚至在整个咒术界,因为糟糕的性格导致名声颇差的六眼神子在心里酸溜溜地抱怨。

他滴溜着链子,想要把小团子拽眼前仔细看看。

但夏油杰却说:“你把它捧起来好好看,拽链子它多难受啊!”

五条悟:“......”

他“切”了一下,还是在夏油杰彻底面露凶光之前,捧起了虫巢之母。

好奇怪,总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

到底是哪里呢?

......

突然五条悟瞪大了眼睛,用力拍了拍前面的车座,喊:“大叔,不回高专,我要先去五条家!”

他想起来了!!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